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十大网络音乐平台
全世界各行各业联合起来,internet一定要实现!
TMT正文

再见了,硅谷

2018-10-16 eNet&Ciweek/ET

近年来,有关硅谷的声音屡见不鲜。先有《经济学人》杂志发表了《为什么初创公司在离开硅谷?》的文章,以风险投资者们将资金投入到湾区以外地区的现象来表明硅谷已达“顶峰”,后是华为发布AI芯片,疑似向硅谷芯片巨头发起挑战,再是中国科技企业融资额占全球40%,其数量金额远超硅谷的消息引发众议。种种迹象表明硅谷的优势在逐年减弱,亚太科技的崛起势在必行,令人们对于未来的关注从硅谷转移至东方。

为什么硅谷可以成为创新的中心? 

在硅谷很多人可以拒绝千万美金的投资,却没有几人可以拒绝改变世界的诱惑。或许这就是硅谷可以成为世界创新中心的原因。坐拥世界第一创新大学斯坦福,源源不断的创新人才输出让硅谷在20年间迅速走向巅峰。四两拨千斤的VC从业者,用完整的收购及退出市场的机制,让良性的传承在这里变得轻松惬意。 

这种创新的氛围中诞生的创业者或企业家,又将改变世界的企图心延续下去,通过风投吸引更多的创业人才,发展成源源不断的创新动力,自然而然形成一种不断繁衍生息的趋势。相比其它湾区,自我发展又循环的生存模式正是其独一无二的魅力。 

过去对于企业和居民而言,尽管生活在硅谷相对于美国其他地区的费用较高,其劣势也瑜不掩瑕。现在伴随全球金融形势的变化,这种看似完美的发展模式却在不经意间衍生裂缝。当各处的创新变得越来越难时,以往的劣势被不断放大,硅谷也不得不经历市场调整周期,经济下行资本陆续撤离,令脱离境外支撑的独角兽孤掌难鸣。是泡沫经济还是触底反弹?在与未来科技相接轨的当口,中美贸易战火热的当下,似乎正让硅谷与未来远离。 

人才是硅谷最重要的资产 

尽管与以往相比现在于硅谷生存更加不易,但在外界看来,硅谷员工拥有自由和悠闲的工作环境,仍是适合创新发展的福地。恐怕只有身处其中的人,才会明白在快速更迭的时代,硅谷眼下的危机。成功的初创公司在硅谷从来都是凤毛麟角,在这里失败才是常态,没有任何成果的工作随时面临失业,想要留下来稳定生活不是那么容易。 

自古以来,得人者兴,失人者崩。于硅谷而言亦是如此,其最重要的资产是人才。有趣的是,虽然硅谷拥有斯坦福、伯克利、戴维斯等知名大学为其提供研究资源和新毕业生来源,而加州的公立教育却是全美垫底,对于依靠人才和资本生存的硅谷而言,意味着它需要更多的外来人才支持发展,而移民定居的稳定性也将受到影响。 

越来越严格的移民新政,使即便在美国深造多年或本身足够优秀的外来人才,获得绿卡仍然纯靠运气。即使经过多年努力最终成为美国社会精英,在政治上的角色也多是透明的。抱团的印度裔与其他亚裔,令华人总在创业边缘徘徊。尽管如此,自强不息的华人团队,仍在近几年持续为硅谷注入着新的动力。华人硅谷生态圈的成熟,使越来越接地气的华人团队创业成功率随之升高,现今华人已经成为硅谷不可忽视的重要人群。 

跨国流动乃大势所趋 

是继续努力成为硅谷巨型机器中的螺丝钉?还是放弃舒适的加州,冒险归国创业?从2010年起,这便是中国留美学生考虑过最多的问题。2016年,被称为“硅谷最有权势的华人”的微软前全球执行副总裁陆奇离职,归国投身百度似乎成为了硅谷华人未来选择的表率。中国对高科技人才诱惑力的提升,令硅谷对华人的吸引力不断下降。中国海量的数据资源和市场需求是任何一个国家都无法比拟的,随之而变的全球化经济也让人力资源的跨国流动成为一种新趋势。 

