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ews正文

探讨金融的诚信与社会责任,及其最终将如何领导商业模式创新

2015-12-19 eNet&Ciweek

QQ图片20151219182919_副本.jpg

智慧金融论坛圆桌对话

今日,2015年(第十三届)中国互联网经济年会——智慧金融高峰论坛在京举行。易通贷CEO康文、响当当CEO田昭、短融网CEO王坤、金融工场董事长魏薇、易融得利CEO刘延锋围绕“金融的诚信与社会责任,及其最终将如何领导商业模式创新”的主题进行了深入的探讨,畅谈了智慧金融的核心和如何塑造核心竞争力等问题,并对行业未来进行了美好的展望。

以下为对话实录:

主持人:大家作为这个行业的从业者,相信对这个行业都是有自己的心得体会的,到了现在这个阶段,诚信跟社会责任应该上升到了平台关注的一个角度。很可惜现在很多平台都在做,但是这种效果还没有形成一种聚合的影响。针对于这一点,想请各位嘉宾对于这一块谈谈我们平台在实践过程中能够体现诚信跟社会责任的一些想法。

刘延锋:主持人刚才描述了几个铺垫,对于这个问题我认为是这样,我们一致认为金融品牌,因为我们团队主要是传统金融行业为主,所以金融属性比较重,我们认为互联网金融最终的核心本质还是金融,所以我们还是要把这块做得扎实一点。

金融行业本身是一个比较特殊的行业,所以我们一直认为金融行业的品牌最终是靠两个要素打起来的,第一个是信任,第二个是信心,二者缺一不可。信任就是说大家从内心能够感觉到你们这个团队,你们这个公司,你们这帮人是真正诚信的,是对大家负责任的,就是所谓的好人。第二个是信心,是从能力上来说,好人还远远不够,你必须具备足够强的专业能力,才能够真正地长期持续地生产更加符合投资人风险收益偏好的这些产品。所以我们内部一般有两个原则,第一个就是假设你有改错的机会,你怎么去做,防止市场外围的噪音。第二个就是靠专业化和差异化,这个行业最终需要用专业化为用户提供服务。

主持人:谢谢刘总,有一点釜底抽薪,不给自己留后路的意思。有请康总。

康文:纵观古今中外,金融行业就是信心行业,金融行业刚才王总说到了1929年的事情,其实那是信心崩溃造成的市场崩溃,所以金融行业的信任和信心是最重要的。

说到责任,我觉得作为一个企业,其实把企业经营好就是最大的社会责任,我们在这个过程中,通过我们的企业经营,给我们的投资人和借款人提供价值,为我们的员工提供持续的工作,这是最大的社会价值。

主持人:比较实在的一点,直接增加了国内的就业岗位是吧?

康文:是这样,我们国家是一个人口众多的国家,我们国家所有的政策致力于提供更多的就业岗位,这是核心。我觉得对于我们来说,作为从业者,做企业的,提供更多的就业岗位,这是很重要的,虽然我们做的很多是提高效率,从数量上可能会减少岗位。

主持人:明白,也就是说我们在做的对内是提供岗位,对外是我们服务实体经济时的一个更大的外部效应。

康文:是这样的。 

主持人:有请金融工场魏总。

魏薇:我觉得每一家机构都应该有它的精神水准和道德情怀。从互联网金融这个角度来讲,最主要的是服务于你的用户,在用户这个层面,现在其实我们两端的用户,在融资客户这一块,其实最主要的是如何能够去提高他们的融资效率和降低融资成本。我觉得现在在效率方面,我们做的还是非常不错的,但是,在成本方面,我觉得还是有需要进一步提升的空间。因为其实我们互联网金融是现有金融体系的一个补充,实际上它是一个普惠金融的理念。我们服务的这些中小企业也好、小微客户也好,他们的融资难的困境实际上是需要我们整个行业去为之努力的。在现在这个阶段来讲,我们在整个行业的发展过程当中,因为它是一个市场自我规范的过程,所以在前期迅猛发展的阶段,我们觉得可能在整个从业者,还有包括各个机构不同的一些发展思路和模式之下,在融资成本这个角度来讲,还没有真正达到一个比较理想的状态。所以,我觉得其实社会责任这个角度来讲,我们还需要再继续努力。这是融资客户。

从投资客户角度来讲,我觉得现在收益率还有产品的安全性上,我们还是优秀平台都在去以身作则地做这个事情。但是我觉得关于整个客户产品多元化的选择和资产配置的理念,我指的是投资者教育方面,我觉得还是需要进一步提高。因为我们可能更多地宣传了我们的品牌、我们的产品,让他们有了更多能够选择的机会,但是在这个过程当中,不同的产品带来的后续的风险也好,或者不同的产品特征也好,其实是要对投资者做更多的普及还有更多的渗透。这样的话,让他们对自己的投资行为能够去真正地负责,我觉得这个也是社会责任感的一种体现。

