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字江湖:独善其身,兼爱天下

2017-02-07 eNet&Ciweek/言汐

关键是眼光,而不是所见

互联网在中国发展的时间虽短,但这十几年,刀光剑影,打打杀杀,其在另一个侧面加快了时间流动的速度。

烧钱、营销、融资、合并、消失,一家公司的兴亡从来没有这么快过。但这并不能阻止一个又一个的新型行业登上历史舞台。

2016年,直播井喷发展,将以前的100亿市场规模翻了一倍。在天鸽互动创始人、董事局主席兼CEO傅政军看来,直播表面上的热闹并非是由这个行业最真实的价值引起的。而作为旗下拥有水晶直播、喵播、欢乐直播、疯播等多款直播APP的天鸽互动,在2016年也基本完成了由PC端向移动端的转型。

几个数字

据天鸽互动2016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截止2016年9月30日,集团净营收约2.36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49%。

其中,来自在线互动娱乐的收入2.20亿元,同比增长65.5%。

增长主要得益于在移动直播、移动游戏(手游)这两部分的战略布局,总收入占了在线互动娱乐收入的一半(54.3%),上年同期为15.1%。

在线用户共计3.12亿人,月活跃用户2066.7万人,同比增长16.4%,其中移动端月活用户数占比由去年同期的20.9%增至45.6%。

季度付费用户122.3万人,移动端季度付费用户占比为63.6%。

一种性格

就直播这一领域,截至第三季度,天鸽互动旗下的平台拥有主播9.2万人,直播房间6万间,月度上麦用户89万。

在这样一个热闹的环境里,天鸽旗下的直播产品并没有像同时期兴起的几款明星直播产品一样,放大其在消费市场的声音,甚至无意在一线竞争中争得一个头筹。

这与互联网时代,热门行业烧钱模式下的商业惯性有些不大一样。

通过这次近距离的接触,得以明白,天鸽互动的这些性格,其实都深受这位掌门人的影响。作为中国早期视频社交鼻祖9158的创始人,傅政军有自己的商业逻辑。

关于进击与潜伏,关于等待与取舍。

人物-天鸽 傅政军A.jpg

傅政军的江湖:我就是章法

2016年,移动端几乎确立了自己在互联网时代的地位。

相对于在PC端已经有成熟商业模式的企业,转型意味着需要打破安逸的环境,重新排兵布阵。傅政军有老练企业家身上对形势快、准、狠的判断,同时也有自成一派的务实。

他发现相对于PC端,移动端有更广阔的应用前景,虽然对于直播这种对技术要求比较高的产品,PC的性能、效果更好,但移动端无疑更能满足人们对于无时无刻、不受地域限制的娱乐需求。

2016年,为了使旗下产品更具多样性和互补性,天鸽互动相继推出了水晶直播、喵播等几款专注于服务移动用户的APP。

与花椒、映客这些活跃在一线的产品不同的是,喵播继承了9158主要服务三、四线城市的理念,将被主流产品遗忘或他们并不看重的服务对象,纳入自己的核心用户群。

源于天鸽互动对三四线城市市场状况和消费需求的了解,而傅政军对这部分“草根”受众的了解还要追溯到他在十几年前的创业项目——“太极链”。

太极,那个时候傅政军20岁

1998年,傅政军以网络联盟项目“太极链”获得天使投资人冯波的100万美金投资。那是中国互联网时代的朝圣初期,品牌广告主的广告投放仍然以线下为主,在互联网上投放的内容较少。

“太极链”靠用户的点击为生,那也是个草根站长靠交换各自站点链接获取流量的时代,那个时候的互联网远没有今天这般大刀阔斧的声势,也没有现在多数互联网公司聚焦在一二线城市攻城略地的商业视角。那个时候,傅政军20岁。

2008年,已经续航了5年的9158联合新浪SHOW成立了天鸽互动,也是主要瞄准服务草根为主,但那个时候“草根”这个词还没有在社交中大热。当意图从这些决策中寻找一些傅政军思想情怀的影子时,耿直的他说,自己当初其实并没有那么高尚的想法。

