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ews正文

智慧大数据的开放能力

2015-12-19 eNet&Ciweek/杭州泰一指尚科技有限公司副总裁 李麒

杭州泰一指尚科技有限公司副总裁李麒_副本.jpg

杭州泰一指尚科技有限公司副总裁李麒先生

12月19日,2015年(第十三届)中国互联网经济年会已经进入第二天的议程。在2015数字营销高峰论坛下午的现场,杭州泰一指尚科技有限公司副总裁李麒先生为我们带来了精彩的演讲。他认为,新的营销公司应该以技术、数据为核心,为用户提供“互联网+”的数字营销解决方案,并通过不断地努力,给这些传统企业带来新的契机、新的转型。

以下为演讲实录

尊敬的各位来宾、女士们、先生们,大家下午好!我是来自泰一指尚的李麒,今天非常高兴有机会参加2015的互联网经济论坛,也是非常感谢主办方的大力支持。

熟悉泰一指尚的人都知道我们的母公司是泰一科技集团公司,我们指尚是泰一主要的子公司,主要做线上的互联网营销解决方案这一块。对于整个集团的业务实际上也是帮助利用我们对于大数据的一些技术、一些积累,特别是我们在整个行业中一些落地的解决方案和应用,帮助一些传统企业实现互联网化、国际化,以及整个的企业转型。目前总部在杭州,在北上广、深圳都有分支机构。

作为一家以技术为核心的“互联网+”解决方案提供商,我们也是通过我们不断地努力,我们看能够给这些传统企业带来哪些契机,新的一些转型。

今天我要跟大家分享的话题主要是说智慧大数据的开放能力,这个开放又提到大数据了,我想和大家说大数据这个大家听得耳朵已经长茧子了,不愿意再多说一句,其实无独有偶还是挺幸运的,我从国外读书回来,当时直接进到国家863项目组里面,跟祁老院士,包括跟北欧的院长方明星,我们一直在搞005、006,整个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内所有大陆上网的行为进行有效监控跟分析,这里头有点小邪恶。为什么咱们现在上不了Facebook、上不了Twitter,那个时候我们叫数据大集中,实际上这就是最开始大数据一个雏形,全都是来自欧美一些先进的技术跟理念。

我们带回到国内之后,参加到这个项目之后,还有后续的项目,基于网民行为研究,对于市场定位做的分析,包括如何利用大数据能够给国家战略提供策略支持,实际上这些都有涉及。

现在来看,很多的无论是企业、单位都在不断地转型,往数据上去偏,刚才好耶的陈总也提到了。但是这个不是最关键的,因为大数据的入门的门槛非常高,不是很简单一朝一夕,或者说一个团队可以很轻松地完成,它需要至少十几年以后的技术积累,还不算逻辑应用的开发应验。因为里面所涉及的所有的技术环节,包括应用环节是非常之多的。

国外最早我刚才说我学的是计算机科学,那时候还没有所谓的大数据的概念,但是我们在研究如何把数据做完集中之后进行统一地关联分析做预处理,那个时候又没有现在整个的大规模的计算机处理技术,都没有。所以说那个时候,我们不断地进行见证跟传承下来,然后再去研究,我个人觉得,因为我搞纯技术出身,我觉得才靠点谱。

我说了大数据这一块的东西,大数据为什么变成了现在最流行最热门的“互联网+”的引擎,这二者有什么关系呢?说起来“互联网+”很热,大到国家战略,小到民生应用,如何用开放的心态拥抱互联网,把传统行业跟互联网思维结合在一起,不是拒绝,是拥抱,开放的心态去拥抱。 

所以说从国家战略角度考虑这个事情,为什么?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研究?SDR,中国刚刚进入SDR现在的虚拟经济跟人民币汇率挂钩,以及未来在国际形势上全都有关系,这就是为什么国家这么注重“互联网+”,包括在乌镇前两天开幕,我们也做了展位,也接待了习大大一行,国家非常重视这个事,到现在整个民生应用同样地去重视。因为在学术界不同的学者可能见解也都不一样,比如说像田溯宁老师说,他说互联网产业化、生态化。但实际上我因为还是那句话,比较偏重技术,马化腾先生说了八个大字“跨界融合,连接一切”这也是代表了腾讯它对于整个“互联网+”一个概念的诠释。所以也是强调一个开放的一点,这一点可能更贴切一点。