主持人:我们在做这个事情的过程中会不会有一个担心,就是我们做了这么多铺垫或者是用户教育,一旦用户认知提升上来了,对于整个行业P2P或者其他形式的网络理财,有了认知以后,他选择了别的平台,结果我们帮别人教育了。

魏薇:其实我觉得是这样的,每一个商业里面都会有多种的市场从业者存在的,我觉得用户都有各自不同的一些偏好和品牌认知。如果做得好的平台,终究会有自己的忠实客户群体,不可能说一两个平台把所有用户全都覆盖了,所以我觉得这个是不用担心的。包括我们在不同的商业领域都能看到,就是每一类商品都有多个平台存在,所以我觉得这种空间是绝对足够的,而且中国最大的优势是有庞大的用户消费基数,所以我觉得这一点应该不成问题。而且全行业的投资者能力和水平普遍的提升是有利于这个行业健康发展的。

主持人:好的,谢谢魏总!早在2013年的时候,我接触过一些典当行,他们说自己如果不转型,十年之内必死,您是跟这块业务密切相关的,帮助他们转型的,我们在这一块如何体现我们企业的价值?

田昭:说典当我可能还算比较有发言权,从1997年我参加工作一直从事金融行业,在银行,在典当行,我也有11年的典当从业经历。对于典当行现在这个瓶颈,更多的是来源于同行业的竞争。最早我刚刚接触典当是03年、04年,那种属于你坐在家里头,就有客户上门找你借钱。当时月息5%、6%是很常见的,到现在是根本不能想象的一件事情。这种同业的竞争导致现在典当行业整体利润下滑,也迫使现在典当行去寻求一些新的转变。

典当行最早从汉代开始,到现在将近2000年的历史,一直都是以民品典当为主,从我刚开始接触这个行业,我就一直认为典当行必定要回归民品业务,现在只是在一个特定的历史时期,以房产、机动车这种比较大金额的抵押物为主。随着P2P金融行业兴起,对现有的典当行确实是一个非常大的冲击,只有典当行自身去结合现在时代的转变,才能有将来长久的发展。谢谢!

主持人:谢谢田总!王总,您这边是以短期融资见长,刚才分享时也提到了我们尝试不同的业务方向,是否包括其他的,在做的过程中?您可以讲一讲咱们结合诚信和社会责任方面的一些想法。

王坤:我的体会有两点是比较重要的,第一点,就是现在P2P平台基本上类似于都在提供一个无风险的理财服务,这一点是一个事实,虽然我们一直强调信息中介。所以在这种市场环境下面,不管是什么样形式的无风险服务,我们一定要对平台自己的规模和自己想做大的欲望有一个非常好的控制。不同的产品对应着不同的风险,如果我们在规模上和自己的这种兑付能力上没有足够的信心,或者一味往前冲的话,其实迟早有一天会去做一些有背自己当时做这件事情的初衷的事情来满足客户的需求,我们对自己的杠杆一定要很清楚,有多少钱能做多大的事,这一点也是非常重要的。当然,这里面的营利也非常重要,不能无限制地去消耗自己的资本金。

另外一个,在资产端,我觉得跟客户长期的可持续发展的关系也非常重要。我们现在做农村金融,我们发现在农村里面,很多的借款的利率都在3分以上,而且借去的钱基本上都是用在种植、养殖行业。其实资金成本要占据他们整个生产成本的50%甚至以上,来对抗现在农业生产效率其实是没有可持续性的。我们想说,在任何一个市场上跟客户关系都要形成一个长期可持续的关系的话,我们一定要把资金成本降下来,同时也是在降低我们自己的风险。

在短期融资领域,比如以前的银行导贷市场,非常好的公司,他去导一个贷款,一个月或者10天、20天的水准,他每天的借款在千分之3左右,如果借一个月的话,就接近10%了,都是非常恐怖的利率,也是不利于这个市场长期发展的。我觉得P2P从业者在资产端也要试图去做利率分散,对不同的客户以不同的对待。另外一个就是建立一个长期可持续的关系对这个行业非常重要。

主持人:之前听过很多学者在讲,P2P网贷也好,或者互联网金融某种业务模式也好,不创造价值是不可能的。但是他可能会站在一个传统的角度看待这个事情,互联网金融提高了效率,降低了成本。

刚才大家提到了我们在行业发展过程中跟社会责任跟诚信的结合点,下一步我们在做这个过程中,如何坚持平台的定位跟未来的方向?因为现在很多平台,有做细分的,也有做转型的,我们的平台是什么样子的?

