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ews正文

此谓大同

2017-03-13 eNet&Ciweek/王小鼓

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男有分,女有归。货恶其弃于地也,不必藏于己;力恶其不出于身也,不必为己。是故谋闭而不兴,盗窃乱贼而不作,故外户而不闭,是谓大同。

这是《礼记》中,孔子所述的大同世界,也是我心中的理想世界。

因天下为公,才说公道自在人心

前些时日著名导演冯小刚和一线女星范冰冰合作了一部电影《我不是潘金莲》,电影的票房与口碑都先搁置,本文想引述的是电影的剧情。

由范冰冰饰演的女主人公李雪莲因为假离婚案,一举将前夫、法院院长、乡长、县长、市长等人统统告到人代会上,虽然公职人员全部因责被处理,但李雪莲最介意的前夫,终究还是前夫。于是这状一告就是十年,最终以李雪莲的前夫秦玉河死亡而告终。

部分观众对李雪莲的行为表示不理解,虽然前夫因为婚外情而抛妻弃子,但是离婚就是离婚,两个人自愿去了民政局办了手续,就没有什么真假之分。即便是有,也是在道德层面的真与假,所以才说“清官难断家务事”。

而这部影片之所以能引起观众的共鸣,就是因为“公道自在人心”。以法律的力量来衡量所有的是非,难免有不近人情的地方,但是追求公正的意识存在于每一个人的心中,大同社会虽然是古人的一个美好愿景,但是这样的愿景也映射出了追求公正是每一个人的基本权利。

行于白夜,心无隔阂,谓之大同

每个人对于公正的理解都不相同,身份为警察的人,对于“公正”二字更是敏感。《白夜行》中的女主人公西本雪穗是一个谎言与罪恶的集合体,她卑微而伟大,怯懦而疯狂,她穷极一生追逐的梦想无非是与心爱之人行于白夜。但是这样的梦想却承载着太多的悲哀。

警察先生笹垣润三对身世悲惨的西本雪穗和恋人桐原亮司苦追不放,追求的是他心中的公正,但也是这种追求,让更多的人在这场追捕中丧生。

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与弑父杀母的西本雪穗和桐原亮司相比,笹垣润三给这个社会带来的伤害,似乎也并不少。从此处便能看出,EVA中所崇尚的人类补完计划不无道理。

这个世界最初的样子,才是大同

自盘古开天辟地以来,土地纷争、王朝变革,连地壳都不知移动了多少次,分裂成多少块。虽然大同世界一直是人们所追寻的样态,但是,斗转星移,时间都去哪了?白驹过隙,大同世界又在哪呢?

仿佛,更加遥远了。

世界本来的样子,没有百花斗艳,也没有党派纷争;没有奇珍异宝,也没有巧取豪夺;有的只是天高云淡,月白风清。但是那个时候,也没有笔墨纸砚,不能将那份世外桃源的样子久存至今,大约真的是,“不足为外人道也”。

结语

理想世界虽然不可能实现,但正是因为心中有这样的理想世界,所以才朝着这样的理想奋进。偏激、歧视、隔阂,在理想世界中,这些都可以被消除,有的是人性本善中的理解与大爱。

世界本来的样子已然遥远,但是世界未来的样子还是要由当下的人来定义。就像种下的种子终究会发芽,藏于心底的善良也会有福报。

相关频道: ENC eNews

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请在下方提交,谢谢!

投稿信箱:tougao@enet16.com
文章排行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