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ews正文

互联网+各行各业的最新模式,未来3-5年国家支持重点

2015-12-18 eNet&Ciweek

2222222.jpg

左起:张明淇、吴宇晖、肖洁、余建军、黄利、姜奇平

12月18日-19日,2015年(第十三届)中国互联网经济年会在京举行。18日上午时段,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姜奇平与五位对话嘉宾——瘦西湖风景区管理处副主任、扬州旅游营销中心总经理肖洁、银联商务产品创新部总经理吴宇晖、味多美集团董事长黄利、喜马拉雅CEO余建军、慧算账总裁助理张明淇,就中国未来3-5年,乃至更长一段时间内互联网+各行各业的新规律、新想法以及新的创新方向进行了讨论。

以下为现场实录:

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姜奇平: 大家好,第二个主题是圆桌对话,我们一开始提出主题希望大家来谈谈自己的价值主张,我觉得这个价值主张既很虚,也很实。现在我们进入到比较实的环节,作为整个互联网+,就是+各行各业,总得+出价值来,我认为互联网二十年来最大的好处是什么呢?它既不是政府搞出来的,也不是说简单的设计出来的,而是说在赚钱的过程中摸索出来的。我认为大家都是这方面的精英,很有心得,我们探讨一下这个话题。

研究互联网+,尤其是今年以来进入到+各行各业以后,这里面有些什么样的规律和想法,在哪些地方更加有发展的潜力,我们有哪些独特的能力,创新的方向在什么地方。因为我们总不能避免一个话题,就是BAT干过的我们不要谈了,在BAT之外,未来二十年,我们下一步在各行各业相结合的方向上如何发展。

首先先用最简单的一两句话先概括一下,我们公司主张什么,我们创造的价值点是什么,我们能力在什么地方,接下来再进入到问题本质的讨论。

味多美集团董事长黄利:我是味多美面包房,我们在全国有三百多加连锁店,应该是非常传统的实体企业,我们是做+互联网,我们的价值就是为顾客提供健康美味的食品。

喜马拉雅CEO余建军:我是西玛拉亚得余建军。实际上我们从另外一个角度,我们其实是事后诸葛亮,一开始我们想,我做了很多项目,前面一个项目卖给了百度地图的街景。我觉得核心能力在面向未来不确定的市场找一个机会,我们觉得移动互联时代,过去在办公室上网,将来一定是在移动碎片的时间上网,上网有一个需求没被满足,一边干活,一边能够获取信息。所以我们当时觉得音频是特别好的媒介,所以很多人没有意识到,当时我聊了很多人,60%到70%的人都不相信,甚至我们团队里面的CTO和产品总监都双双离职,后来我们想一定有移动碎片的场景,我们能不能做一个产品,把内容源源不断的生产出来,让每个人选择最后感兴趣的内容,这样就变成互联网+电台的模式。

随着我们的拓展,我们又发现不仅是手机上的需要,很多车场找我们也需要,很多硬件公司招我们,包括甚至做冰箱和油烟机的都需要这种音频服务,所以又变成+汽车和各种智能硬件,这是长出来的,并不是规划出来的。

瘦西湖风景区管理处副主任、扬州旅游营销中心总经理肖洁:各位好,我来自江苏扬州瘦西湖风景区,我们是以人为本,满足体验。

银联商务产品创新部总经理吴宇晖: 大家好,我是来自银联商务的吴宇晖,我们一个是支付,一个是信息,支付帮助各位企业完成最终的价值交换。信息服务是产生大量的数据信息,如何从数据信息当中产生价值,为我们企业创造价值,这是我们公司着力研究发展的,我们公司也在前几年推出了许多产品。

慧算账总裁助理张明淇:大家好,我是慧算帐的张明淇。

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姜奇平:大家可以结合自己擅长的方面进行交流,首先我问扬州的同志,其实我觉得扬州非常早的时候,我记得在二十年前,那时候大家都在发展硬件,扬州当时提出向软件服务方向发展。那时候我记得印度把重点放在软件和服务上面。我觉得那时候看的比较准,整个方向把握的也比较好。

