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ews正文

产业互联网与数据化运营

2015-12-19 eNet&Ciweek

QQ图片20151219175035_副本.jpg

紫光信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钟立铎

大家今天在一起,我们来探讨一些话题。我原来做投资,从1999年开始投互联网行业,今天跟大家来一块分享分享我们对互联网的认识。

这期间我们除了投资,我们还做了一些直接的产业运营。我进到这个行业应该是1995年在硅谷进行投资,到了2007年左右开始进军实业。从我的经历来讲的话,可能目前产业的方向我们研究的比较多。所以今天更多的是跟大家来分享分享我们对目前这个行业的一些基本认识。

我们看到现在,还是互联网有些热潮出现,其实包括BAT为代表的,以消费互联网为特征的这些产业出现,把互联网的大潮推动起来。同时,《互联网周刊》应该是1999年成立发刊,到今年也十六年。因为《互联网周刊》的创始人和我是清华同学,所以今天首先来庆贺庆贺互联网周刊有十六年的历史历程,能有这些结果。我首先对《互联网周刊》表示敬意。

今天谈的话题,其实跟互联网相关,也同我们的经济形态相关。我们现在不能缺乏的是对产业方向的认识,我们也投了很多东西,也看了很多团队,我们自己也在做运营,我们今天提出的东西,实际上是我们这个团队结果,不是我个人的。我们现在总结,实际上是互联网上出现的,最重要的是我们价值取向的问题。一种是资源取向,就是我们运用的一种资源去经营它。一种是我们有经营的能力,我们从经营上怎么去赚钱。作为企业来讲,比较缺乏的是承担了什么样的价值使命。就是你为社会或者为你自己,为你身边的人实现什么样的价值。在我们投资讲的,一种是资源投资,一种是经营投资,一种是价值投资。就是你投什么,你给社会或者给你身边的人带来什么,就是价值取向问题。因为我们看到很多很多年轻的创业者,有很多很多想法,也有很多很多的干劲,但是创业的盲目性也是比较大的。在这期间我们看太多东西了,从投资来讲我不单单投互联网,还投了其他的。我们看到的这些东西,我们总结出来,应该说我们如何来塑造你真正的投资价值,或者是你真正商业价值。

背景,我们现在看到,农业社会在现在的中国,已经到了往信用经济转的过程当中。这就是说因为我们吃饱了,就开始关注质量,我们关注身边的环境。原来基本上在商业社会里你先要商品极大的满足,你要吃饱,完了才要吃好。这时候才关系了我们身边的环境,才关系到我们所有的产品和服务的质量。这个年代开始的转化,就是往信用经济的转化。

农业社会无非是农产品,工业社会是工业品,到商业社会是商品服务货币化。到现在就是信用社会如何计量信用,计量信用的基础就是数据。我们现在看到的BAT基本上是营销、消费渠道,但是它们还有特别大的领域我们没有面对,就是产业的管理,包括政府、机构、企业各种各样的社会组织,用什么样的方法去解决内部的问题,同时解决跟客户的营销问题。这个领域里,这都不是BAT做的。我们现在看了很多很多西方的企业,大量的资源去放到那儿,怎么做管理,怎么做优化,怎么做流程再造?这些东西恰恰是我们需要关心的。我们进到一个信用化社会里,信用如何计量,如何采集,如何帮助你做管理?这是企业、产业和政府的刚性需求。

我们现在要知道,现在的问题是我们整个社会,包括从政府、机构、组织,基本上还处在BAT的轰击当中,基本是盲目的,不知道我用互联网怎么干,我用互联网干什么,未来怎么管理自己的资源?所以我们现在提出的东西,产业或者是府必须得建立自己的数据管理系统,在线的数据化管理系统。那是你的核心资产。实际上未来的竞争一定是数据边界的竞争,现在基本上都放给BAT了。未来一定把这些东西全部收回来。就是自己企业自己经营自己的数据,不会都放在一个公用平台上。数据是你的核心,数据是你最本质,最核心,最有价值的东西,现在都被这些平台化的东西拿走了。好像你实现了最终的你的营销也好,产品销售也好,服务也好,实际上你把你最核心的东西放出去了。所以现在的问题是,如何打造你的数据资产,如何经营你的边界,所以这就是我们今天所有人要关心的问题。

