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数字家电企业互联网指数排行
全世界各行各业联合起来,internet一定要实现!
eNews 正文

郑越:互联网医疗的挑战与梦想

2018-12-18 eNet&Ciweek

12月18日,2018(第十六届)中国互联网经济论坛在京举行,微医首席互联网官&门户CEO郑越在现场发表主题演讲。他认为医疗和教育仍然是互联网时代的极具潜力的产业,然而医疗行业面临诊费低造成交叉补贴、门槛低造成资源被不对症的病人占据和无信息流而马太效应明显的难题,医疗市场的创新在线下受到场景、使用门槛、利益链设计和重构后的效率等因素的限制,很难有大的突破;互联网医疗尽管也面临很多挑战和难点,但是随着国家政策的支持力度加大和大众平台的需求增加,互联网医疗成为国内行业大势,互联网医疗平台通过帮助医生价值市场化、建立线上线下的医患关系和整合产业链其他环节进入平台,为互联网医疗探索指明了方向。

以下为演讲实录:

大家好,我是微医集团的郑越,我今天跟大家分享的是互联网医疗的挑战与梦想。

互联网到了今天这个时段,互联网发展了20多年,医疗和教育仍然是最后的两个潜力很大,但是也是挑战更大的产业。在这里跟大家分享一下我这几年的探索和经历。

讲到互联网医疗,就要回到医疗行业本身。互联网是免费的时代,所以是付费的同学在补贴免费的同学。医疗行业难题第一个就是诊费低。今天一个医生、一个专家,念完硕士、博士,在医院里工作20年,升到副主任医师或者主任医师,他的挂号费十几块,特需50、80、100。所以是典型的羊毛出在猪身上的行业。医疗行业非常便宜,比如就诊,找一个医生,通过这个医生20年的技能为你解决病痛,这件事情非常简单,但是赚钱的部分是在交叉补贴的地方。所以,今天我们的检查费用很贵,住院很贵,手术很贵,是典型的诊费低的行业。

第二,门槛低。医疗有一个典型的特点,它是一个非常公平的产品。最普通的老百姓,只要你愿意去医院排队就可以看到最好的专家。三甲医院里的大专家经常人满为患,拼的是排队,好的资源被不对症的病人占据。看大专家没有门槛,就十几二十块的挂号费,因此很多资源被不应该去看大专家的人占据了,所以出现了黄牛。

第三,没有信息流。今天我们讲互联网改变了世界,靠的就是信息流的改变。以前我们打车都是在路边招手,但是不知道车什么时候来,但今天信息流改变了这一切。在无信息流的世界,马太效应很明显,大者恒大,再造市场非常难。

今天在中国出现了大量的民营医院,中国民营医院的数量超过了公立医院。他们做了两种探索。第一种探索是民营医院退休专家可以到民营医院去出诊。第二种是专科类、中医类、体验类医院有了一点点发展。在过去,明明是好专家,为什么没有人认?因为信息流极度的匮乏,用户就医时的决策就会受影响,营销成本很大。

第四,服务流。今天所有线下非常有名的改革和创新至少在服务层面是很容易获取的,但是民营医院是很难获取的。

第五,就医费用。为了抵消掉高额的营销成本,只有在高端市场才能存活。

线上的创新为什么没有取得大的成功,垂直类、分段流程类的、相关环节类的,这些都不是大的公司。因为场景、使用门槛、利益链的设计都没有完全的解决。获取医疗服务的场景在哪里?用户的使用习惯仍然是朋友介绍。目前所有的创新点在场景上仍然有一段距离。使用门槛也非常高,患者看病过程对他来说是非常陌生的,对医生也是一样。作为医疗服务的供应方,在线上完成这一切都是非常难的,因为他习惯了医院的系统,切换到线上的门槛非常高。线下的模块的利益链是非常完善的,看病很便宜,但是药贵、检查贵。心脏要做支架,里面的利益链是用国产的还是用进口的,病人问有多大差别,说不清楚,自己选择。对病人来说,整个利益链的限制在于医生后面的集团、医生和药物企业相关的利益链,线下有很完善的流程,线上很难复制。最后是重构的成本和优化在哪里,目前体现的不是特别的明显。因此互联网医疗有五大挑战。

