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ews正文

从边缘到主流的弹幕文化

2017-06-25 eNet&Ciweek/小小


“起初他强迫自己看了15分钟,发现眼睛都是花的;后来他坚持看了30分钟,突然发现感觉变了,他发现弹幕和视频可以分离了,变成了一种想要看文字便看文字,想要看视频便看视频的状态。”在《参与感》一书中,小米联合创始人黎万强描写了他本人接触弹幕视频的过程。

除了90后、00后等二次元群体,大多数人和他的感觉相同。各种颜色、密密麻麻的弹幕刷屏而过,对习惯干净的视频页面的人来说,绝对是极差的体验。但很多人也一样慢慢接受了弹幕这种形式,弹幕以强大的生命力从原先B站、A站进入爱奇艺、腾讯、优酷等主流在线视频网站,成为视频网站的标配功能,而且弹幕功能在不断优化。
弹幕逐渐从小众变得大众化。

“前方高能预警、弹幕护体、自古红蓝出cp、一本正经胡说八道、老夫爆棚的少女心、扎心了,老铁”,弹幕承担了网络流行语输出的功能。“安迪和魏总不合适,两人都太理性(电视剧《欢乐颂》弹幕)、幸福不幸福自己才知道,自己选择的路,跪着也要走完(网剧《东京女子图鉴》弹幕)”,弹幕里还充斥着人生感悟以及社会学。

脂砚斋评红楼,金圣叹评水浒,在历史发展的过程中,二者已经逐渐融合,成为一体。弹幕这种视频评论形式和视频内容也在发展过程中逐渐融合。

费斯克在《理解大众文化》中说:“任何一种产品,它赢得的消费者越多,它在文化工厂现有的流程中被再生产的可能性就越大,而它得到的经济回馈就越高。”

随着人们认可度的增加,弹幕的价值也在不断放大。

作为一种新兴的社交表达方式,弹幕满足了年轻人的表达欲望,其中的无厘头、吐槽、搞怪表现了年轻人随意、张扬个性的性格特点。

硬币总是有两面,弹幕除满足年轻人的表达需求之外,也降低了恶俗内容传播的门槛。尤其是伴随部分网络直播频频触及道德底线,其包含的不健康信息不仅给整个视频网站、直播平台带来了伤害,也为弹幕的发展带来恶劣的影响。尼尔·波兹曼在《娱乐至死》里说,有两种方法可以让文化精神枯萎,一种是奥威尔式的,文化成为一个监狱,另一种是赫胥黎式的,文化成为一场滑稽戏。在《1984》中,人们被对痛苦的恐惧所控制,在《美丽新世界》中,人们则被对快乐的盲目追逐所控制。

弹幕若是不加节制的发展下去,这种文化最终会沦为一场滑稽戏,弹幕文化只会走下坡路。

在这种背景下,2016年11月4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了《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第十一条明确规定,“互联网直播服务提供者应当加强对评论、弹幕等直播互动环节的实时管理,配备相应管理人员。用户在参与直播互动时,应当遵守法律法规,文明互动,理性表达。

监管政策之外,各大直播、视频网站也在加强弹幕管理。近日,B站发布了整治低俗弹幕——“别拿没素质当幽默”的公告,其中提到,“近日,哔哩哔哩上部分低俗梗的过度使用(一阵抖动、三年血赚等),破坏了弹幕氛围,给up主和观众造成了不好的影响。鉴于弹幕是一个公众场合,我们倡导文明用语。部分低俗弹幕,已经对up主和现实人物构成了性骚扰。哔哩哔哩官方将对低俗弹幕进行整治。其中针对up主的、现实人物的低俗骚扰,会从重处理。”

暂且不论弹幕文化的未来将会如何,但必须承认的是,只有技术和监管政策双管齐下,弹幕才能健康发展下去,真正成为当下文化的一部分。当然更重要的是,用户和视频网站管理者需用更高的准则来要求自己,修身以道,修道以仁。

相关频道: eNews 在线视频

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请在下方提交,谢谢!

投稿信箱:tougao@enet16.com
文章排行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