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ews正文

从90后到00后的理念与需求

2015-12-18 eNet&Ciweek

圆桌对话_副本.jpg

圆桌对话现场

在2015(第十三届)互联网经济论坛大会召开的过程中,12月18日下午举行了分论坛——2015新互联网公司高峰论坛。其中,德勤中国资深合伙人金建、共鸣科技创始人严研、云鸟配送联合创始人COO何晓东、老师好APP联合创始人兼COO詹云雷参加了圆桌对话环节。四位嘉宾针对论坛主题《从90后到00后的理念与需求》展开了充分的探讨。四位嘉宾结合自身所在领域,有深度、有新意的陈述,让人深刻思考。后面又有观众进行提问,让整个论坛更加火热。

以下为对话实录:

德勤中国资深合伙人金建:我们还是讨论一下这个主题,探讨从90后到00后的理念与需求,前面说了题目比较大,需求确实很多。我们几位嘉宾做各自介绍了自己从事的专业上面探讨的互联网企业和我们90后、00后相关联情况。

互联网企业它的发展和我们90后、00后联系的程度这么紧密,会不会影响其他阶层的年龄人员,他们在使用互联网或者开发互联网方面的兴趣和投资的偏好,从这个角度来看,互联网企业不是90后和00后专属的,是各个阶层都有机会合作的,这里边看看这个关系怎么处理,每个人发表一下自己的见解。

共鸣科技创始人严研:您说的这个问题我觉得是会的,比如说在我家,我先开始用打车软件,大概我用了快一年了,我叫专车接我父母、接机,他们就问什么车,这么好,多少钱,讲完之后他们说还有这个好事儿,他们用的比我还多,我给他们订的水果,问我是什么东西,现在他们转过来跟我说,最近有活动,存1000送1500。您说的这个问题是先后顺序问题或者说敏感度问题,年轻人先发现一个产品,在同等的衣食住行领域的需求下,我觉得不管什么岁数都有这个需求,他只是后知道一点而已。

云鸟配送联合创始人COO何晓东:我觉得影响是必然存在的,您看从企业用工的角度,现在招来的很多人都已经是90后了,所以说从业人员的年龄也在越来越年轻化,智能手机普及也是从年轻人一代一代往上,刚才说用工,我说用户,用户现在90后也逐步的登上了历史舞台,就像我们做产品的时候都有一个切入点,我相信年轻人是最活跃的群体,严研也谈到了,作为最活跃的群体会影响到其他人,放到社会当中,90后、80后包括00后也是思维最活跃的群体。他们使用了互联网的产品之后,只要是体验好的话,一定会影响到周围的人,让周围人感受到这样的产品,在年龄层的切入点拉开整个的所有年龄段的人都在体验互联网的产品,核心只有一点,这个产品的确对老百姓有帮助,年龄段只是切入早晚的问题而已。

老师好APP联合创始人兼COO詹云雷:从老师好这个项目上来看,我认为影响还是蛮重要的,当我们做这个项目的时候在讨论,到底要不要在手机上做,我们的用户两部分,一部分是家长,一部分是孩子,孩子是接受服务的人,家长是为这个服务买单的人,家长多半都是70前,我们在做我们客户的时候,其实还是坚持了把产品做到手机上去,我们看全国其他的城市,在没有移动客户端的时候,大量的家长采用的是校讯通的方式,实际上也离不开手机。实际上对于我们这样的O2O项目,移动互联网的影响还是蛮大的,还有后边很多服务的提供。所以从我们的角度来看也是有影响的。

德勤中国资深合伙人金建:刚才三位嘉宾都回答了这个问题,互联网不仅对年轻人,对其他阶层的人士都是有影响的,而且这种影响正在潜移默化的改变了我们整个社会生活的一种状态。我倒觉得这里边还有一个问题,我们可以进一步深入探讨,现在把它焦点对准了90后、00后,这批年轻人是互联网的主力军,好像主力军,意思是互联网靠他们来开发,去发展。但是你们有没有发现,这里边一个现象,在资本市场上,因为刚才老虎证券讲到了,往往投资者都不是90后、00后,有钱的都是相对有一定年纪的,像巴菲特、李嘉诚,这些有钱的大老板,哪怕是现在的马云都不是90后、00后。

