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ews正文

打造互联网经济理论的新基石

2015-12-18 eNet&Ciweek

123.jpg

中国信息经济学会理事长杨培芳

今日,2015年(第十三届)中国互联网经济年会在京举行。中国信息经济学会理事长杨培芳作了《打造互联网经济理论的新基石》的主题演讲。他在演讲中指出,互联网经济它有三个重要的时代精神,一个是兼容共享的开放精神;一个是扁平、互利的平等精神;最后是关联、协同的普惠精神。思维可以变的比较快,精神相对来讲比较稳定,而且也延伸到各个领域。

以下为演讲实录:

各位来宾,上午好!

谢谢高总请我来参加本届互联网经济论坛,去年我也来了,也做了简短的发言。大家知道,最近这段时间,“网”事比较多,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还没有结束,我们跟大家一起探讨互联网经济问题。

因为我一直在研究信息经济,互联网是信息化的核心的,也是最活跃的领域。互联网经济是不是按照传统的思路,纳入传统经济的一部分。我想国内有不少学者认为互联网是传统经济的一部分。包括克强总理提出互联网+以后,大多数人讨论的互联网+,实际上还是+互联网,在传统的领域把互联网加进来,组成一个小弟弟就好了,但是这个小弟弟不太老实,它对传统的经济或者对他的大哥、大姐们形成新的冲击,甚至有些地方做了颠覆性的动作,也许就很不协调。

所以最近以来,大家看到滴滴和交通部发生了矛盾和冲突。最近这些年来,阿里巴巴跟传统商业也发生了冲突,究竟是互联网+,还是+互联网,今天跟大家一起讨论一下互联网经济理论的新基石。它的立足点应该跟传统经济有很大的不同,为什么这么讲呢?

因为克强总理最近说,过去我们常讲,在互联网领域,发展中国家同发达国家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他说:“现在我们很可能站在这条起跑线上,而且在某些方面甚至比发达国家具有更大的优势”。大家可以看到,我们的互联网规模已经走在世界前列,我们的智能手机、上网的终端也比欧洲好,很多美国人也没有想到。我前几年去美国,美国还有人用大哥大在打电话,还是模拟网,我们早就数字化了,而且现在3G、4G,甚至连5G都快出来了,令美国人和欧洲人都很吃惊,美国和欧洲很少做电子商务。

所以我们已经从跟随到引领,引领就需要付出引领的探路成本。前面美国和欧洲走过的路我们已经具有后发优势,已经到第一梯队。包括我们中国的经济改革,由于互联网来了以后,也有一些新的思考。不知道大家最近看到过没有,我们国内的学界也开始认为一直跟随英美的理论,也出了问题。而且提出来叫市场没有失灵,世界经济失灵。要重新呼吁重视道德的第三种调节力量,第一是市场,第二是政府,市场和政府都失灵以后才需要第三种调节。第二种调节是张维迎讲的。第三种调节是厉以宁讲的。

是不是引进道德就可以解决问题,在中国社会,包括在西方经济危机以来,整个社会诚信都严重缺失。在这种情况下,你强调内心的道德还有没有用,所以需要考虑。尤其是需要在中国打造中国互联网新经济的有力基石。

打一个广告,我刚刚交稿了一本书2016年上半年要出来叫《挽在一起的手》——信息时代的新经济哲学,包括国际国内都开始思考这个问题。第三只手有人说是道德,我看是互联网。它的核心观点是250年前亚当斯密提出来看不见的手,1936年凯恩斯革命提出来第二只看得见的手。进入21世纪以来,由于生产力与过去的二元经济,一种是赚钱,一种是赔钱或者一种是企业,一种是实业是政府投资,这两种经济已经产生悖论,互联网正在缔结社会协同在内的手。

其中还有一个观点,时代之变必将超越中西之别。大家知道理论界正在纠结两个东西。一个是我们东方一直比较崇尚的权威主义,西方比较崇尚的自由主义。实际上这都是农业时代和工业时代的产物,现在中国已经成为互联网大国,应该考虑要超越两种文明和两种主义,打造新的理论基石,这是这本书的核心观点,如果大家有兴趣的话可以期待。

下面我跟大家探讨一下互联网是怎么走过来的,实际上它是信息化的重要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两个新的融合,就是通信和计算机的融合。第二个阶段加上信息内容,包括我们媒体三网融合,实际上是媒体跟内容的融合,进入新世纪,有人说是2008年,有人说2009年,我说是2010年,由于互联网进一步向各行各业延伸产生了互联网+,形成了四个新的融合,前面三个加上控制和检测。就是深入到各行各业生产和生活过程当中去,各个环节形成了新的生产产业链,变成了信息生产力,数据也在升级,主要是大、智、物、云和3D打印直接进入生产领域。

