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ews正文

互联网+带来的商业模式创新

2015-12-18 eNet&Ciweek

1597163541_副本.jpg

姜奇平:互联网业一直在反思,产生重新学习通信业的兴趣,对什么感兴趣呢?对OFPS,我们想这是互联网的根儿当时路由器真正的原理,今天我们真正反思到位了吗?下一步我认为CT和IT都面临共同的挑战,新的技术、下一代网络、新的业态包括收集业务的挑战,按照互联网业的思考它更多向着从OFPS向着无标度网络、小数据网络集聚的进行,这个在市场上将成为下一步争夺的焦点,将来砸钱就从这儿。我们看到通信运营商进展非常迅速,和互联网结合越来越紧密这些都是信息产业强大的非常好的迹象,今天几位发言人水平都非常了得,接下来的环节是对话的环节,有请几位嘉宾一起做一个简单的对话,有请中国电信集团产业互联网中心发展中心主任张东、海尔云创集团CEO相恒国、威立方CEO陈志刚、喜马拉雅CEO余建军、物流小秘CEO裴睿以及逸创云客服的CEO李成。原定的时间很多,为了控制时间做高度压缩会把问题集中再一个问题,也就是互联网+的供和求,互联网+可以为各位提供什么,各行各业对于我们有什么求也就是说痛点,一个是痛点一个是快点,我们痛并快乐着,供给能力增大就是快乐我们能提供什么,别人需要我们什么,就是这个,大家结合自己的长项。

我再把我的问题描述一下,本来我们的问题很多,那个问题一个小时也回答不了,所以概括成一个问题,围绕互联网+供和求,我们能提供什么、别人需要我们什么,结合我们大家的意见做高度概括的判断,是不是有请张总首先来。

张东:因为在行业里也是经常演讲,如果高度概括的话从我研究交通环节的滴滴打车,滴滴打车做法是通过互联网连接的概念,后来总理批发了互联网专车牌照给他,变成了出行服务的服务商,公司名字都改了,为什么这么做?就是分享经济,分享经济跟连接是两个概念,连接是基础,做分享就是把剩下的资源盘活再回到社会叫做分享,所以优步叫分享滴滴打车叫连接,所以分享经济在互联网+时代来看会把各种各样的行业,刚才看到了交通,海尔在做最后一公里,我去年在浙商大会上提了我自己的观点,我认为菜鸟会死掉,观点一提出反响是很大的,我自己的了解。从客户支撑企业变化开始慢慢延伸到企业里面,甚至跨行业,甚至颠覆,他们说的颠覆是重构一个新的行业出来,这是我看互联网+,因为我做了6年的企业咨询顾问,一直到企业一线看,看完再跟老板讲怎么转型,从传统的企业怎么让订单量越来越多、服务越来越好这个过程中我也一直在学习,所以总结来看各种行业的重构,分享经济这件事是互联网+的动力所在。

姜奇平:分享经济换句话说模式创新是互联网+带给未来经济的最大的新增量。刚才你说物流我想起来,说起这个可以以这个为话题,我有时候想,中国物流说它好可能不如美国但是说它差也不差,我还看到比中国物流还差的呢,意大利,意大利互联网发展不起来,东西从罗马送到佛罗伦萨翻了两倍了,那还怎么搞?但是在这个基础之上有问题请问裴总,我曾经和阿里巴巴跑到人家仓库里调研就是琢磨物流,他也不是要做这个就是判断这个事,问题跟你刚才提的很相似,怎么搞货主?货主经常是挣他的运费,他主动你被动,我们到某个仓库发现有个小孩把货主搞定了,他上来是直接我替你策划,把你生产系统搞定,我让你生产什么你生产什么,我不让动你别动,因为我知道客户需要什么,不是挣交通费是替你解决生产,你最大的问题是生产出来卖不出去,你不知道到底卖不卖得出去,得靠我。如果物流企业把这个优势发挥起来,日本的野村证券是C2B相当于有客户关系管理CRM的部门,国外有客户接近部,谁靠近客户谁权利大,岂不是有可能改革这种被动局面呢?我不是这个专业的,阿里协调不是这个专业的,我们请问专家你怎么看这个问题,APP补贴什么?如果挣你的生产管理费不是交通费的话是不是有所改变呢?

