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ews正文

雄安,再也回不去的田园

2017-09-06 eNet&Ciweek/子骞

电话响了,是岳母。让我们回老家看看姥姥,最近老人家身体不是太好,毕竟快90岁的高龄了。

周末,我们一家三口,驱车赶往老家——保定安新县。阔别数月的家乡,表面一切如旧,实者暗潮汹涌,因为她现在已更名为:雄安新区。

4月1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决定在河北设立雄安新区。这不是愚人节的假话,而是“千年大计、国家大事”。

雄安新区设立的消息出来的第三天,老同学在朋友圈发布了这样一条状态:还有点恍惚~朋友圈的定位是保定市雄安新区。他说,一切选择都要交给时间,至少,十年之后,才会看到一个新的成果,无论是人,还是城……

以往向人介绍这里的时候,通常绕不过这几个词,“驴肉火烧、白洋淀、小兵张嘎”。后来又有了个人尽皆知的代名词“雾霾” ……

这里的县城,中心有一个已不存在却口口相传的地标“转盘”,由此伸出东南西北四条干道,再由南至北一条环线,就是全部的城区了,骑车绕行不超过半小时,向南就是白洋淀,那个前几年差一点干涸、需要南水北调引水补充的“华北明珠”。干旱、破旧、慢节奏,是我对这里的主要定义。这座小城,小到只要有第三家大型超市开业便会倒闭的魔咒,慢到二十年过去了,全城最大的菜市场依旧逢雨必淹。

这里的孩子从小被灌输“要加倍努力才能考得上大学”,离这里很近很近的首都,又像是一个“无限接近的平行线”,可以浏览却不能停留。尽管这样,媳妇儿和妻弟考取了大学、工作、留在了北京,买房并举家迁离了这里。老家只留下了一座孤寂的院落。

曾几何时,我们盼望着家里的老房子能够被政府列为拆迁对象,一切重新来过。可当一个级别堪称“千年大计”的新区在这里诞生后,或许是心境变了,也可能对这个世界的看法在改变,我却不想让它消失了。

不出三五年,这片土地上几乎所有的建筑痕迹会被推翻重新建设。原住民最熟悉不过的街道、公园会不复存在,十几年的老邻居老乡亲可能会安置去不同的地方,联系渐少。精心布置的小家,一片片温柔的麦田,和留下了诸多成长回忆的校园也会被夷为平地。

未来,这片土地上会建设许多中央直属部委、科研院所、首都高校,这里会像一个“梦想小镇”吸引大批年轻的血液前来发光发热;这里将充斥着现代楼宇和智慧社区。渐渐地,人们便会遗忘这里最初的样子——成片的农田,静谧的荷花淀,慢悠悠的老人,古朴的街道,低矮的房屋和穿梭其中一代代安土重迁的原住民。

也许外来的投资者眼中的雄安,是升值、金钱和机遇,而在近百万的原住民眼中,这一次大型的拆迁重建,或许就要彻底与家乡割裂,与过去的生产生活方式告别了,这其中的疼痛感可能并不能单单用拆迁款或者安置房产来衡量。

比如年近90岁的姥姥,平日里的生活就是在乡下的小院里养几只土鸡,一旦集体搬迁,老人家要吃力地学着坐电梯、住单元房,和陌生的新邻居交流,这一切都需要时间。

晚上,在姥姥家的小院。有人喊大家出来看月亮,好美!月亮边上出现了温润的月晕。我却嘟囔道:“不知道以后这里灯火通明的时候,还能不能有这样的月晕。”

雄安新区成立了,那是家乡,可是,却是再也回不去的田园。

喧嚣过后,这片古老大地安静下来,这种安静应是为接下来的热火朝天积蓄力量!雄安新区的成立,对于这里的人们来说,初期被砸晕后,开始慢慢冷静!无论是一开始“天下掉馅饼”的幸福狂欢,还是慢慢升起的对过往生活的怀念不舍,抑或是内心深处对未来的期待与迷茫,都是这一时代的真实体现,这或许才是雄安人迎接新时代的一种心理准备!

相关频道: eNews

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请在下方提交,谢谢!

投稿信箱:tougao@enet16.com
文章排行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