但是我们再来回过头来看,传统的经济从无论是你的产品从设计、开发,包括你到了上市、销售,甚至是你的整个的销售体系的管理,渠道怎么去建?一个闭环的过程全都是要依靠人,人的经验。这个时候说人的经验靠不靠谱?当然靠谱,人是智慧生物,沉积的这些个经验只有一步一步才能够指导你的产品去生产、研发、设计,现在又变成了工业4.0的时代,以德国为首做起来的,所有的进行IT化,物流电子化、IT电子化,包括CRM,整个企业后端数据怎么全面实现打通,来指导他的产品重新进行生产、设计,包括跟受众、消费者结合,怎么进行二次研发,改进产品的优劣,这些全都是工业4.0所带来的机遇。

当然,挑战也是并存的,所以说我们必须要进行技术上的一些变革,我们要进行以数据为核心的新的一些思想方式。这里面就强调了在整个大数据里面我们可以做什么呢?利用数据可以帮助这些企业进行转型的过程中跟互联网相结合的时候起到一个基础作用,这就是所谓的核心的一个理念。

说了这么多,泰一指尚怎么去支撑这一块?我们就是考虑了有这么几点,也跟大家分享一下。我们会利用一些数据上的积累,技术上的一些经验,和我们的一些研究成果,以及我们的各种应用落地的场景的解决方案相结合,提供了三个开放能力。也就是说数字营销开放能力,以及大数据能力的开放能力,还有就是业务移动化的构建能力。这三个能力其实也是跟企业转型是息息相关的,如果这个时代你想做互联网、去拥抱它的话,必须离不开对整个数据商业化怎么建设?你的数字营销能力,现在无人不手机的时代,你如何把你的消费群体、你的粉丝实现一个360度一个闭环的管理。所以说这三块我觉得是可以利用技术、数据跟应用去全面进行整合的,我们可以来看一下,我们在这一块分享一下我们的一些成果。

泰一指尚的大数据开放平台叫DATAMUST,里面有一块是阿特拉斯,大力神,力大无比可以托起整个地球,我们起这个名字也是寓意这个故事。雷永华先生早期是在美国雅虎做,他回国之后去了阿里,他带领了整个包括陈伟、哥伦比亚大学的博士后,整个叫三剑客的一个小组。现在整个阿里云,包括淘宝、天猫所有的底层架构,就是他们三个人带队做起来的。所以说他也是阿里巴巴的首席架构师,所以基于他的这些个研究成果,包括他在美国做的研究,带到了泰一指尚之后做的DATAMUST。想要做大数据真的是很不容易,我是搞技术一路走过来的,从底层你说他怎么去设计,你怎么去做Hadoop,如果有一台机器坏了,你怎么能够完全恢复掉,你用你的VS架构还有刀片服务器,光这一块成本就不是一个一般的企业能够承担的。研发的时候数据仓库怎么建?算法怎么弄?包括你在上层做整个CI、ACBM匹配的时候怎么能够做到关联万无一失?

实际上都是属于我们核心的一些研究,如果说没有这些作为沉淀,作为积累的话,所有的大数据说起来,说极端点有点扯淡的意思了。所以技术必须做研究,特别是在做关联的时候,刚才我举的ACBM,我们当时做洛克菲勒做交流的时候也做过研究,基于神经学反射原理反射回来,这些都是属于幕后在做的一些工作。而前台展现出什么呢?就是产品跟服务的能力,也就是说我们在整个数据,及整个的技术这块做了那么多积累,不论是刚才提到的算法也好,数据清晰、模型标签、数据挖掘等等等等,这些实际上才是真正给用户能够看到的。包括从DMP到DSP,到SSP都是拿技术在贯穿的。这里面包括这几个层面对于这些全都是要有前端的数据跟标签做支撑的,也就是说最终给客户一个用通俗易懂的理解来说,就是策略分析,包括你的营销、精准的一些策略,包括一些定制化的服务。说白了用户不关心别的,用户只关心你能够带来什么样的事,你大数据听起来很神秘、很牛B,最后怎么样?

