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ews正文

没有诗和远方的路口

2017-04-11 eNet&Ciweek/藏辉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你赤手空拳来到人世间,为找到那片海不顾一切。

这两句话来自许巍的《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高晓松作词作曲,诉说了作者母子之间的独特情感。说来惭愧,虽已发售许久,但我第一次知道却源于前些年网络疯传的段子。庆幸的是,我读到了高晓松为母亲新书作的序,没有被段子手带歪。

笔者是一个不信命的人,至少上学时是的。至今还记得“帝王将相,宁有种乎?”这类古文中藐视命运的言语,至今提起,心中仍不免带起一丝激昂。用现在的流行词语来说,应该就是中二吧。但当我开始了解高晓松母子之间的感情时,是有些嫉妒的。倒不是因为嫌弃,不过又有谁不渴望一位能够带来诗与远方的母亲?……努力吧。

不是每一人都拥有高晓松一样的人生,也不是每个人都拥有内心深处的诗与远方。更多时候,只是在路口边迷茫的双眼——没有方向。

路口

人类是个奇怪的生物,大部分的行动都来自于思考。有时反倒不如一些非哺乳动物有效,比如候鸟的迁徙与大马哈鱼的洄游,它们几乎从不思考,但每天所做,都是完成自己的使命。

思考赋予了人类自主选择的权利,也将在单行线上行走的人类带到了没有方向的路口。就像90年代的下岗工人与应试教育下的当代学生,当他们脱离工厂与学校的单行线,来到开放社会的十字路口时,充满了彷徨与无助。

无助

笔者也曾一样,在许多时候求助而不得。但并非无人可助,自认虽然内向,倒也远没混到没朋友的窘境。三五个挚友,两肋插刀不敢大话,应一时之需还是无需多言的。

在下愚见,无助应分两种。一为无力回天,就像没钱治疗的癌症晚期患者——等待死亡;二为不知方向,犹如“行尸走肉”——已死。笔者没有经历过那种深深的绝望,不敢妄加断言哪种更甚。不过对于仍在路口彷徨的人们,后者应该更加感同身受。

走!

不要想了!人生就是不停的选择,上、下、左、右、即使原地踏步,也是一种选择。但无论怎样,只有前进才能走到下一个十字路口。路,就是这样走出来的。

抬起那因困惑、彷徨而沉重的双腿,无论何方,全世界都会为你让路!

相关频道: ENC eNews

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请在下方提交,谢谢!

投稿信箱:tougao@enet16.com
文章排行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