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超导25强
全世界各行各业联合起来,internet一定要实现!
读书正文

道德制高点上无圣贤

2019-09-17 eNet&Ciweek/艾依

2019年4月10日,世界首张“黑洞”照片公布,瞬间引爆热点。与此同时,视觉中国因为版权问题瞬间被推向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至于事件的结果在此不需再重提,关于版权问题的讨论必然(也有必要)长期继续下去。但事件之所以被迅速发酵,一方面是其戳中了“苦视觉中国久矣”的一众企业的痛处,另一方面,也不免有舆论“看热闹不嫌事大”之嫌。

从被网友发现视觉中国将人类首次拍到的黑洞照片划归为自家版权开始,到众多企业官方微博发现自己的Logo等素材也莫名被纳入视觉中国的版权库,大部分的声音还是理性的质疑。但随后,越来越多的跟帖声讨的理由是,自家办公大楼或产品的照片、所在企业主办的活动照等也被打上了视觉中国的水印,然而事实上,“产品、大楼本身并不产生摄影作品的著作权,而在拍摄过程中,摄影师是付出了创新性劳动的,所以即便是‘二次拍摄’也会产生著作权”。再到后来,网友的调侃、官博的跟风,让事件愈演愈烈,到了最后,“声讨视觉中国”似乎变成了一件是道德正义的事情。

放在任何情况下,充当绝对的正确或错误的一方都是危险的。因为一种极端会轻而易举的向另一种极端倒戈,却很难找到中间的“最适值”,从人类认知的局限性来说,这也是最省力气的办法——选择相信事物是非黑即白的,要比进一步判断事物的原貌要节省更多的精力——而人们的情绪极易被这种“非黑即白”感染。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很多网络暴力会突然的发生,又在某一个瞬间戛然而止。

这次的版权事件只是个例,未来必然还会有更多类似的“墙倒众人推”,给我们的启发是,无论基于何种社会价值观,都不应该只存在一种声音、一个观点、一套真理。如果说人是社会关系的集合,那么社会就是多元价值体系的集合。当越多的人站在道德制高点上时,越要警惕群体无意识状态的出现。

孔子曾经对弟子说:“若圣与仁,则吾岂敢!”正因为孔子的自谦自强、好学乐学,后人尊其为“孔圣人”;王阳明也说过同样的话:“圣人虽是‘生知安行’,然其心不敢自是,肯做‘困知勉行’的功夫。”圣人从不认为自己就是绝对的正确、绝对的正义、绝对的公平,并时刻贯行这一点,这或许就是其能成为大家口中的“圣贤”的原因之一罢。

《尚书》有言:“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这里的“中”,指的并非现代人普遍误读的中间态,而是待人处事时恰到好处的状态,也可以说是“道”的本源状态。如《中庸》里的“喜怒哀乐之未发”;如孟子告诫弟子的:“执中无权,犹执一也。”;如范仲淹在《岳阳楼记》里写下的“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说来说去,不过都是一个“诚”字。

相关频道: eNews 读书

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请在下方提交,谢谢!

投稿信箱:tougao@enet16.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