所以这里就提出一个问题,这不同年龄里面他们对互联网的认识,我们建立在用户角度还是建立在投资创业这个方面去发展,我觉得这里边可能更深入了,既然题目是这么提的,需求,但是从投资者来说,可能考虑不是单单的年龄问题,考虑的整个社会的结构和产业的相互协调发展,这个问题我觉得是对传统行业很大的改造,也就靠我们的不同的年龄阶段去充分认识互联网的作用。进一步发挥一下,除了影响之外,有没有可能更深入的看到,其他年龄层或者更多的非90后、非00后的人员,他们对于互联网的发展或者起到的作用,比我们90后和00后会更加有力、更加有效,你们怎么认为?听听各位的意见。

共鸣科技创始人严研:我觉得这个事儿也不是90后或者00后,永远是年轻人,得感谢有互联网,有VC、有投资,有GPLP这个模式,要不然的话,您刚才说的有一些头些年赚了大钱的人们,他还能把钱交给对的年轻人,分享他们未来的收益,我认为如果没有这条路,很多人的钱被后面的人抢走了。所以您刚才提到的一个问题,社会的结构问题,这就是一个良性的,新陈代谢,比过去一代人起来,革另一代人的命,诉诸暴利好很多。确实像您说的,60后是现在互联网一线企业领导人的主力,赚到钱的,像刚才那位老虎证券他的客户应该也是70后为主,工程师们,这个确实是钱在他们的手里,我看到他们每天不遗余力的寻找着优秀的年轻人,把钱交给他们,以保护自己的财富,这是今后一代一代人应该有这么一个传承,现在年轻人等他变成了资本拥有者以后,他也会去寻找10后、20后之类的,把钱交给对的年轻人,保住自己前半生的劳动所得,这是新的社会传承的常态。

云鸟配送联合创始人COO何晓东:现在在投资圈有人和我说,70后拿不到钱了,因为年纪太大了,虽然70后有些才30多岁,但是这是一个现实。主持人发问了这么一个问题,我是这么看的,首先,年轻人有的是冲劲,有的是体能,有的是好奇心,这些都是年轻人身上有的优点。所以说把这个资本交给年轻人,其实也是发挥他们的优势。刚才主持人又说到,投资人的年龄貌似不是90后,我认为非常正常,老和新要结合,刚才我说了新人的优点,别忘了老人的优点是什么,经验丰富、有原始积累,站的高看的远,一个运筹帷幄,一个冲锋陷阵岂不是最好的组合吗?我是这么看的。

老师好APP联合创始人COO詹云雷:这个话题,从我们企业角度来看,对于需求来讲,对于解决需求的人,实际上都是工作的人,我们现在看90后、00后,10后他们都不在工作,00后很少有工作的,已经陆续开始了。只有我们这些工作的人才有机会发现这个问题或者解决这个问题,满足这些需求,就像我们在我们平台上,经常谈到的,家长为什么要给孩子补课,实际上这个问题问起来之后,我们有各种各样的答案,我孩子学习不好。但是归根结底这些问题都有一个普遍的规律,我们在这个问题上总结的规律,家长对自己和孩子不满意或者不自信,这就是他普遍的规律。

在这个需求上,他的孩子如果说学习成绩差一点他不满意,所有这些东西都有一定的事物规律,如果把这些话题往深了研究还是规律的问题。

德勤中国资深合伙人金建:三位嘉宾刚才的回答其实很重要的一条,我的观点就是想引导大家来探讨,互联网究竟是不是年轻人的专利,我们社会上有一种倾向,互联网是年轻人的事儿,好像其他年龄阶层觉得跟它没什么相关。所以这就是我们现在这个社会发展当中一个不平衡现象,我前面演讲的时候提到了,我们的传统行业占了75%到80%,我们的新兴产业或者中小企业只占了15%到20%。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如果就把互联网归结为年轻人的或者90后、00后所专用的,而其他阶层的人只是相对来说落后的,很容易使社会形成分化,很容易使得传统行业和互联网的结合造成对立。就是我们需要探讨的问题,我们开研讨会就是提高大家的认识,搞清楚互联网企业对于传统行业带来革命性的变化,对于我们人员的思想、知识结构也会带来革命性的变化,需要我们大家探讨互联网怎么应用推广,包括年轻人,也包括其他年龄阶层的。

这里边又提到一个制度的问题,刚才严研也提到了这个问题,詹云雷也提到了制度问题,所以我们现在很多制度是不是在改革当中有所改变,特别是讲到教育问题,教育这个制度也是传统行业,几千年来传统的行业,这个传统就是靠老师简单的单方面的灌输教育这种模式,在互联网时代会不会有改变?这就是对我们的挑战。