王坤:你是说我们接下来发展过程中如何在市场上立足吗?

主持人:对。

王坤:我个人认为虽然各种各样的平台都在资产端,但是要想在资产端建立一个长期可持续的竞争力是非常困难的事情。第一个,如果我们想在资产端有自己的竞争力的话,第一个非常重要的点就是要专注,不管做哪一件事情,一定要从最基础的东西去做。比如说我们一个企业信用贷款,基本上是针对中小企业来做,这个银行基本上不愿意给中小企业做信用,他只会给大企业做信用,中小企业信用贷款除了某些地区还OK以外,其他的在二三线城市是没有的。我们基本上有几十个人的团队一直在持续投入,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建立征信体系和信用模型。我们希望每个月就做10单、20单,我们希望把我们风控标准、风控体系建立到我们足够有信心在任何一个市场做这件事的时候,我们都能取胜,都能有自己足够的把握,到2016年我们就会把这个模型进行固化,然后进行一系列的培训,去其他的城市开拓新的业务,我们相信比市场上现在大部分传统的金融机构应用的东西要好。

其他的包括农村,我们的路径基本上是一样的,第一个就是专注,第二个是我们在做这件事情的时候,一定要有长远的规划。我刚才说的是可持续性,就是我们希望能够跟客户一起建立一个社区,不管是我们做哪个行业,比如行业协会,或者说园区之类的,我们保持一个良好的客户关系,我们有很多客户。但是如果我们希望在这个领域里面,我觉得这个领域有潜力,我们就会挖掘这个领域的潜力,跟这个领域里的所有厂商建立良好的关系,以后我们在为他提供服务的时候会非常便捷,而且很简单。这块我们试图在学习富国银行的模式,很简便,社区化,而且能够提供非常低成本的服务。这是我们最主要的两点。

主持人:也就是说我们会坚持短期金融服务的特色,在地域上实现一个扩张。

王坤:对。

主持人:好的,谢谢王总!下面有请田总,因为我们平台上的一个特色就是结合典当、担保或者其他的业态,一些债权的产品会比较丰富和突出。这一块是我们现在在做的事情,下一步我们会怎么样去演化?

田昭:接着主持人刚才诚信的话题我先说两句,诚信是一个人的根本,更是一个企业的根本。我记得前不久习大大在会见奥巴马的时候借用古人的一句话,以利相交,利尽则散,以权相交,权失则弃,唯有以心相交,方得长期作用,好像是这么一句话。我相信P2P金融行业的从业者,首先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做好自己企业的风控,我觉得是对企业、对社会尽的最大的诚信。

刚才主持人说到后续的发展,现在我觉得这个经济形势可能是瞬息万变的,但是对于服务于实体经济,服务于个人的创业需求,我觉得这个大方向不会变。可能我说不了太具体的事项,但是我觉得不断地去开发我们投资人的需求,不断地去开发我们融资人的需求,解决这两方面用户的需求,适用于我们各个行业,包括P2P金融这个行业。谢谢!

主持人:谢谢田总!其实刚才各位在讲的过程中也是智慧金融的一部分,因为智慧金融是一个比较大的概念,如果落实的话,它会落实到传统金融或者互联网金融,再细一点会落实到各个平台。结合到我们的平台层面,金融工场最近的发展速度还有一些变化其实是挺多的,我们下一步针对这一块是如何来做的?

魏薇:我们现在总是讲互联网金融,把互联网放在金融的前面,但实际上我们真正在这个行业深耕细作之后,发现金融应该是放在互联网前面的,互联网金融最核心的根本还是金融服务的一个手段和方式。因为它通过互联网的科技,还有包括它的一些优势,能够快速地传播,提高效率,甚至降低成本。但是在这个过程当中,其实我们最主要的应该是认识到互联网金融并不是说是对传统金融的颠覆,它应该是一种延伸,包括对传统金融进一步的深度融合,才能够去持久地发展。

所以在现在的阶段,包括我们金融工场更主要的来讲首先是对金融要怀有敬畏之心。我们实际上在做的是一个金融业务。第二点,做金融业务,在目前的这样一个快速发展的时代,应该是以创新为主,我觉得在长远的发展来讲,创新是能够支持一个平台可持续发展的核心原动力。但是这个创新并不是指从无到有的创新,所谓的创新其实更多的是如何整合资源,如何打通通道,如何能够去穿透一些信息壁垒,能够去形成更新的产品,或者说更新的服务模式,去服务我们的用户。所以,我们可能在现有的金融工场上面的一些资产端的产品,更多的结合很多传统金融的一些信贷产品的模式,包括我们做的跨境融资的工贸通,它其实是结合了银行内保外贷的形式,包括我们做的一些车贷项目,它是一些库存融资,还有包括在贸易融资方面,主要是封闭操作,然后去控制所有的信息流、资金流,包括物流,这些其实都是结合了很多传统金融的一些产品的模式和理念。

