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轻奢品牌排行榜
全世界各行各业联合起来,internet一定要实现!
eNews 正文

核心技术,必须掌握在自己手中!——从中兴遭封杀谈国运之钥(上)

2018-05-02 eNet&Ciweek/奇平

美国商务部网站于当地时间4月16日发布公告,7年之内禁止美国企业向中兴通讯开展任何业务往来。公告称,中兴通讯违反了2017年与美国政府达成的和解协议。当时,美国政府指控中兴非法将设备(包括列入限制出口名单的美国零部件)出售给伊朗和朝鲜。中兴通讯事件再次暴露出中国在一些关键核心技术上受制于人的软肋。

一、美国帮中国解决了一个难题

此次禁运制裁,一个非常刺激的地方,在于出手之狠,破了纪录。有人类以来,一般各国间对世界著名公司的制裁,无论出于什么样的原因,一般都“图财不害命”,而这一次,是冲着要中兴的命来的。如果按英语系帝国逻辑,公司哪怕犯的是卖鸦片的大罪,要想断其财路,当年直接是用战争解决问题的。一个商人出身的总统,干这种事,恐怕已超出经济学解释范围,该算“政治”经济学了。

不管怎么样,这一下推高了国内对芯片产业乃至整个国家技术创新之路的反思浪潮。结果很可能像美国轰炸中国驻南使馆一样,带来一代人对重要问题看法的改变。特朗普此举,很可能无意中,帮助促成中国政府与企业一个长期达不成的共识的形成。这就是要不要自主研发立国,而这正是中华民族复兴的核心难题。

中兴的死活,跟这个问题一比,就小得不值得一提了。在没有这次事件之前,中国政府要想说服企业提高研发费用比重,是十分困难的。如果说,拍电影,爱情和战争是永恒主题的话,四十年改革开放历史,一直贯穿着的永恒主题之一,就是技术与市场的关系。围绕芯片发生的故事,正是这条主线上,中华民族崛起中发生的心理冲突变化的一个缩影。

当代中国有一个现象,政府提倡什么,往往不是因为市场做得好,而是市场成问题。例如,口号农业提得最响时,一定是农业市场失灵,有问题亟待解决。创新,是政府另一个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的事情。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创新出现了市场失灵问题。具体表现在,国家大力提倡创新,但企业少数响应,多数嘴上支持创新,到投钱时就没下文了。四十年来,中华民族叫企业的这个物种,作为一个整体,研发投入比重虽然有所提高,但与各国同类物种相比,与国家期望相比,差得非常远。这成了中华民族复兴的一个隐患。

说明市场形成了一个不成文的共识或者说潜规则,在否定报纸上天天讲的创新。这种共识认为,研发投入不划算,不如别的来钱快。最早作为话题,是40年前联想贸工技与技工贸(倪光南主张的就是今天的华为之路,甚至具体业务)道路之争,最新作为话题,是40年后华为的技工贸与中兴的贸中技之争。中华民族要想实现伟大复兴,不突破这个心结,就走不出去。

但偏偏这个难题不好解决。因为贸工技的主张,有两个王牌依据,一是市场经济,一是开放,基本逻辑是,为什么要自主研发,美国的东西又好,又便宜,我的用户喜欢又好又便宜的东西,自主研发出的东西,产品性能差得多,成本还高,搞市场经济,当然要听市场的。再说,这是个开放的世界,美国绝不会卡我们脖子的。中兴,想必就是这样认为的。不光中兴,整个通讯行业,评论起TDSCDMA来,多是这个腔调。这套逻辑,本身是能自恰的,但要从根本上成立,要有个总前提,美国只搞经济学,不搞“政治”经济学。

如果不扯国家之间竞争,只当作一个国内问题,技工贸与贸工技之争,实际是磨刀与砍柴之争。技工贸主张的是磨刀不误砍柴功,贸工技则认为磨刀耽误砍柴功。“磨刀”派与“砍柴”派谁也说服不了对方,这成了一个老大难问题。我有时想,什么时候美国能出一个傻冒总统,给大家演示一下,“砍柴”背后的经济学,实际是一出“政治”经济学,一定会非常有利于“磨刀”派。这样一个傻冒,终于出现了!而且不巧的是,美国磨好的刀,恰恰杀向的是“砍柴”派大师。

美国封杀中兴,其中给国民积压的心理能量,将不亚于一场战争。中国当然不会用战争来解决问题,但会将这种能量,转化为一种自主研发上的共识。这种共识自己形成起来都难,叫美国促成了,也算是坏事里的好事。

二、分析当前形势,美国在芯片上封杀中国的最佳时机,实际已经错过

如果封杀中兴,是为了系统地用芯片封杀中国,可能为时已晚。封杀的最好时机是芯片从无到有的阶段,这个阶段,中国已经渡过了。

过去十年,是中国芯片从无到有的发展阶段。从芯片性能看,高端通用芯片从十二五期间性质只及美国产品10%,到飞腾、龙芯、申威和兆芯等国产CPU的单核性能已达美国产品性能25%至50%不等。中国已飞离跑道,在加速上升,这时封杀已来不及了。

从种类看,微处理器方面,龙芯处理器,已经用到了北斗上;数字信号处理器DSP方面,“华睿1 号”性能明显优于飞思卡尔等美国同行;嵌入式芯片方面,有华为旗下的海思麒麟系列,有阿里巴巴注资的杭州中天微系统公司;内存DRAM方面今年国产内存已开始翻身;此外,可编程逻辑器件FPGA方面,国内有京微雅格等五六家公司在做。可以说,已经遍地开花。

今后十年,国产化芯片及软件将快步走在产业化的路上。当前,作为国内唯一同时掌握CPU、GPU、Chipset(芯片集)三大芯片核心技术的公司,兆芯已开始积极推动产业化。就是一个报春信号。光从分析数据看,国产芯片在许多种类上占有率都为0。但背后的真相是,在这些领域,我们并非没有可替代产品,有些产品,性能还不错,主要是国产芯片的民间市场占有率太低(低到1%以下,被四舍五入归0了)。原因是中国人不像韩国人,肯用性能差一点的国货。如果完全没有芯片,美国可以封杀;现有已经有了,只是性价比不好,美国真要封杀,恰好会把这些芯片激活。大不了,中国芯片一开始个头大一点,慢慢就好了。

当然,还有许多种类的芯片,中国目前还是空白,封杀在短期对个别企业是有较大影响的,但从长期看,并不是主要问题。因为芯片里,比较难的已经搞出来,相对简单的,主要是看想不想搞。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芯片制造精度,我们现在差得较远,比我国台湾地区都有差距。不过提高也只是时间早晚的事,其中还可能发生令中国提前赶超的变数。

中国研发有个坏毛病,就是封杀依赖症,美国不封杀,中国人往往不想主动搞。但封杀又是非常痛苦之事,谁也不愿、不肯主动自找封杀。但是,从历史看,美国人只要一封杀,中国相关技术自主研发往往会立刻起死回生。封杀本身是一件可遇不可求的事。如果早晚要封杀,在和平时期封杀,比打起仗来再封杀,要好得多,至少追的时间比较充裕。本来,如果没有此类事件,预计中美芯片设计会向各具特色方向发展。现在这样一来,可能逼得中国不仅要发挥自己所长,而且还要被迫在美国所长领域动心思了。 

相关频道: eNews

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请在下方提交,谢谢!

投稿信箱:tougao@enet16.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