数据的这些特征值大概有几个,这个是我们清华的一帮人做的研究成果来跟大家分享。数据的基本的特征,我们要从几个方面去采集。咱们老说大数据,大数据只能说它的规模,规模不代表数据真正的核心。数据的活性,数据的维度,数据的颗粒度,就是数据采用的颗粒大小,这些东西都是我们要研究的。数据的关联度,就是它关联什么。从维度出发,我们看到这些东西要互相之间还有关联。数据维度又从几个方面要建构的,我们认为在生产、生活和产品服务当中,我们首先要关注的几个维度。你要把所有这些东西,我们叫六维的数据抓取过来,人怎么抓取,财怎么抓取,物怎么抓取,管理这些东西基本人财物。反过头来又要用过程管理的概念,把时间、地点和温度,可能大家不知道什么是温度?因为我是学热出身的。温度是什么?就是数据的流速和流量。就是我们经营一个东西,它是高峰值,还是低估值。我举个例子,电厂发电有高峰,有低谷。你自己经营也有高峰和低谷,低谷的时候怎么用数据来推动它?举个例子,我们现在做的一个项目,如何经营闲时?闲时的人和闲时的地方,他闲了怎么抓取出来这些数据,把闲时的东西经营起来。这是企业要的。我7点,我大概就知道,8点以后餐厅里还有多少空桌,还有多少空位,这些东西你怎么能即时的要到消费者那儿去。这些东西你如何抓取出来?这都是我们要经营的温度。也就是说你的温度如果高,就是你能保持温度;低温的时候怎么把他窜动起来,让他高消费,所以就要做策略的分析和策略的推动,要即时的推动他,保证这些人把你的这些资源利用好。举个例子,餐馆每天的边角余料是固定的,今天来的人少,菜品、肉品要扔掉,它过了保质期或者鲜亮度不够了。如果每天不够来这么多人,这些扔掉对他来说就是损失。你如何把东西充分利用起来,这就是要通过数据化方式调动身边的人真正满足你的企业,这就是企业对闲时闲置资源的需求。

我们现在来讲,由于把时间、地点和温度计量化,你管理的能力就大大提高了。你把你的资源按照时间分出来,你得首先经营时间。举个例子,毛大庆现在做的We work,就是把办公室碎片化的东西量化。但是这种分还是比较物理的分。其实还能够经营很多的细分。举个例子,我们所有的会议室,所有的东西怎么能够餐厅变成咖啡厅,把咖啡厅变成会议厅,所有东西都是需要我们用数据化这个载体来调动身边的资源去使用,去分享。这是从管理学角度上说的,要动态的资源管理。这不简简单单是营销,它把资源要抓出来,管理出来,才能销出去。

我们看竞争关系,可能对数据系统来讲,因为我们做投资的,看问题可能比真正做现在做创业的人可能看的更多一些。我们看问题基本看,比如,我说的投资基本理念,我投资理念必须有核心技术。大家要知道竞争的资源或者资本主义一个基本点,三大资源:第一,技术资源。你有没有技术。第二,这个技术资源,你得有门槛,你有独立的IP,你有独立的竞争性。第二,人力资源。人力资源就是开发技术,同时运营和管理这个技术。第三,资金资本。技术资本、人力资本和资金资本,我们叫三大资本。

在座的人可能都接触过创业的过程,我觉得希望你们用一个价值取向的东西,来做真正的定位分析,所以你就知道,投资人会看到什么,或者真正身边的人为什么能帮你?第一,得有足够的技术价值。你的技术价值是真正的培养你的竞争门槛。好多人说我拿APP我有一个想法,我烧钱反而有人给我投资。我们认为一点价值没有。就是投了你也没用,你只能活一段,你不能活未来。我在清华MBA讲课,我说最重要的是,大家要有三眼,实际上刚才说信用社会,你必须得有价值取向,你活着为了什么,你对社会承担什么样的义务和责任,你对家庭承担什么样的责任,你对自己承担什么责任,所有这些不是拿了一个投资能做成一件事。做成的人首先得有眼界,眼界就是说你的境界,你怎么去要求你自己,你不是要求别人。第二,怎么有眼光?眼光是看未来的,就是我做这件事情我的未来是什么,或者这个企业,这个产品它的未来是什么。第三,我们说叫眼神。眼神是什么呢?你要注意你的竞争者是谁,身边会发生什么。这就是说我们叫三眼。我们现在评价一个东西,更多来讲,我们今天说我们投数据系统。一定是你有足够的技术价值,你有一定的商业价值,你有一定的客户价值,而真正的最终的竞争是这个竞争,就是你的数据系统归属谁?你不能归属微信,你不能归属阿里,你得是你自己的东西,你别让人家给你偷走,这是你核心的资产。所有才能维持你的商业价值。未来渠道一定是无形化的,迅速建立的,一定不是BAT、京东这种模式。所以可能每个人在一定时间,你的资源就是渠道,你都能经营起来,最重要把它汇聚性。所以要这个系统要你的精确性、闭合性,这是数据系统要完成的东西。