今天在互联网+的背景下,扬州这样的地区将来会采用什么样的模式,我们可以从无论是大思路或者提供具体的服务,希望你在这方面做一个介绍。

瘦西湖风景区管理处副主任、扬州旅游营销中心总经理肖洁:应该说这两天最热的词是乌镇,因为世界互联网大会的召开,其实说起西湖景区,在智慧景区和互联网+的打造中在中国保持比较领先的地位。

今后我们的发展思路和发展模式,我用八个字概括主要的价值理念,叫做以人为本、满足体验。以人为本分成两个层面,如何通过互联网来增强管理者的高效,以人为本是围绕游客需求的满足,我们为什么说叫满足体验。应该说通过插上互联网的翅膀,让瘦西湖年轻了二十岁。为什么这样讲呢?在传统的意义中,瘦西湖是人文、典雅、观光的景区,但是我们通过互联网的技术把吃、住、行、游、购一体化。

比如说解决一系列问题和满足一系列的需求,我们经常讲到了旅游旺季的时候,在故宫门口排队的照片我印象很深,人山人海。但是我们通过互联网技术在瘦西湖景区,在每个门口的大门依然是拥而不堵,可以非常快速的进入。

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姜奇平:我们怎么做到的呢?

瘦西湖风景区管理处副主任、扬州旅游营销中心总经理肖洁:我们通过十项举措,有科技和软件的,如果今天展开来讲比较费时间。如果各位有兴趣体验的话,哪怕是在我们最忙的天,我们以最高的人次12.7万人次入园,不超过排队20人的现象。

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姜奇平:你是不是介绍一下,比如说怎么能增强用户体验,能不能举一些具体的例子。

银联商务产品创新部总经理吴宇晖:我们银联商务是服务商户的企业,现在我们服务的商户有500万家商户,一个是解决商户资金流的问题,二是解决客户流的问题。对我们企业来说,我们从2013年开始已经在这方面做了研发和努力。解决资金流,虽然我们服务的企业80%是小微商户,但是小微商户融资难的问题,也是国家层面一直要解决的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

我们2013年跟银行联合推出来互联网金融服务产品,它的核心理念就是应用大数据的价值,把商户经营的流水和基本情况,作为贷款机构评价它的经营状况的评价。在座的各位都知道,以前的财务报表你想怎么写都可以。贷款机构结合诚信情况,可以很快的发放信用贷款,我们跟企业合作的都是无抵押的信用放款服务,贷款额度从二十万到一百万不等,放款时间快的话只要半个小时就可以了,这对传统商户而言,他们基本上都是被银行和机构拒之门外。通过我们受理银行卡的服务,他们获得增值的时候解决融资难的问题,而且他们的资金成本也是比较低的。

在我们这个平台上,这个解决了融资难的问题。我们2015年已经为15万商户提供了服务,交易金额有1100亿的融资金额。

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姜奇平:一会儿我们可以再展开,我理解你的模式通过数据分析了解消费者行为,这样更加针对性,也更加精准,更加贴近用户的需求,发挥了数据在整个服务过程当中的作用。

张总是做生产服务的,现在我们看到很多业务外包,随着新的网络模式,不是说每个企业都小而全,你们怎么能够做到,除了算帐以外,还有什么增值的服务,能增价值呢?比如说会计一般有的核算,也有管理会计,也有帮助理财的,你们提供什么呢?

慧算账总裁助理张明淇:我想说两个层面,第一个是首先要有增值服务,有一个前提条件,基本服务是完善的。外包单纯是为了便宜,实际上三五百能不能跟自己请的会计师是一样的,如果你外包一个东西肯定是希望质量不变的前提下,这个事情在整个行业还没有达到。现在我们整个产品设计的初衷,从企业主的角度来讲,它能够享受同样的会计服务,我们做出来的帐目或者是辅导我们代理机构,跟他花一万、两万请八到十年的会计做的帐目达到一样,首先我们接触第一层的服务,还是沿着外包产业链展开,以前企业外包的时候要跟五个中介机构打交道,他需要跟这个机构处理会计的问题,需要跟另外一个机构处理人力资源的问题,其实这两个机构处理的问题在数据上是一样的,因为人类机构要报个税,你报地税的时候同样把数字报一次,这样会有操作上的不便。

