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最具活力B2B网站TOP100
全世界各行各业联合起来,internet一定要实现!
eNews 正文

美国的天花板应该是中国的地板

2019-06-18 eNet&Ciweek

6月18日,由中国科学院《互联网周刊》、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化研究中心、eNet研究院联合主办的2019新型企业论坛在京举行。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姜奇平表示,基业长青的企业坚持核心价值理念不变,不变的理念就是良知。

以下为演讲实录:

3_副本.jpg

一生何求,唯改变自己的禀赋

各位朋友上午好,本次我们大会的主题是“敦本尚实、返朴还淳、致良知而卓越”,咱们从这里谈起。怎么来说致良知而卓越呢?其实这个和追求卓越、基业常青的理念是一致的。基业常青就是说坚持核心理念不变,这个就是说致良知的良知。

同时自己的禀赋要千变万化,要适应这变化的时代。这个变化我理解有两个方面:一个方面是用户千变万化,也就是说用户从对于产品需求到服务需求都是可以标准化的,当进入到了差异化的无法标准化的体验时,我们如何在这样的一个变局之中找到自己创造价值的位置。

第二个,我们从服务的供给标准的角度,面对着千变万化的形势,包括国际国内的变化形势,如何通过创新来创造自己的价值,从供给和需求两个方面实现自己核心价值观和价值主张,我认为这就是基业常青的要求。

但是,我们也看到很多人,他可能是已经进入到世界五百强、或者行业的老大,我却觉得他做不到“致良知而卓越。”

为什么呢?比如说有的行业老大,他说我是做渠道出身的,渠道突然被5G给打乱了,不会搞了。他就怎么也想象不出自己除了渠道还能做什么?这就是平常说的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要求的是能随时改变禀赋,只要用户需要。但是我们看到即使是一些行业老大也做不到,所以,现在,对新一代企业家的要求更加高。

也就是说能随时改变自己的禀赋,企业可以做大做小,突然形势变化了要求大象可以跳舞、恐龙要求长出翅膀、缩小体积的时候,这时候还能不能变呢?这就考验今天核心的能力问题,概括为“致良知而卓越”。

美国的过去值得学习,但其现在就不好说了

但是事情还没有完,达到追求卓越,我认为这是世界企业界所提出的最高标准。这个最高标准对于中国来说,它应该是一个基本标准,就像马云在判断整个中国互联网的发展、特别是电子商务发展的时候,他指出,美国的天花板应该是中国的地板,就是它的最高点应该是我们最低点。

比如说和沃尔玛的竞争,沃尔玛已经成为行业老大,但是我认为就是因为它有某种不能够真正达到“致良知”这一级的视野变化,它尽管做的非常成功,但并不是我们所要追求的这一种卓越。

我们看到沃玛经过了几十年的努力,达到了一万亿的规模,但是我们中国的电子商务可能踩的这个地板,每年增长一万亿。再过3年,我们会达到它3倍,我想再过30年我们再看第二名可能就需要望远镜了,打着望远镜才能看到。这就是说,回到卓越、回到初心来谈卓越,所要追求的一种境界。

但是我认为中国怎么才能做到把别人已经达到基业常青、卓越这个标准当作自己的地板,那么条件当然是年轻。我突然发现,那些能够超越追求卓越或者达到基业常青的,当然这不一定是时间,而是指价值观实现的程度。

我认为全体的中国人不管他的水平高低,他都会在基业常青之上有一个无师自通的核心竞争力。这个核心竞争力,我们可能每一个人都不以为然。但是全世界人都不知道,这就是我们成功的经验。

是什么呢?就是我们今天提到“敦本尚实、返朴还淳”。其实它是回到婴儿状态,婴儿不是那么费劲地折腾。昨天我还看到一个6个月大的小婴儿,然后他手舞足蹈、我就拿一个球放到他面前,他一会踢一会抓。我就跟他的爸爸说:“如果他将来成了足球明星,我拍的视频就证明他6个月的时候就有天赋;他如果是排球冠军,我就解释为他打的是排球;如果他是篮球冠军,那这6个月就开始玩篮球了,像是玩一样的做这件事。”

就这一点我认为是中国最大的潜力所在。所以这一句话我应该重新解释,解释什么呢?周易的易。

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我出一个小题目。

大家记不记得,咱们从小学开始,语文老师就让我们概括中心思想和段落大意。但是我看到所有谈《周易》的书全是段落大意,从来没有一个人谈中心思想的,你们用三秒钟想一想,《周易》的主题思想是什么?