十年前,即使多对多视频还很卡时,不在同一个地方、同一个房间的大家依旧能玩得很开心。如今,在他的意识里,至今仍然保留着某种想法,能像9158当初一样,做使别人开心起来的生意,何乐而不为。

如今再回忆那段创业经历,傅政军觉得当初那样的技术条件虽然“很可怜”,但却成为了很多人弥足珍贵的记忆,“十个人待在一个房间里,能够听个歌,用文字进行简单的交流,大家都觉得挺开心。”

最当初的商业直觉,就是那种看起来感性但实际上也最理性最灿烂的美

回想一下,新浪微博这些年的轨迹,其实不难判断瞄准草根的商业能否一直成功地行径下去。

且不说,现在已经有众多公司在往三四线城市下沉自己的业务,就9158当初能够捧出草根素人,如今孵化出众多草根网红便足以证明,傅政军这种虚实结合的想法能够走得更远。

十几年过去了,互联网变成了某种象征,一盘盘新的棋局也在不同的人亦或几个人的手里下来下去。然而,傅政军仍维持着当初的商业直觉。

任何行业,谁能够持续以低成本获得资源,谁就会成为老大

如今,再用互联网烧钱的方式在一二线城市烧出一个直播平台,傅政军认为太不现实。三四线城市的直播平台成本要远远小于一二线城市,当行业所谓的佼佼者们才开始下沉业务时,天鸽互动已经布局了多年。

另一方面,转战移动端后,在PC端积累的经验在很大程度上发挥了作用。比如,以怎样的方式来运营旗下的主播,再比如,以怎样的盈利模式能最大限度地减少从PC到移动的时差反应。

天鸽互动移动端的直播业务,延续了在PC已经探索成熟的家族制。

旗下3千多家族长管理9万多主播,一个家族300-500人左右,一半来自线上,一半来自线下招聘,家族拥有自成一体的管理制度。包含大区长、室主、家族、道具经销商、主播等多个环节。

细化的分工使天鸽互动能够持续以低成本获得主播资源,同时以高效率在草根主播身上获取利润。虽然天鸽互动不自己做网红培养,更多的是提供一个平台,但其集纳了各方最擅长的优势,比如,平台合作的几百家经纪公司来负责网红的发掘和培育。

人物-社交直播.jpg

逆向思维,是一切大成功者而不是小成功者的共性

烧钱的2016年,很多直播企业不间断的融资,似乎把多半精力放在了争花魁的结果上。傅政军对直播的结果看的比较透彻,他认为用银矿来形容这个聚光灯下的产业更为恰当。

所谓头部的互联网公司已经将最有价值的领域布局的差不多了,他认为剩余的企业要想有活力的生存,要学会另辟蹊径。很多企业并非没有看到退一步的天空,只是贪心行业百分之八十的市场份额,觉得那才是最有价值的。

事实上,二八原则解释互联网时代的多数行业依旧适用,百分之八十的企业用百分之八十的精力攻占了百分之二十的市场,殊不知,从丢掉了的那百分之八十的用户中可能更容易找到出路。

不贪心就会更自由,自由了就会知道自己要什么了

都说商场如战场,稍不留神,老将们随时都有可能被新的进击者拉下马。所以,商场上的老将们时刻都保持着不停歇的步伐,尤其是互联网行业。但这世界有很多东西是讲究缘分和道理,你使劲抓,未必就能抓得多,比如用户这回事。

比起成为热闹终结者,傅政军更像一个冷静的旁观者,因为他早已思考以及在一定程度上想明白了这份热闹的前因后果。

天鸽互动旗下有多款直播APP,每一款都不是大众眼中的明星产品,或者换句话说,傅政军并不期望集团旗下的直播APP能够像明星直播产品一样,单纯靠花钱砸出几亿用户。

在他心里,付出和回报总是无形中保持着某种步调。他认为,直播给每家平台的回报远远低于平台为其镀金的成本。为什么直播在将来不会像游戏一样形成一个足以撑起一家头部企业多半利润的产业,傅政军有自己的看法。

很多时候名气并不等于用户

傅政军举例称:如果有一个五十倍的产品,值得投入更多一点。但本来只有十倍、二十倍的业务,投入那么大有什么意义呢?