所以我们在用户操作过程当中需要统一的使用或者是数据共享的办法,不断通过SaaS平台帮助企业连接,这样我们把以前单纯代理记帐服务机构,变成综合给小企业提供一站式服务的入口。对于企业而言,它变得更简单了,以前跟五家机构打交道,需要准备五张表,这样数据相通以后就变得简单了。

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姜奇平:我理解首先要做好基本功,因为电子商务最大的优势,最直接了当的是节省成本,大家在同样质量水平下我们花的钱更少,企业明显可以看到好处。你们在这个基础上利用了互联网的特征,在整个服务方面可能给它提供了增进。

味多美集团董事长黄利:味多美是非常传统的连锁企业,我们实际上是+互联网,通过+互联网可以扩大我们的服务半径,原来我们每三公里开一家店,现在可以扩展到五公里开一家店。

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姜奇平:其实所有的模式里面,原来他们搞互联网的时候说搞广播的没戏了,后来发现不对,因为视频无处不在我们广播电台真的是占着资源没有发大财,我们可以想出无数的方法发大财,我觉得这给互联网留下巨大的机会。比如说跟传统的音频相比,我们的优势是什么呢?

喜马拉雅CEO余建军:喜马拉雅本质上找不到对应的东西,我们一开始做这个项目之前调研了很多人,一是它的内容高度同质化,它的内容生产是在广播大楼里面几十个人生产出来的,它没有满足每个人对内容丰富度的要求。

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姜奇平:我开车最讨厌的就是播节目,广告播完了,我想听的快到了还没有告诉我。

喜马拉雅CEO余建军:在广播里面找节目,一个是内容不丰富,第二个是广告多。第三个他是用线性播的,移动互联是很好的机会,音频的媒介可以结合这个特点。我们一定要做内容原创,因为音频内容不像视频一样有很多供给,我们没有,我们从头做供给,做了类似于你可以理解成做音频主播创业的平台,你只要有想法,自己有内容就可以。

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姜奇平:这个特别好,但是怎么实现,不同的节目之间怎么切换呢?

喜马拉雅CEO余建军:有很多节目你自己可以选,选完了以后可以订阅,可以形成每个人个性化的广播电台,这是用户端。直播端今天的访谈可以直接录音,可以配乐,我们有的直播边开车边做节目,所以做节目的成本变的很简单,不一定要到录音间。

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姜奇平:我也谈一下我的看法,其实我觉得你的想法和模式是非常前卫的,我们发现在检测的时候,美国的媒体它出现了应用替代。实际上它是做内容,就是解决你说的这个问题,原来是我们说的目录,最后出现开车的情况,本来我想提供路况,结果我到了还没有播,不能选择,怎么能打乱选择,根据顾客自己的需要来选择节目,他们采用的方式是APP化,本质内容把产品做成服务,服务是消费者来点,他或者是点播、选择、订阅,他不需要跟着你走。

其实说实在,只要我得到了我需要内容,我愿意付出,哪怕我付费。但是我不愿意什么也听不到,我觉得这是一个信息。因为我发现互联网+经常有一个弊端,各行各业都是做产品出身的,他总是以产品为单位,他不是以服务为单位的。

这一轮非常有收获,我们可以再深入一步,我还是想问问扬州的同志,刚才我想说其实这是一个很大的点,把这个问题解决了,其实里面的空间就很大。因为我发现四川是什么情况呢?九寨沟挤的不得了,别的地方是空档,怎么导流,问我们有没有办法,你能不能举一个具体的例子,你是怎么做到的呢?

