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中国企业家100人
全世界各行各业联合起来,internet一定要实现!
eNews 正文

刘古权:企业数字化转型的最佳选择

2017-06-16 eNet&Ciweek

以下为刘古权先生的演讲实录:


非常高兴有这样一个机会,在美丽的大连,特别是像我在星海广场看到的海,这个PPT的背景。

当时我看到这个主题,最早参加这个会的时候,我想讲一个人工智能,看到这个会议的主题是基业常青,数字化企业的一个数字化选择,这是一个比较实的题目。数字化是一个老的话题,所有的企业互联网转型的过程中,一定把企业的所有的事情都数字化,但是过去改革开放三十多年,企业在信息化的投入很多,企业在谈数字化的时候,都是十几年前的事儿了。会计电算化,是不是把会计凭证数字化了,帐给数字化了,做人力资源、做很多很多东西,当把这些所有企业的物和资金,甚至是人的信息都数字化之后,我们看没看到另外一个问题,尤其中国现在很多政府,做了很多智慧城市,还有很多的烟筒,这个都怎么来的?在数字化之后,发现不协同,各做各的,做了之后组织再分析。而今天的数字化,更想谈大家在数字化背后,要不要把这些数字协同起来。

看现在的变化,合同也电子化了,电子法早就有了,为什么在很多还用纸质合同?我们一直做协同OA,很多人说无纸化办公,后来发现纸越来越多,什么样的变化会给我们很大的影响?其实是移动互联。大家可以看到,在整个新的技术迭代过程中,对人的生活工作,对中国最大的影响就是移动的应用,原来看到很多的微信,你给各种领导上系统都不愿意,一群人找他签字,同意、请报销。在这个时候,不会用信息化手段,尽管很多初级的数据数字化了,在决策的时候,我们的领导还是传统方式,这个影响非常大,现在为什么变化大了?最忙的都是董事长、总经理,领导越高越忙,发现移动给他们带来思维的变化很大。

而我们看现在很多的组织,焦虑来源于所有在企业工作的职业经理人。如今变化很大,我们公司也是,我们公司一千多人,每个月都有提出辞职的员工,尤其90后,当你问他的时候,是不是因为工资低了?涨工资啊?很多90后回答因为我不高兴,所以我辞职,90后这一代人,跟我们当年是不一样的,我们那时候离职的时候,涨涨工资,90后不开心不高兴我就离职,领导越大越焦虑,客户去哪了也不知道,原来卖家具、做餐饮的,家具城特别多,都去试,然后到别的地方买,大卖场都在慢慢的没了,政府长官也焦虑,原来地产商、大市场,这些客户都逛不买,不知道客户去哪了,员工到哪了一不知道,都去创业了,他们也去当老板了,现在当老的便利性比以前低了,以前注册还得拿十万、五万或者借钱去注册,现在跟美国一样,1美元都能注册,现在也不用花钱。像地面的漫咖啡,周末去的时候都在谈工作。

老板焦虑,在座的也在焦虑,我们作为企业管理者,也面对员工去创业,他们在重复你的步骤,现在管理变得越来越简单而麻烦,简单是这些人不用管了,每个人都想当老板,麻烦是这些人不好管,那怎么办呢?这个工业化时代的时候,跟互联网化的时代,我们的组织发生了什么变化。如今在互联网这个泡沫的时候,过去就是TC上用的多,淘宝上针对的个人,京东卖的东西。这个背后说明什么?认为阿里巴巴在中国能成功,在美国成功不了,大家知道中国的中央企业做生意太难了,还有人罚款,淘宝不花钱就能开店,有了这样一个客观的商业环境,才造成了阿里巴巴的成功,包括大家看京东,之所以异军突起,说明我们在B2C的商品零售服务上做的不到位。国美、苏宁很火,他说我跟它们不一样,我是把生产者和消费者之间,这个东西挪动六次,我给减少成挪动三次,我的供应链成本比国美、苏宁低6%,我可以低3%让利于消费者,消费者到国美和苏宁看电视,到京东一看,便宜600块钱,当在京东一买发现东西是真的,口碑相传,京东迅速的异军突起,刘强东说我还不盈利,还有那么多人给他投资,未来的服务就是降低成本。

