2020中国工程咨询机构百强
全世界各行各业联合起来,internet一定要实现!
排行正文

2020中国值得关注的20位画家

2020-12-07 eNet&Ciweek/米栏

12.5.jpg

关于自由王国

艺术创作上的“自由王国”,是每个献身于艺术的人追求的最高境界,但是要真正跨入这种境界,无疑是极为困难的。

中国绘画传统是张网,花很大气力进入这张网的李可染先生引用古语表述过自己的体会:“入网之鳞,透脱为难。”古代画家只有一张网可入,透脱出来就成大家。现代画家又多了一张西方绘画的网,这网有古今之分,但都是近百年来的中国画家或被迫或自愿地加上去的,所以透网就愈发艰难。

此次所列的名单是由刚刚发布的《2020年度画家100人》选取的其中20人,以期有关各界对“开创性”加深关注。这些艺术家或融会中西之所长,或在笔法、技艺上屡有创新,或于意境塑造与精神表达极具超脱与开创性,或均应为在探索的道路上不断发现自我。发现本体的过程或就是发现自由的过程,即走向自由王国的过程。每个人都希望不是受到自然因果律支配的存在,而是自由的。

王怀庆:于黑白横竖间创造建构性的力量

王怀庆,1944年出生于北京,曾用名王怀。作为一名中国油画家,传统的木结构建筑和家具给了他无穷的启示与灵感,从那些坚硬、扭斜的木质中,从那些横穿竖插的榫卯结构中,他感受到支撑一个民族的古老文化的精神存在。他由此一点点拓展开去,由屋宇到家具,以黑白为母语、以木结构为母题,创作了一系列具有建构性力量的杰作。

王怀庆用的虽然是西方的工具材料,但他的作品所展示出来的却包含了东方的趣味、东方的气质、东方的情调,乃至于东方的风度,因为他是从东方文化环境中成长起来的一位既具有世界眼光,又具有东方本色的本土画家。无论从广义的黄金分割(也包括色彩)来看,还是从社会各界的反映来看,都可以说明他的内心是高贵的、通畅的、世界的。市场价值,从最长期的时间里来看,一定与艺术本身的价值正相关。

方力钧:继续学习、感悟和改变

艺术符号来源于生活。

方力钧1963年12月4日生于河北省邯郸市。作为中国后89新艺术潮流最重要的代表,方力钧与这个潮流的其他艺术家共同创造出一种独特的话语方式———玩世写实主义,其中方力钧自1988年以来一系列作品创造的“光头泼皮”的形象尤为深入人心,隐喻彼时中国人迷茫心理的同时,也登上了世界性的舞台,成为一种经典语符。

方力钧将艺术创作转向现实中的普通人,通过周围人物的生存状态来表现人的真实心态,从自身出发揭示了一种普通人的处世方式。他通过画作来展现自己的处世原则和生活态度,也通过具有文化隐喻的艺术符号来思考现实话题,对于当代艺术具有启示意义。当然,他还在继续学习、感悟和改变。

石齐:变革中求创新

石齐1939年生于福建福清,在艺术创作方面注重变革。变的目的全在于加强绘画语言的表现力,变的手段则在全面地提高修养,增长见识的基础上,寻求手法的多样性和丰富性。

40余年的创作生涯,石齐长期致力于对中国画传统语言框架的突破与拓展,同时吸纳西方现代艺术的表现形式,探索出一条凸现张力和动感的现代墨彩表现之路。他从不约束和固定创作题材,并不断变化和超越自身已有的风格和形式。

石齐作品中题材丰富而广阔的表现、不择手段的艺术语言探索和不拘一格的风貌与形态,使其成为了当今中国画坛备受瞩目、卓有成就的艺术家。

卢禹舜:呈现具有时代特征的山水精神

卢禹舜,1962年5月出生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在当代画坛,卢禹舜的新山水以沉雄蕴藉的人文气象而孤标一格。他以写生稿为原型,在尊重视觉感受的基础上,力求表达“真山水”的基本结构与物理特征,从现实物象中呈现出具有时代特征的山水精神。

作为新型的艺术形态,写实派山水在观念层面上以浓厚的家国情怀,在实践层面上以写实性的“真山水”图像与传统文人画拉开了距离,开创出生气盎然的新中国山水画格局。

对于真的理解,永无止境。

田黎明:生命的内在需要,需要不断被探索

什么是朴素与独特性的关系?

