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互联网+化工能源贡献企业榜
全世界各行各业联合起来,internet一定要实现!
读书正文

在生存与毁灭之间,寻找良知的方向

2019-02-13 eNet&Ciweek/蜡笔小锤

故事发生的年代,正值社会经济低迷,京都正经历着连年的遭灾:地震、龙卷风、大火、饥荒、疾病等不一而足,整个城市衰败不堪,满目萧条,人们普遍都生活在食不果腹、衣不遮体的窘迫中。

坐落在京都一角的小庙——罗生门也不例外,原本整洁干净的小庙,如今早已被损毁得一塌糊涂。那些涂着朱漆或饰有金箔的木料被人推在路旁当柴出售,庙里的佛像和祭祀用具也已经或损毁或被盗,不见了旧日的模样。

在生存的重压下,道德和良知失去了约束,盗贼四起,人性的“恶”渐露狰狞。

伺候雇主多年的仆人被解雇了,雇主的冷漠让仆人又怨又恨,却也无可奈何。他走投无路,在饥寒交迫中来到了破庙,只得栖身于此。

目前的当务之急便是设法筹措明日的生计,但是在这样的大萧条的背景下,办法似乎总不够用。迫于生计,失去家园的仆人抢占了罗生门,立了门户,终于蜕脱成了盗贼。

画面一转,来到了庙里。在萧条的大背景下,庙宇因无人修缮,破败不堪,二楼被用于丢弃无名无主的尸体也早已日久成俗,人世间重生轻死本是常情,然而对死者的遗弃却超出了“轻死”的度。

随着镜头来到二楼,只见一个憋着嘴的瘦小老太婆正趴在尸体上做着什么。她低着头,竟然是在拨死人的头发,说是要用来做假发。

对着面目全非的尸体,她似乎早已习以为常,求生的本能超过了一切,甚至淹没了道德的界限,良知轻易地就滑向了罪恶。对死者的亵渎,似乎必然导致生者的同类相残。

身边鸟叫声此起彼伏,放眼看去,那成片的食尸鸟飞来飞去,啄食着发出恶臭的腐肉,日暮时分,罗生门的上空依旧昏鸦蔽日,凄声阵阵。

躲在暗处的仆人像放出笼子的猛兽,他三下两下就扯掉了老太婆的衣衫。老太婆哭喊着,抱着仆人的腿不放手。他抬起脚,一下就把老太婆踹倒在死尸上。仆人慌张地裹了裹抢下的衣衫,然后把这树皮色的衣服夹在腋下,转身跑下了陡梯。不一会儿就消失在了夜色深处。

仆人阻止老太婆对死人的亵渎,本是出于善的本能,然而当他试图剥夺老太婆衣服时,却是以惩恶的名义在光明正大地作恶。

还有,那个被拔去头发的女人,生前曾将蛇一段段切成四寸长晒干,谎称是鱼干,还拿到禁军营地去卖。禁军们都夸她卖的鱼干味道鲜美,竟顿顿买来做菜。东京都发生的食品问题与当今的社会餐饮乱象何其相似,一个唯利是图道德沦丧的社会就这样呈现在世人面前。

罗生门里出现的这四个人物——雇主、仆人、老太婆和死去的女人,是真实社会的一面镜子。为了生存,雇主解雇了仆人、仆人欺侮了老太婆、老太婆亵渎了死去的女人,而死去的女人生前又欺骗了士兵。

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社会,弱者无力抵抗强者,就将矛头指向更加弱小的群体,也折射出了整个社会弱势群体的无助。这些人严格遵循丛林法则,剥去温情的道德外衣,把人性的“恶”发挥得淋漓尽致。

贫穷是人性滑向“恶”的首要推手。正如梁晓声所言:“与富足相比,贫穷更容易使人性情恶劣,更容易使人的内心世界变得黑暗,而且充满沮丧和憎恨。”

这部小说充满了阴暗与丑恶,短短三千字的故事中,人人皆为恶人,良心尽失,社会的动荡导致人人自危。

幸运的是,我们现在生活在和平而又富足的年代,不会发生如此恐怖的事情。但需要提醒的是,为了生存而战的“罗生门”或许不会再发生,但世界上仍然有许多地方发生着战乱、恐怖袭击和暴力犯罪,人性的罗生门仍然在考验着人类。

一念成佛,一念成魔。佛魔之间隔绝的便是这道罗生门,最终向左还是向右,生存还是毁灭?全在人的一念之间。

相关频道: eNews 读书

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请在下方提交,谢谢!

投稿信箱:tougao@enet16.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