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健康医疗创新排行TOP50
全世界各行各业联合起来,internet一定要实现!
排行正文

2019中国音乐剧公司TOP30

2019-12-28 eNet&Ciweek/寂静之声

中国音乐剧出品、制作公司TOP30
排名公司名称
1松雷实业集团有限公司
2七幕人生文化产业投资(北京)有限公司
3上海缪时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4北京保利剧院管理有限公司
5东莞塘厦松雷音乐剧剧团有限公司
6成都演艺集团有限公司
7深圳市聚橙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8新绎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9上海文化广场剧院管理有限公司
10上海文广演艺(集团)有限公司
11上海华人梦想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12北京四海一家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
13北京开心麻花娱乐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14北京华夏乐章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15亚洲联创(上海)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16上海致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17华特迪士尼(中国)有限公司(迪士尼戏剧集团)
18北京中鱼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
19北京九维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20上海兰境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21上海话剧艺术中心有限公司
22上海幸符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23金典工场(上海)企业发展有限公司
24浙江鸿艺影视文化有限公司
25黑芝麻娱乐文化(北京)有限公司
26上海欢翼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27上海魅鲸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28北方公园(北京)戏剧文化有限公司
29娱人制造国际文化传媒集团
30北京大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2019《互联网周刊》&eNet研究院选择排行
《声入人心》所带来的行业震荡

去年冬天,湖南卫视推出了一档以古典音乐为主题的声乐综艺《声入人心》,在收获豆瓣9.2的高分的同时,也将音乐剧、歌剧艺术带入了大众的视野。尤其是音乐剧,在这档节目的影响下,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关注。

对此,七幕人生的CEO杨嘉敏有着十分明显的感受。因节目成员在试唱环节演唱了《我,堂吉诃德》中文版中的两首歌曲,该剧在去年12月开启的最后一轮演出票房火爆,创下了7年来的最高纪录。其后,由成员们主演或参演的音乐剧《谋杀歌谣》《信》《摇滚年代》等也都一票难求,场场满座。而在去年11月节目播出前,这些音乐剧的上座率还只有5成左右。更有成员表示,曾经有辛苦排练几个月的戏,演出的时候,台上演员比台下观众还多的经历。

相关数据显示,2017年演出票房收入176.85亿元,其中演唱会票房超过40亿,小众的嘻哈演唱会都有超过4亿的票房,而音乐剧却只有2.55亿的票房;2018年,音乐剧无论在作品数量、演出场次还是票房收入上都呈现出良好的上升势头,但与整体的演出市场数据相比,音乐剧收入只占市场总收入的5%左右。

这意味着,虽然我国的音乐剧事业在一大批音乐剧人的坚守下渐有起色,但距离成为主流文娱产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只有源源不断的优秀原创,才能让音乐剧产业真正在中国落地生根

在中国,剧场中上演的音乐剧大致可以分为原版引进、中文版和华语原创三种。与前两种相比,中国的原创音乐剧明显处于劣势。以《声入人心》节目中音乐剧作品的歌单为例,成员所演唱的音乐剧选段有80%都来自国外音乐剧,中国原创音乐剧选段寥寥无几。而综观中国音乐剧发展历史,原创剧目虽然在数量上还算可观,但真正有代表性的优质作品却十分稀缺,像《蝶》《金沙》这样能令人耳熟能详的更是凤毛麟角。

其实,原版引进外国经典剧目虽然风险小、回报高,但多少存在语言问题,很难吸引到普通消费者。更为重要的是,引进剧并不能解决音乐剧产业上游的人才培养和剧目制作问题。要想打好产业基础,突破圈层限制,真正培养起大众观看音乐剧的兴趣,还要靠中文版和华语原创,尤其是后者;同时,演出市场的“终极黏性”,也唯有本土制造的优质剧目才能提供。

因此,吸取国外音乐剧制作经验,做好文化对接,用中国语言讲好中国故事,才是中国音乐剧产业发展的正确道路。“中国音乐剧不应该走百老汇的老路,而应借音乐剧语言找到属于中国的、独特的故事讲述方式,吸引观众走进剧场。”百老汇制作人兰德尔·艾伦·布克认为,没有文化个性的音乐剧,即使投入数千万美元也很难吸引观众。

由松雷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在2007年推出的音乐剧《蝶》,是中国音乐剧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作品之一。《蝶》取材自中国古代爱情故事《梁祝》,天生具有中国文化的“源”。

在此基础上,编剧关山在情节和人物设置上进行了大胆的改编,而出自三宝之手的歌曲部分则将经典名曲与流行元素结合起来,恰到好处地推动着人物情感变化和故事情节的发展。为了保证演出质量,松雷文化邀请了音乐剧佳作《巴黎圣母院》原班主创担任创作导演、导演、灯光总监和编舞设计,用国外优秀的创作理念和制作方式指导中国的音乐剧制作;此外,松雷集团还重金引进了国际水准的“剧本医生”对剧本进行调整和完善,将平面化的剧本变成了一个有声有色、有形有动、立体化的演出流程。

虚心接纳西方音乐剧产业的成熟理念,在作品中融入中国传统文化精髓以及厚重的民族灵魂,认真钻研剧本,讲好中国故事,为国内观众带来惊喜的感官体验,激发他们对音乐剧的兴趣,帮助他们养成定期观看音乐剧的习惯,这是原创音乐剧的必经之路和最终归宿。