第一,对生命的敬畏使得信任最难建立。医疗如果出错就是不可逆的,出现误诊或者误判,花钱是小事,重要的是耽误了治疗的最佳时间。即便是万分之一的差错率都是巨大的问题,所以对医生的信任是最难建立的。淘宝十几年前刚开始出现的时候,觉得我们买的一个商品不是很好,但是信任的门槛相对医疗来说仍然要低很多。就算是错信了,无非是浪费了一笔钱,买回家到的东西不再用而已,但是医疗不可以。

第二,信息流对服务流的改变在哪里?今天“互联网+”都是在讲解决信息不对称的问题。互联网的本质就是在解决信息不对称的问题,我们在拼多多上买东西,在美团上点餐,在滴滴上打车,但是根本不知道这些服务来自于哪里,所以信息流对服务流有很强的改变。但是医疗被信息流改变的有多少?

第三,我们把握了多少患者的场景、医生的场景?因为信息流对服务流的改变只有1%,99%的行为都要在线下完成。

第四,我们要想颠覆,首先要衔接好所有角色之前的习惯。滴滴打车在司机提供服务之前,司机的习惯是类似的。没有滴滴之前,出租车司机仍然是在路上兜客,依然是常规的习惯。他会去到人流量密集的地方去等客。今天即便通过“互联网+解决”这个问题,但司机的习惯仍然没有改变,仍然还是兜客,无非是多了一部手机。所以之前习惯的衔接对医疗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第五,我们要想突破,首先要最大范围卷入参与者并激发其动力。我们今天可见的只有医生、护士,后面不可见的部分,所有的药企、所有的器械,还有更下层的诊所、基因检索。这一切都是医疗产业的参与者,互联网医疗必须最大限度的卷入参与者,才会有新的突破。

关于医疗的梦想,我觉得有四点:

第一,医生价值的市场化。医生的价值是用交叉补贴来实现的。在美国一个医生看一个病可以拿到100美金,但是在中国是非常低的。所以医生的阳光收入更合乎他的价值。在体制内,医生不得不用低价的诊疗和高额的费用来完成它的诊疗,但是市场化的情况下可以医归医、药归药。用户可以找到更合适的医生,医患关系也是稳健的。今天离开了线下的医院我们都没有办法回到线上。第一个O2O的入口不是在线找到医生,而是我去了医院看了医生,医生说你可以扫我的二维码,回到家可以继续咨询,我通过线上的方式完成随访。第四件事情是产业链其余环节有效整合进入平台。

但是探索的难点有:

第一,患者为主与医生为主之争。今天完全是用户决定了整个平台的价值,但对医疗来说,医疗是一个比较特殊的市场。患者是奔着大医生去的,供应方可以提供更好的服务给到用户,但是医疗不是,大专家并不需要重构自己的服务来换取患者,基本是“守株待兔”。只要能进到大医院是个大专家,根本不用考虑患者的问题,因为今天是供方市场为主。

第二,大专家与小医生之争。专家一般年纪比较大,对互联网是陌生的,小医生虽然可以提供互联网服务,但是不是这需要的。专家虽然可以提供服务,但是他不愿意在互联网上提供。

第三,医院与医生对互联网价值之争。

第四,医疗合规与自由市场之争。国家说你这个事情合规吗?是否符合医疗安全?在线给病人提了一个诊疗建议,如果病人按照你提供的方向进行治疗,出现了问题怎么办?你的能力是否足以支撑这样的诊疗?但是互联网又是一个自由市场。

今天的淘宝卖家,今天的滴滴,就算是有政府的合规。以前出租车司机和今天滴滴的司机没有本质的区别,只要有驾照,有一定的驾龄就可以完成,但是医疗是没有办法做到完全市场化的。