我们说从产业互联网时代到经济时代,反过头来实际上我们竞争的要点是在这两个场景上竞争。一个是在场景,咱们老说O2O,实际上场景不单单是线下,通过活动,通过什么,它是一个很综合的东西,所谓场景。它是即时可以发生,不是物理上,就在这地点,即时能撮合一个场景,即时能生就一个场景。也就是说,我们今天的会有可能有这个会群,我们在个地方开会了。这个是互联网碎片化和弥散人群能够互动化决定的,就是互联网给了你这个空间。但是具体干什么,你要做真正的技术设计和模式设计。平台之争我就不说了,但是有一点,产业互联网的核心,就是帮助所有的人、机构、政府实现有效的管理。必须要研究管理。我们为什么无序啊?因为大家没有管理的逻辑。我们在我们自己的员工,所有的人自己都管不好,没逻辑,穿衣服随意,说话随意,为什么随意?你就过这么几十年,为什么没有要求?就是因为我们不知道消费目标是什么,做事的要求是什么。因为别人喜欢所以我做了,我不知道我这个给别人带来什么价值,我不知道。看现在的电影就能看出我们现在的问题。

我们认为现在产业互联网大势的东西,从管理到服务,需要用数据化的一套系统去实现。管理是过程管理,所谓过程管理,我们现在老说动态管理,实际上是过程管理。在西方工程学这里这个过程是生产过程,物流过程,进销过程,消费过程,售后服务过程,这种语言都是企业的标准语言。西方在这方面研究的非常之透,包括SOP这种标准的独立作业化程序,这个恰恰是我们现在产业极缺的。第二,资源管理。这个大家都比较熟悉,就是人财物的一些静态和动态的资源调配,这是我们大概比较熟悉的。恰恰是过程管理,过程管理的概念是源于工程。我们这个社会的管理,机构的管理,社会的管理都是过程管理,不单单是资源管理,因为资源是动的,所以要把工作流做出来。应该所有的政府官员或者政府的机构,或者部门的机构,或者是企业机构,它应该每天的工作流是按照一套标准程序做的。这个标准程序如何优化,如何能够改编我们的体验,这些东西我们要研究。恰恰是我们现在盲目的去销售产品,大家都热在消费,我觉得这是不对的,老老实实做产品。

我们用什么样的产品做服务来满足差异化的需求?我们现在为什么产品设计出来再卖掉这个过程有太大的问题。互联网给你提供的可能性,就是差异的的,互动的能把需求调动起来,就是你解决的是生产中最要命的能不能定制化生产,减少进销存成本,我们给企业带来这种价值才是对的,不单单是带客户来。所以希望的生产系统一定是柔性系统,一定不是生产就这么大规模,那就死了。为什么现在产能过剩?它最重要的不是从需求出来的。要是需求出来,一定不能做那么大。因为它的需求首先是资金需求不是客户需求,反正做大了能贷款,他觉得我有规模,我能立于不败之地。我刚才说了,数据不是因为大,你就能站的上去。我们看BAT这些入口,基本在获致、消费、社交上做的。消费互联网,我们觉得从营销的管理到监管,基本上现在没人做。这也不是阿里做的,这是政府该做的,或者产业的那些部门该做的。所以我们认为产业互联网的时代是我们在座的人极大的空间。我们更多的学工程的人,学管理、社会学、文科的人更多的怎么把这个社会怎么有效的管理成,这是关键,让所有东西更加准确有效的消费,减少大家的交易成本和管理成本,这时这社会才能进化。就是我今天出门或者不出门就能把这事办了,这件事是最重要的指标。这是我们现在真正的机遇在这儿。

数据的价值,由一体化变成立体数据,就是它不是一维的数据。今后的统一广播式的服务。我们现在就是先生产,再找管理卖去,这就是广播式的。而不是说我能有精准需求,我能迅速满足你,这是未来的真正的服务体系。然后从静态到动态的东西,就是数据的东西,我们更强调动态的东西是,这个数据取的时候是准的,用的时候是准的,就在这个时候用。举个例子,这个场景,今天在座的人我推一款东西迅速能回来,马上能给你送过去,这个时代就开始了。所以数据要解决几个问题,产品和用户的关联。就是我消费的产品,从生产者就知道,是我消费的,我不知道在座有没有生产企业,你都不知道是哪个消费者买的哪个产品号。产品怎么和客户关联,管理和营销关联。内部和外部的打通,就是通过数据,员工就是你的渠道,能不能外面的渠道就是帮助你做一些没有做的事情给你连其他渠道,这个就变成了你的员工,这个外部、内部的整合,由于互联网,由于终端都会实现。然后就是线上线下的,这就是我们现在能做到的。而前面的产品和客户的整合,现在我们企业是没有做。

现在企业的逻辑是公众帐号都放在公众帐号,企业应该建立自己的数据边界。现在企业都不知道危机,你成天用微信,用公众帐号,做的结果基本把企业数据葬送了。昨天我看马云写的文章说,你不知不觉别人就把你侵略了。所以要捍卫自己的数据边界。大家要记住,这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今天时间太短,我就是开个头,让大家知道产业互联网经济在干什么。非常感谢这个论坛,感谢互联网周刊,我们来探讨我们对社会作出什么价值,我们对家庭,对自己会经营什么,经营好自己的几十年。谢谢大家。

相关频道: eNews

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请在下方提交,谢谢!

投稿信箱:tougao@enet16.com
文章排行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