而且为什么现在出现了课后辅导,这和我们的教育制度关系,各种教育制度完全根据因人而制的,根据学生的需求而制定的,人为的制造竞争、制造体制,这就引起我们的思考,能不能通过互联网把传统的教育制度,传统的思维方式发生革命的变化。所以我觉得今天讨论这个问题可以引申很多方面大家的遐想。

时间关系不可能展开,现在做一个这方面的概括,希望我们今天的发言跟在座的各位你们有一个启发,不知道在座的各位听的怎么样?要不要听听在座各位有什么问题,我们互动一下。

观众一提问: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一下金博士,刚才您在您的演讲当中说传统企业要引入民间资本,要引入互联网的技术,但是根据我个人的一些理解和当今的趋势,我考虑的问题是安全问题怎么解决,因为前天的时候,我在听习主席在世界互联网大会上,他发表演讲的时候,他整个演讲当中秩序、安全和自由三个词出现频率最高的三个词,请问一旦这些传统的中国高精尖企业他们引入了互联网技术之后,他们的安全会不会受到挑战?会不会受到什么威胁?又有怎样的应对策略?谢谢。

德勤中国资深合伙人金建:谢谢你的提问,这个问题确实是当前比较敏感的话题,大家都知道互联网能够发展到现在,对社会的促进作用不用谈了,但是也带来很多负面的作用,其中安全就有黑客的攻击,美国都没有办法,他们是最先进的地方,但是他也束手无策,老是指责中国给他攻击制造麻烦。这种现象很简单,涉及到监管和法律这两个层面有没有完善的问题,现在大家发现没有,我们互联网上面的监管或者法律惩罚的措施是不过的,现在黑客发生攻击以后,你怎么办?通过刑事侦查找他,通过起诉和审判来,这些过程,第一,时间长;第二,成本高;第三,涉及到商业秘密也不能公开。所以很麻烦的事情给互联网发展带来了一些担忧。所以刚才这位先生提的问题也是现在传统行业不愿意把互联网和传统行业深度结合的一个原因之一,尤其是军工企业,搞导弹、舰艇、坦克车,生产其他军用设备的,怎么让互联网随便进来呢,肯定要封锁,第一是保密,第二是防止安全信息的泄露,第三更重要的是这里边国家下达了各种预算、经费,各种各样的生产指标、技术参数是不能泄露出去的,所以互联网在传统行业的应用受到了一定的限制,他要屏蔽,很多传统行业对于所谓外边的互联网都是屏蔽的,甚至很多企业不让有WIFI的,各种各样的信号接入的。

所以这个问题就涉及到我们现在的法制建设,我们的监管手段和方法还跟不上?所以带来的政策就是放开民营资本,放开市场的互联网企业从事传统行业有很多改革的步骤要做,不是说今天一个晚上,发一个文件你们都进来吧,不可能的,确实有很多的程序,但是首先我认为要解决思想,互联网产业对传统产业是一个有效的整合和参与,这是我们现在公认的。所以这也涉及到年龄阶段,互联网不是年轻人的专用各个阶层的人,如果对互联网都有钟爱的话,对传统行业就起到一个有效的改革。

 

第二个问题,我更深入地说一下,我们现在互联网从事的人员素质是达不到标准的,也就是说,现在搞互联网的人,这个心态是有极端化的,有的是通过互联网来发泄,有的通过互联网找到自己个人的目标等等。所以这些人的素质不一样会导致互联网的效果或者市场上出现的问题,这就给我们带来更高的警示,互联网产业需要高端的人才,什么叫高端人才?包括人才素质,不是会玩电脑就叫互联网人才,就需要自身的修养,懂得法律,懂得社会的各种生活习惯等等,这些人现在比较缺乏,综合素质高的人比较少。所以往往你去看,做黑客的人,这些人都生活的很畸形,他的思路、想法和生活方式都和正常人不一样,这就是涉及到我们现在培养互联网人才的时候,忽略了对人的素质的培养,缺少对人格的训练。所以有时候往往在公开的地方找不到发泄,在暗地里给你搞一些事儿。所以这就是我们现在互联网产业要面对现实的问题。这是我的理解,不知道回答的对不对,都是问题,需要大家来探讨。谢谢你的提问。

观众二提问:我是做传统广告营销层面的,从2005年面临整个行业的转变,今年这个行业也非常不好做。我其实挺想知道,今天一天的论坛,四位嘉宾,包括今天下午的主题,从90、00后他们的想法理念和需求,你们四位企业现在针对自己的状况,针对最大的受众群体怎么做下一步的战略部署和行动?

