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推荐 : 2017视频剪辑APP排行榜
eNews正文

“异界”的追新族刘亮:成功在于触摸玩家的心跳

2015-10-21 eNet&Ciweek/涵云

人物-游久1_副本.jpg

根据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任何物体都不可能超越光速,当一个物体达到光速,那么对于这个物体来说时间就会停止。如果将游久游戏的CEO刘亮比作一道光的话,那么时间仿佛就真的能在那一瞬间戛然而止。因为在他的世界中,我们看到的不仅是耀眼的璀璨,还有一种逾越光阴般的情感。

在喧嚣热闹的游戏界,运营商们较量市场占有率,发行商和渠道频频展开对战,企业大佬们借公关比拼谁的人生更彪悍。唯独刘亮,坚持做游戏媒体十二年,却始终奔跑在自己的轨道上。没有游离的心思,也没有气势恢宏的豪言壮志,“说真话,做实事”是刘亮对游久始终的定位。对于“不醒目无市场”的游戏营销定律而言,刘亮似乎是身处“异界”的局外者。但如果将“80后”、“真土豪”、“企业家”、“特立独行”等词与之联系在一起时,我们能感受到在这颗平淡的心中实际上还存在着另一个时刻等待爆发的“小宇宙”。

话说:“勇猛只能当土豪,责任才可铸造企业家。所以企业家是潜伏在土豪中的少数派。”而刘亮则是少数派之一。采访伊始,他便摒弃了循规蹈矩的采访流程,饶有兴味地讲起一天前在墨尔本VR游戏馆的亲身体验。叙述过程中,一边是对自己在国内投重金建VR游戏体验店的决心和期待;另一边是对其市场前景和估值的安之若素,因此我们的第一印象里,刘亮绝对成功地为自己塑造了“腰胯千金”的富豪身价。但在他的话语中,一种前瞻性、洞见力和对玩家、游戏、企业的真诚也同样彰显无遗,或许,刘亮就代表着如今新时代下一批不羁而又蹈厉的企业家。在他的骨子里,还有一堆令我们好奇的谜题亟待揭开。

“不务正业”的坚持者,不“误”正业的拾“趣”人

网络上关于刘亮的“传奇经历”不胜枚举。上世纪90年代时期,“抗洪立功”、“独闯深圳”、“月入过万”这些始末都很难与“网瘾少年”的原本形象挂钩。所以在外界看来,刘亮的一系列经历如果写成自传完全就是部传奇史。而正是这样一个从小被看作“沉迷网游、不务正业”的年轻人,却凭借着自己的开创性和对游戏的持续热情,在捞到人生的第一桶金后开始谋划改变他一生的职业之路——创办游久网,那时的刘亮仅仅24岁。

当年盛大网络上市与转型的消息一时间铺天盖地,业内的目光纷纷投向网游研发市场的巨大价值。2005年,由各大游戏公司研发的网游接踵而至,同比增幅超过了52%。同时,暴雪开发的单机游戏《魔兽争霸Ⅲ》赶上整体市场的强劲势头,在玩家群中获取了极大人气。而游久网作为提供游戏资讯的专业门户网站,开始针对魔兽的玩家们提供中国特色魔兽地图的开发和下载服务。因此,短短3年时间内,游久网的粉丝量骤升,并一跃为中国游戏资讯三大门户之一。刘亮也曾自豪地向媒体吐露:“当年玩《魔兽争霸》的几乎没人不知道游久。”

尽管现在的游久除了媒体的身份之外,还承揽了游戏研发、发行多项业务,但谈及坚持做媒体的根源和信念时,刘亮依然在秉守着十二年前那份理想,他说:“十几年前进入这个行业,就想将游久做成全中国最优秀的媒体,能做不胡说八道的媒体,打造一个真正跨游戏的交流平台,让玩家跨过某个游戏的界限交流。只不过直到现在还仍朝这个方向努力着,没实现之前自然就不愿放弃。”但从如今整个外部环境来看,手游的兴起让渠道间的争夺战、价格战充满“刀光剑影”,CP或发行商对渠道的选择和投入已趋近盲目势态。面对传播力更大、盈利更直接的渠道推广,刘亮却始终笃信媒体的价值。就像流行杂志与时政报纸的区别,游戏媒体的着力点在于预告并发布接下来的流行趋势,而渠道只能告知玩家已经形成的事实现状。

因而市场环境风云变幻,刘亮和现如今的游久游戏也依旧在固守着媒体阵营,为玩家提供各类游戏新闻、视频以及游戏话题交流的论坛平台。只是对于“与众不同”的刘亮来说,现在的他又多了一件兴致盎然并且渴望追逐的新鲜事:建立面向大众的VR(虚拟现实)游戏体验店。

人物-游久2A_副本.jpg

VR游戏体验馆对国内玩家还属耳目一新的概念。但在欧美等发达国家,将虚拟现实技术应用于游戏实战早已不算新奇。刘亮在号称“世界首家VR竞技游戏店”体验后,第二天刚回国便萌生在国内开设相似体验店的想法和计划。对于此前没有任何准备和预料的这一行动,其果敢在我们看都突如其来,可刘亮自己却不显意外。正如他自己的“代言”词:“我所做的工作正是基于自己的兴趣和爱好,当然投入的精力、时间都会多于他人,因为我是在满足自己的兴趣和玩的需求。所以在玩儿的时候完成的事业成绩,会比大家把它当成工作去执行能获得更好效果。”

