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数字家电企业互联网指数排行
全世界各行各业联合起来,internet一定要实现!
读书正文

中正平和与至情至性

2019-01-10 eNet&Ciweek/明月

中正平和,往往被理解为中庸,不急不躁,不偏不倚。在仗义执言、明哲保身、阿谀奉承这三个词语中,明哲保身被认为是中庸。

而至情至性,性情至上,为了一时心性不顾一切。

看起来是完全相反的两个词语,但这两种情感,都是人性中难得宝贵的情感。

在去年热播的电视剧“那年花开月正圆”中有一个情节,任重饰演的赵白石得知孙俪饰演的周莹被土匪绑架,心急火燎地去找他的老师搬救兵,在老师面前,一改往日沉熟稳重的形象,一口气说了一大段话,都围绕着“搬救兵”这件事,一点都不像往日的他。

这令他的老师“大惊失色”,也不问他搬救兵的真正原因,只问他为何如此慌张,结果,赵白石只说了四个字:我着急了!

老师固然不知道他为什么着急,提醒他“欲尽致君事业,先行养气功夫”。但是观众知道他要去旧被土匪绑架的周莹,他心爱的女子。在剧中,他的居室里挂着“克己复礼”的墨宝,观众送他的“英文名”是:克己复礼·赵·白石,简称赵克己。

观众的看点在于,赵白石在剧中的形象与此时此刻“我着急了”的形象之间的巨大反差。

在这个世界上,很多东西往往都是相互矛盾的,比如我们从小就信仰“坚持就是胜利”,有人却站出来说不是这样的,坚持,往往是因为痛苦才坚持,做那些能让自己内心愉悦的事情的时候,会欢欣雀跃,根本轮不到“坚持”二字出场。

然而,什么是真正能让自己内心愉悦的事情,这本身就是一个哲学性的问题,就像“我为什么活着”一样。大多数人,在大多数的生命里,其实并未找到能让自己真正愉悦的东西。而声色犬马、骄奢淫逸这一类的事物,往往都是幻象,背后是更大的空虚与被动。

有一个故事,讲的是达芬奇小时候,根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画鸡蛋,而且每天每天都要重复地画枯燥无聊的一个圆,这让幼年的达芬奇烦恼不已。但是这是这些看起来枯燥无聊的经历,练就了他最基本的功力,磨砺了他的心性,为他日后成为闻名世界的画家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生命就如登山,大部分的时间和路程,都在旅途中,在山腰上,很多时候,你看不到山顶,甚至会迷了路,觉得没有意义。这个时候唯一要做的,就是踏踏实实地走好每一步路,否则,一脚踩空了,就会摔下去,前功尽弃,甚至粉身碎骨。唯有一步一步脚踏实地走,才有可能达到顶峰。当然用心去欣赏沿途的风景也很重要,但一生漫长,总得去个什么地方吧。

当然了,遇到对的“山”也很重要。有的人心性坚定,一生都在登同一座山,最终到达了;有的人精力充沛,爬到半山腰了,想换一座山,最后也到达了;最可怕的是,有的人不想再登眼前的山,却不行动,不上不下,畏首畏尾,在犹豫中消耗生命。

要么,中正平和地去登同一座山;要么,至情至性,不想上了就下,不想登了就换一座山,但无论如何,都得行动,都得脚踏实地走好每一步路,都得活在当下。

相关频道: eNews 读书

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请在下方提交,谢谢!

投稿信箱:tougao@enet16.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