我们信息经济学会专门做过研究,这几个都是打磨出来的。但是你到百度上搜一下,有一个教授提的信息生产力就是采集、处理和生产信息的能力。我们学会核心组也在讨论这个问题,如果把这个作为信息生产力,生产服装的服装生产力,生产粮食的叫粮食生产力,这个太俗了,根本不是这个概念。所以我们认为是信息和知识劳动者、信息技术和信息网络,以及信息资源形成的一种新型的社会化的生产能力。它与能量和机械系统相结合,形成了信息时代的社会生产力,这个定义已经提交到高层。前天我发现已经被2015年公务员考试成为必答题。

信息生产力和传统的工业生产力、农业生产力有很大的区别,最大的区别可能一会儿姜奇平先生还要讲,就是工业生产力主要是集中独占,信息生产力可以社会分享,现在这个词很热,怎么样形成一种共享经济。在座的有不少金融界的,现在金融界高层提出来怎么样搞普惠金融,就是让大众共享。

传统生产力是有增长极限的,挖稀有金属、挖煤、矿石都没有了,从澳大利亚引进来矿石,到北京的周边炼钢,我们的雾霾越来越严重,搞新型工业生产力疯狂的发展。它的成本是递增的,效用递减,最终的结果是靠经营垄断财富。

信息市场经济,它有共享可持续发展到成本递减、效用递增,形成了普遍收益。不管是金融要普惠,将来可能各行各业都需要走到普惠上来,因为只靠高层的消费已经拉不动经济发展了。所以一定要考虑到13亿人口普惠发展的问题,到2020年实现小康的重要任务,要靠这么一个新的生产力来撬动。

最近有一本书比较热或者是一个社会学家,里夫金他在零边际成本提出来互联网的产权是谁的,土地是地主的,机器资本家的,互联网是谁的。有人说是阿里巴巴的,有人说是中国电信或者是中国移动的,实际上都不是,他们也不敢说是他们的。里夫金有答案,所有包括我们在座大家用手机上网的有你们的一份,因为土地和机器本身凝聚了价值和使用价值。但是电信用了一段光缆,离开了互联互通,我们各自什么都不是,或者我们就是电子垃圾,大家可以想象是不是这个问题。

现在很多人都认为过去钢铁最值钱,我们看过《泰坦尼克号》钢铁大王,后来变成了石油大亨,后来变成房地产,现在可能还是房地产。再后来会变成金融大颚最有钱,再后来应该是信息,这个好像顺理成章。但是反过来想一想,信息、大数据是不是谁有了大数据,谁就坐在金矿上面,数据信息和钢铁、石油、房地产甚至是金融是完全不通的两回事,黄金越挖越少边际成本是递增的,数据和信息是越用越多边际成本是零,经济规律是相反的。如果你把大数据当成黄金和稀有金属垄断起来,把它囤积起来,集中占有,就像跟囤积阳光和空气一样可笑。因为黄金越放越值钱,数据放到数据库里面越来越不值钱,越来越过时,最后一文不值。所以大家可以去思考这个问题。

前几年有人大搞知识经济,大家说知识经济来了,有了知识好像就成资本家了。我们国家有一个美籍华人高昆拿了诺贝尔奖,他们都不是真正的资本家,所以我们可以继续讨论,未来大数据时代,我们怎么样对待数据资源,是把他垄断起来私人占有,还是广泛的分享,根在这个地方。

但是有人提出来一个问题,如果我们搞信息或者搞数据发不了财,我们发展的动力从哪儿来。我觉得这是一个重要课题,我们需要研究新的动力是什么。就是新的财富悖论,因为亚当斯密提的悖论,我想最重要归结到中产的价值观。

传统经济不可持续,习大大去年讲的很明确。我们有一个研究认为信息消费每增加10%,单位能耗下降1.8%,物耗下降1.4%,这是做的数据分析。当然有人置疑数据实际上是有逻辑相关关系的。十八大明确提出来到2020年工业现代化基本实现,信息化水平大幅提高。但是多数人,包括学者故意把这段删掉,他们希望要在实体经济和重化工业上面大力发展,或者在传统工业化道路上狂奔超工业化。

