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精细化工企业影响力TOP50
全世界各行各业联合起来,internet一定要实现!
eNews 正文

企业熵增与耗散

2019-11-18 eNet&Ciweek/卡卡

熵用来描述一个系统的混乱度,系统自发的过程都是不可逆过程,即都会从有序到无序的过程,或者称为熵增原理。早在1943年,薛定谔就指出熵增过程必然体现在生命体系中,其于1944年出版的著作《生命是什么》中提到“生命是非平衡系统并以负熵为生”。

人体是一个巨大的化学反应库,生命的代谢过程建立在生物化学反应的基础上。从某种角度来讲,生命的意义就在于具有抵抗自身熵增的能力,即具有熵减的能力。因为熵增的必然性,生命体必将不断地由有序走回无序,最终不可逆地走向老化死亡。

要摆脱死亡,要活着,唯一的办法就是从环境里不断地汲取负熵(有机体就是靠负熵为生的),新陈代谢的本质就在于使有机体成功地消除了当它活着时不得不产生的全部的熵。

一个有机体使它自身稳定在一个高度有序(或低熵)水平上所用的办法,就是从周围环境中不断地汲取序;如高等动物摄取物质状态极为有序的食物后,排泄出来的则是大大降解了的无序的物质;对植物来说,太阳光是“负熵”的最有力的供应者;非平衡(即物质和能量流)可能成为有序的源泉。

随着任正非把“熵增”的物理现象带到了企业经营当中,对于哲学、物理、人性的思考成就了华为独特的发展战略、变革思想、文化价值观,也成为其他公司学习的对象。

企业的熵增

根据熵增原理,任何企业管理的政策、制度、文化等因素在运营过程中,都会伴随有效功率的逐步减少、无效功率逐渐增加的情况,企业混乱度逐步增加,企业逐渐向无效、无序和混乱的方向运行,最终进入熵死状态。

任正非认为,这种熵增产生于企业的各种内部矛盾中,企业要想生成用于抵消熵增的负熵,则必须通过制度、变革,激活组织与人的竞争与活力,另一个避免熵死的方法就是建立耗散结构。

耗散结构由比利时物理学家普利高津提出,就是一个远离平衡的开放系统,通过不断与外界进行物质和能量交换,在耗散过程中产生负熵流,从原来的无序状态转变为一种时间、空间或功能的有序状态。

任正非在2011年的市场大会上指出,华为公司长期推行的管理结构就是一个耗散结构,我们有能量一定要把它耗散掉,通过耗散,使我们自己获得一个新生。管理耗散对于企业能够不断发展起着决定性作用。

管理耗散

管理耗散就是企业不断地与外界进行信息、资金、生产资料的交换过程中,将诸如新理念、新思想、新技术等有利于增强负熵的若干因素引入企业管理系统中。企业根据需要进行管理变革,组织流程再造和管理创新,形成耗散结构,让组织有序度的增加大于自身无序度的增加,企业系统负熵增加大于熵增加,进而形成新的有序的组织和促进企业效率增加。

微软过往的辉煌,更倾向依赖旧有的理念与产品,内部一切新兴的事物很快被固有的生态秩序扼杀,缺乏耗散结构导致随后熵增一系列问题开始显现。对移动互联网的反应迟缓,让微软在智能终端、社交、搜索、电商等业务上陷入失语状态,他们落后于苹果、谷歌和Facebook 等竞争对手,也似乎落后于时代。

微软明白了想重新崛起,就不能再将Windows视作核心引擎,必须放弃对存量市场的执念, 让Windows与自主软件找到合理位置。而对于新的盈利点,微软依据充分的分析,判断出云端可能重新定义下一个互联网时代,即便当时亚马逊云服务AWS已抢占先机,微软云服务Azure依然凭借自身的硬实力与决心,在2015-2018年收入保持每季度90%以上的速度迅猛增长。

同时,微软也在以开放姿态,将开发者吸引到Azure云服务平台。纳德拉上任CEO的几个月后,就曾在一次大会上提出“微软爱Linux”,欢迎Linux进入Azure的IT框架。

这种“爱”来之不易,毕竟微软前任CEO史蒂夫·鲍尔默曾称Linux为“癌”。而由“癌”变“爱”背后,是微软领悟的道理:封闭带来隐患,开放带来繁荣。

相关频道: eNews

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请在下方提交,谢谢!

投稿信箱:tougao@enet16.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