我活了50年,没有老师给我提出这一个点。其实简单就是说易本身分为三易,就是“不易、变易、简易”。也就是说“不易”就是我们说的“致良知”。或者对于我们企业来说,核心价值观它是不变的,不管是卖油条、卖打印机还是卖我们的人工智能服务,我们核心价值观并没有变化。

第二个是变化,“变易”是千变万化的。那么我就从供给和需求方面讲,它需要的是创新的能力、体验的能力、也就是适应和供给的这两个方面变化,为了这变化我们可能改变自己最擅长的东西,改变自己出生的禀赋、改变自己的性格。把自己的弱点、优点来去适应这个世界。但是这两条只达到了西方卓越的标准。

当中国人要想成为世界冠军的时候,他必须得把这一切通过非常容易和轻松的方式实现。比如说“治大国如烹小鲜”,“治大国”可以达到基业常青的高度了,但是一定得做成“烹小鲜”。

再比如说“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樯橹灰飞烟灭”是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件。但是中国人说你这不算数,应该是在“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所以我们互联网要和大家探讨的是,我们不仅要实现基业常青,还要如何在我们能够相对轻松中,发挥我们中国人的聪明才智来实现。

我认为,我做了20年的《互联网周刊》主编,我感到中国人做很多的事情他都做不好,为什么搞互联网非常有感觉呢?其实我觉得大家都是骨子里深受中国文化的影响,这个基因实际上和互联网发动机的原理是完全一样的。西方有一个词叫把简单复杂,以手机为例,任何一个手机的计算量都超过了登月的总计算量,但是它没有说明书,也就是说“樯橹毁飞烟灭”可以在“谈笑间”完成,任何手机都可以实现。

如果把手机比作成魂,给它勾出来的时候就是周易的“易”,也就是说我们可以看到“的工业4.0”是哪来的呢?“工业4.0”就是德国人模仿手机这个产业的魂,把这个魂给提炼出来。它一方面追求卓越,另一方面还得非常简单,简单到可以不看说明书,拿手指随便一按就实现了。

你看我们所有的在中国互联网发展上取得重大成就其实都有这样的设计,不是说把自己累死,而是说有一点略为夸张地说就是玩一样的把这事情做好了。

为什么轻松呢?就是因为把握住了道回到初心,用王阳明的话来说就是它是“致良知”,不是从外面获得的东西,而是它本身已经具备了中国人每一个人身上。互联网使命其实也就是发掘这样的东西。

折腾华为是没有道理,是耍无赖

说到当前的新型,因为我们今天各个奖项都和新型有关,最近我看无论是互联网界还是互联网界之外,大家都在谈新型企业、转型、数字化、数字等等这一些概念,世界上也是如此。

大家知道,华为在整个世界上产生了巨大的冲击和影响。我也看外国的老百姓他怎么议论这个事,当然老百姓至少是教授级的老百姓。

他们和我们议论的焦点似乎完全不一样,他们议论的是什么呢?是“我们为什么输?就是我们为什么造不出像华为这样伟大的企业来?”反过来,我们自己要听的是就是我们怎么才能产生、让别人产生不出来的这样伟大的企业。因为它的道理很简单,他们就说,如果你要真的诺基亚、贝尔实验室还有以前那么强,根本不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折腾华为。他们知道折腾华为是没有道理,是耍无赖,但是他们自己真正反思的是什么力量把我逼到耍无赖的这样一个境界,这里面这就和对新的理解有很大的关系。

我们换了很多的景象,有现身说法的,把它和新的关系一层一层的揭示出来,我们在这里面先卖一个关子。总体来看,我认为未来恐怕不仅是华为会让美国人和欧洲人有这样的追不上的感觉,而且我认为中国会在市场创新、市场模式创新方面,说白了就是说我们在会赚钱方面会使美国大吃一惊,会产生出意想不到的很多新的发展,包括新的企业、新的事业,包括企业名字恐怕将来还是用它都很难说。

比如我们用生态组织、用网络,用新型的西方人从来没有见过的形式从事商业活动、取得辉煌的进展达成我们的基业常青。

“工业互联网”与“产业互联网”

从当前这一年以来,业内变化的形势来说,不用我说大家也都注意到就像工业互联网、产业互联网这一个方面正在成为巨大的热点,它会带来整个企业群体两个方面的新:

一个方面是进入了互联网企业,它如何从旧变新。另一个是传统的企业如何不得不变新,问题是它往哪个方向去变新。

其中有一个有趣的现象,这个词现在有两个意思,一个是把它译成“工业互联网”,一个是“产业互联网”。

有人让我算命,算这两支队伍的结果如何?根据我们以往的经验,恐怕是工业互联网会在建设阶段会锣鼓喧天、热闹非凡,在花钱的时候会大手大脚,而且气魄巨大。但是等到收获的时候、赚钱的时候,恐怕要看产业互联网了。

产业互联网是一个怎么样的走向?它凭什么能够进入到各行各业、进入到B这一个领域呢?我经常看到各个行业、很多的在这B行业的人说:我才是这个行业的主人,你们进到我这行业里得向我们学习。再有,你跑不过我们,因为我比你们更懂这行业。

