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度中国AIoT企业TOP100排行榜
全世界各行各业联合起来,internet一定要实现!
读书正文

闻金庸先生离去偶感

2019-01-10 eNet&Ciweek/焕文

2018年10月30日,经金庸身边工作人员确认,94岁的金庸于当日在香港去世。

第一次接触金庸先生作品,是在邻居家的电视里,大概八九岁吧,好像是古天乐主演的《神雕侠侣》。当时年幼的我,完全不了解电视剧所讲的故事情节,什么武侠大义更是无从谈起。然而我还是看的津津有味,只因90年代港片中那略显夸张的武打动作。

第一次阅读金庸先生作品,是在中学补习班对面的私人书店,在那个网络文学方兴未艾的年代,金庸先生的武侠世界就是我们这些半大小子们的最爱。那个暑假,我用租借的方式读完了整套《神雕侠侣》和《倚天屠龙记》,也让我第一次体验到了酣畅淋漓的阅读快感。直到很久以后才发现书店里的那些书全是盗版的。

此后虽然陆续也接触过一些金庸先生的作品,但伴随着时代变化,金庸二字,却更像是一种武侠符号。

然而金庸先生对我而言,还是一条链接民国与现代的桥梁。只要稍作一番调查,就会发现,钱学森、徐志摩、蒋百里、穆旦等民国时期的风云人物或多或少都与金庸先生沾亲带故。甚至只要顺着金庸先生这条线捋下去,不经意间就会一览小半个民国史。而民国文坛中的那些趣闻轶事,总能令人产生无限遐想。金庸先生还在的时候,我总认为那些民国与现代,只不过一个金庸的距离。

当我听到金庸先生去世的消息之时,反倒出奇的平静。我想,如果在我借阅金庸小说的那个夏天听到这个消息,一定会痛哭流涕。难道我不喜欢金庸吗?

这让我想起大学时代被告知迈克杰克逊死讯时的反应,我只说了一声“哦”。当时告诉我消息的同学曾经诧异的问过我,你不是很喜欢迈克么?是的,就在一年前,我还在向朋友们解释那些诸如娈童、漂白之类的污蔑。一年后,本应是粉丝的我听到如此噩耗时,却表现的比任何人都更加冷静。

无论是金庸还是迈克杰克逊,都是我曾经为之疯狂的人物。然而在面对他们去世的消息,却并没有表现出与之相对的反应。以至于我曾一度以为自己的冷血。

金庸先生的离去是否代表武侠时代的离去,我不敢妄下判断。然而无论是金庸、迈克还是李咏,亦或是每一个曾在我成长过程中留下印记的人,他们的离去也是对曾经自己的一次告别。即使万般抗拒,却无法挽留。

相关频道: eNews 读书

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请在下方提交,谢谢!

投稿信箱:tougao@enet16.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