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ews正文

猿吟鹤唳本无意,不知下有行人行

2017-06-02 eNet&Ciweek/浮生

猿吟鹤唳本无意,不知下有行人行

林语堂在《苏东坡传》中引用这句话来形容苏东坡的率性和真实。苏东坡做文章,常常是“行乎所当行,止于不可不止”,行云流水的文章中表露的都是他最真实的所思和所想,所以后人爱他的这份真实和率性,喜欢他文章中表现出来的洒脱和旷达。

《菜根谭》里说,文章做到极致,无有他奇,只是恰当好;人格做至极处,无有他异,只是本然。苏东坡在千年之后依旧有这么多人喜欢,原因在于他极具魅力的人格。林语堂作为一个苏粉,他对苏东坡的的评价是,“一个无可救药的乐天派,一个伟大的人道主义者”。

苏东坡对每一个人都真诚,他对周围的人没有什么戒心和防范,“吾上可陪玉皇大帝,下可陪卑田园乞儿,眼前见天下无一不好人。”他的真诚和坦率为他赢得了很多朋友,却也被很多小人利用这一点儿大作文章。这些小人费尽心思在他的诗词中,他的散文中,他和朋友的来往信件中找寻蛛丝马迹,以给他添上若干“莫须有”的政治罪名,让他远离庙堂。真诚的人往往为民,为国家,为社会,在他们心中“民为上,社稷次之,君为轻”。他们做事又简单直接,想要达到最优的结果而忽视了过程中的种种繁杂的人情世故,他们为事争论,却又因为不得人情之法而处处碰壁。在政治上坚持自我的苏东坡因为不站任何党派,不迷信任何一方领袖而在宋朝的政治斗争中常常遭受排挤。

猿吟鹤唳本无意,不知下有行人行。人顺从内心,却也因各种原因被外界各种误读,即使是一个够真够诚的人,却往往因词不达意而被外人解读为人身攻击,同时往往因为不通人情世故而显得怪异和另类。《红楼梦》里说,“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有些人觉得这话说得太过世故而缺乏真诚,可人生阅历的增加却证明了这句话的可行性和必要性。有的时候,明白人性可以让你有更多的同理心,能让你周围的人和你交往更为舒服,你也能释放更多的善意,达到更好的结果。

人应当真诚,却也在真诚之外多几分聪慧,耿直、执拗、说话不经大脑,这些行为不能称为真诚的同义词。真诚之外的同理心很重要,你对世界认识越深,或许你就越宽容,越能理解复杂事情的多面性。

相关频道: eNews

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请在下方提交,谢谢!

投稿信箱:tougao@enet16.com
文章排行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