市场上的好多公司好不容易融了资,赚了点钱,全部都用于去打响名气了。但很多时候名气并不等于用户。

“天鸽互动旗下如果就一个喵播而言,我们可能没有花椒这些产品的用户量多,但公司旗下的5个APP产品加起来,其实早就超过了那些明星产品的用户量。”傅政军认为,直播和游戏有很多相像的地方。

但游戏行业,用户的付费习惯已经形成,而直播目前的付费情况并不乐观,现阶段盈利模式依然靠打赏。单纯的布局一个产品去烧一个回报和投入不成正比的前景,未来可想而知。

资本的疯狂不理性,带偏了行业应该呈现出的本来面貌。

谁是促进大家快乐的中心,谁就会是未来世界的中心

商业始终要回到理性的角度,移动端的直播付费仍旧不稳定。天鸽互动旗下的所有平台,每个用户平均付费额为178元,而手机端只有50元左右,PC端超过200元。显然,未来,直播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将目前的直播大战比喻成过去的百团大战、电商大战,傅政军否定了这样的逻辑,他觉得就社交来说,微信和陌陌就是两回事。微信、淘宝,与现在的直播平台也完全不同。

“为什么在我们这个领域没有一家垄断呢?YY是20%的市场份额,我们也有10%的市场份额。大家拼死拼活在争,但并没有太大的差距,都在这里挖银矿。同时,微信跟淘宝是没办法比的,因为它具有垄断性,而我们这个行业,或者游戏行业,是垄断不了的。”

移动互相网刚出来刚火的时候,就有人说其造成了碎片化、无中心化,人人可以为政,司司可以为政,但也有人看到,谁是促进大家快乐的中心,谁就会是世界的中心。

人物-天鸽互动前台.jpg

隐匿在光芒之后的万丈山外青山

2017年,除了已经形成的多样化直播平台,天鸽互动在互联网金融和游戏(手游)领域均在发力。同时,也在扩展着自己的业务边界。据悉,喵播的海外版已在泰国市场试航,并有意推向更多国家,同时游戏也将在东南亚地区进行进一步的推广。

纵观这位不到20岁就开始在互联网领域摸索、进击的年轻企业家,有几个关键词可以提供给创业者,尤其是还想继续来直播领域分一杯羹的初生牛犊。

比如,务实,互联网在中国发展的这20年,无数公司死在了黎明前的黑暗;比如,懂得取舍,傅政军用了6年时间将天鸽互动带入了上市公司的行列,并不是因为他的生态有多大,恰恰是因为他明白,自己的江湖在哪里,自己的江湖更适合什么样的观众;再比如,保持年轻,尤其是在这个瞬息万变的互联网。

傅政军这样描述自己的企业:我们最早服务于80后,后来是90后,未来会是00后。面对我们的用户,企业家更需要厚脸皮,侧耳倾听他们对直播产品的各种吐槽,然后根据反馈开发更受年轻人喜欢的产品。

他还说:“我的产品做出来,都会先让我女儿玩一玩。”或许,这就是这位不到20岁就开始创业的互联网老兵,保持年轻心态和进步思维的方式。

记得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在达沃斯接受欧洲媒体采访时,说的最多的是一首歌《让我们荡起双桨》,北海的绿树红墙。

独善其身,兼爱天下

山外青山,相信将有更多的入局者愿意褪去光环,踏实地站在脚下的土地,从眼前真实可见的路开始耕耘。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

透过实时社交视频互动将乐观及快乐带给大众,是大家的终极责任。

相关频道:

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请在下方提交,谢谢!

投稿信箱:tougao@enet16.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