瘦西湖风景区管理处副主任、扬州旅游营销中心总经理肖洁:主持人在追问细节,我们不是通过互联网的。比如说我们通过增加销售窗口的数量来解决绝对的供给速度。比如说我原来是20个窗口,忙的时候我可以增设到40个、80个窗口,这是一种简单的模式。

第二种模式,我们注意到在购票的时候,很多人都是漫不经心,买票的时候他不停的问这个问题和那个问题,我们在重点的节假日,我们会通过平面的展示,让他们尽快知道,你的每一个需求,每一个想问的问题都可以看见。每个人节省三秒到二十秒的咨询,对景区来说是不一样的概念。我们进行了OTA的前置,提前购票以后不需要到窗口排队,直接到轧机上面刷二代身份证。

同时现在我们在推行二代银行卡,有一个电子钱包功能。比如说你卡上有十万块钱,电子钱包的上限是一千,它的安全是有保障,我们游客到了窗口不需要买票,凭你的二代身份证直接刷卡就可以进入。通过微信直接在门口摇一摇扣款刷卡入园。

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姜奇平:其实我就是让你举例说明一下,我们解决大事是有招来实现的。对于北方的兄弟们来说,我觉得还是向南方人学习。我们看500强的大公司,它跟腾讯做一样的事情,仔细看看腾讯在做什么,都是在小的细节上投入大量的精力,说起你这个事情,比如说我开车非常堵,我发现前面什么事都没有,因为每个人都在出事的地方刹一脚车看。所以我认为很多事情做好做还都需要注意细节。

接下来问一下银联的吴总,阿里跟交易场所发生的比较近,你们是为服务商银行服务的比较近,你们如何发挥自己的优势呢?

银联商务产品创新部总经理吴宇晖:我们也是服务商户,只不过它是线上的服务,我们服务的是五百万线下的服务商户,我们也是针对服务商户的,我们要增加客户的价值,如何能吸引引流。因为所有的人,其实最终大家创业,最终还是要实现服务价值和产品价值的交换,提高客户的广告营销精准率,不要让大家觉得满世界都是小广告,这是我们依托互联网做的,最终落地是用互联网云、互联网数据为客户降低销售的成本,提高营销的精准对象,不做无为的努力。

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姜奇平:其实我们感觉在服务深化的过程中解决增值,比如说你有APP,因为我觉得降低成本这个事是有共性的。但是我觉得其实在网上还有更多增值的地方,比如说网上有APP,网下很难做。

对张总来说,现在假设我猜测你希望做大,做大以后马上面临这个问题,印度人在这上面是非常擅长的,做同样的会计机器外包服务过程当中,中国和印度有什么不同,或者我们的有时在什么地方。

慧算账总裁助理张明淇:跟老外比,理论上来说老外已经比我们做的很好了,在印度、澳洲、美国、英国,我们的对标就是跟他们学的。我最早在外企做的时候。

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姜奇平:我发现印度人有他们自己的弱点,我发现中国人有时候做着做着就超过他们了。

慧算账总裁助理张明淇:不一定说超过他们,但是我们现在做的方法是可以借鉴的。比如说我们做软件的时候,我们开发原形的时候,我们设计的版本,这个细我们很难避之,我无法事先判断,现在我们做产品的时候。比如说我们出了一个版本,我们选十个人做测试,我不需要他懂会计,我看他们怎么操作我们的界面和交互,他对我们的界面在什么地方停顿了,二十岁到三十岁在什么地方停顿了,刚毕业的学生在什么地方停顿了,然后拿来总结。

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姜奇平:我听明白了,大方向可行。

慧算账总裁助理张明淇:如果我们在讨论产品的时候,讨论的细节是大家强加的愿望,不一定是对的,所以只能检验事实,把真正符合中国国情的细节,从大家的操作习惯过程当中抽取出来。

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姜奇平:因为我们在讨论模式,我们可以提炼出中国人做事独特的优势,印度人就不是这样的,印度人当市场变了以后他们不会变。比如说给美国人做,他们不知道拿同样的方法给印度人做,我们随时敏感的反应市场细微的差异,说实在这就是灵活,灵活的民族做细节往往是特别有优势的。

食品其实是非常古老的,但是跟互联网的结合,除了可以降低成本,将来有没有可能走向定制化或者是半定制化的方向,或者是围绕个性化需求来做。因为我们家庭怎么使用,首先他觉得那个品牌非常好,可能在需要生日蛋糕的时候找你,将来遇到个性化需求的时候,我们将来有没有这方面的应对呢?

