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最具创新力的云计算解决方案
全世界各行各业联合起来,internet一定要实现!
eNews 正文

回乡漫笔

2018-04-16 eNet&Ciweek/樵苏


林木、河流、村庄,

麦苗、炊烟、牛羊,

寺庙、古堡、土炕,

一年一度的召唤仿佛朝圣。

心心念念了一年,终于快要回到家乡。从离家最近的火车站下来,在开向家门口的大巴上,我这样想。


可是在离开的旅途上,我的感慨中有重要的一条:还好今年没有染上“斗地主”的“恶习”。

是的,没有染上。因为根本就没有人理我。过去的一两年,每次回家过完年回来,我都要沉沦在手机斗地主里好一阵子,因为在家里兄弟姐妹亲戚朋友们聚在一起总少不了玩扑克牌斗地主,回来之后那些场景就在脑子里不断回放,自制力不够,就要拿手机斗地主来缓解。这个过程往往需要一个星期甚至更久的时间。 

今年过年,没有人再找我玩斗地主。我的妹妹沉迷于自拍不能自拔,我的表姐忙着带孩子,我的堂妹夫在玩直播和K歌,我的表姐夫埋头打王者荣耀,我的爸爸沉溺于西瓜视频,妈妈在看糖豆广场舞。大家聚到一起,要么就是所有人都专注地在家族群里抢红包,要么就是青年一代的孩子们围坐在炕上开黑。所有人都在手机里过年。

我甚至觉得家乡不再是家乡,而成了一个让我在假期还没结束就产生了想要离开的想法的地方。我不再留恋。可是反过来想,纸牌斗地主和微信群抢红包又有什么实质的区别呢?一样是一种消遣娱乐,供大家熟络久别的生疏。或许我的排斥感,只是对于互联网前时代的一种执念吧。

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

这是真的。当初学这首诗的时候,我在想,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就算他们不认识我,我也会认识他们呀。可是当我切身面临这样的场景,我才意识到古人用文字表达情感的精妙之处,意识到离别是一种怎样的沧桑。

上一次见面时还稚嫩的小学同学,手中牵着的小孩儿也已经上了幼儿园,这些小孩儿当然不会认识我。找到了好工作的中学同学,发福得饭局过半我才终于知道是他。邻居家当年咿呀学语蹒跚学步的小女孩,长得快和我一样高,也胖得让我有压力,我自然也不认得她。我小时候熟知的父老乡亲,没有谁能躲得过深褐色的皱纹和欲盖弥彰的驼背,我不忍再认出他们,不忍目睹和面对当年的青葱岁月和生机焕发的他们。

家里的老狗也不怎么走得动路了,我去崖边散步吹风,它只在后面默默地跟着我。它也曾有过跟我出去散步的时候蹦着跳着撒欢儿的时候啊。村口的小树苗已近长大,枝干遒劲,其貌参天。这恐怕是少有的欣慰。

老去的终归要老去,成长的也终将会成长。

我希望她将来能像你们一样

同学会,赴约者多已从政从商,拥有了大多数人眼中的好工作、好归宿。只有我和另一位要好的朋友还在外面漂。聚会结束,高中的班主任老师拉着我和那位朋友说了好久的话,只记得其中一句最清楚:我的女儿今年要参加高考,我希望她将来能像你们一样。

相关频道: eNews

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请在下方提交,谢谢!

投稿信箱:tougao@enet16.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