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ews正文

悟,在云端

2017-12-12 eNet&Ciweek/樵苏

27岁了,第一次乘飞机去远方,感慨良多,神游过后神思清朗,从乘务员那里借了支笔,拿出餐巾纸,草草记下。

爸爸说十几年前从家到新疆坐火车要七天七夜,现在从北京到乌鲁木齐,距离增加了一半,时间却只有7个小时的一半。

这几天,有很多人离开了北京。我不知道自己是否也会离开,或者,被离开。在我的心中,一直有一个远方。在我还很小,以为远方就是村子里的十字路口,顶多也就是河对岸的山的时候,我就想去远方。其实从空间上来说,北京并不远,从我家乡的镇子上出发到我省甘肃的另一端嘉酒敦煌和到北京的时间距离是差不多的。

我去了很多比北京更远的地方,但都待了没多久就离开了。我之所以能在北京待这么久,因为作为一个和大多数人不怎么一样的人,没有多少人觉得我不正常。我想这就是北京对我的全部意义,在这里我可以正常地做一个神经病。

飞机缓缓升起,看到人群聚集的社区。从高处看,似乎有一种狼藉的感觉,但在越升越高之后,只能看得见河流和山谷。在更高处,云雾从地面腾起,路径从空中穿过,千里江山尽收眼底,颇有一种万类霜天竞自由之感。

 山峦和河谷,高高低低明明暗暗,同一片区域,高处阳光普照,地处阴暗清冷,我忽然觉得,普天之下,有阳光的地方就有黑暗。那些高高耸起的山峰,享足了阳光和雨露。

我忽然想到了人类。当洪水和泥泞来临的时候,那些站在高处的人们,他们从来都不用担心。

相关频道: eNews

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请在下方提交,谢谢!

投稿信箱:tougao@enet16.com
文章排行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