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值得关注的信创应用提供商
全世界各行各业联合起来,internet一定要实现!
读书正文

我们这个时代,面临被解雇的不仅是工人

2016-06-02 eNet&Ciweek/决明

江苏省昆山市是中国主要电子产品制造中心之一,这里正加快电子行业战略转型,但这个过程可能令数百万人失去工作。

苹果公司代工企业富士康近来解雇了昆山工厂中的6万名工人,并用机器人取代他们,以此降低劳动力成本。昆山市政府调查显示,多达600家企业已经计划在不久的将来引入机器工人。昆山共有4800家台湾企业,占其GDP的60%以上。如果自动化计划进展顺利,可能迫使250万人失业。

昆山市政府近日公布了一份富士康工厂的机械化数据:自从 2014 年 iPhone 6 上市至今,富士康已经使用机器人(又或者是机械手臂)取代了超过一半的工人,当地工人数量由 11 万人减少到了 5 万人。

实际上,在第三次科技革命之后,大机器替代传统劳动力这一现象每天都在发生,可能由于地域发展差异,速度不尽相同。然而,大势所趋,如果传统工厂里的工人还想着靠着简单的出卖苦力来谋生,那么面临的不仅仅是被工厂淘汰,更将被社会所淘汰。

曾有机会体验过江苏省常熟市某电子加工厂里的生活,那是一个肮脏而又令人痛苦的地方,虽然我是这样想,但从工人们谈论的话题中,你会恍惚觉察出,有一种乐不思蜀的安逸。

当时工厂接的单子是Apple Watch,早上六点多,集体宿舍里的员工陆续从四面八方涌向嗡嗡作响的白色建筑群,一身都是蓝黑色的工作服,远远看去,像一窝蚂蚁从厂房门口“蚁”贯而入,密密麻麻,吵吵嚷嚷。

一进门,是一排鞋柜,左前方一个巨大的空间也是一排排鞋柜,拐到里面,一股令人作呕的恶臭钻进鼻孔,呛出的眼泪咋眼眶打转。换上防静电鞋,走回到刚一进门处,正对着的是几个安检门,掏出身上的钥匙、钱、工作卡以及所有金属放到小筐里,小筐从一在倾斜的架子上从安检门外滑落到保安前面,保安一边低头拿起来小筐里的东西仔细的摸索,一边听到“嘟嘟”的警报声,就立刻回过头,对过安检的工人大喊“重过”!

有几个保安正在呵斥没戴帽子的几个女人,她们一脸紧张的扣上像浴帽一样的白色帽子。

七拐八拐,穿过迷宫一样的通道,员工们各自钻入自己的车间,然后再过一道安检,安检外放着一个小柜子,里面装满了手机,因为忘记在第一道安检外掏出来锁在鞋柜子里,在安检门"嘟嘟"的报警之后,恍然大悟的掏出手机,有些人会无力的哀求保安通融,有些人一脸窘迫的最后看一眼柜子所有手机的主人。即将面临着一张张处分的单子。

车间里排列着几条流水线,每条流水线至少二百米长。流水线两侧坐着一个一个的白色帽子,他们从昨晚八点做到现在快八点,除了吃饭和上厕所,几乎不能起身,因为流水线不能停。

白班的工人站在过道上玩着手中的白色“浴帽”,夜班的工人还在做最后的挣扎。眼神直愣愣的,周围的空气仿佛也变得浑浊,他们手腕上戴着静电环,手指在惯性的完成动作,不管是远处还是近处,他们看起来就像是一排排挂线的木偶。白色工作台的中间是一直传送的黑色皮带,皮带上摆着盒子,缓缓的从每个人前面流过。他们头也不抬,拿过来,娴熟的操作,然后继续放上去,盒子一个挨着一个,继续流到下一个工位。白色的帽子一晃一摇,缠在手腕上的线一上一下。

四周光明有如白昼,让人无法正确辨别时间。嗡嗡的轰鸣声,从呼吸的空气中钻入脑仁,偌大的空间里要大声喊才听得到对方说话。当然,车间里不允许过多的聊天。

不断有目光一次又一次抬头盯着那里,又恋恋不舍得埋下头去,挂着线的手上下舞动。那里,唯一的一块钟表挂在卫生间那堵墙的中间的位置,时针快要指向8,分针不断移动,由西北靠近正北。很多人稍稍松了一口气,脸上的肌肉也放松下来。

这里有如一个巨大的蚁穴,错综复杂,刚来的人经常因为迷路而迟到。吃饭的时间和休息的时间是固定的,要走上楼再走下楼,穿过一条人流拥挤的长廊,长廊侧面有两块玻璃窗,这是工人们上班唯一能看到外面的天空的地方。我自己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缝隙都用乳白胶封死,也就是说,整个工厂,没有外面的空气吹进来,唯一使得空气流动的,是头上错综复杂的管子和线路间镶嵌的,一个个方形的灰色排风扇。

我问过几个工人对未来有什么打算。有个小伙子神秘兮兮的说想攒钱买台电脑,我继续追问,他说想帮别人打游戏赚钱;一个大姐说她过几天就要走了,要回家里的工厂去了,那边裁衣服的工厂又开始忙起来了,这边没有订单就没有太多加班,赚的不如那边多……一个大哥在说他媳妇,一个大姐在说她丈夫,我笑了笑,然后走开。

路边是飞舞的垃圾袋,我走在被太阳晒裂开的黄土路上,有点窒息。

我很喜欢江南,却无法在这里找到鲜绿。

麻木的工人,白色厂区带来的所有束缚。我曾跟他们讨论过,一块手表或者一台手机,可以卖到几千元,每条流水线上每天生产五千个产品,对比一下,每日工作十小时甚至更多,你们的工资是多少呢?难道要一辈子在流水线上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们的表情有点恍然大悟,也有点愕然。然而,在我离开那个地方时,一切依旧。

出卖苦力的人往往不愿意触碰自己的灵魂,越来越多的企业为了节约成本而选择自动化、机械化,这是时代的选择。智能产品的出现,是为了解放智慧的人类,腾出双手去做更精彩的事。然而我看到,那么多灵魂空洞的人游走在街头巷尾。

难道这种类似蚁穴的地方只有工厂吗?

相关频道: 读书

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请在下方提交,谢谢!

投稿信箱:tougao@enet16.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