我听了这个话以后,我不断的和我自己脑海中的历史比照,发现往往不是这样。比如说马云,你很难说他懂银行,但是支付宝不是他发现的吗?我记得马云在内部讨论时说,阿里巴巴集团看待模式构成的有上百年光荣传统的银行业,最后的总结就是“钱多人少速去”,一下就划拉了。

而我们很多的领域受到冲击,并不是因为这个领域出现了更专业的人。比如说,大家都知道小偷被淘汰了,这根本跟警察一点关系都没有。是支付宝出来了,是微信把我们支付解决了。人人都拿手机支付,小偷想偷的时候找不到任何一个闲空下手。

如果说按照小偷的心理他就应该说,我才是小偷,我才是这个行业的主人公,你要想跟我较量,你得具有多高多高实力的警察才行。我说我根本不是警察,但是我就把你们这行业灭了。

将来恐怕我们就要找到一个新的点,把我们自己变成一种新的禀赋、新的能力,这个能力是什么呢?如果展开来谈的话,我想这一上午也不够。

“2C”与“2B”

我就想谈一个观点,就是我在和汤老师们交流的时候,他们就会具体提出我们这行业具有跨行业的先天优势。这个优势一直隐藏在表象里面,就好像我们互联网人只会接触C,似乎接触B不是我们所长,所以目前兴起的互联网,或者说前面几年的互联网它更多是2C的,现在别人就认为你进入2B了以后,这不是你所长啊。是这个样子吗?其实我希望大家关注一个词,叫“最终用户”。也就是说,不管是2C还是2B,其实他们的最终用户是一样的。

不论通过多少中间环节,能够贴近最终用户就会获得赋能。也就是我们的能力未必是我们的技术给我们提供的,而是我们比竞争对手、合作伙伴能够更好的、更简单的贴近千变万化的用户。我认为这是一种能力而不是一种行业,不能把它变成是C行业还是B行业。

我们观察B这一个行业,它在整个慢慢的工业化过程中,它有什么样的缺点呢?当然优点也很多,但是缺点我认为最主要就是它和市场隔着一层,也就是说观察整个200年工业的历史,它在接触整个用户的时候是通过特定的部门,而不是把企业整个天然的贴近用户,其实这里面就有大量的可以创新的地方。

我们可以看到我们在2C的过程中,积累了大量和最终用户贴近的经验。比如说除了技术的创新,我们有市场创新,可以深入到体验和这一种千差万别的用户进行互动,这一些我们认为都是B这行业不具备的实力。在2004年,我在国内第一次倡导体验经济的时候,有人就提出,你说体验经济是玩游戏的、是搞音乐、是做电影的。但是如果我不面向最终用户的这一种B产业,我的体验价值是什么?

社交与电子商务的交集地带,会出现一个超级的BAT

当时我记得联想有一个工程师姓陈,他答案我觉得触动了我,他说就是帮助用户成功。也就是说如果我身上具有体验这样的一种特殊的、接触用户的能力的话,那么我可以帮助B用户。

就是说,你不深刻的了解你客户,但是你客户可能在我七八千万的用户之内,可能在我的微信体系之内,我们了解他,我帮助你更好的搞定他们,这样就是在让你成功。而这个能力,是那些自己觉得熟悉自己行业的人很难做到。

比如说我们随便找一个零售商,他说我这坐在店里经营,天天看着顾客,你怎么能说比我更了解顾客呢?那我说,过去从你面前走过的一百个顾客里,第25个、第37个、第56个是你顾客,别人都不是。他会好奇我是怎么做到的呢?我是用人工智能做到的,用大数据做到的。

因为我们检索到,他正在最终购物的途中,他需要的是什么什么,你如果能把这产品和服务拿出来,他立刻就会来找你 。我看日本的电子是这么搞的?它就是在二维码前15米的地方正好有你要的东西,你过去吧。这不叫拦路抢劫,就把你的最终用户给截到他那里去了。

而且,从更大的视野来看,如果大家想象我们上一代,就是之前的20年互联网人做,他的基本标准是什么呢?十年时间拿出10万块钱,买下咱们深圳市,或者买下欧洲的任何一个中等发达国家,而且还得是轻松。

你们要做到的话,我认为做好这个机会在什么地方呢?我认为现在人类无论是美国还是中国都做不到一件事,就是什么呢?会社交的不会电子商务、会电子商务的不会社交,所以把他们结合起来,在这领域5年内就会出现一个超级的BAT。

作为整个互联网全程的观察者和学习者,我们希望把这一些信息提炼出来,充分和大家交流。同时,我们也会从大家身上发掘新时代的新要素。所以,我们回到这次论坛的主题上来,我们致力于回到基本价值观来做新型的企业。这个是我们希望在这一次会议上,真正能够在思想上能够有所获得的地方。

谢谢大家!

相关频道: eNews

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请在下方提交,谢谢!

投稿信箱:tougao@enet16.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