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ews正文

探讨下一代用户体验与品牌定位的关系,以及操作方式

2015-12-19 eNet&Ciweek

yuan_副本.jpg

 最后一个环节,当然在最后一个环节之后,我们还有一个颁奖。所以在分享环节我们每个嘉宾都围绕着今天下午的论坛的核心主题,就是用户体验和品牌的确立。问题,就是做到什么样的产品,或者用户体验要达到什么样的水平,我们才疼痛让我们的APP,让我们的产品立于不败之地?关于用户体验,我们请嘉宾分享一下他们的观点。

陆兴海:大家好。更高一点层次来说,我们觉得一个企业通过产品和服务面向我们的消费者,或者面向我们的用户,后端我们整个的技术团队和运营团队其实是非常重要的,这里云智慧后续也提出了一个概念,叫做精益性能的方法论。这个方法论是围绕我们做产品交互的整个生命周期,这整个闭环我们如何能够持续、快速迭代,然后做我们的产品,通过不断迭代改进产品,提升用户体验,进而满足我们的用户。我觉得用户体验没有最好,因为它是不断改进、持续循环的过程。这个过程里我们会不断的通过打造整个公司的组织的能力,应用能力,用户体验的能力,来综合的满足最终用户的体验的需求。

史凌波:因为在座的都是各位专家,我本身是从市场角度出发的,因为我觉得用户体验这个事情是多维度的,我们有底层的数据,包括我们大数据分析,但是从市场层来讲,我觉得也有一些自己的看法。因为我们是基于AR技术的产品,我们以前看过很多科幻片,那里说到很多用户体验的事情,但是现实生活中怎么达到那个实验。我们把数据也好,所有的分析也好,我们都会跟这个科幻世界发展。我们讲真正好的用户体验,应该是改变了人们接受信息的一个生态链。也就以前我们从报纸,从互联网,PC等等,看到所有东西都是一个屏幕,都是一个信息的体验,但是随着手机终端的出现,用户体验发生了改变,它随时随地的随刻的,只要有WIFI都可以体验到很多好的信息。所以在未来我们讲再深的层面,就应该是信息就在你身边,随时拿多,不是被动的。我们无论看广告,看新闻,看产品是被动的接受信息,从被动的信息里找到我需要的。未来我们应该是想看的物品就能够得到这些信息。而这种体验应该是最即时的,而最即时的我认为是最好的用户的体验。所以我觉得未来大家的目标是如何改变信息生态链的问题。随时随地随刻可以得到想要的信息,那就是最好的体验,包括它可以分享出去。

主持人:说的非常好。就是真正的体验,在你还不知道你在体验的时间,就已经进去了,出不来了。要想科幻一样,你已经是它的产品部分了,这个要求真高。

杨途军:我们这边主要做3D打印的平台。结合用户体验的话题,我理解是,产品有功能和性能,它的功能可以实现,但是最终能不能被利用和接受是要看它的性能够不够好。所以现在有很多研究测试,很多软件去测,比如一个系统,一个产品。3D打印这个行业而言,实际上它也不是一个最新的技术,但是它为什么一直不火,就是因为用户体验不够好,打印慢。还有就是在耗材,打印精度需求,从用户角度来讲能做,但是不能解决问题。所以经过很多年的发展,目前3D打印技术已经相对是比较成熟,最近几年,包括总理也在国务院讲3D打印。所以现在这个行业也在慢慢成熟,所以我觉得用户体验从能做,到能做好,就是用户认可,这是一个最好的用户体验。

主持人:我们大朴,大朴归真,大朴无痕,朴的话可能是体验终极境界,就是你没有体验,你在里面你就是一个部分。再说到3D打印,刚才杨总说的很好,3D打印想解决的是对人类的体验,因为是个性化的制造,个性化的服务,个性化的提供,但是反过来3D打印的瓶颈,就是因为我们还没有能够实现我们的理想。因为我们的速度,我们还在过程之中,但是3D打印的技术日新月异,包括材料等等。我相信3D打印一定能够实现杨总的大朴归真的终极的理想和目标。

孟玉龙:我今天来的稍微突然了一点,可能给大家带来一点小刺激。我说一下关于体验的理解,有三个观点:

第一,如果这个体验已经是市场上出现的,或者说已经被一段时间已经被如果持续满足了的体验,我觉得已经谈不上体验了。如果说现在智能手机用的很好了,在它出现之前,智能手机出现是打破原有模式的体验的升级。说现在都是智能手机,它的体验还能给人带来多少刺激呢?人性就是这样,不断需要寻求更深,更奇怪的刺激。所以我就说如果已经是一个被持续满足了的体验,别人有,你也有,这谈不上什么体验。我觉得这是人性的一个特质。

第二,更多的不断的去满足人,随时随地贪婪无度的需求,这就是最好的满足用户体验吗?我觉得这个问题得去想一下。由于人的贪求是无度的。有的需求今天有,明天不一定有。所以你去满足这个需求的体验,也未必能成为一个很好的生意。其实纵深是无知的,他也不知道他的需求是不是真实存在,是不是会持续存在。如果是短暂的,非常浅性的需求,你去满足他,我觉得没有太大的意义。其实乔布斯在做智能手机之前,没有做过太多的调研,因为有的时候人也不知道这个阶段他是不是有这个阶段,因为他基于前一个需求才会产生下一个需求。