再有一个,就是一些资源上的整合。其实P2P平台更多的只是一个信息中介,它实际上提供的是信息的一个对接,然后同时是在资金方面我们可能做了一些资金上的隔离管理。但是真正如果说业务层面来讲,它更多的后续是要把一些现有的金融牌照也好,或者是说服务的手段和方式要进行整合,包括像传统金融的银行也好、基金也好,包括现在有私募等等,这些资本计划,还有包括像现在的互联网方面的支付、众筹等等,应该是把这些进行相应的整合,形成我们特有的产品,去为用户提供服务。所以,我觉得金融工场未来在这些方面还继续会加大力度,能够给我们两端的用户提供更多更创新的产品,能够去提高效率,降低成本,提高用户的服务体验。

主持人:也就是说我们会基于我们现在做的服务,基于网贷的业务去发展一些综合服务。

魏薇:对。

主持人:谢谢!康总,我们这个平台从时间上来看的话,也算是在P2P这个行业里相对较早的,我们的业务定位产融结合。经过这几年的发展,在下一步您会不会也像魏总这样有这方面的想法,去做综合、去做扩充,之前是快思慢做,下一步会不会是快思快做?

康文:2012年我来公司以后,我们的商业模式其实没怎么变,我们做了一个方向,现在很多平台都是越做越宽,我们是越做越窄,范围越来越小。这里一个原因是我们认为这个行业还是在探索阶段,所以为什么叫快思呢?因为这个行业,包括金融行业,刚才跟王总也聊起来,这个行业的利润是诱惑非常多的,在这么多诱惑下,金融行业可做的事太多了,我们每个人的能力太有限了,所以我们要尽量少做。而且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这个行业对金融一无所知,随着慢慢的了解,越做胆子越小。我觉得每一个行业都是非常非常复杂的,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很多的模式都在想,也在做,做的时候我们讲叫做的范围更小,包括信用贷,包括农业,我们都在小幅地在做,但是易通贷没有把债权卖出去,因为我们认为还不到时候,因为我们认为企业生存是最大的社会责任,我们要保证安全是第一位的。

原来因为我们跟民生关系比较好,所以在金融方面,我们要小幅试错,流程化管理,然后批量复制,这是一个金融方面生产的问题,在这个过程中,很多东西我们在小幅地做。目前来说,短期内我们不会有大的改变,因为我们觉得6700万中小企业足够了,没有必要扩充到别人的领域里去。在这个过程中增强我们自己的核心竞争力是最重要的,因为在企业和企业之间竞争比的是效率,而且我觉得在一个行业中,待得越久,扎得越深。目前来说,这个行业还是非常新的行业,我们认为我们还是小学生,能把这个专业学好就不错了,暂时我们没有大的规模往外扩张的欲望。

主持人:好的,谢谢康总!刘总,您觉得魏总的做法比较好,还是康总的做法比较好,我们会采取什么样的措施?

刘延锋:我觉得今天请的嘉宾基因上挺一致的,大家对这个事的本质认识和发展思路上都偏金融化或者都偏谨慎。我非常同意大家刚才说的这一点,第一个叫快思慢做,我们实际上也是这个理念。行业发展的这几年,体量这块已经触及到的专业化程度来看,从整个金融领域来看还是非常初期的,加在一块按照资产规模来看,都是属于传统金融机构里面非常普通的规模。第二个就是在互联网金融领域里面下一步创新的产品和金融机构,我觉得最终还是要靠专业化,我们自己非常不愿意在一个非常同质化或者低门槛的商业模式里面,大家在红海里面厮杀。我们老拿这个行业跟团购行业比,其实我一直认为这是完全不同的两个行业,但是目前很多平台的打法上,硬生生的把非常非标垂直的行业做成非常标准的行业。当然原因很多,刚才说的投资人教育这块,大家对这个行业的理解,信息不对称,劣币驱逐良币,包括一些恶性事件,导致负的外部效应,这些都会最终体现在一个资金成本上,包括整个社会监管层,整个投资人对于整个行业所谓的风险议价,这个议价始终下不来,就会导致综合成本下不来,从而导致优质资产端进不来。这个行业里面如果剩下的都是劣质资产,这个行业的基础就不存在了。

