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的力量
全世界各行各业联合起来,internet一定要实现!
读书正文

乡归何处

2019-01-07 eNet&Ciweek/红薯

《清明上河图》中的那座熙攘的桥,在我眼中对应着黄汴河臭水沟——因为地理位置接近,临护城河,河边有一座老桥长很像——我意淫的。《东京梦华录》给开封府规划局极好的城市建设指南,变化就是加上霓虹灯贴上二维码。汴京沦陷十八线城市,虽破败,夜市小吃依旧繁盛。如今宋城墙下诸街各市仍少见iPhone,多见皮鞭陀螺、象棋空竹。

无人修剪的月季任意繁殖,向下穿透土坯顶起地砖,向上证明自己可以和爬山虎抢地盘。爬墙虎已经死死封住15年前我卧室的窗户,屋里窗下就是我那张漆红色的老课桌、我祖母和我一起读课文——如果你们听,只说宋朝官话的老人试图模仿普通话,口音忸怩,那你会和15年前的我和我奶奶一起笑岔气。那扇窗外的爬墙虎就这样轻易的覆盖住了内屋,向上顺藤,攀上架,掐死了葡萄树。

葡萄架下我曾埋过逝去的小乌龟,被我撑死的。我死去的金鱼,是不堪我亲密的抚摸。蜘蛛就是我的溜溜球,死无葬身之地。葡萄架下还埋有偷吃油条被困笼中的硕鼠,淹死。另一角落,则埋着脱皮时被祖母惊恐地斩断的小蛇。如今此院安安静静,似乎再没有动物,倒是居然敢出现一株我认不出来的植物,让人恼怒。

15年前,我轻易的离开,并且准备接受青春期的折磨。15年之中,这个田园牧歌式的小院子变成了地方电视台中家庭矛盾纠纷节目现场秀。15年之中,我祖母经历了五次心脏搭桥手术,最终痛苦地死了——最后一次见面,我和她经历了异样的倒错,我长高了,她则躺在重症病房的围栏病床里,好似一个畸形的婴儿,接近一米七的身高严重缩水,我站在床沿好像她曾俯视我那样俯视她。那一次见面让我对她的死亡没有一丝一毫的可惜,是解脱。

自此无人顾及那三株玉米,一地南瓜。

相关频道: eNews 读书

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请在下方提交,谢谢!

投稿信箱:tougao@enet16.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