田黎明,1955年5月生于北京,安徽合肥人。田黎明是一位勇于进行探索性创新的学者型的艺术家。在肖像画研究中归纳出整体法、融墨法后,又引入了光点法,又名围墨法,这一过程将没骨法进行了重新组合,对日后的“阳光系列”、“游泳系列”等一系列实验性水墨产生了重要影响。

田黎明的水墨艺术回到人本身,表明了艺术是生命的要求,艺术应该表现出关注生命的内在需要,正因为如此,田黎明执意于返回朴素,并删繁就简以寻找自由的表达方式。同时,他从中国传统水墨表现技巧与现代新的审美元素的融合中拓展出个性笔墨语言,使他的作品具有了鲜明的“这一个”的艺术风格与特色,以艺术的独创性而令人瞩目。

史国良:以写实主义手法反映时代生活

史国良(释慧禅),生于1956年。他的人物画继承了黄胄先生的写实主义风格,以扎实功底、笔墨厚重、简练的线条以及鲜活的色彩描绘生活,作品中洋溢着浓厚的生活气息,是徐蒋体系(徐悲鸿蒋兆和体系)写实主义的升华与再造。

同时,他将自己内心的情感融入到画面中,通过写实生动笔触,诠释着各种人物各种性格的内心世界。巧妙的创意,精心的策划,精致的、系列化的高水平作品,以及新颖的形式构成,使他成为了中国人物画坛写实派的重要人物。

很多时候,其实,实实在在就可以了。

冯远:水墨气象与宏大诗情

冯远,祖籍江苏无锡,1952年生于上海。八十年代以来,他坚持在认识传统、理解传统的基础上,与传统文人画的“游戏”笔墨趣味拉开距离,从狭小冷漠的心绪图式转向广阔的现实天地,从简约淡泊走向雄健博大。

冯远在一系列的史诗性题材中,建立起自己宏观的整合方式。其笔墨语言从传统的疏淡飘逸、逸笔草草中抽离出形态美、黑白构成关系及可变性,又借鉴了西方艺术的造型、体量、结构等美感元素,展示为极具个性化的艺术旨趣与审美追求,那种坦荡深沉、大气磅礴的艺术品位与艺术特色,尤为突出。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发现最深刻的自己,水土或就是本体。

任重:笔墨精良,人生乐事

任重,字千里,1976年生,祖籍河北。任重的工笔画纤毫入微,细密处弱于发丝,几乎完全再现具象的原貌。这是最难表现出神韵的,然而他的笔触散发出一股生命形态,一股生命气息,一花、一草、一石、一竹、一流水、一衣褶……无不表现出动态感。

任重凭借过人的勤奋、聪颖的天赋加上社会的认知,使他的创作之路既艰苦且欢欣。他虽然还很年轻,但近年来,他的作品广为流传,备受追捧,在艺术品市场上也佳绩连连,这说明群众的眼睛永远是雪亮的。

艺术是人民的艺术。

刘小东:时代的写实

刘小东,1963年生于辽宁省。在他的作品中,始终映照着现实世界的人的生存状态。在他的作品中,主题聚焦在熟悉的人物或者是日常生活,这种表现方式,让我们看到特定时代下人的生存遭遇,但是当观者面对画作,又产生一种既熟悉又疏离的感受。

他的作品也反映人们生存的当下历史,记录着一个国家的时代变迁。而刘小东的现实主义作品又不同于大众所熟知的写实作品,在表现手法上,色彩丰富而大胆,笔触直接而具有现代的表现性,在现实主义的道路上开辟出一条属于他自己的道路。

何水法:花鸟的新式表达

何水法,1946年8月生于杭州。作为当代花鸟画坛的主要人物之一,何水法在创作中首先打破了传统花鸟画的题材局限和对形色的偏见,将原来文人花鸟画托物言志的人格寓意,位移于充满时代精神的个性化视觉形象,从而与传统的花鸟画在形态上拉开了距离。 

何水法立足于传统,然而却又充满现代精神和现代气息的绘画风格,既坚持了中国画的文化种姓和本体特质,又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现代人艺术欣赏中的大众化趋势和视觉化需求,对花鸟画的创作而言,具有一种非同凡响的创格意义。

何家英:巧融中西为我用

何家英,1957年出生于天津。他被不少人喻为中国当代工笔画史上里程碑式的人物,其作品的艺术特色业被比较广泛地评议为三点:第一,丰富的直觉感觉悟与深厚的素描功力;第二,融会中西的思维与清雅明朗的色彩;第三,工笔与写意结合的意境。 