裴睿:我这么看这个问题,先说一下咱们中国的物流行业,因为中国物流行业有细分的,随着电商发展我们在快递领域已经接近世界领先水平了,但是在零担以及整车这块我们行业还是非常传统、落后和分散,比如举个例子,海尔,以海尔这样的中国制造业龙头企业当你成长为互联工厂之后,海尔自己物流做个很好,只是个比方。咱们中国的制造业有没有充分信息化的基于大数据也好、什么样也好,基于信息技术的物流体系给真正的企业客户而不是送给终端消费者,现在这种落差非常大,但是这种落差一定会被解决掉,机会在哪儿呢?因为货主是海尔,货主是哪个工厂,货主的要求在市场经济环境下一定会得到满足,因为还有我们这样的创业者,我们在座的最强的大脑一定可以把这事做成。回头看我们现在做的零担物流行业,现状比美国要差最少三年,但是互联网和物流的接触,我们起步包括现在类似于我们的创业公司融资的角度,不说事儿做成没有,融资角度已经远远赶在美国同行前面了,滴滴出来的时候,优步已经是老大哥了,大家在抄在学,但是对不起,国内融天使轮的时候我们已经是第二轮了,这是中国物流行业借助互联网技术赶超欧美发达国家的机会。当然物流从根上来说终究是一个服务业,像您说的我们是不是可以做更多高端价值的服务,我本身真正在IBM做企业咨询出来的,比较擅长的是给解决方案什么的。这是高端的价值,现在在中国不缺人做高端,缺的是高端的人做低端。我相信这个路很长,我也不觉得一家公司就真的干一个独角兽市场这么大也不可能,需要更多人一起做这个市场,这个事一个人做,跟电商不一样,B端市场不一定有一家通吃的情况出现,很可能大家在各自的细分领域都能找到机会,毕竟是一个五万亿的市场。

姜奇平:我听的感觉,中国和美国比我们基础差既是缺点也是优点,他基础好了你进不去了,金融行业想进也进不去,基础差点潜力很大,刚才提到海尔,咱们问海尔怎么看待这个问题,你怎么解决这个,海尔是客户做的非常多的。

相恒国:下午我讲的时候也讲了,这十几年我们一直探索人人合一,李克强总理说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我们到今天500多个小微,是非常成功的,每个小微有几个意包括海客会半年用户流量。

姜奇平:你们做法在国际上都是超前,一般发达国家不敢做了。

相恒国:很简单,人单合一,人就是员工,现在说就是创客的小微是社会化的,单就是供和需,单就是链条上所有的客户、用户的价值需求,人单合一怎么合起来?我们内部叫战略损益表你说的用户评判,把它结合起来,这是探索虽然很辛苦,但是最重要的是后边的文化、机制在保证,这次会议的主题非常好有方向、有价值主张我们的价值主张一定是创造用户的价值,个人有更大的平台实现互联共享,从战略资源上也是,从模块化供应商、物流等等。

姜奇平:我想代表互联网界跟你们交流一下,你们做的特别厉害,但是报表特别特殊、而且非常难,现在我观察到互联网界也有按照类似你们的原理叫NPS以用户的口碑来做快递计量,但是现在互联网界不是用你的财务报表,用普通的财务报表但是都不是做交易那一刻结帐而是满意了结账,用你们说的双赢。

相恒国:这个也有个插曲,你说的战略损益表,非常简单,张主席说我们做一个行业一定做引领者,这是战略定位,围绕这一点在自己价值结点上要梳理的非常清楚,最终评判的时候,原来物流的时候我们提出来一诺必达,24小时必须到位,到不了就免单很多用户怀疑是不是真的,晚上一两点钟要求送货来验证,12年的时候,结果有没有这种情况出现呢?当初几十个用户这种需求,有落不到位的,关键看企业怎么做就是要免单。

姜奇平:这跟文化有关,我张主席交流,日本做不到,中国努把力就能做到。这种我认为是互联网+在发挥用户主导性方面将来会很强。接下来从威立方角度,做视频,你们的高度是需求导向,刚才说了三个方向,谈谈你自己。

陈志刚:我知道,17年经国两个之疼的转型,我觉得互联网也好,互联网+也好,过去十几年咱们所谓的互联网创新是教用户怎么点广告,这个是很悲哀的,因为那时候是免费的,所有公司都在想怎么样让用户点广告而不是真正理解里面的内容,这也是正常的,通过不同的改变,互联网+发展到现在比较成熟了,所以才会有阿里巴巴出来有海尔出来,令facebook增长,这个行业发展太快真的抓不住,我还是相信老话天时、地利、人和。为什么阿里巴巴可以出来?天时地利人和,因为中国这个领域可以跑出来,所以在我们这个年代共享资源是真的,时代不一样了,我们年轻的时候大学毕业找一份工作就是做这个工作,怎么花十年时间看看自己兴趣在哪里?做这份工作怎么样,但现在是资源共享,可以在同一时间做多一样东西,所谓的结果那时候花十年看到自己的方向是什么,年轻一代三四年就知道我的兴趣在哪里了,这个也是共享。怎么样相信互联网上面是真是假呢?我们一直说互联网的东西别相信,我相信这是一个过程,大家也会过滤,不要盲目相信像报纸或者八卦上写的东西你也不会百分之百相信,现在我觉得年轻人就是缺乏的就是这些。互联网就是年轻一代的世界,我们作为老一辈传统的行业也在改,最大限度适应这个世界。

姜奇平:我观察各民族只有中华民族是以变为文化的,《周易》就是变,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如果市场有政策下有对策,大家都是习以为常以变为正常,将来天下如果变的太快中国人是占便宜的。所以我觉得中国文化本身就是把决策权下移,张瑞敏就是这个意思吗,人人就是CEO,CEO就省事了,这是应对变化最有利的文化模式。我想问逸创的李成,你可以结合你自己做什么,别谈太长。你的痛点,你的顾客痛点是什么,你能给你的顾客以什么东西。