第三,我还是继续卖一下我的观点,我觉得如果没有精准的大数据的支持的体验的更迭或者改进,其实都是在做一条线上的小小的加法,这个很累,你很难再弯道超车。其实你要做什么是好的体验,说送东西是好的体验,说做很好的UI、UE是好的用户体验,我不这么觉得。其实你发掘了,刺激了他想不到的事情,而且是有核心价值的东西,才是真正的穿透性用户体验,你会打败所有的竞争对手。在一定阶段内他不会超越你。

钟立铎:做前端的,做产品的人非常辛苦,我非常敬佩。我因为从投资出身来看东西,我觉得是整个产品的发展逻辑未来会是什么,我看到的不是说用户端怎么去体验这个东西,我觉得最重要的是,究竟给企业带来什么样的价值,或者给消费者带来什么样的价值。我觉得如果说苹果是手机的话,我们看苹果,我们更觉得是一种生态的,它打破了一种原来的生态。它最重要的是它给了你一个在它的生态里的权利。所以这个产品的设计是需要一个大思想。我们现在产品更多的大家对C端的体验,是更加过度的去追求这件事的需要,在我们工业角度这是打磨的事情。这是我觉得需要些匠人。但是我们更需要一些领军者。就是说他把所有的产品逻辑,能不能在重新的逻辑上做架构,来做一个真正的,我们讲叫管理过程或者业务过程的再造。所以这个产品经理,我首先觉得他首先是一个对产业,和本身的工业有一个非常重要,或者消费市场有一个全面的认识。或者你的产品团队不单单是一个阶段的团队。我们在欧洲,我们看欧洲的技术是这么去做,它大概一个团队有基本的逻辑设计,然后做工艺设计。刚才讲有交互体验的设计,这确实是一方面。但是我觉得更重要的是咱们在专家给架构师。就是这是我们看问题最关键的,因为做打磨这件事情,是可以不断的去做,就是匠人,匠人这件事情是通过千百次的锤炼,能打磨成一个非常棒的匠人。但是我们更需要的是领军人物的领导力,这种领导力是能观察到我们在行业上的痛点是什么,或者代表未来的逻辑点在哪儿,目标在哪儿?所以我们看问题可能更多的是看趋势是不是,我们投资的是不是代表未来?

我刚才说了投资的三个眼,有的人投资眼光,我就有数据和基础,我确实能赚钱,这确实是一种生意。这个在我们看来,这是一个生意。还有我会非常经营,我非常能够满足客户需求。我刚才一直说我们更看重的是价值。企业不断更新价值在哪儿,因为你投资的是企业,你投资的不是产品,所以的话我们看着企业,它如何开发产品,如何满足客户需求,如何管理团队。所以刚才说产品体验,我觉得产品要素体验是什么,因为大家都是专家,我的感觉,我认为这是工业尾部的一件事实。

主持人:我补充一句,我们今天的陆兴海同志,他在谈体验的时候,他已经把这个范围放大了,他已经把,包括逻辑关系,包括性能,包括后面他都放在了体验上。

钟立铎: 这个逻辑不对。

主持人:而我们钟总提的体验,是整体的。

钟立铎:体验从定义上要特别清楚体验是什么,体验是放不大的,首先是系统逻辑对的。然后做产品,产品的细节上有体验。我觉得这个放大不了,放大的是整个产品设计思想。就是那个产品是毛的产品没关系,我看见的产品逻辑,那个东西建起来了,因为那个东西你突破了人们以往的认识。这个认识论的突破和方法论的突破,是我们作为投资者最看重的。

主持人:钟总说了一个概念,只是想赚钱,或者有资源,就是可能理想没有那么高远。

钟立铎:因为我在群里经常遇到给我推销东西的人,我举个例子,我说有一个女孩是卖白银的。她问我干什么的?我那时候正好在渤海。她老问我,我说这样吧,你做的东西我们觉得是个生意,我们投的是企业。她说你给我举个例子企业和生意有什么差别?我给她举一个例子,你要是养宠物,卖宠物,我认为是个生意。我投的是动物园。

主持人:所以这里要想拿投资,还必须要有情怀,要有目标,要高远,要用做事业的角度。

说的非常好,有一点我觉得也是对我们做APP,准备做APP的,就是在动手之前,一定要想清楚,咱们的目标,我们的方向,甚至把情怀,把社会责任这些都要考虑进去,不要轻易下手。但是如果是钟总刚才讲的,我现在有一个资源,我要通过APP,或者通过我们的产品来把生意做好,这个时候我倒觉得,咱们把体验做好,赶快把钱赚了,下一个理想咱们再高一点呗。这是一个阶段。要是真正拿投资,真正做出像乔布斯一样的事业,确实是要更多的关注我们在哪里,我们要向哪里走,我们的逻辑关系是不是真的能走通。最终说一点,还是早上说的,就是互联网打通了,打平了很多东西,我觉得归根结蒂,最后,第一,你有没有价值,第二,有没有把这个价值传播出去的能力。最牛的事,你不仅有价值,而且还具有把价值传播出去的能力。这个应该是。