还有一个问题,在座的四位可不可以找一个共性,四位能够合作一个项目,突然想到这么一点,你们现在想一想,做一个项目找到共同的点,根据每个企业的特点做一个项目,这是今天下午一个讨论到主题最大的问题点,要有一个结果,对于你们四位企业家的主导者来说。谢谢。

共鸣科技创始人严研:我们公司是2B的企业,但是90、00后是我们客户的客户,客户是我们衣食父母,客户的客户就是我们的衣食祖父母,需要更加重视和研究。我们共鸣其实目前没有什么特别针对年龄维度的策略,我们现在做的事情是属于一个产业接触互联网四个阶段当中的第一个阶段,也就是我们现在首要任务,把网上所没有的资讯或者信息、数据,从网下搬到网上,这是共鸣在面对一个非标金融资产交易市场要建立的第一步,你得先上网能看到有这些信息,我们先做第一步事情,类比大众点评,先把饭馆都登记到数据库里,我们现在大概一年时间完成这件事情。

云鸟配送联合创始人COO何晓东:您这个问题问的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因为我们是做物流的,我们服务的都是企业客户,说心里话,企业客户在决策物流选择的时候,没有90后和00后决策这件事情,目前的结合点没有。第二,考虑的维度不是这么考虑的,我说自己的行业更有代表性一些,比如说物流行业,物流体系既然服务于企业的物流,我要理解企业的物流需求到底是什么?到底哪些地方需要我们提供服务,我们一定站在这个点的角度考虑,而不是90后、00后的维度,也许在别的行业有,在我这儿不会这么考虑。

老师好APP联合创始人COO詹云雷:我们用户当中很大一部分就是是学生,00后,您这个问题也是2016年甚至后边关注的企业发展的方向,对于现在来讲我们客户端更偏重的是选择和交易,之后对于我们来讲真正的客户服务于学生,00后的这些孩子,只不过我们这些服务是偏重于他们的教育学习这边,而不是娱乐。所以在企业发展来讲,我们所有的投入和我们的方向,包括研发体系的研究客户端的研发,都是偏重于教育、教研、课题这些方面的发展。对于服务来讲,对于我们提供教师服务也是偏重于如何把老师打造成适合孩子们需要的方向去发展。至于您谈到的第二个问题,我也是没有想好,怎么样四个结合做一个什么样的项目,金老师聊一聊可能有更好的想法。

德勤中国资深合伙人金建:我先回答你的第一个问题,前面三位嘉宾也说了,其实我这个行业90后是相当多的,我们就是吃青春饭的人,大学毕业到我们这儿的都是90后,但是我们又是一个讲经验,需要经验和技能为主要目标的一个行业,我们是搞咨询、搞服务的,客户需要的是有经验的咨询人员。所以没有十年的工作经验,你不能独立出去跟客户做项目的,因为我们都是搞团队的,做到合伙人以上,才有资格跟客户单独去签合同、做项目,你做不到合伙人,只是一个经理级的人员,只能在团队里边一起做。所以对我们来说也是很奇怪的,我们需要年轻的人,但年轻人在我们那又不占重大比例,他起不到决策,也起不到吸引客户的作用,毕竟他资历不够。所以对于我们来说既需要年轻人,我们都是通宵的,但同时又需要他们加快学习,吸收经验,论资排辈,否则客户不相信他们。我现在最头疼的是带了一个团队出去,客户一看这么年轻,我不要,宁可多给一些钱找你这样年龄的人,因为你有经验,这是非常矛盾的事情。

互联网在我们这儿非常深入,我们就靠互联网工作,但是又不能作为主体,我们毕竟靠人脑来跟客户做策划,做各种研究和分析,所以这里这是我提出来的,互联网和传统行业,90后、00后和其他年龄阶层的相互结合,恐怕是今后发展新的状态,我叫新常态,我们把这个整合起来就是最佳的产业模式。

第二个问题,你提到我们这四位嘉宾,有没有合作空间,有,因为我是搞咨询策划的,我马上看到我们之间的优势,首先,我们的严研他是做B2B的,他就涉及到企业有很多信息的发布和信息的交流,这个平台,而我们的何总,他是做物流的,也是物流配送的,他有很多物流专业所需要的各种信息,而我们的詹云雷他是做教育的,他在教育的信息也是非常重要的。