除了人才流失以外,资本的悄悄溜走或也是硅谷开始走下巅峰的标志。根据Dealogic统计的数据显示,2018年有40多家中国科技企业IPO,融资150亿美元,占了全球科技IPO融资总额的40%,其数量及金额远超硅谷。而这些涌现的初创企业中,很多创始人或管理者都是在美国接受教育,拥有博士学位的海归人才。 

或许很多人将硅谷衰败的原因,归于不断上涨的生活成本,或是忽视其他地区的人才的投资者等原因。事实上,不断加剧的海外竞争才是真正威胁硅谷地位的根本原因。很多外国企业家要比美国企业家更加有冲劲,他们在工作创新上的投入要远比硅谷企业要多的多。据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的数据显示,在2015年全世界290万件的专利申请中,中国约占100万件,而美国仅为52.6万件。 

新“硅谷”将具有哪些优势? 

据毕马威发布的《改变现状的颠覆性技术》年度调查报告来看,全球的技术创新中心在今后4年有可能从硅谷转移到另一个城市。硅谷最初的繁荣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政府的慷慨,而现在的西方的诸多政策显然不利于初创企业的发展,相反中国政府的政策则是张开双手拥抱变革与创新。 

以粤港澳湾区为例,在马化腾看来,消费电子以及PC互联网时代,旧金山湾区和东京湾区引领了全球科技,但是近年的移动互联网时代,中国企业其实正在赶超全世界。其优势恰好反应了未来科技发展的趋势,比如三位一体的软件、硬件和服务。在香港科技大学教授李泽湘的眼里,粤港澳湾区具备世界最完整和竞争优势的制造业体系,“互联网+”的效应推动产生的高效率,令这三个城市优势互补,而颠覆性的智能技术的出现,如AI芯片,不仅是未来十年半导体行业中最有希望的增长机会之一,且还有可能破坏传统计算市场的力量。这都将是驱动大湾区和智能时代发展的最有力的发动机。 

在这样的创业环境中,中国的许多城市被广泛视为未来的新“硅谷”。制造业、高新科技以及金融业务,其各自的优势让新“硅谷”未来的发展体现出一种共存共荣的特点。而在麦肯锡董事华强森看来,高科技人才发挥才能的地方绝不止中国一个国家。从经济层面而言,中国并不是一个“同质体”,未来每个大城市都可以“独立运转”。 

硅谷的巅峰过后 

在硅谷以外地区的经济基石领域,数字化程度存在很大差异,现在几乎所有的行业都开始依赖技术充当运营的核心部分。以前由于缺乏当地资源和人才,企业家们不得不搬到硅谷去创办公司。现在基于云计算的协作和通信软件的爆炸式增长,使得这些高管能够随时在需要的时候从硅谷或是其他地区招募专门人才,或是获得融资,而不必再聚集于硅谷生存才会有所发展。 

不在硅谷就无法成功的共识正在逐渐失去其威信。世界经济的全球化趋势,让人们意识到未来或将不再以国家为单位,而是以地区为单位来思考全球化的时代。随着分布式工作的普及,硅谷所能产生的效益越来越小,而专注于不在沿海地区投资的新公司的兴起,也让创业者获得了更多的资本。 

如今硅谷的人才流入正在明显开始放缓,极具挑战性的旧金山生活,被低估的旧金山之外的科技人才,不断加剧的海外竞争都在威胁着旧金山硅谷的地位。由经济形势变化引发的泡沫,随时会令市场崩盘,众多科技产业的从业者已然清醒,硅谷的“巅峰”已临,未来或可再见。 

自由创新的理念永在 

正在失去人才和资本的硅谷,未来或只是一座“空城”,不再能承载人们对于创新的神往,然而它所留下的创新精神将被永远传递下去。事实上,回看那些成功创业者的案例就会发现,环境并不是影响成功最大因素,影响最多的是其开始创业的理念,这些伟大的创业者往往拥有勇于改变世界的梦想,这不仅是支撑他们可以走到最后的动力,也是最终可以颠覆世界的力量。 

即便硅谷巅峰已过,它仍是一个令人向往的创新圣地,因为它不仅代表这一个地方,更是一种创新精神的象征。而那些继承自由创新之理念,永不畏惧世俗,坚持砥砺前行的人们,他们所在之地即是创新之地,即是未来硅谷。

相关频道: eNews TMT

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请在下方提交,谢谢!

投稿信箱:tougao@enet16.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