这些环节的背后,我们的组织发生了什么变化?过去工业化时代的组织是这样的,最典型的特征是分工,因为没有分工是没有效率的,我前一段去沈阳,看看华晨宝马,产能是60万车,我们可以想想,是什么带来的是?是工业化,我们每个人一年能造一台车吗?那应该是造两万辆,这个是工业化带来的效果,前期是分工,在有效的分工价值环境是这样的。采购专门做采购的,做销售的专门做销售,分工之后带来的就是管理,分工之后带来的不协同现象,工业化时代商业价值模型。互联网时代会发现变成这样,工业化时代这个企业规模越大,边际成本越低,我有产量,可以量产,我要一台宝马车生产成本很高,几十辆一起生产成本就会降低。互联网时代是个性化,按照我的嗜好来制造一台车,就是大规模定制,怎么能定制?互联网时代有了这样一个技术手段,所有的企业都数字化之后,数字资源的获取,它的边际成本是零,这个是世界上所有东西不具备这个东西。只有数字化信息分享了成本,这个边际成本很低,我的信息给你了,我那还有一个,我的手机给你了,就没有了。所以,现在的共享经济,你是共享的物品和时间,边际成本只是低了,不是零。信息成本很有意思,边际成本是零。

基于这样的技术,我们以客户为中心,就可以实现大规模定制。因为未来的组织不是像这样越大越大,越大越不灵便,越大越不好管理,最好的方式就是一个人。大家知道,一个人是不能成其为一个组织,我们说一个男人不可能生出一个女人,一个男人加一个女人产出一个第三者,这个是1+1大于2的效应。按照科斯的企业理念,企业之所以存在是你的企业管理成本小于市场的费用。所以,一定是两个人以上,才可以称之为组织,两个人以上,这个组织之所以存在,因为你们俩的管理成本小于市场消费费用。组织跟组织之间的协同会更便利,刚才林总谈电子合同,其实就是跨组织和跨人的协同,降低了组织和组织之间的交易成本,降低了这些交易成本,就使这种成为可能,在这个价值环当中,大家是以客户为中心,不是原来的以分工为中心。

组织发生变化的时候,我们什么是最重要的?你看中国的企业在数字化的过程中产生了几个阶段,最早的办公企业是Office,Wps这些典型的,所有的文档用这个最简单的,有一段中国企业信息化是从会计电算化开始的,叫财务。因为中国有了会计电算化,都是用友、金蝶,最早有300多家财务公司,现在能听到的就是两家公司,说大家都搞ERP,我去的国外世界500强背后的管理大师这个阶段。这个是以物联网信息为阶段的ERP。当年有一个利马和凯斯这两家企业,以物联网生产为中心的企业,这个企业是做财务的,王军是学会计的,最后把管物的人取代了,变成ERP之后,变成了两个上市公司。再往后,前一段大家稍微在媒体上发现,徐少春在5·4的时候去了北大,把ERP给砸了说它果实了。我不这样认为,软件装一次要装六天,还要加班加点,现在这个软件云化,不需要安装的时候,就变成了简单。

我们从业者就琢磨,ERP砸了,中国的管理软件走向哪里?是走向以人为中心的协同管理,为什么这么说呢?以物联网为中心,以资金为中心的管理时代过去了,因为过去这些东西是短缺的,现在什么是短缺的?现在叫供给侧这个时代,所有有形的东西都是过剩的,过剩的东西不需要管,都随便拿,什么是缺的?是人。21世纪最缺的就是人才,人的管理变成过来的协同管理,除非中国管理软件消失,人的工作绩效的管理,就变成未来所有管理软件的主题,我们认为未来第五代的管理软件以人来做的,我们把它定义为协同系统,再往后就是人工智能,后来我觉得这个太忽悠了就觉得算了吧。

大家可以看到人工智能离我们越来越近了,大家看到阿尔法,把世界上有名的围棋大师给打败了,未来会出现工作机器人,我们现在公司已经开始研究了,叫小智,相当于一个小秘书,你带着一个手机当秘书多方便,当人工成本越来越高的时候,人工智能,人的智能工作机器者一定会走向生活和技术。

企业数字化转型的架构,一定把所有的数字分散在各个部门的数字,在有机整合到一个地方。说到云,云里雾里,最早做SaaS的,很早以前我们就开始做,SaaS在中国是一个很激烈的事情,中国跟美国有很大的差别,美国是一个信任国家,中国是不信任你,这个SaaS怎么卖?服务怎么卖?做一个假设,这个合同都无法签,数据都放到你那里了,我没黄,你黄了,这个事儿怎么办?你公司黄了没关系,数字跟软件都给你,我怎么找你?中国SaaS崎岖之路走的很艰难,中国是一个很特殊的国度,谁都不信谁,这样怎么办呢?