如果说美国华尔街是工业化的产物,像迪拜超过美国过去被炸的世贸大楼还要高,在找超级的工业化,中国是不是继续走这个路,今天晚上北京要宣布汽车要单双号红色预警。

习大大讲信息技术将促进以物质生产、物质服务的转变,信息技术有三个重要的基本定律,标志着信息技术是最小的消耗,最大的效率,产生最少的污染。

现在我重点讲一下互联网经济它有三个重要的时代精神,因为前不久大家都在讨论互联网思维,我一直没用互联网思维这个词,因为互联网思维,好像每个人都有思维,最重要的是三个精神,实际上是九个纬度,一个是兼容共享的开放精神;扁平、互利的平等精神;关联、协同的普惠精神。思维可以变的比较快,精神相对来讲比较稳定,而且也延伸到各个领域。

传统经济学是建立在三个假设基石上面,第一个基石就是资源永远是稀缺的,欲望是无限的,所以才有了经济学,对不对?先不管,共享经济来了,它本身就动摇了资源稀缺假设,因为我在这里讲话,你们十个人听和一百个人听都费一样的成本,比尔盖茨的软件一个人用和一亿个人用视窗,对他来讲就是科研费,现在网上免费直接下就可以了。

信息增长动摇了信息假设,实际上信息不对称的假设或者是完全假设,它是忽略信息,本来就是免费的提供,实际上它是忽略信息的假设,现在信息越来越重要。

互联网精神动摇了理性经纪人假设,每个人都是自私的,都是为自己的利益最大化生产和消费的。价值最大化对利润最大化的挑战,收益递增对收益递减的挑战,网络诚信对商业技巧的挑战,穷人市场对富人市场的挑战,包括网络系统作为第三只手。

通过这些挑战也把我们经济学常用的工具发生锈蚀,原来是现象分析,过去我们做预测都是历史趋势回归外推法,现在线性外推计划已经没用了,靠超编辑分析,二八理论现在被长尾理论突破了一半。原来国家统计局有一个倾向,中国富人越来越多,就找一百个富人抽样,有城调队和农调队,现在已经被大数据打破。过去我们讲课或者是做报告都喜欢宏大叙事,越来越被碎片关联所取代。我听过有些教授讲课,根本不用PPT,也不用讲义,拿一张纸从左上角画到右下角,都是一个个词,别人看不懂,关联起来就是一个很好的报告。当然不光是这个事,我们整个思维方式都是走向新的思维由控制论走向协同论,石油生产推动走向市场拉动,过去我们先东部再中部后西部发展,信息互联网经济要走向一种新的均衡发展。

大家可以在网上搜一下,尤其是农村电商发展的很快,两个“双11”,很多数据证明在西部贫困地区,如果按照平均收入和上网买东西的数量来讲,反而比中国还要高。

所以人们开始探讨怎么样来实现小康,西方国家的传统思路就是用二次分配和三次分配的方法救济穷人,包括皮凯迪的《21世纪经济资本论》等等。

怎么样建立新的经济学体系,因为西方基本上还是在两个主义之间,面多加水,水多加面,有些前卫的学者已经提出来当代经济学在快速发展中迷失了救世的激情与公平的梦想。中国的学者也开始思考这个问题,我要提一个重要的代表人物,现在都讲供给侧改革,供给侧的代表人物叫乔治·吉尔德,他有很多新的论述。还有一位是卡斯特,他强调如果把信息资本私有制垄断起来,互联网绝对不会有今天的发展规模和速度,我们考虑做互联网的发展模式是什么,要体现信息财富它需要充分的共享,而且要形成一种社会化的内在要求。

另一个诺贝尔奖获得者也否定亚当斯密很多结论是错误的,未来发展应该从整个思想体系,应该从一分为二走到一分为三,这就是三元论,我们看电视彩色很好是三个基色,量子计算机不再是0和1,过去我们开会大部分领导跟我们讲,我们要学雷锋,过了第二天我们就搞个人主义,个人利益最大化,我们有没有可能搞一种互利主义。从三个时代不同的特征来看,耕牛是分散和封闭的特征,信息是分散的,机器应该是分布关联的。我们必须要颠覆亚当斯密的观点,利己之根生不出利他之果,包括从有些高级学校出来的人都是精神分裂的。

有人说我们把法治健全好就可以了,实际上法律健全好了以后也有问题。现在我们的社会就有倒了以后扶不扶,病了以后不敢救,这个问题怎么办,我们提出一种社会关联互利主义,形成三只手。

最后,我们不能身体进入了信息时代,我们的脑袋还停留在工业甚至小农经济时代,所以面对互联网经济,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站在时代前列,谢谢大家。

相关频道: eNews

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请在下方提交,谢谢!

投稿信箱:tougao@enet16.com
文章排行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