何家英为中国工笔人物画向当代性的转型做出了自己的贡献。他创造性地借鉴了中国工笔画的传统和西画中严谨扎实的造型技法,结合当代人的审美观点,创作出一大批洋溢着时代气息的作品。读他的画,会从中找到一种真诚细腻的激情和梦幻般的理想色彩。

冷军:让真实细腻跃然纸上,其实是很不容易的

冷军,1963年生于四川。他是超写实油画领域之中的一位代表人物,其创作不管是从细节的处理上还是整体的把控上,都极为的细腻,达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

冷军的油画技艺给人一种现代感,引起了一种新的潮流和先锋,但走进他的油画世界里,他并没有哗众取宠,弄一些“非主流”吸引眼球。他的油画作品以一种稳定的“静态”呈现出来,这是冷军的艺术倾向和内在修养,因而总能让人感受一种古典美。从绘画的空间结构、构图逻辑及其审美具有学院派风范,都能看到冷军一种守护经典的人文情怀。

张立辰:大写意之心意为大

张立辰,1939年江苏沛县生人。他重视写意的笔墨语言,凭借坚实的书法功底,以笔线为造型的基础,在笔墨的点擦皴染之间尽情地发挥自己的才智和想象力,表现自己对现实生活的真切感受。张立辰不仅善于用笔,善于用墨,更善于用水。他的画以写为主,兼用水的冲刷,造成特殊的墨色、水色的效果。

张立辰在大写意花鸟画的创作中,表现了前人所没有的饱满精神,实现了传统笔墨意境向现代笔墨构成的转化;在有效强化大写意花鸟画视觉能力的同时,赋予了大写意花鸟画以高亢昂扬又饶有生趣的内在精神,从而在前人的基础上把大写意花鸟画推向了一个新的境地。

陈平:以人生入画

陈平,1960年生于北京,新文人画派代表人物,擅长山水、书法、篆刻、诗词、戏曲。与山川景致为友,以梅花奇石为伴,将文人感悟化为笔墨人生,将古人诗意浸染成现代曲韵。

陈平认为一幅作品,要用人生去画,不是感觉,更不是表面上的浮光掠影,画中要有真性情,才能与人沟通,即使观赏者不理解你,但看到你画中的真情也会被打动,这样才能与众不同。陈平的才能因其全面的素养而展现他在艺术创造中的通感现象,对于今天的艺术创造具有重要的启发意义。

邵戈:真艺术,就是真性情

邵戈,1962年生于北京。多年来对中国笔墨做深度探讨是需要文化理想支撑的,邵戈深知从中国文化的传统资源里寻找最优秀的东西作为他艺术创作的根源。优秀的文化作品都是最优秀的文化人的智慧结晶,邵戈以深厚的学养根基和敏锐的艺术感觉对中国传统艺术做了长期研究,传统功力扎实,对人物、花鸟、写意山水均有着精湛的笔墨表现。

一直以“城市垃圾”题材活跃于新水墨领域的邵戈,既能在传统派文人画的范围内开拓广大的创造空间,又能在新水墨的发展道路上做出自己的贡献,形成自己独特面貌的艺术风格,成为中国新水墨的代表性人物。传统中孕育新水墨风格,源于一种仁者以天地万物为一体的情怀,一种慈悲,一种社会责任,一种个人使命。

真艺术,就是真性情。敢于表露自己真性情的人,其实很少。

贾又福:于缥缈处勾勒形态,在造势中展现精神

贾又福,1942年生于河北省肃宁。在50多年的中国山水画创作生涯中,贾又福在深入研究和挖掘传统的基础上,坚持深入生活,并融入个人、民族、时代与宇宙精神,展现时代的沧桑巨变,形成雄浑阔大、幽邃神秘的审美风格和语言样式。

贾又福将诡奇的天地大化倾注了耐人寻味的哲学思辨,他的作品,既是民族文化精神的高度凝聚,又是社会科学发展的必然产物,反映了时代的脉搏,为中国山水画的发展做出了重要的创造性贡献。

韩美林:做什么都永远要保持童心

韩美林,1936年生,山东济南人。韩美林是一位孜孜不倦的艺术实践者和开拓者。其创作涉及广泛,绘画作品的主体多以动物和人物为主,著名的“福娃”形象正是由他设计完成。他的艺术正如他个性的写照,永远童心未泯、坚定执着、刚烈厚重、特立独行。