自己的核心数据是放在自己的云里,自己的云在哪?可能是阿里云,这个云是你可以控制的,公有云会越来越多,公有服务越来越复杂,靠一个企业无法支撑。现在很多的企业,微信里加一个服务器,微信里大家相互协同的一个结果,如果用友当时出了一个伪库,金蝶也赔了好几个亿,都没有挪过去,假的都是糊弄税务局的,真的都认为是核心机密,放在云里,所有的都破灭了,不是技术不成熟,不是东西不好,只是因为它不信任你。未来数字化真正的转型,不是完全到公有云,也不是完全的私有云,可能性是没有的。因为我在公司也管AP,我们有50多个服务器,每年的电费都几十万,其实不堪重负的IT一定是这样,把非核心的东西全部挪移到阿里云。公有的部分会越来越多,这个是我们认为协同在数字化当中的整个架构,有内部的协同,还有外部的协同,将来的计算资源是可以通过公有云来提供的,存储的资源可以通过这个。相片在云上存储很方便,企业核心管理数据,可能是一个私有云的群。

我们看2B的行业,一直研究给老板降低成本,老板关心的是如何创造收入,陈志华是最活跃大学里的企业家类型的教授,在教授中的企业家,他提了一句话,未来所有的企业都会变成以一个人为核心的例子的企业,当到一定集成的时候,企业效率不仅仅是最大的,更来源于协同,协同就是组织,就是人的组织化,人和人协同形成组织化这种效能,这叫组织。在组织当中,有了分工产生不协同效应,我们把它协同起来,就是组织的效能会大,就是1+1大于2的效能。以人为中心,以人什么东西为中心?未来人即是管理、信息、流程、本体、组织,一个人可能也存在,一个人孤立的存在不是组织,是违背了科斯企业成立的理由。

回头看协同系统,我们这些年一直想做一件事儿,就是协同工作的大数据。这个是我们所说的智慧的协同,其实我们公司所有人每天工作的信息,你跟别人协同所有的信息,都会记录在数据库里面,我们后台会分析这个数据是不是有效。江湖中有一个传说,协同OA其实就是这么来的,中国管理软件出了两个,一个就是ERP,一个就是OA协同办公,这个给组织带来的价值更重要,现在我们大概有这么多的产品,私有云、公有云的产品都有,还有政务。我们政务市场有1000多个客户,贵州省大部分都是我们的客户,都是我们软件都在管理这个城市,包括沈阳拿着公文在转,在企业有5万家的客户,每天有几万人在用我们的平台。

这个云商城是我们的特色,相当于苹果的商店,都是个人的多,企业的少,管理一定有最佳的时间,就是管理逻辑,一个组织的管理都呈现出两件事儿,一个是表格,什么表格做管理信息的统计,还有流程,我们把这个放在一起,放在商城里可以相互的买卖,你也是软件公司,他们也是软件公司,把这个包实时下载,这个就是我们的云商城因为东西在本地,软件在云端的方式,可能是将来企业在数字化转型的必然选择。

这个是我们的客户,大家看到,中国500强几乎有这么多的企业都在用我们的系统,都是在管他们的企业。简单介绍一下我们研究院,我们是2010年成立的,建立了收割组织管理效率测评系统,出了几本书,有协同管理导论、协同创造价值,还有互联网工作的革命。2016年我们发布了一个白皮书,非常高兴有机会跟大家分享这样一个主题,希望在座的各位,会后这几天在大连玩儿的快乐、开心谢谢!

相关频道: eNews

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请在下方提交,谢谢!

投稿信箱:tougao@enet16.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