音乐剧终究是文化产品,只有确立文化自信并把文化自信转换为文化自觉,中国的音乐剧事业才能真正地产业化直至走出国门,走向世界。

打造音乐剧人才库,是健康产业生态建设的重点

对影视剧、综艺、演唱会来说,除了票房和收视率外,出品方还可以通过以明星效应拉动赞助、开发周边等方式完成大规模变现。这与票房在收入中占比80%的音乐剧大有不同。“为了保证舞台表演内容不受影响,音乐剧很难像电影一样做深度定制植入。只能寻找有精准受众需求的、想要提升调性的品牌做赞助,如果是需要大规模曝光的品牌就不合适。”七幕人生的杨嘉敏曾表示。而除去票房和少量赞助外,通过其他途径获取的变现更加不值一提。归根结底,票房才是盈收的关键。剧好不好看决定了观众是否愿意贡献票房,这无疑对演员和剧目制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音乐剧多元化的艺术特征,要求表演者集演唱、舞蹈、表演于一身,因此培养起来也更为困难。而与此相悖的,是国内音乐剧演员培养机制的不健全。虽有不少院校开设了音乐剧专业,但绝大部分教师的专业水平却相对低下,并不具备真正的音乐剧实践经验,无法针对演、唱、跳提供专业的指导。学校教育也没有和市场有机结合起来,理论和实践存在断层。

实践对音乐剧非常重要,而市场是最好的课堂。为了更好地促进人才和市场的接洽,上海文化广场剧院管理有限公司与上海市黄浦区文化局承办了“演艺大世界——2019上海国际音乐剧节”,推出“音乐剧歌唱大赛”和“原创音乐剧孵化计划”。其中,歌曲大赛向全社会公开、以定向和公开招募的方式,通过初赛、复赛、决赛评出优胜者。参赛者只要年满16周岁,无论是非专业出身的音乐剧爱好者还是专业院校的学生都可参加比赛。此外,好的原创剧本是优质音乐剧的“源头活水”,为了扶持培养华语原创音乐剧的新生力量,上海文化广场于今年2月正式启动原创华语音乐剧孵化计划,为广大音乐剧创作者提供孵化平台。

“要打造完整的音乐剧产业链,人才库是必不可少的。”在上汽-上海文化广场副总经理费元洪看来,打造音乐剧人才库是音乐剧产业的一个工作重心,“我们需要整合资源,将最好的音乐剧汇聚在演艺大世界,向欧美高标杆看齐。”上海文化广场剧院管理有限公司希望,通过“上海国际音乐剧节”这一赛事,激活中国音乐剧发展活力,挖掘并培养中国音乐剧新生力量,做好国内外剧院剧团、戏剧媒体与音乐剧人才的对接,助力中国原创音乐剧形成健康、有序的生态。

中国音乐剧成长不易,囿于眼前利益可能会透支整个行业的未来

5月14日,音乐剧《深南大道》制作方称,因近期遭遇项目运营与投资合作上的巨大困难,这部为深圳量身打造的音乐剧就此搁置。而在此之前,制作团队已经筹备了一年半之久,先后完成了从项目启动、演员招募到前期宣传等的多个准备工作,并开启了两轮售票。据悉,《深南大道》项目的中止与投资方提要求无果后的临时撤资有关。此外,年初《谋杀歌谣》北京场门票涨价和四月音乐剧《白夜行》宁波站假唱事件都反映出我国音乐剧产业存在的问题。

在美国百老汇,音乐剧产业普遍采用以GP/LP为主的合伙人型模式,LP投资方和GP创意团队各占50%的股份。这就意味着,创意及管理团队在整个音乐剧制作环节中拥有相当分量的话语权,可见百老汇对于内容制作本身的重视程度。而在中国,这样的模式是现阶段难以实现的。因此,各方的道德规束和合约精神显得愈发重要,而大型音乐剧A、B卡的配置,也是行业默认的标准。临时毁约,哄抬票价,敷衍观众,带来的不止是一部剧的损失,还会造成一系列不良后果,影响整个行业的良好运行。

十年饮冰,热血难凉。音乐剧迎来的曙光,是无数行业前辈兢兢业业数十年的结果,他们是寒冷冬日的守夜人。后来者唯有脚踏实地、砥砺奋进,才能将光明延续,不负漫长等待。

“青春期可能躁动、叛逆,但是每天都在迅速地成长”

在许多人看来,戏剧很难实现艺术性和商业性的统一,这正是它一直不温不火的原因。但其实,如果一部作品在艺术上达到了足够的高度,令人心生向往,我相信,即便曲高和寡,也会有许多观众愿意一睹其风采。同时,随着影视、游戏等产业的日趋饱和,我国的戏剧艺术正迎来新的发展机遇,有望成为文娱产业的下一个突破口。

在众多戏剧艺术中,音乐剧融合音乐、舞蹈、表演等元素,是一门综合艺术。与歌剧、戏曲等艺术形式相比,音乐剧的表演形式更为自由融通。其丰富包容的审美形式更加符合这个时代多元化的特征,有着广阔的发展前景。

互联网对全行业的渗透,也使得新一代的观众与欧美剧迷站在了几乎相同的起跑线上。“网络的便利让中国观众随时知道百老汇、伦敦西区有什么新剧正在上演,这些新剧有什么特点,他们的欣赏眼光和观剧视野,已经大大超越了十多年前音乐剧刚刚进入中国时的那批观众。”

因此,在东莞塘厦松雷音乐剧剧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和知名原创音乐剧制作人李盾看来,中国的音乐剧目前所遭遇的困境是青春期带来的阵痛,“青春期可能躁动、叛逆,但是每天都在迅速地成长。”他认为,未来,中国的音乐剧市场一定会大爆发,而世界上最大的音乐剧市场就是中国。

相关频道: eNews 排行

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请在下方提交,谢谢!

投稿信箱:tougao@enet16.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