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ews正文

姜奇平:提升互联网人的士气

2017-12-18 eNet&Ciweek

12月18日,2017(第十五届)中国互联网经济论坛在中国大饭店(北京)举行,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姜奇平在现场发表主题演讲。他认为当下的力量来自于科技和经济以及文化的力量。周刊多年来坚持挖掘当下的力量,定位成长型企业。中国互联网近年来缩小了与美国之间的差距甚至实现了弯道超车,来源于利用好了当下科技的力量、经济的力量和文化的力量。文化正在成为引领未来的力量,当前最强的互联网科技实际上和我们优秀的传统文化是相通的,当人们有了文化自觉,调动当下的力量,互联网人就有了底气,就能提振士气。 

以下为演讲实录: 

尊敬的各位来宾、首先我代表主办单位以及高社长向大家的到来表示衷心感谢和热烈欢迎。

我们的主题谈的是当下的力量,解释我们会议主题,我想从两个方面来谈,一个是当下的力量来自于科技和经济的力量,大家知道今年以来中国的互联网取得了一个明显的成就,有两家企业已经达到了接近千亿美元这样的高度。五千亿美元如果折合成GDP相当于欧洲一个中等发达国家,相当于瑞典GDP到挪威的GDP之间的水平。我前两天陪领导同志到阿里,那个领导同志很直率他说从商业竞争的角度来讲,你害怕谁?阿里的领导就说首先我们不怕任何的500强,第二我们也不怕腾讯更不怕百度。怕谁呢?他说怕独角兽。独角兽太可怕了,因为今年一下蹦出来大概五六个,一年时间就从不起眼一下到五百亿、甚至六百亿。他们阿里一算这已经比他们的膨胀速度快得多了,如果要按照这样的速度下去的话,没过几天可能就把他们给超过了。所以大家有一个发现,就是我们周刊自办这论坛以来从来不请这一些巨头,但是我们还给大家一个剧透,我们还请来了另外一些人,这是有意为之,为什么?我们要请的就是让巨头害怕的人。

如果说作为小男生、小女生崇拜的对象,业余的一些他们会请BAT,但是我们的兴趣不在这儿,我们的兴趣就在挖掘当下的力量。其实我认为未来真正让BAT害怕的这一些人就坐在你们的中间,我们是最希望把这一些人请到会场来。我们看到这样一个趋势,根据我的预测大概还能够有20年到30年,在这过程中大概像马云这样吨位还能够至少再出10个。当然过了这一段时间以后会出现什么情况?我们会看到像工业革命早期高潮过去以后,大家会获得一个平均利润率,就不会像现在今天的疯狂。所以我认为在我们能够物力所及的一千年内,当下的力量爆发程度可能在你十辈子里面遇不到一次,所以希望大家珍惜当下美好的时光。

我们马上即将到来的2018年,我们会看到世界的互联网格局正在由中美把制高点占领。这和工业革命的时期其实有很大的不同。工业革命时期,是荷兰、英国、德国、法国等一堆企业在竞争工业革命的制高点,最后是被美国所得。但是互联网还不到20年已经形成了中美绝对的领先地位。我们看到在前20名里面欧洲几乎为零,欧洲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在当下萎靡不振到底什么原因?我最近也开始往欧洲跑。我自己的观察就是什么呢?就是当下的力量出现问题了,也就是说我们看到在科技发展整个的前沿,在这一次信息革命之中,它的各方面实力其实都比中国强,除了一个指标就是GDP总额,那是因为我们中国太大了。它的人均GDP、它的教育水平、它的工业发展程度各个方面都比中国强,但是在这一场竞争里面如果拿乒乓球作比喻,这个过去11分一局,我们打了11:0,它一分没有得,而且前景也并不乐观。

诺贝尔奖获得者菲尔普斯曾经有一个反思说如果我们放大到一个百年历史、甚至二三百年的历史看一个国家的兴衰,他就在反思说在上一次的工业革命中美国是如何最后超越了英国。他得出的一个结论是大众创新,就是我们现在说的双创,万众创业、大众创新。他认为如果观察大历史把所有细节过滤掉以后,英国和美国在竞争什么?是进行人才的竞争。人才竞争是什么呢?是能够创新的这一些人竞争。他得出的结论在大繁荣这本书里,美国大概经过300年的努力,慢慢用草根的力量,也就是我们说的当下力量给调动起来。其中最主要的是两种制度建设,一个是知识产权、一个是风险投资。这风险投资至今为止英国人还没有,你会发现英国有风险投资+没有纳斯达克的经济市场,最典型的我们就可以看出它是按照同股同权,这里面知识是不占权重的,这是欧洲基本机制的致命弱点,这就导致了像阿里这样的企业它不愿意去香港去上市,因为香港遵从的也是英国投资理念,就是同股同权的理念。