所以我们是做咨询的,我就有可能把他们三者之间整合起来,搞一个新的互联网的平台,跟我们的人相关联的,开门七件事,吃住行,油盐酱醋茶,一系列的有关信息整合在一块,跟他们所有的平台建立一个链接,进入这个平台,金博士平台,进来以后把各自链接上,要物流有物流的,企业信息的B2B运作的,我们有严研的共鸣科技,有教育跟人相关的有教育的。这个平台建立以后,有可能对于我们现在在做其他行业的人,给他带来方便,至少有物流帮我解决问题,教育帮我解决后顾之忧,还有企业发展信息能够帮我开拓,再加上我的咨询平台,帮你寻找到更好的融资等等,我们之间可以建立新的模式,现在就缺投资人,有没有在座的各位愿意投一千万进来,马上就可以开工。谢谢。

观众三提问:今天很荣幸到这里听在座的各位资深专家的演讲,我来自二三线城市,我有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因为跟我自己做的事有关,我现在做县一级、村一级、村一级的政务软件,手里积累了大量的数据,但是这个数据有时候是很危险的事情,因为我们国家,不知道你们现在怎么处理的,我手里面有几亿人口的数据,但是这是意外形成的。这种情况下,你们对数据安全,三位老总处理的时候,这个数据怎么进行处理的?

第二个问题,我们在二三线城市,你们各个平台包括滴滴打车,这种大型的平台,事实上目前应用范围还是在大城市,在二三线城市可能有当地的特殊情况,并没有得到很好的实行,我咨询一下三位老总,你们的平台有没有对应开发平台的接口,让我们进行二次开发。

共鸣科技创始人严研:您第一个问题说的数据安全,比方说,我拿自己举个例子,共鸣科技并不是以数据安全见长的公司,我们面对这些问题正常的思路是这样,既然我们自己不会做到最好,我们交给能做好的人。比方说,我们互联网金融行业,原来大部分人上来搞服务器,被黑客搞了两次买安全服务,有钱的几百万砸下去多买一些东西,买老外的,没钱的,现在新平台都放到阿里云,因为小平台它的数据没那么大价值,阿里也不会看,大平台拿了融资站了队的,还是自己搞。所以数据安全问题,自己有能力的话防得住,就自己搞,防不住交给专业人士搞。

共鸣科技创始人严研:我感觉不太可能,网络生意没有地域限制,在规模比较小的地方,不发达的原因主要是供给和需求还不够,这是一个自然而然的事儿,比如城镇化,人多了,这个地方繁荣起来了,自然有做平台生意的人不会把平台好不容易建立起来了,不会分享给任何人,这几乎不可能。

云鸟配送联合创始人COO何晓东:表达一个观点,不是台上的嘉宾所有的专业都会了如指掌,大家都能明白这个道理,所以第一个问题问了安全问题,我觉得如果我们的CTO来回答你会更好,因为不专业,如果给了你答案,往往会误导你,所以我不希望成为这样的人,这是我回答你的第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我的答案应该比较坚定,几乎不会有可能,我就是一个二三线城市来的人,为什么我们要往一线城市来,为什么很多项目都是在一线城市,刚才严研也说到了,资金、技术、人才、消费力、供需关系都决定了这个因素,如果说我们开发好了,还需要地方上,如果说加盟,我倒觉得又是另外一回事,如果说要地方上二次开发,您觉得一线城市要放到二线城市、三线城市做二次开发,没有这个可能性。

老师好APP联合创始人COO詹云雷:确实是这样,因为对于现在台上这几位我相信都是中小企业,都是新公司,开发的平台自运营的,对外开放接口,一般来讲都是有一定体量的大品牌需要第三方接入,自己在完整的主营业务之外,需要有一些业务需要开放给第三方。现在我们的情况来看,加盟的可能性倒是有,但是对外开放接口需要开发什么,可能暂时没有。

德勤中国资深合伙人金建:我总结一下,刚才三位都回答你的问题,你问的问题里面有一个很关键的问题,他们还没提到,知识产权,他们开发的平台,他们开发的软件,他们开发的产品不会随便授权给下面二三线城市去做,这是知识产权,他要靠这个吃饭的。所以你要靠这种机会,滴滴平台给你二次开发,他同不同意?只能做加盟商,加盟商是严格限定的,你是不掌握技术的。所以中国现在很多知识产权方面还保护的不够完善,我们的法律、我们的监管、我们的惩罚体系都不完善,更不会开发的东西随便拿到外边去,这样竞争更加厉害了。所以你只有想办法到第一线去开发,把他们的成就带回来,像马云一样,马云现在到杭州发展了,然后再去农村发展,这么一个战略。

相关频道: eNews

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请在下方提交,谢谢!

投稿信箱:tougao@enet16.com
文章排行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