钟立铎:这个说的非常好,大家可能对价值抓不到,用一个公式可能更清晰一点,就是价值等于你这个系统或者一个人,它是一个智慧含量。智慧含量是什么?一个是技术积累,科技积累,然后要乘以时间用力。就是说我们现在好多人因为老所浮躁,可能因为他对这个行业的理解,他积累不够,并不是他不努力。就是你做好一个东西,一定是我们叫智慧含量乘10的时间用力。就是技术的创新力,创造力在这里,同时你在这个行业得有足够的积累。如果这个行业里没有足够的积累,你做不上去的。就是价值要从那个体现。

主持人:我插一句,这次有关于90后、00后在互联网创业现在声势比较大,我也同意钟总概念,其实可能在进入的时候,80后、90后生来就玩电脑,他很熟,容易进去。但是互联网玩到最后玩到价值的时候,可能咱们这些年龄的人,咱们一点都不要心虚,我们可能会后来居上。就像钟总讲的我们有积累,我们有价值。如果互联网我们再找到门路,我觉得我们不会次于90后、00后。  

钟立铎:当时我们在美国对雅虎和脸书并没有投。像现在MySpace没了,脸书有些发展,领英这些出现了。我们认为媒体这些投资的话,就像刚才那位先生说的,就是人们圈子开始感兴趣,后来不感兴趣的,这个东西有变化。所以长久来做这些媒体的关注度的东西,我们放一个电影,14号大家能看到,这个是没有意义。我们认为投电影是一个项目,这是一个生意,众筹什么的都没问题。但是说投一个电影公司,我觉得没那么简单。我觉得好多人可能觉得那个东西有人脉,就是你这种模型一万个人都可以做。就是说肯定有少数人站在前面,我跟你说即便站在前面,我也不感兴趣。为什么?因为你看Google这种公司,你看它积累多少技术,这种公司,它能够立足不败。还有华为,就是因为这些公司看到的未来,它大量的去研究。所以这个东西是有积累。我说在这个行业内有足够的时间用力,你才能力建立文化。现在互联网最大的价值,它属于层级很容易打穿,边界也很容易打破,所以你知道在这个竞争点上面临的压力和面临的竞争,是相当残酷。你刚才说的创业,阿里投的课程表的那个。我当时就说这个没用,这个东西没价值。这个如果是纯商业模式的话,这帮客群来讲,为什么用你的不用他的,这个东西看起来就是没价值。我说那个孩子根本没怎么做过生意,他怎么做这件事情?我说的这些东西,因为我投了互联网,我们损失的钱比我们挣的钱多。所以我们才有资格在这里说话,是因为我们有这么多行业的积累。就是你们现在看到的,就是我从投行角度投,每个月都在投,有这么多的积累,有些公司确实走不下去。我是从研发状态上走的,我们不是投上市之前的。   

嘉宾:我插一句,刚才听了上面几位发言收获挺大,而且颜总也让我上去,我说没准备好就不上去了。但是听了以后,我想谈一个问题,就是钟总和陆总谈的事不矛盾。他们本来就是这个体验的两个方面,一个产品要想有个好的体验,首先要有一个大的情怀。这个产品有意义,对社会有贡献,或者有作用,这是第一个。这里衍生出我们的社会价值。反过来,第二点,刚才陆总谈的,我觉得从技术上的体验也特别重要,特别是这个需要科技保障。当然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我们的技术,电脑也好,我们的软件也好,肯定是越来越技术。这个时候需要一个技术。

我今天想谈的客户体验,其实我更想谈天时地利人和的概念。第一,一个客户体验要好,首先要适合于这个时代。这个产品可能我们十年前的产品,跟现在的产品从出发点,设计思想是不一样的。这个一定要符合这个时代的需求。这个时代,刚才说大数据时代,比如说我们现在的互联网时代,或者互联网+时代,这个时代的产品首先要符合这个。第二个,要符合于我们中国,这个要落地。刚才谈到说美国的,现在发现到中国不一定落地。但是有时候这些思想很新,比如会出现很多仿制的,但是会是很多的中国厂家,这是我们看得见,有很多现在最时髦的产品,都有国外的影子。我觉得这是一个落地的概念。当然人和这个事就不用多说了。说客户体验,我觉得一个要符合时代,一个是要符合我们国情。

主持人:不管怎么说,用户体验我想还是很重要的,当然在用户体验之前,我们也认同要有情怀,要有价值,要有社会责任感,要有情调。但是,一旦我们把前面这个位置定下来之后,我们找到目标发现方向了,一旦进入做产品的时候,我们真的要把它做好,把用户体验做到极致,因为这个在生态链里也是一个必要条件,这个环节不够,肯定也不行。

圆桌环节到此结束。谢谢各位。

相关频道: eNews

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请在下方提交,谢谢!

投稿信箱:tougao@enet16.com
文章排行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