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中国稀土产业分类排行榜
全世界各行各业联合起来,internet一定要实现!
TMT正文

人类对科技的恐惧源自内在的贪婪

2018-11-01 eNet&Ciweek/芳华

英国已故物理学家霍金的遗作《对严肃问题的简短问答》已于10月16日出版。霍金在书中提到,未来可能会诞生一种新的“超级人类”,世界也将会被这类人所统治。不得不说霍金的预言在一定程度上引发了人们的关注,因而,近日有关“超级人类”的预言被多家媒体频繁刷屏。

从霍金的警世中,不难看出其对人类未来的担忧,但霍金所说的“超级人类”究竟具有什么特征,而他们又是如何对普通人类造成威胁的呢?

霍金所说的“超级人类”

人类诞生之时,是没有阶级之分的。但随着生产力的发展,生产资料有限且日趋私有化,土地资源和金钱开始向富人集中,穷人则成为了战俘甚至沦为奴隶,阶级随之产生。人类社会最早的阶级形式是奴隶和奴隶主的阶级关系,因此,那个时候的阶级主要是为奴隶主统治服务的一个工具。

时至今日,靠残暴手段剥削平民的奴隶主阶级虽不复存在,但资源分配不均等的问题依然存在,阶级关系依然存在,人与人之间的差距依然存在,毕竟在现在以及不久的将来,富人确实总是比穷人掌握着更多方面的优先权。

其实,霍金所说的“超级人类”也是诞生于阶级社会,是一类由富人“选择”自己的后代改造而成的新物种。

霍金在书中表示,随着未来技术的发展,有钱人有能力选择自己的后代,他们可以花钱进行基因工程研究或基因改造,从而创造出符合他们要求的“超级人类”。这类新物种与自然人类(没有进行基因改造的人)相比,具有更强的记忆力、抗病性、更高的智慧、甚至更长的寿命。而“超级人类”一旦产生,世界很可能会被这类人所统治,自然人类也有可能会灭绝。

不少网友表示,由此一来,未来的世界将是富人的世界,富人越来越富,穷人越来越穷,正应了那句“有钱靠科技,没钱靠变异”,可是真正到了那时,恐怕穷人连变异都实现不了。

“超级人类”真的会诞生吗?

面对霍金的新物种将会统治地球的预言,“超级人类”真的会诞生吗?

这件事听起来虽然难以置信,但也确实不是无迹可寻。毕竟,几千年以前,人类从没想过哪一天真的能够登上月球,几百年以前,人类从没想过自身会被人工智能所取代,就像今天,我们永远不会知道未来的科技究竟会发展到何种程度。

其实,“超级人类”的诞生主要涉及到两类基因技术:基因工程和基因改造。

1、基因工程

基因工程又称遗传修饰或遗传操作,指通过基因重组技术将一个物种的遗传材料传递给另一个物种,从而达到创造物种新的性状或新物种的目的。

当前,基因工程主要被用于农业和生物医药领域。在农业领域主要是对农作物进行基因重组,提高农作物的抗虫、抗病、抗旱性,或通过基因工程改良农作物品质以提高产量。而在医药领域主要是生产新型药物,或进行基因诊断与基因治疗。

科学家将改变人类生殖细胞DNA的技术称为“基因系治疗”,现阶段的“基因工程”主要是针对动植物生殖细胞来讲的,但理论上来说,无论是动植物还是人类,改变个体生殖细胞的DNA都将可能使其后代的特征发生目的性的改变。

2、基因改造

CRISPR技术其实是建立在CRISPR系统之上的一种基因改造技术,而CRISPR系统是细菌特有的免疫系统,通过该系统细菌可以自行的将病毒基因从自己的染色体上切除。后来,科学家研究发现一种名为Cas9的特殊编程的酶能够发现、切除并取代多类细胞的DNA的特定部分,使得CRISPR技术迅速成为科学领域的热门技术。

自2012年开始,科学家常用CRISPR技术对生物基因进行修剪、替换或添加,进行基因的编辑和改造。到了2015年,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院的科学家证明,CRISPR技术还能精确有效地改变人类干细胞。这无疑在生物科学领域掀起了一场革命。