李成:我大概介绍一下逸创云客服是把传统客服整合的新兴的云客服平台,把传统呼叫中心、在线客服、邮件客服APP客服通道整合在一起进行流程化统一管理,这样子能够解决到一个痛点,因为我们从11年开始做这个产品,考虑到在传统行业里面存在了三块的,一个是客户、一块是客服团队再是管理者,之前客服方式对于客户来说体验是不好的,因为用户是希望尽可能方便找到每一家企业,能把我的问题及时呈现给你,能够及时帮我解决掉,但是之前我们都是提供了分散的渠道,电话、邮件或者QQ,处理起来比较难,对于服务团队来说,因为渠道很分散,它的管理成本是非常高的,管理渠道的成本,同时渠道分散也会造成一个很大的问题,没有办法对每个客户事件进行有效的跟踪和记录。同时这时候就会造成用户和客服之间有很大的矛盾出现,这是很大的问题。与此同时对于管理团队来说没有办法对客服人员工作量监督,没有办法每天察看QQ信息、也不可能看呼叫中心电话量的录音还有一些在线客服、邮件查询。同时也没有办法对这些分散的渠道进行一个统一的数据统计,因为随着互联网+的时代到来,我会愿意说互联网+是加到了边际,我们企业的竞争是从原来的本地区、全中国现在到了整个互联网的竞争,在竞争过程中我们所能够,我相信在整个互联网竞争里面价格肯定不是核心竞争力,产品质量只是在竞争里面赢得了入场券,最终赢得胜利的一定是服务型产品,张总也提到姜老师也提到了。

姜奇平:而且对于你们这行来说还有一个升级的问题,从IPO到BPO果断的升级。最后我想问一下喜马拉雅的余建军,我发现你点子特别多,用户需求点特别多,你给大家建议建议,你都忙不过来的,在这些领域里边给大家一些启发,有哪些痛点,你感觉你的用户对哪些油需求?

余建军:我自己的理解,整个社会的眼镜再变的更加扁平,包括喜马拉雅和优步、物流小秘,整合成一点社会在越来越扁平,互联网发展使社会整体重构或者叫演化是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我们结合行业的资源会出现一个特点叫大平台小老板,每个行业都可能出现垂直平台,里边有很多小老板有很多机会,最好是在垂直行业里面做个大平台,因为中国那么大的市场,我们大平台,不管是物流小秘还是海尔都能总结出一个观点,我们都在重塑利用所谓的互联网+,利用互联网的技术、互联网的思维,比如怎么快速迭代、产品运营的方法实现价值链重塑,这个价值链包括上游提供内容、提供服务的个体,包括下游消费的个体或者中间商,中间经销商、渠道商,包括喜马拉雅通过车、智能硬件这些中间商到达用户,本质上是重塑价值链。每个人可以思考在这个行业里面价值链怎么样重塑。

姜奇平:还是向高端走的。

余建军:而且最终的目标是什么,用户满意度是最高的,以音频为例我希望随时想听什么就能出来,而且我说一句就来了,这是最终的目标,这个目标要实现有几个特点,一个是内容的生产要非常丰富,所以动员几万几十万几百万人做内容,就是使内容更加丰富。第二让算法非常智能,猜到每个人喜欢什么个性化推荐,第三有了这个还不够,还有很多管道,这个管道是手机APP,车的管道、智能硬件SDK到达他们是一条线达到用户价值最大化。

姜奇平:我看初步结论可以出来了,做一个小结,互联网+大家都知道是作为整个下边的十年至少是十年的大事,搞不好二十年甚至还要更长,首先是分享资源,这是最直接了当的理解,但是价值链重构是真正的原因,在这之前的价值链都是钻地沟的打价格战不赚钱,这是各行各业的心病,今天谈的都是往高走,高端价值链从供给方面解决什么问题?你说的很形象叫“大平台小老板”一个大平台无数小老板,自然就把这个和过去不一样了,过去一个大老板只能做一样东西只知道打价格战,现在要想提价要通过这个,给小老板提供固定资本,让他们工作,这样就把增值的附带卸下来了,这样能够解决的痛点是什么呢?刚才你说的很到位是用户的差异化的需求,是为差异化需求、个性化的需求或者我们说叫做体验的东西,他肯付出高价,不是没有钱,只是没有真正让我满意。我认为将来十年二十年是这两件事的结合,供给是大平台小老板的结合,对应的需求是能够解决提价竞争的差异化、个性化的需求,简单点就是这么回事,所以BAT没有完成可以说没有完成,为什么?马云就没有完成,马云说因小而美,但是到他平台都是因大而美,所以大老板高兴、小老板也高兴,无论台上台下能够做到让小老板高兴、个性化需求得到满足BAT就是你们的了,而且我认为整个池子有十个BAT那么大,希望能者得之,今天的讨论非常精彩,谢谢大家!

相关频道: eNews

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请在下方提交,谢谢!

投稿信箱:tougao@enet16.com
文章排行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