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值得关注的信创应用提供商
全世界各行各业联合起来,internet一定要实现!
读书正文

无题

2016-06-02 eNet&Ciweek/筱薇

每一年夏风吹起来的时候,总喜欢抬头看蔚蓝的天空,偶尔还有鸟儿,倏忽飞过。世界都安静,心底莫名泛起层层叠叠的涟漪,像树叶落在湖面上。

五月末的北京,还算凉爽。天气好的时候,心情也跟着愉悦。

但有时候,内心的繁乱与外界无关,杂草丛生的时候,想放空。

剪不断,理还乱。

越来越喜欢听老歌,每一个音符,落在心弦上,久久不散。

五月初的涂鸦还在画板上,半成品,却觉得刚刚好,无需再多一笔。

近日一时兴起,想买一台电子琴,小白一枚,乐谱都不识,只想着闲暇的时候随意弹弹,愉悦自己。

想起爷爷还健在的时光。一生与世无争的他,晚年更加淡然。常常一个人默默弹奏,有时候欢快,有时候悲伤,那些调子飘荡在我童年的回忆里。还有口风琴和手风琴,在我的记忆中却也极少见他玩过了,印象中也就那么一两次,想不起调子,画面却印在脑海中。

小时候很崇拜爷爷,现在也是。看他画的素描,年轻时候的自画像,栩栩如生。平民百姓出身的他,年少的时候并没学过音乐,也没学过绘画,这些都只是业余爱好,自学的。幸而读过几年小学,认得字。一辈子可以读书看报看新闻什么的,起码不是文盲,作为 20世纪20年代末生人,实属不易。爷爷很喜欢养花,院子里种了很多月季花,还有五瓣梅、满天星等。甚至有一年还种了草莓,可惜没等红透,就被我们小孩子们吃掉了。小时候的名字本来是爷爷取的,由于秋天早晨5点多出生,爸爸取名“倩晓”,爷爷建议取为“茜(qian)筱”,长大以后常常遗憾没有叫起来。

爷爷除了养花,还养兔子,小兔子满月的时候最可爱了。现在想来,兔子是我最喜欢也最不害怕的小动物了。

家里人说,我的脾性像爷爷。常常觉得惭愧。

无论音乐,还是画画,还是养花养小动物全都不在行。养过富贵竹、文竹、金鱼……都“牺牲”了,只有一盆虎皮兰还顽强地活着。鲜活的生命在自己手中消逝的时候,心疼,至少金鱼不敢再养了。

关于读书,更是惭愧。想想爸爸那一辈,至少还会写写毛笔字,还看看《邓小平文选》、《毛泽东诗词》什么的。到了我,四大名著什么的都勾不起兴趣,《红楼梦》也只看了几十页。《西游记》、《三国演义》、《水浒传》什么的更只是看过电视剧。

以前觉得散文不错,现在却不免觉得阅读面太过单薄。想扩充,又困惑,不知道读什么好。前段时间试着看了《我们的命是这么土》,袁凌的小说集。质朴的故事和字句,让人浮想联翩。读他的文字,不由自主地想起故乡,想起那片土地,想起勤劳的人们,也想起再也回不去的童年和年少时光。老房子、梧桐树,雨过之后浓郁的泥土气息,秋收时麦子扬起来阳光的味道,缥缈的蓝天,深邃的夜空。晴朗的夏季夜晚,满天的星星,银河一泻千里……

正如袁凌所言:“家乡从未关闭通向地的道路,我愿自己是寻路者中的一人……”

相关频道: 读书

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请在下方提交,谢谢!

投稿信箱:tougao@enet16.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