该理论一出,就在2015年4月曝出了科学家利用CRISPR技术改造人类胚胎细胞的新闻。即使当时由于条件的限制,科学家还没有办法让婴儿安全出生,但这一消息仍然引起了科学领域的热议,有关“定制婴儿”的话题也由此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所以,利用基因技术改造人类胚胎细胞是真实发生过的。

无论是基因工程还是基因改造,一旦技术发展到十分成熟,或被用于人类基因的编辑,能够获得优先使用权的人要么是富人要么是权势贵族。就拿当前盛行的“冰冻卵子”和“冷冻胚胎”技术为例,能够“养得起”这类技术的依旧是那部分富人。

所以回到“超级人类”是否会诞生的那个问题上,倘若到了技术真正成熟的那一天,“超级人类”或许真的会出现。

就算没有“超级人类”,自然人类就会安全吗?

“超级人类”是自然人类当前尚未出现的威胁,可是除了“超级人类”以外,人类或将面临着现存的另一“物种”的威胁——人工智能。

霍金也曾表示:“我认为,对于一个生物大脑和一台计算机所能取得成就来说,其间不存在深刻的差别。所以从理论上来说,计算机可以效仿人类的智能,并超过人类的智能。”

凡事都具有两面性,AI也是如此。

人工智能的出现在很大程度上减轻了劳动投入,也为企业节省了大量的生产成本,同时大幅提高了工作和产出效率。除了这些泛泛的优势之外,它们还具有很高的智慧,可以根据要求定制出符合需求的AI,因此AI为各个领域都带来了很高的应用价值。

我们不去考虑会被用于军事领域的AI,仅考虑产业化人工智能的弊端。从独立的微观角度来看,最为常见的就是人工智能失控事件。2015年,德国大众的一家工厂附近发生过这样一起事件,一位技术人员与同事安装机器人,不料机器人突然抓住了他的胸部,然后将他推压在了一块铁板上,最终不幸身亡;2016年在国内的一次高科技成果交流会上,一台名为“小胖”的机器人在无人操控的情况下,打破了参展现场的玻璃,砸伤了观众;2018年3月,亚马逊推出的一款智能助手Alexa突然失控大笑起来。可能AI突然发笑事件的真实性有待考量,但人工智能失控却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从宏观角度看,人工智能出现至今,被不少企业产业化的投入使用,使得一大批的基础劳动力被解放出来,面临失业。如果失业问题严峻,人们的基本生活需求得不到满足,很可能会引发社会动荡。或许有的人会说,这就是生存的法则——优胜劣汰,哪怕对AI和人类这样不同的物种来说也不例外。只不过当被淘汰的是人类自身时,这样的结果有些难以接受罢了。

我们并不是否认人工智能的发展对产业以及社会带来的贡献,只不过对于这样高智慧的AI、创造者都不一定十分了解的AI,我们的潜在意识里仍然要保存着一点警惕心。

因为人类足够强,强到能够研发出这一类新兴科技产品。但是,人类也足够弱,弱到在失控的人工智能面前不堪一击。

 写在最后

无论是“超级人类”还是人工智能,在人类无止境的创造新科技的背后,折射出的其实是人性的贪婪。即便这类新兴科技富人能优先使用,我们也没有必要愤恨,因为当你是一个富人的时候,你可能也会选择做同样的事。

而这种向外索取的贪婪之心很早之前就存在,从奴隶主对奴隶的残酷剥削,到封建统治者对人民大众的奴役,再到地主阶级对普通百姓的欺压。再从全球的角度看,残酷战争接二连三地爆发,如第一、二次世界大战。这历史上的一幕幕争夺战,几乎都是因对资源的贪婪而起。

与其说霍金对人类未来的担忧是出于“新物种”的威胁,不如说是出于人性的疯狂。这也是在将前沿科技用于生活中时,科学家一直在强调人性道德的原因。

否则,在真正的异种竞争发生之前,同族竞争或已率先开启!

相关频道: eNews TMT

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请在下方提交,谢谢!

投稿信箱:tougao@enet16.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