味多美集团董事长黄利:传统企业+互联网以后是逐渐深化的过程,现阶段我们把线下信息和线上的信息融合整合在一起,这里面有很多机会。比如说顾客的定制需求,也是在线上互联网信息,收集到他的需求,现在我们可以做到的是针对它的需求来研发。以前仅仅是店里面的顾客体会,买的多的时候我们买这个产品,现在通过店内消费的数据来分析哪一类产品,什么年龄的人喜欢,针对这个来进行针对性的研发,还是跟人群人研发。

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姜奇平:我问一个完全外行的问题,现在有3D打印机,将来像你们蛋糕能不能直接个性化的打印出来呢?

味多美集团董事长黄利:有些是可以的,因为受原料的限制,有一些特性的产品是可以的。

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姜奇平:我相信将来也许各种各样的可能都会出现。最后我想问一下余总,你的名字非常厉害喜马拉雅,其实我觉得音频这个领域发展空间是非常大的,有时候我也有一些疑惑。比如说就拿排行榜来讲,我觉得这个市场没有展开。

喜马拉雅CEO余建军:我们对音频的未来主要看三个机会,一个机会就是手机端的机会,它本身就是一个媒体,第二个是车联网的机会,第三个是智能硬件机会。手机上的机会我就不说了。

主要说一下车跟硬件,我两天前在淘宝上推了我们的产品叫随车听,手机可以跟车的音响连起来,比如说手机在家里面听到第五分钟,一点火可以从第六分钟开始听起来,这个产品虽然特别小,但是我们几十人的团队专门做了一年。中国有一亿多的车主,我自己用了十几款产品都不好用,我怎么打造一款在车上使用完美的产品,这是我们在车上的做法。

大家都知道车联网,今年一年我们做了车载版的喜马拉雅,除了通常的功能以外,我们还要加强语音功能。我在开车的时候不要操作,直接说就可以了,他感应到以后可以把内容播放出来,用声音控制做这个东西。

我自己的理解,过去这么多年,报纸、电视下滑非常厉害,广播好像没有,广播一直在上升,但是广播应该会很快到一个拐点,这个拐点就是汽车厂商在拥抱车联网,音频服务会植入进去,这是接下来几年会发生的事情。

智能硬件和智能家居市场,我们推出来以后,因为在苹果和安卓上排名比较靠前,很多用户跑过来找我们。比如说在各种家居音响上植入进去,包括家里面智能的灯。

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姜奇平你说的三个方向。

喜马拉雅CEO余建军:比如说冰箱、油烟机跑过来找我们。原来我们没有想到的很多人都需要这个服务,所以我们开发了喜马拉雅的包,一年大概有三百多家公司来接我们的内容,所以在智能硬件这块也是很大的机会,就是手机、车、硬件。

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姜奇平:我突发奇想,将来哪天如果我们家的锅会说话,里面会衍生出无穷无尽有意思的事情。

首先非常感谢五位嘉宾给大家奉献精彩的思想,概括起来可以看到一个共同的规律,我们进入到互联网+时代,互联网和各行各业比较起来,它擅长在什么地方呢?我自己大致的感觉是这样的,我们过去是实体空间是做产品出身,很多思维都是产品的思维。现在利用互联网,它可以最大限度的把服务的想象力发挥出来,而服务和产品的区别在什么地方呢?如果从我们研究经济学的角度来讲,就是它无穷的差异化,无穷的创新,为它提供了增长的空间。

所以我认为将来在互联网的带动下,这种商业模式,从我们的产业化,所谓的商品化向服务化方向发展。因为我注意到在英语里面,他们最近把商品化的说法当作贬义词,意思是一模一样的东西加商品化。将来服务更重要强调的是体验,说实在的它没有重样,我们看了多少代,BAT只是其中的一个,能不能不重样,我们进入这个领域本身,你想重样还很难。所以大家最好是八仙过海各显其能,希望将来有朝一日,在座的下面的听众也能跟我们进行交流,把大家的心得体会彼此间进行分享,我们互联网周刊给大家搭建这样一个平台,永不落幕一直把对话继续下去,今天因为时间所限就到这里,大家以热烈的掌声感谢五位嘉宾。

相关频道: eNews

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请在下方提交,谢谢!

投稿信箱:tougao@enet16.com
文章排行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