现在90后都已经过时了,现在一直在研究95后,我们包养了三个大学生,现在包养三个95后的大学生,对每天的行为做研究,必须要去记录他喜欢什么、干什么?听什么?玩什么?95后现在玩二次元,玩比里比里,玩弹幕。95后的思维跟70后、80后和90后完全不一样。他们才是未来的消费者消费的主要的群体,如果没有数据把他们的行为进行还原的话,请问接下来你怎么去做?他们真正伴随互联网成长起来的一代,我们那个时代,我是94年搞的计算机,98年才第一次上的互联网,真正中国互联网发展到很方便的时候是2000年以后的事了,现在的95后长大了遍地都是互联网,wifi、手机,上网很方便,这些行为表现的研究恰恰才是对于数据商业化开放的一个信息价值的开放和重要的基础过程。我们在这一块也做了很多工作,时间关系我不多去介绍。

无论是做数字积累还是可视化,还是给企业自建PMP,有的地方叫BBD的,概念都差不多,在这一块是指的商业化数据这一块,包括企业自身也好,还是说整个数据商业化的能力也好,提供了一些解决方案。

到了整个数字营销的平台,前面有数据了,现在要落地了,从一个产业链打通的问题,DMP、DSP、SSP,有的是做整个的RTB,现在我发现在国内研究的东西很有问题,以前我参加过很的国际的大会,讲英文的,带着同声翻译,不敢说,为什么?怕丢中国人的脸,这儿人少比较封闭的环境,真的是这样,美国人怎么看中国人?洛克菲勒的CEO原话告诉我,论技术中国人不比他们差,我们的逆向思维能力强于西方人,包括我在国外的时候,所有人跟我讨论技术,我觉得一直是说不过我的,这一点自信咱们中国人还是有的。为什么回来借鉴了国外先进的理念反而发展不如他们呢?这是中国特色,我们的广告主、我们的消费者在这个普天大地上只能接受这种形式。

其实我不接受,他说得也对,比如说新浪微博,新浪微博后来都能发视频了他还刚刚支持,但是中国人确实扩展能力很强,这是无可厚非的,但是落地到这一张图上,我说这个是什么意思呢?这是将来的一个趋势,我们必须要沿着我们这些前辈,站在巨人肩膀上前进,以后的道路是非常地长,而且特别是涉及到整个技术这个层面也是非常非常地艰难,但是没关系,我们不能被别人看不起,这是站在整个一个层面来看的。

对于我们整个泰一指尚来说,我们也是想是不是能够利用我们现在有限的一些技术跟能力去改变现在的整个行业状况?我们试图用我们的技术去改变它,我们会在整个行业、在整个产业链上去考虑,重点去做布局。也就是说我们考虑了一方面可以借鉴国外先进的模式做RTB,我们还可以自己建立自己的从DMP到DSP到SSP的整体解决方案,从数据服务,孩子说从营销的场景,包括刚才说的程序化购买,用户画像,这样的话就简单了,你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这些人群喜欢做什么?有什么兴趣爱好,你全都知道。很多人就反问我,说你们的数据来源是什么?你是不是在吹牛逼?全中国只有一家能做真正的大数据,中国电信运营商和国家,所有其他做大数据的全都是属于小数据。

我们只能在有限的一个范围之内提供我们这些个能力,最后简单说一下三个平台之一,移动业务化构建能够做什么?因为它作为整个客户端有效的工具,还有手机端,还有微信、微博、EPR,包括整个解决方案一体化的东西,因为一个企业它想要做粉丝经济,粉丝营销他首先自己必须有移动业务化的构建平台,他得需要工具、需要系统,所以这一块也是非常重要,必须要把整个的数据和线上、线下打通,谁最关键呢?其实就是手机。没有比手机现在更便捷的工具了,手机毫无疑问现在全世界第一,我们跟印度尼西亚最大的电信运营商合资,我前两天去印度尼西亚,印尼的人民普遍处于在2005年左右中国的水平,但是他们的移动为什么很发达呢?因为固网不太好固,跟地势相关。中国虽然说有很多的问题,但是我们的机遇和挑战都是并存的。

最后,简单概括一下,我们现在整个的泰一指尚,因为指尚是集团公司覆盖的业务范围也比较广,下面五个子公司有做IT的、系统集成的、传媒的,单个从集团业务开发能力就是来帮助整个的传统企业做转型,做“互联网+”,通过开放我的商业化的能力,包括我们的业务移动化构建能力,再加上数字营销的一些能力,形成一体化的解决方案。

以上就是我的分享,谢谢各位!

相关频道: eNews

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请在下方提交,谢谢!

投稿信箱:tougao@enet16.com
文章排行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