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的力量
全世界各行各业联合起来,internet一定要实现!
读书正文

不能任性的成年人

2019-01-10 eNet&Ciweek

8月17号接近凌晨5点的时候,畅销书作家匪我思存发表了博文《最后一次不识大体》,这篇博文发表的背景是,电视剧《如懿传》宣布定档,一下子成为影视圈头条,而匪我思存斥原著《如懿传》抄袭还没有定论。匪我思存在文中写道:一个成年人的任性总有极限,我知道自己无法与对方大剧开播在即,数以千万的营销预算抗衡,我亦无意再替某剧增加热度和话题。这篇零碎的文字算是关于此事的最后交代。

现在,《如懿传》还在热播,人们的观看热情和讨论热情依旧高涨,只是这些,或许都和匪我思存无关了。很少还会有人在乎,一部热播剧的背后,还有深受抄袭之困的原创作家艰难维权。个体的力量往往是很小的,即使匪我思存已经是一个有一定知名度的作家,微博有280万粉丝的人。

成年人是没有权利任性的,任性是小孩才能做的事情。任性的结果,很多时候换来的是惨痛的代价。我很喜欢顾城写过的一首诗《我是一个任性的孩子》,诗歌的前半部分,他说了很多美丽的幻想,但在最后,他却写道:“我在希望,在想,但不知为什么,我没有领到蜡笔,没有得到一个彩色的时刻,我只有我,我的手指和创痛,只有撕碎那一张张,心爱的白纸,让它们去寻找蝴蝶,让它们从今天消失,我是一个孩子,一个被幻想妈妈宠坏的孩子,我任性。”最早读这首诗的时候,还是个高中生,只觉得写得很好,现在再读这首诗,却带了几分心疼和无奈,诗人的天真最终敌不过现实,梦想很美,破灭的时候也越难过。任性的人,最终可能也无法和自己和解,也难与生活和平共处。

一个成年人的任性总有极限,即使再随心所欲的人也会慢慢收敛锋芒。这既是对自己的保护,也是对身边人的负责。尤其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每个人要承担的义务和责任也会越来越多,在对自己负责之外,还有家人,还有伙伴、团队以及更多。当一个人要承担的责任越大,任性的可能就会变得越来越小。很难说这种变化对一个人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 ,任性是不是一种值得鼓励的优良品质。每个人都会欣赏那种一直活在自己世界,不用顾虑周边世界变化的人,但大多数人却都及时地避开了那种状态。甚至可能在过早的时候,放弃了争取任性的可能。生活既然要求我这样,那我就随遇而安吧。

前些天流传一个段子,职场不要骂年轻人,他们会辞职的,骂那些有车有房的中年人,他们不敢辞职。很多人中年人拿这句话来自嘲一下,很多年轻人却不置一词。其实,大家都不敢任性,因为追求安全稳定,是人的天性,人类的冒险因子只在少数人身上体现。勇敢很好,只是,生活让人不敢任性。

不能任性的成年人是一个庞大的群体,散布在各行各业,各个岗位里,他是你,是我,也是我们生活周围的人,他们很认真的生活,尽管生活可能充满不公。他们很热情的生活,尽管生活有很多无能为力。他们很开心的生活,尽管生活确实有很多丧气的时候。不能任性的成年人身上,显示的恰好是生活本身,很多事情没有明确的对错,也没有明确的边界,只能尽力去感受,尽力去做好。

成年人的世界,或许只剩尽力了。发现很多事情并不像幼年时想象的那样纯粹,也不是非黑即白。个体的力量是很小的,改变周围人的想法也是很困难的,世界有自己的运行规则,每个人只能是尽力生活了罢了。权衡利弊之后,尽力做事,尽力生活,尽力对得起自己,对得起他人,尽力过好这一生。

相关频道: eNews 读书

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请在下方提交,谢谢!

投稿信箱:tougao@enet16.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