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ews正文

2015互联网总结及2016互联网展望

2015-12-18 eNet&Ciweek

147.jpg

中国社科院信息化中心秘书长姜奇平

今日,2015年(第十三届)中国互联网经济年会在京举行。中国社科院信息化中心秘书长姜奇平在现场发表主题演讲。他认为芸芸企业之所以打造不出像BAT的庞大商业主要在于价值的缺失,马云提出他有梦想,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马化腾提出以用户为皈依,他首先想的不是机会,而是如何把握机会的基本面。

以下为演讲实录:

各位大家好!

我们在同一个时间有两个重要的会议,一个是乌镇的会,一个是我们的会。看点有什么不同呢?我概括说乌镇的会非富即贵,权力和财富聚焦在那个地方,我们这个会聚焦点是价值观,两者是不矛盾的。我认为富和贵其实是结果,不是原因。

也就是说,它是二十年来互联网发展最后得到了权力和财富的肯定,所以它是总结。所以在这次乌镇大会上,可能大家没有注意。国家发布了二十年互联网报告,我也参与写作了其中的一部分。实际上它是对过去二十年财富的回顾。

今天我们其实回到了互联网的本色,也就是说未来二十年,它的富和贵是从哪儿来的,如何创造新的财富。昨天有记者在问我,怎么看现在的寡头形势。在我看来,我看了十八年的互联网,我们办了十八年《互联网周刊》,我们觉得没有什么寡头。但是我认为这一代人和上一代人有缺失和遗憾,就是价值缺失。如果说机会,机会都差不多,但是没有出像BAT这样的大家呢?我发现还是价值的缺失,马云提出他有梦想,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马化腾提出以用户为皈依,他首先想的不是机会,而是如何把握机会的基本面。大家到这个会场是着眼于未来二十年,财富是属于大家的,它的线索是什么,我们要把握基本面,它是从价值产生的,没有价值哪有富和贵,富和贵会离你远去,所以我们今天的探讨是更加是值得。

《互联网周刊》我们办到今年已经十八年了,一路走过来,我们分析形势,打大仗都是要分析形势的,形势这个东西和机会不一样,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很多人高死亡概率的都是因为两眼只盯着机会,但是他把势看漏了,势就是价值的体现。

我们看看互联网发展到今年的节点,它是一种什么势。就这个大楼里面有两个谈势的,楼上面是中国经济论坛,它在谈势,我估计他们脑子里面不转弯在哪里,他们的势把握不住,他们总觉得传统经济万岁,转不出来了。真正看中国的大势要看楼下咱们这里。

我跟发改委说,你们“十二五”规划有多少规划出来了,互联网全在你们规划之外,就是真正大富大贵在你们规划之外。也就是说,你们在楼上看不到,在楼下看到了,所以说大家来对了,我帮助大家分析一下势,势来了以后排山倒海、势不可挡。今年是什么形势,明年是什么形势,我们真正按照势的逻辑如何把握时代。

首先,我们来看看今年的“势”。一是互联网+成为国家战略,我解读一下发财的方向变了,你还想当BAT,没门。现在我认为打击寡头,这都是错误的想法,要开辟新的势,新的势不是在原来BAT的方向上,原来的方向是互联网,现在是互联网+,就是互联网要跟各行各业结合,现在要发大财了。我们看出这个势是互联网的人首先给国家提出来,国家顺应这个势,它会指导地球上这么多的财富顺着这个方向跑,大家顺着这个方向去,钱就慢慢向大家会聚。

包括互联网制造,包括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这都是新的势的方向,大家忘掉BAT。如果顺着BAT,就是在那上面做一点APP。但是现在有更大的机会,比BAT还要大,你要往这些方向看,这是我们今天的第一个信息,我们分析势的走向。

二是中国在整个世界上,在哪方面已经走到领先地位,电子商务零售交易额已经世界第一。我们看中国的长处在什么地方。比如说很多人经常想这个问题,别人说工业4.0或者互联网+,其实中国有自己所长的地方就是电子商务支撑服务业,这个已经在世界上处于领先地位。顺着我们的长处去扬长避短,我认为这是我们看到的第二个势。

发展空间不仅没有被阿里巴巴占有,而且我认为还在不断的开辟之中。希望大家不要出现这种笑话,最后BAT都转移了,结果我们还在追着他们原来的残羹剩饭开辟新的空间,这是我们十八年前看到的,是这样的,而不是跟随。

三是互联网金融去年巨热,今年出现了重大的动向。你们不看《互联网周刊》是吃亏的,我们年初预言今年互联网金融崩盘,你们要分析形势,注意判断形势。7月18号中央十部委出了指导意见,其实核心的东西就是明确了底线,什么不能碰,资金池不能碰,这件事碰上就找死。所以我们在年初预言,为什么预言今年会出现互联网金融的崩盘,无数的跑路潮,就是基于我们看这些人偏离了基本面,偏离了势,价值观有问题。