我们看到我们国家也开始注意这个问题,第一次容纳非同股同权作为资本游戏的规则,这其实是对于当下力量的认可,也就是说我具有创新精神的创始人,本身虽然出的钱不到50%,但是我的话语权却有可能超过50%,这一点证明了是中国和美国这样的制度竞争取得的一种胜利,我认为其实是体现当下的力量,当下的力量首先在资本市场。

同时我们可以看到整个科技的领域,大家都知道下一步人工智能是发展趋势。在这一方面中美仍然存在进一步领先和竞争的趋势,我看了一下数据第三四名分别是德国和英国,但是他们被拉的很远,而且会出现一个现象,他们只会出现小企业不会长大,这又不是我们的一种初衷。比如说像我们论坛,我们十几年来是请了很多小企业,但是不是因为他小给他请来,而是我们定位是成长型企业。意思就是说小企业能长大的企业。

但是反过来看欧洲的企业,为什么它小但是它长不大。比如说阿尔法狗是英国的企业,但是还没长大就被谷歌收购了,我们可以看到在中国却不是这样的,中国今年的一个数据里面,当时人民日报解读一个现象,说美国发布的数据世界的人工智能独角兽,是在减少平稳发展。我看这个数字根本不是,因为他把中国都排除,他把中国搞电子商务这一领域全部排除在外了。我说难道我们搞电子商务的不利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吗?我认为他这算法是怪异的,只算了美国的企业。你可以看出美国的企业进来的趋势平稳。但是中国这一方面的独角兽是快速的发展。这就意味着从明年开始中国的小企业慢慢变大的趋势会越来越明显,这也是我们可以看到当下的力量在科技领域里面的一种表现。

当然了这个里面中美的竞争是长期的,按照我的判断美国会在科技方面保持一定的领先地位,中国是跟随或者是紧跟的状态。但是在市场的当下力量方面中国会远远超过美国,而且我估计美国已经很难有超车的机会,因为你只要比较一下数字就可以看出来。大概是个什么形势呢?美国的天花板是我们的地板,我们在地板之上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当然如果它要不出现重大创新,但是它要出现中国这样的某种重大创新也很难,我在讲演的第二部分分析中国怎么回事。

从这里面可以概括一个结论,也就是说我们中国当下的力量改变中国、改变世界,在改变未来的当下力量之中,我们在座的这一些叫不上名字目前非常微小的力量,其实正让那一些巨头甚至那一些巨大的国家瑟瑟发抖。所以我们伴随这样的力量共同的成长,在这过程之中能够提振我们互联网人的士气。

第二部分我想当下的力量还有另外一方面的解释,就是文化的力量。最近我在新加坡谈论一个主题引起了华人非常热烈的反响,包括新加坡人和我国的台湾地区这一些人他都有一个很强烈的反响。我的题目是什么?就是我们的周刊一直讨论的问题《互联网发动机原理和中国文化原理之间的比较》,因为我作为互联网周刊主编,现在当了20年,我大概越到最近五年突然感觉到中国为什么成功,中国为什么会有一种当下的力量?有可能在我们新的时代带来整个民族的振兴、甚至引领未来发展方向。其实可能和我们的文化有很大的关系。我个人有一个观点是什么呢?我认为文明会有一种隔代遗传,也就是一场革命。比如说工业革命、工业革命它改变了农业社会的底色,假设农业社会是白色,经过革命以后就变成了黑色。经过信息革命了以后它实际上改变了工业革命的底色,它原来是黑色,我们现在又把它变成了白色。这个时候我想问两个白色之间是什么关系?也就是说从之前的白色到之后的白色会有一种隔代遗传,虽然它不是复古,但是它在更高的层面上回到原点。从这意义上来说我认为中国的成功具有美国成功所不具有的特点,美国没有农业社会,中国却有农业社会。中国农业社会里面它有很多主要的一些文化资源。比如说我们五千年来都在家办公,当我们寻求在家办公的时候中国人不需要问老师他只需要看自己的长辈是怎么活的就知道了。