所以基于这个,我们是认为一定要坚持产业为本,并且深耕到产业链,不管是股权类还是债权类,除非是纯粹靠交易。否则的话,所有的金融产品背后的金融逻辑肯定要植根到产业的逻辑里面去,所以我觉得这也是现在我比较乐观的一点,这样看的话,整个行业的赛道非常长。同时,赛道是非常宽的,2C也好、2B也好,整个产业的场景非常宽,它足够大,可以容得下很多的行业。此外,这个行业的体量在,对大家肯定也是一个广阔的机会。

主持人:谢谢刘总!借着平台发展的话题,其实还有一个比较核心的观点,也是我一直在这边寻找答案的,特别想跟各位嘉宾聊一聊。平台在发展的过程中,可以上升到整个互联网金融,它跟人的社会生活的结合程度在逐渐增加。未来商超、旅行社、一些其他类型的场景都会融入金融服务这一项,但是瓶颈在于如何落地,现在各行各业如果打通的话,其实是太难了。刚才各位提到一些需要打通的问题,但是在落地的时候很难推动。对于这一块,我们怎么去跟其他机构,比如说传统的金融机构,比如说一些旅行社这样的一些社会生活服务机构,跟他们去合作,去对接?因为对于平台来讲,我们的一些用户资源可能是我们核心的竞争力所在,对方也会这么想,这个信任问题怎么做?

刘延锋:其实这个在理财跟融资端都有,你说的是消费金融这一块。大体上我的分享分成两个维度,第一个是按照场景,如果要是说把人的整个生活场景进行区分的话,以前我们大体分衣食住行游学娱,基本上可以把各个场景都包括进去,这是一个维度。第二个维度就是传统银行服务比较好的是相对中高端的,所谓的白领以及以上,以发行卡为覆盖面来看的话,这是传统金融机构的服务,这一块其实已经是比较饱和了,而且覆盖得也比较满,其他的群体包括学生,之后是蓝领,其实每个市场都有它的难点。我回答你的问题,就是想明白自己在哪个角度,有比较差异化的点,先切进去,然后再扩展,不管是人群也好,还是场景的好,这是一个切入点,第二个就是相对来讲在传统的情况下有比较深的基础的合作伙伴共同开发。

主持人:我补充一下,由于时间问题,各位嘉宾可以用一分钟的时间作一个总结,2015年即将过去了,2016年即将到来,我们如何应对新的一年?

康文:我们有一种观点,将来理财可能会形成大一统,包括百度和360都在做,但是另一端是非标市场,一定会存活很多家公司。所以,我觉得我们这些平台如果要活下去,一定致力于资产端的开发,对于理财端顺势而为就可以了,随着别人去教育市场,你的用户自然就来了,用户会分层的。我们迫切希望2016年落地。

魏薇:我觉得从投资用户角度来讲,最主要的是给他带来方便。现在平台做金融的,不论是增加了丰富多元化的产品,还是引入了衣食住行等等生活类服务的产品,更多的来讲是让用户能够更加便捷地去获取到这些,他不用在多个平台上迁移,不管是他的资金也好,还是精力和时间去进行不断地投入,能够在这一领域逐渐获得成功。

再有就是从资产服务领域来说,我觉得更多的让我们的用户快速便捷地取得相应的服务,这一点也是我们要致力于完成的。所以从这两个角度来讲,我觉得后续2016年,我非常同意康总讲的,监管还是要尽快落地,这样的话,整个行业的规范也好、自律也好,整个从业综合的这种能力也好,各方面都会进入更健康的发展阶段。所以,我觉得2016年我们也会继续在2015年的基础上,某些领域深耕细作,然后在另外的一些领域,我们也扩容,增加我们产品的丰富度,更好地服务于金融工场的用户和我们的工友。

田昭:从2012年国内P2P行业的全面兴起到这两年国家的关注和政策出台,到2016年我相信政府也会增加监管的力度,2016年必定是一个优胜劣汰的年度。我非常同意康总刚才的说法,也是迫切的希望政府的监管政策能够尽快地出台,对整个这个行业还是起到一个良性的督促作用。响当当还是会坚持互联网+实物理财的模式。谢谢大家!

王坤:我就说一句话吧,希望2016年行业跑路的更少,上市的更多,充满更多的正能量,让大家都能在P2P上去获得更多的收益。

主持人:好的,谢谢王总,非常好的一个预期!也再次感谢在座的几位嘉宾,我们的圆桌对话到此结束。谢谢!

相关频道: eNews

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请在下方提交,谢谢!

投稿信箱:tougao@enet16.com
文章排行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