我到华尔街看一个小孩,他的办公室离牛越来越近,你怎么那么大本事把两百年历史的华尔街巨头给哄走了,他说这事很简单,他说华尔街的逻辑就是靠惩罚消费者赚钱,利用信息不对称、信息不透明,我比你判断对,搞互联网的人就是通过信息透明,为顾客服务。回到价值观上就是以顾客为皈依,就简单把他们哄走了,就这么简单。这些人今天居然有近千家拥挤这个地方投机失去价值观的人,我觉得死的好,死的应该,它不死才奇怪呢?我觉得这是正常的。登出了跑路公告还好,这就是这些人的下场,大家不要重蹈覆辙。

四是互联网金融另一个动向是是什么呢?前几年我们跟马云争论这个问题,现在终于明白你要真想碰资金池就老老实实进银行业。我认为这给在座的大家留下很大的机会,因为这是回顾,我不展开谈,我们《互联网周刊》有长篇的剖析,这里面有超过马云的机会在什么地方。

五是互联网+引发了新旧利益矛盾和监管难题,我们跟BAT那时候遇到的问题不一样,那时候在互联网里面折腾,它不惹别人,现在互联网+你跟各行各业结合,你们要比BAT更大的本事,如何跟传统的利益很好的沟通融合为它服务,解决它的问题。同时它要给你挡道,我们也别客气,把它排除,这是今年的特点。

比如说阿里巴巴和工商局的矛盾,包括在专车问题上,围绕征求意见产生了广泛的讨论,这些都是很正常的,将来会成为新常态。大家要从这里面吸取一些重要的信息,在未来的发展中要有思想准备。

六是红包兴起,这个事似乎不大。但是我们注意到一个情况,从里面得出一个信息是什么呢?就是文化开始深入互联网里面,各国都没有红包。我在牛津大学跟他们交流,我就提出这个问题,中国之所以超过整个欧洲,其实文化在里面起了很大的作用,这点大家没有注意,在中国发财有自己独特的规律,中国讲究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在这方面有五千年传统如何用在互联网上,这是更大意义的互联网+,互联网+文化,如果+文化,说实在离我们的价值就不远了。

你从数字可以看出,未来的微信,包括红包、微信支付,这里面有更深的文化内涵。昨天来看最新的信息,马化腾对这个有新的考虑,包括将来是不是在公众号鼓励红包,他有可能限制。但是真正的是靠什么呢?靠摇一摇,这个地方我给大家一个提示,更多的从文化,就是中国人的习惯出发,否则的话六亲不认。昨天马化腾跟程维说了,自己家人我也可以把你禁掉,这个地方反映出什么现象呢?注意文化在中国互联网发展中的作用。

七是我们看到O2O的动向,一些大的企业合并,我用一句话来解读,我认为就是跟不上形势,如果你跟上形势以后,我认为O2O整个势是基础业务和增值业务分离,它们都没有发育出增值业务,所以很快会遇到危机。今天你的平台还没有兴起起来,兴起起来之后要注意前车之鉴。传统产业都被互联网+了,你自己搞互联网的还不互联网+,这是有问题的。

八是政府敦促宽带提速降价,前面我用了敦促,话中有话,我认为运营商将来要真正解决这个问题,不仅要提速降价,还要提高质量,还要加码。但是它必须要解决什么问题,就是普遍服务和商业利益怎么结合的问题。刚才杨老师讲的东西,我觉得讲的都是金子。参加这个会要大量的吸收信息,出了这个圈几乎在别的地方吸收不到信息,我们跟美国比抓住了规律,美国对规律未必抓的有我们准。

所以我们要注意,在这个地方可以看出来,如果他抓不到规律最后是利己和利他是打架的。马云会有这个问题吗?马化腾有这个问题吗?他们是互利,互利的话这个问题就解决了,学雷锋做好事,我要发大财,谁把这个规律抓住了,我认为才是真正把规律抓住,你比运营商厉害,运营商不过是一两千亿美元,你们可以做到一万亿美元。

九是搞外门的,不讲结果,跑到天边也被抓起来,搞了四千多起跨国大案,涉及好几十个国家,最后一一捉拿归案,希望我们今后富和贵结合起来,不要跑到监狱里面。

最后,我们看今年的趋势就是习主席出席乌镇大会,明确提出了中国方案,他的含义就是中国做大了要出声,互联互通、共享共治,开始有自己的想法,我想这是我们今年看的大势。我们看到大势实际上跟价值观有密切联系,互联网代表着新的不同于传统社会的价值观,包括不同于楼上经济学家所说的价值观,这是我们对今年的回顾。

相关频道: eNews

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请在下方提交,谢谢!

投稿信箱:tougao@enet16.com
文章排行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