再比如说五千年我们都是在家办公,机器做的不值钱,手工最值钱,你说手工中国最厉害了匠人工艺,这是会出新历史的否定之否定,最厉害的否定是什么呢?互联网发动机,我们是研究互联网技术,互联网发动机我比喻的是路由器,路由器的最核心的原理和我们《论语》最核心的原理完完全全一回事,甚至不是一种表面的对偶。我在读论语的时候可以看到什么?你可以把孔子想象成他天天都在琢磨互联网发动机,每一句话都不离,它叫OSPF统计学知道最短路径优先,工业社会都是最长路径优先。最短路径优先就是当下的力量,他认为当下的力量来自于我的邻居。比如说咱举例子,孟子的母亲说我怎么把孟子培养好,孟子原来学习成绩不好,那个时候孟子的母亲没有把原因归结为教育部,当然那时候也没教育部,她归结为邻居,近墨者黑近赤者白她连续搬了三次家。这是和西方人不一样的,西方人会觉得根本的理念是理性,但是阿里巴巴怎么理解呢?如果提出一个核心性对应词叫“亲”,就是我们非常近。人就说由近及远,再比如说腾讯,我去给英国牛津大学讲思想,英国人听不懂,因为英国人就是在亲上加一个符号都不亲了,也就是说他不知道亲是怎么回事,他不知道我们通过口碑可以替代广告这一件事比他的效率高多了。对于中国人来说每一个人都有切实的感觉。比如说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孔子说“君子睹于亲”,就是专心专意一个亲,估计阿里的亲最多了。出现了双十一都是因为亲的大爆发造成了我们这世界的变化,这一点我就发现农业传统的前现代治理经过工业化之后转到后现代时期,转到了未来,它的当下的力量表现出我们的一种文化,文化本身具有的特殊优越性正在成为引领我们未来的力量。

所以我们经常和新儒家说为什么你们说了半天西方人不理你们,你们光讲儒家的道德你没有把最新的科技和经济结合在一起,没有发现这一种当前最强势的互联网科技、经济,实际上是“君子笃于亲”文化是联系。当我们掌握这样一种力量的时候,这个时候我们互联网人的士气就会有一种底气。

最近这一年大家也都看到了,由于我们互联网人自己的一些原因,我们招来了很多政府的监管,士气受挫。我就在反思首先政府进行治理这是对的,因为我们在做大了以后有一些社会责任没有尽到、有一些公共意识不到位,政府进行监管这是对的。但是我会发现另外一个现象,那一些巨头们见了官以后,原来非常趾高气扬、现在突然矮了三分。这个时候互联网士气哪来?我在反思原来的士气依据就不对了,原来依据我土豪、我吨位这么大你要不听我的我就耍赖。但是大人说不对就是不对,打两下这个孩子突然害怕了。由此走向另外一个极端了,我觉得萎靡不振也不对。所以我说小企业要比大企业有一点出息,就是说你要有一点正气。

我们凭什么?就是要凭这一种文化的自觉,文化的自觉其实它从根本上来说是什么?我还是想回到今天的话题叫当下的力量。对于我们的文化来说,“君子笃于亲”只是一个形式,如果我们把当下的力量调动起来,我们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处境,实际上王阳明有一个说法非常好,他说满大街都是圣人,这是中国的传统思想,而且是除了中国以外所有的各国都没有的一种思维方式,如果我们和文化底气连接起来以后得到的是激活当下的力量。菲尔普斯的“美国战胜英国的过程是把人们的内在潜力发挥出来”,而发挥出来他说要通过两个条件,我们抽象为某种制度设计,制度设计是干吗呢?是把草根变成精英,然后再加以发挥。但是中国的文化气质不一样,中国的文化气质就在草根之中,就能够得到发挥,也就是人人都能够释放当下的力量,这个我认为就是我们所处的士气核心,我叫做文化自觉。我们为什么过去不能做到而现在可以做到呢?因为我们现在正在处在平台经济和分享经济过程之中。原来草根不能去经商,他需要到王健林那里去获得商业地产这样的重资产,要没有的话就得自己去购置,但是现在有了阿里、腾讯,我们可以说每一个人不需要拥有这个平台或者资源,我们自己就可以使用。也就是说如果社交我不需要建一个俱乐部,我要经商我不需要自己去变一个小王健林,我需要办一个自行车的公司,我也不需要买下满街自行车,但是我就可以使用。正是这一点使我们民族的活力彻底激活了。我们每一个人只需要和自己周边的网络连在一起就可以把自己能力发挥出来,这就是我们说的草根状态。我们可以期待着我们互联网的士气,我说的士是“士可杀不可辱”的士,就是古代知识分子的精神。他可以把万物当作自己的资源来利用,使自己的这一种精神、气质、能力得到彻底的发挥。这就是我们当下的力量在当前的表现。

当下的力量是指什么呢?是通过互联网把科技的力量、经济的力量和文化的力量结合起来,使我们每一个人心中的梦想能够得以实现,使我们的生活变的更加美好,我认为这个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主题。我们今天汇聚一堂来到这地方,实际上就是汇聚当下的力量,改变这个世界,包括在这过程中改变我们自己,我们希望经过今天一天的交流合作使我们每一个人的自信提高一点点、使我们的对未来幸福生活的梦想更加实在一点点、使我们在这里面吸收到我们这地方的当下的力量,并且把我们的正能量传遍整个的社会。我的发言就到这里,谢谢大家。

相关频道: eNews

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请在下方提交,谢谢!

投稿信箱:tougao@enet16.com
文章排行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