采访中,刘亮乐此不疲地向我们描述着体验店技术营造的逼真效果,给自己带来的强烈感官刺激。无论是VR手柄射击,动作追踪系统,还是超真实的战斗感,在这位拥有无数战绩“资深玩家”的领略中,绝对属一次前所未有的畅快感受。而我们也在他津津乐道的同时,看到了一个年轻企业家对待“瑰宝”童真般的激情和如风一般洒脱的个性。之所以这样说,在于刘亮向来喜欢按照自己的乐趣来制定人生规划。不管是游戏事业还是未来生活,刘亮都一直在做一个追新族,拾“趣”人。好奇心促使他不断尝试新鲜事物,而平和心让他看淡利益得失,无畏地一路向前。

以真坐“江山”

“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看似大有超凡脱俗之势,但刘亮的一席话,在我看来确是践行“无为”以成大事。他说:“很多事不一定刻意为了这个目的去做,可能真的就是让它自由发展,最后结果或许不一定是你想要的,但是未必不是好结果。未来的目标、发展方向在很大程度上都是玩家说了算,顺其自然就行。”

游久走过了风雨十一年,刘亮也有许多切身体会。他坦言:“除了媒体是自己一直在坚持的东西,其他方向都是随市场发展、玩家需求而改变的。”不管是当初游久网成功的关键,还是现如今的商业决策,解决玩家“痛点”始终是他最重视且最珍惜的事情。虽然互联网时代下不找用户“痛点”就等于“死路一条”,但刘亮的方式却显得与众不同。因为出生“草根社区”,在把握玩家心理和抓住玩家需求上,他拥有出类拔萃的敏感度。

比如头两年《部落冲突》这款游戏中备受诟病的一项缺陷——“兵扔出去收不回来”,玩家们为此在论坛里发表了颇多不满。刘亮在这些讨论中发现到“痛点”后立马对游久自身的游戏方向做调整,定策略。但纵观现阶段整个游戏市场,多数从业者过于看重商业手段或商业模式,却缺失了从玩家角度、换位基础用户思考问题的技巧。对此,他认为,“游戏从业者一定要愿意且主动去倾听玩家的话语,善于把握他们的脉搏,触碰他们的心跳。玩家群体中重合度最高的‘痛点’一定是游戏商要解决的核心问题,在不断满足各种玩家不同需求的层面上,玩家获得了快活和满足,那么商业方向自然就出现了。”

当然,因为这一点差异而导致游久高层在战略规划制定上的分歧也不少。不过在与其他高层的对弈中,刘亮的“强势”多数时候却没有占上风。虽然对自己的判断力很有自信,但刘亮似乎不爱在“商业战场”中过于较真和自寻烦恼。不仅如此,在看待游戏本质的问题上,他同样是这种心态和标准。刘亮平时的娱乐休闲方式五花八门,从射箭、垂钓、养鲨鱼到自己组装手办、改造新型设备,全部可以在他的别墅中略见一斑。而只有游戏,是他认为的最简单最快捷的娱乐方式,是最直接获取快乐的渠道。所以,带着对“无游戏,不快乐”的本能感应,刘亮在事业、生活中都可以过得很随性、很自在;看得很明白、很纯粹。

或许,这就是刘亮的“游戏人生”吧。

人物-游久3_副本.jpg

用诚打“天下”

曾经有那么几件搅动游戏圈的大事使得刘亮有了 “土豪”这个外号。其中,一件是自掏腰包一亿元回赠离职员工,二是以9:1的高比例分成返给《龙枪觉醒》的渠道商。众人评价其“有情有义”,而我们以为,不如用一个“诚”字概括他的想法。

《圣经》中言:“物质财富的丰富影响了我们生命成长,如果我们心中只有财富,那就成了愚蠢无知的人。”与此相反,刘亮并不喜欢将财富拼命地攒在手上。只要大家与自己一块播种,一起付出,刘亮认为就应该按照功劳予以回报,将所有东西按照一个真实的价值尽量还原它,不因对方的欲望的大小而有所调整。“哪怕他提的需求只有1万块,我也会在他劳动价值100万的可能下给他应有的这么多。这就是所谓的利益分配与付出相对等。”刘亮举例说。

刘亮的这一做法无疑充斥着巨大的诱惑力。但与对离职员工的关切、对合作方的慷慨形成“反差”,刘亮平时并不太过问和操控关于游久内部的执行细节。放权,是他与很多游戏老板相比又一不同寻常之处。刘亮多次强调方向的正确与否,原因在于他的理念中,只要自己能把握整体方向,具体到每项业务,每个案子完全取决于具体负责人的能力。外加一个好的机制,将优秀的人筛选出来,把不好的人淘汰出去,就可保证80%的成功率。这样的“高准绳、严要求”对游久团队或个人执行力当然也意味着一种铢积寸累的挑战。

因此,在刘亮及其游久的光环背后,更多的是需要解读一种看似“落伍”的“职场之道”:用真诚赢未来,以真实活出自己。恰如刘亮给自己的定义:“无论别人怎么变,社会怎么变,但我所喜爱的、坚持的不会变。一直试着尝试,慢慢的,爱好跟事业也就融为一体。从本来摆在面前的只有一碗饭,到吃完一碗饭,再到还剩一碗饭的时候,最后就是成功了。”

接下来,刘亮还要为自己、为游久、为中国的游戏事业制造更多惊喜之余的价值创新。当游久团队的理想——做优质游戏,让中国的游戏走出国门——实现的那一刻,刘亮的传奇自传中或许会少了那些他自谦的“机缘巧合”,而换做本就有之的“天道酬新”。

相关频道: eNews

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请在下方提交,谢谢!

投稿信箱:tougao@enet16.com
文章排行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