用互联网化的改变方式,即便只有1%的互联网化,都有400亿的互联网医疗的规模。看一下政策面的利好,第一,国务院今年4月份出台了全面支持“互联网+医疗”的政策。这个行业的政策几乎影响到了整个供应端,所有大医院的专家都明白国家目前在倡导互联网+医疗的趋势和模式的发展。第二,国家医保局的成立。医保局的成立使医疗支出发生了重大的改变,会影响医疗的整个走向。第三,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试点。过去到了老百姓这里药品是层层加价,几百的药品成本可能只有几毛钱,所以国家做了采购试点,我们称之为集采,最大限度的压缩医疗成本。不希望用药品的高额利润来补贴医疗低额的挂号费。

在市场层面的利好:第一,健康险成为保险行业的蓝海市场。平安保险和所有的保险公司一样,他们都认为未来20年健康险才是整个保险行业的方向。微医获得了友邦保险新一轮的投资,与众安保险也有非常重要的合作。健康险已经成为了保险行业一个非常重要的抓手。

第二,生活升级的需求。招商银行信用卡一把手与我们谈合作,他们认为今天所有招商银行信用卡的价值是最高的,很多用户每个月招商银行信用卡的账单都非常高,但是所有的账单都是买买买。他们认为消费者从奢侈品、买日常用品必然会到买医疗服务。第三,外卖产业带来的送药需求。有很多医疗需求为什么不能在线解决?是因为药品在线没有解决好。就算互联网平台能完成在线的问诊,医生说应该吃什么药,但是药的环节怎么办?还是得去线下买药。即便是最好的电商,即便是京东,即便是用顺非,最快也需要一天。但是外卖产业的发达,使得送药需求可以在半个小时之内完成。看病在家里,在手机上完成,如果药也可以在半个小时内送达,这对医疗行业来说是巨大的促进。第四,药店升级。今天所有的药店都希望他能互联网化,这样药店就可以与外卖紧密的连接。当互联网医疗平台有了获取药的需求的时候,完全可以把订单分配给患者附近的药店。第五,大众平台的需求。像爱奇艺这样的大众平台都已经开启了健康频道。除了爱奇艺自创的影视剧之外,他们还认为大健康的维护也是一个重要的需求。

我们希望成为用户就医的第一入口平台,这是微医的愿景。今天对老百姓来说就医有两个途径,要么找朋友,要么去百度。但是很多人认为百度绝对不是一个就医的好的平台,只有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才去百度搜索。对用户来说,用户除了找到朋友介绍之外,剩下的路子只有在百度上找到一些似是而非的答案,去做似是而非的决策。所以我们希望微医能够成为用户就医的第一入口平台。到今天我们的用户已经达到了1亿多。

我们的使命是医者仁心温暖生命。因为病人内心的恐惧和焦虑跟别的产业有很大的不同,别的产业对用户不会形成服务的恐惧,但医疗有。我们今天的医疗技术能力,可以通过医疗手段治愈的也就只有10%,有90%的疾病是没有办法被真正的治愈的。病人活得长、活得短,病情是好是坏,很多时候是因为病人自己扛不住。今天有人即便得了不治之症,但是如果他对自己有足够的自信,就可以有效的缓解他的病痛。所以在医疗领域我们提出了温暖这个词。大家常常挂号排队三个小时,找到一个专家只问诊3分钟。所以目前我们的医疗环境是非常冰冷的。所以我们希望能够做到医者仁心,温暖生命。

微医的前身是挂号网,我们希望从挂号的第一入口走向就医帮助的第一入口,成为问诊第一入口,到单病种/专科解决方案的平台,到药/健消平台,最后成为一个金融/保险的平台。

驱动新经济的力量是什么?教育+医疗。“互联网+医疗”、“互联网+教育”还没有出现百亿的大公司,我们致力于成为改变这个行业的先行者。阿甘的故事是我们引用最多的故事,我们希望能不停的奔跑,最后改变和颠覆行业中最大的弊端。

相关频道: eNews

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请在下方提交,谢谢!

投稿信箱:tougao@enet16.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