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ews正文

亚马逊得了奥斯卡,阿里影业未来的可能在哪里?

2017-03-11 eNet&Ciweek/伊川

亚马逊成为奥斯卡历史上第一个获奖的互联网公司 

在刚刚过去的第89届奥斯卡颁奖典礼上,除《爱乐之城》与《月光男孩》之间的乌龙之外,还有些消息值得互联网圈关注。那就是亚马逊工作室推出的影片《海边的曼彻斯特》获得了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其引进的《推销员》则获得了最佳外语片。 

反观国内,同样从电商平台崛起的阿里巴巴也在2014年成立了阿里影业,助推阿里的大文娱事业。那么,阿里影业与亚马逊工作室有哪些不同?未来又会有哪些可能? 

知道这些有什么用呢?它人之石可以攻玉,因为每个看官每个人都想成为英雄。 

阿里影业注重大手笔投资,亚马逊则从内容平台起步 

亚马逊与阿里影业在起点便呈现出不同。 

阿里影业的成立是通过以62亿港元收购文化中国而开始的。尽管这一举措为阿里带来了王家卫、陈可辛等颇具影响力的香港导演资源,但这一举动毫无疑问现显了阿里巴巴的豪气。 

之后,阿里影业在扶持票务、收购企业以扩张线下渠道方面,一如既往地激进。 

近几年,互联网公司的O2O票务大战火热,补贴成为主要竞争途径。阿里影业以大量资本投入淘票票以抢占票务平台业务。而近日,阿里影业财报显示其2016年亏损十亿元,同时将继续输血淘票票。 

另外,2015年,阿里影业通过8.3亿收购粤科软件,意欲加强与票务、影院等相关的核心技术。2015年底,它以8600万美元参与博纳影业私有化。2016年,则以10亿投资大地影院,布局影院终端。近日有消息称,阿里出资6.56亿入股海尔多媒体,开拓客厅经济。 

阿里影业正通过投资、收购等方式,一步步囊括电影的下游产业。 

亚马逊则不同了,它似乎一开始更注重内容。 

亚马逊工作室(Amazon Studios)成立于2010年,最初它是“内容平台”的形式。通过与时代华纳合作,亚马逊工作室推出了电影制作网站,为电视剧、电影编剧提供机会,并设有不同程度的奖金。通过互联网平台有效连接编剧、观众和制片人,让电影、电视剧、儿童剧拥有更多创意可能。 

亚马逊笼络了专业人才,阿里影业则有些力不从心 

杰夫·贝索斯为亚马逊工作室的成立请来了多位圈内人士,如金牌制片人泰德·霍普(Ted Hope),他曾是《卧虎藏龙》的制片人,还有独立电影发行商电影屋(Picturehouse)的前任主席鲍勃·伯尼(Bob Berney),及迪士尼/ABC公司前任高级副总裁埃尔伯特·郑(Albert Cheng)。 

这些专业的具有影响力的人才为贝索斯的电影“野心”提供了强大的软实力。 

阿里影业的现任CEO是俞永福,他于2016年年底接任原CEO张强。张强曾在中影集团担任副总经理,在内容制作方面,具备专业能力与充分经验。他曾负责新版《红楼梦》并担任该剧总监制,并发起过《狼图腾》项目。俞永福是知名的职业经理人,他在阿里影业的重任是开展阿里大文娱产业的布局,并扭亏为盈。 

职业经理人代替懂内容的传统影业高管,或许,阿里影业近几年发展的偏重可见一斑。 

亚马逊的电影更注重独立与人文关怀 

从2010年成立到现在,亚马逊工作室在内容方面的崛起与欧美拥有的知名电影节资源以及独立电影密不可分。 

早在2015年,亚马逊工作室就凭借电视剧《透明房间》(Transparent)获得了艾美奖,它关注的主题则是变性人。之后,在2015年的戛纳电影节上,它的五部电影已入驻戛纳各大单元。通过出席戛纳、柏林等电影节,亚马逊使得更多专业人士或者受众接受并熟悉电影屏幕的“Amazon Studios”字样,让格局与野心走入受众心中。 

在笼络内容制作者方面,亚马逊工作室拥有斯派克·李和伍迪·艾伦。前者是一位知识分子派的独立电影导演,他的作品《芝拉克》(Chi-Raq)改编自古希腊阿里斯托芬的喜剧作品,并在柏林电影节上赢得赞誉。后者的电影风格也独树一帜,颇其荒诞与独立思考色彩。 

此次获奥斯卡奖的《海边的曼彻斯特》,阐述的也是人生当中的“痛苦”。 

阿里影业更贴合当下中国的氛围 

阿里影业2016年初公布的电影名单中,涵盖了商业励志、浪漫爱情、古装玄幻、漫游联动范围。比如,吴晓波财经作品的《激荡三十年》,基于游戏IP的《征途》,基于网络小说改编的爱情片《三生三世十里桃花2》,等等。 

由陈可辛监制、由阿里影业联合出品的《七月与安生》则获得了金马奖认可,该电影改编自“网红”作家安妮宝贝。 

另外,通过投资海外电影,阿里影业参与了《碟中谍5》《忍者神龟》等,并与斯皮尔伯格的独立电影出品公司Amblin、《哈利波特》制片人大卫·海曼签约合作。借此,阿里影业将扩张海外布局,为国内电影接轨国际、呈现多元化带来可能。 

显而易见,在迎合当下流行主题方面,阿里影业不遗余力,同时也在电影多元化与国际化中做出了诸多尝试。 

时代的氛围难以左右,但通过重视内容、引导内容、树立风格,阿里影业将为电影行业及审美风向带来一定改观。 

结语:艺术可以蔑视一切 

流媒体服务商奈飞(Netflix)的影片也获得了五项奥斯卡提名,但都落在纪录片单元。它曾尝试通过线上播放的方式来对抗影院等线下模式。亚马逊工作室的成立可以有助于打破好莱坞模式,电影分发可摆脱对分销商的绝对依赖,同时可赋予艺术创作者更多自由,也使得受众在观影上获得了更多选择权。 

艺术是最高的“商业”,艺术需要谦卑与虔诚。

相关频道: eNews 影视 泛娱乐 艺术

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请在下方提交,谢谢!

投稿信箱:tougao@enet16.com
文章排行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