韩美林致力于从中国文化传统和大众艺术中汲取精髓,并转化为体现当代审美理念的艺术作品;他擅长于把东西方艺术手法巧妙地融为一体,创作了大量生动隽永、情趣盎然的作品,形成了独特的、体现现代审美理念的艺术风格。

曾梵志:思笔合一

曾梵志,1964年生,武汉人。他的作品另类深刻却绝非曲高和寡,其作品中流露出的震撼感为其赢来艺术圈内圈外无数的喝彩与推崇,并屡创中国当代艺术品成交价格的纪录。

曾梵志每次绘制新的作品时,都像是在进行第一次创作,抛开以往所有的经验,他喜欢用“情不自禁”来强调那种思笔合一的感觉,从而将其明暗闪跃、色彩浓重的纯抽象后现代主义风格透过枝蔓横杂却似乱非乱的作品绽放在观者面前。

各行各业,情不自禁,都是一种至至高无上。

薛亮:整合重构心象山水的新形态

薛亮1956年生于江苏省靖江市。他对传统和自然进行重构,彻底告别了追摹自然感觉的写生状态,转向内心精神的探求,将主观意识和情感渗入到具体物象之中,将它们重新编排,整合出真正“物我合一”的、个人化的新山水。

薛亮通过对民族文化的整体把握和现代理念的转换,通过对自然物象与传统语言的整合重构,创造出当代心象山水的一种新的审美图式,一种新的山水形态,成为传统精神与现代意蕴相契合的新典范。

创新,本就应无所不在。

霍春阳:以简胜繁,以轻写重

霍春阳,1946年生于河北省清苑县。霍春阳是一位善于以“取象以类”的方法,在认识事物、表现事物的过程中,既把握其宏观之道与宏观之理,而又决不忽视以唯美的方式表现事物的各方面的“形而下”的造型形态。

一方面,霍春阳能够在一瞬间从时间(使笔运墨的行为过程)、空间(造型章法的具体显现)、方位(所绘对象的置陈布势)等诸方面表现出他的所见、所觉、所思、所想;另一方面,则是他最终能够以“中庸”的态度,通过“形而中”的笔墨语言,使人们在欣赏他的绘画时,进入到一种特定的由他创造的“净”、“静”之境。

中也者,大道之本。

关于艺术与精神

世界有两种真实性,一种是逻辑的真实性,另一种是体验的真实性,通过艺术体验这个世界的原初的构成。按一个西方人说的,或就是“我们在科学中发现的是艺术已经塞到事物中去的。”

这种体验,抑或正是感性塑造的主观意象。这个过程的媒介正是艺术,艺术家通过作品完成了这种情感的传递,作为欣赏者的我们接收到、感知,并不为时间所限。古老的壁画历经数千年的时光仍能够触动我们的心灵,艺术就是这样,它在时间之流中抓住了存在,使之凝固。

可以说,我们从艺术作品中获得的是对生活的再感受,我们是为了听到自己心灵的声音,是为了更加触及到所谓的“本体”。而如果我们的内心不够丰富,缺乏对生活的体验,导致无法听到自己,这时作品会引领我们,体悟与想象力渐生。这也是为什么艺术作品常常会成为人们创作灵感的重要原因。

如今,我们生长于一个依赖科技的社会,现代社会带来的机械化、自动化,带来稳定、教条的同时,似乎极大地忽视了人的主观情感需要,艺术的使命或即于此。

如果看到树的美并有强烈的冲动画下来,这正是心灵的本体作用的结果。思想的境界不是理论的境界,不是概念的境界,而是心灵的境界。我们提升心灵的境界,是我们人生的任务,其本身就是幸福。

我们注意到,如今艺术水平也开始用机械的标准来评判,炫技取代了情感的传递,这样的“艺术”是否还能称之为艺术是要画一个问号的。艺术的创新只是手段,不是目的,核心就在于完整的自我表达与感性抒发,从而感染、启迪世人。

体会艺术的真实,感悟本体。艺术,实质正是人类精神文明的净土与希望。就此,全世界各行各业所有人的任务都是推动人类的进步,不是大同小异,而是完全一样。

相关频道: eNews 排行

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请在下方提交,谢谢!

投稿信箱:tougao@enet16.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