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硅谷动力首页 > 资讯 > 互联网
查询:

虚拟现实的恐慌

http://www.enet.com.cn/enews/ 2014年11月01日09:03 来源:《互联网周刊》 作者:黄雷 郝影
【文章摘要】最大的危险不是虚拟现实将被禁止,也不是我们会被困在里面,而是我们身处其中却早已视而不见,习以为常。

虚拟现实的恐慌

    原文作者 Adi Robertson

    编译 黄雷 郝影

    在今年6月份的一次会议中,我体验了一把虚拟现实蹦极。我戴上一款高档运动追踪耳机,走在虚拟地板上的一个金属板上。在参展商的命令下,这个板子升到了空中。

  “如果我跳下去会发生什么”

  “试试看就知道了”

  工作人员把我转向边缘,尽管我知道自己不会有任何危险,我所体验到的和看到的不过是一款视频游戏。可我的身体却出卖了我,我犹犹豫豫,向下看着距离我20英尺的地板,在心里默念“我不会有事”,接着俯身向前走了一小步。我拖着脚走在地毯上,仿佛我虚拟的身体也感受到了。我感到很惊讶,就像你以为是在黑暗中爬楼梯而实际上是在原地踏步。Oculus Rift游戏可以通过一个外置手柄装置进行控制,但是我必须自己迈步,通过物理移动覆盖一个虚拟的空间。实际上,这种体验并不好。在会场闲逛的时候,我偶尔瞥向这个展台,其他参与者大多和我一样蹑手蹑脚。

  借用斯坦福大学VR研究员Jeremy Bailenson的比喻,这个Demo更像是VR版的 《火车进站》--一部1895年只有50秒的电影,由于呼啸而来的火车影像太过真实,吓得观众们纷纷跑出影院。不过,目前还难以断定,虚拟现实的震撼力和颠覆力能否超越这部传奇电影。迄今为止,最有意思的科技莫过于诱导我们去思考眼前的世界是否真实,这更像是一个深奥的哲学命题。沉浸式体验和虚拟现实所带来的现实世界和虚拟世界的错乱之感,会不会成为它的原罪,重蹈漫画和街机游戏的覆辙,遭遇“不信任,误解和审查”,如此往复?我们又该如何应对色情和极端谋杀类的虚拟现实内容?它会否成为新时代的“海洛因”,然后再人群中病毒式扩散?

  无可否认,这些都有可能成为阻碍虚拟现实普及的因素。但我们需要谨记在心的是,我们之前曾经历过如此的恐惧和好奇。带给我们这些经历的,不是恐怖暴力漫画,不是可以传染的街机游戏,也不是有声有色的视频游戏,而是虚拟现实。这一切,发生在20年前。

  虚拟现实似乎一直不曾远离舆论的风口浪尖,它本身的争议和可能会带来的冲击大有与日俱增的态势。当下,在我们的口诛笔伐和日渐完善的立法监管之中,网络色情和网络成瘾已经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控制。在上世纪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虚拟现实吸引了一批网络朋克,它有着和60年代迷幻摇滚相近的成瘾性。嬉皮文化教主蒂莫西?利里就是虚拟现实技术的早期拥趸。此外,杰里?加西亚关于虚拟现实有一个着名的观点:它们终将淘汰掉大屏显示器(LSD)。《虚拟现实》一书在虚拟现实领域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出版于1991年,作者是霍华德?莱茵戈德。在书中,他写道自己曾被人问起,“在未来两年的时间里,虚拟现实会不会取代大屏显示器,成为大小型会议必备的显示设备?” 1990年,《华尔街日报》刊载了虚拟现实先驱者杰伦?拉尼尔一篇名为《计算机模拟有一天可以提供超现实体验》的文章,Lanier针锋相对地提出:“虚拟现实真的是电子迷幻药吗?”.

  拉尼尔其实是在质疑将虚拟现实比作电子迷幻剂的论调,“原因是当时蒂姆?利里正在大肆宣传自己对于虚拟现实的理解,”拉尼尔1991年告诉《洛杉矶时报》,“在我看来,现在大部分人对于虚拟现实紧张过度了,已经阻碍了人们去认识真正的虚拟现实的魅力。媒体用夸张的故事介绍虚拟现实就是对人们日常生活的模拟,很多人因此而曲解了虚拟现实,形成了根深蒂固的Stereotype.在接受《连线》杂志联合创始人凯文?凯利采访时,拉尼尔表示自己对于虚拟现实的未来抱着很大的期待,他认为如果最初的人类有虚拟现实,那么人类将不会发明语言。

  我们该如何定义虚拟色情和暴力会否成为电子迷幻剂并不是虚拟现实所面对的唯一问题, 90年代的网络狂人和我们面临着同样的问题:”当下(Presence)“的真正含义是什么?人们会不会对虚拟现实形成很强的依赖,就像现在安静地看电视那样一动不动?我们应该怎样界定虚拟色情和暴力?稍微了解一些哲学知识就能看得出,它所涉及的已经不仅仅局限于虚拟现实的技术问题,它还涉及到包括LambdaMOO在内的虚拟现实社区所提出社会性问题。凭借《网络空间里的强奸案》,LambdaMOO一举成名,这篇文章也已经成为研究网络暴力的经典之作。

  有一本社会学着作构思了一种高科技版的奥莱克之手(《Hands of Orlac》是一部德国伦理/恐怖电影,故事的大概是一位钢琴师在一次火车事故中丧失了双手,后来被接上了一双别人的手。后来钢琴师发现自己被接上的是一个杀人犯的手。他恐慌至极,不敢用手去碰别人,甚至是妻子,慢慢地,他总是忍不住去犯罪,去幻想犯罪。然而一次次地被自己的理性控制住了,但是自己陷于无尽的不安和惶恐之中,甚至想截去这双潘多拉之手。)。书中写道,精神病患者的脑电波可能成为虚拟现实系统的一行代码。”如果一个“正常”的人触发这条代码,便可能被困在一个非理性的,甚至是危险的网络空间里。记住,这绝不是一个日常计算机模拟效果,也不是近似于电视的视觉体验。它高度紧张,几乎包含全部的感官刺激。这本书还预测,在未来,黑手党会利用虚拟现实开设赌场。

  无论是90年代的虚拟现实设备,还是如今的一系列虚拟现实显示器,它们都还面临着大众传媒不负责任的曲解。而除此之外,阻碍虚拟现实设备进步和普及的还是一些更加实际的技术问题,耳机、头戴显示器的设计,虚拟现实内容的极度匮乏都让其在现阶段的体验差强人意。与此同时,让孩子在客厅中带着沉重的头盔和塑料眼罩怎么看都是在重走电视机和游戏主机的老路。

  好在,上面这些问题终将得到缓解,就像PC取代了过去庞大昂贵的计算机,虚拟现实设备也会变得越来便利,价格也越来越低廉。

虚拟现实的恐慌

  关于虚拟现实,争议一如既往

    什么才是“现实”?如果我们一直生活在梦里又会发生些什么?这些几乎成了永恒的话题,值得我们不断思考,不断求索。90年代虚拟现实技术实验的失利并没有阻断人们的热情,似乎也并未给我们带来实际的意义,因为,我们还在纠结于同样的问题:

  虚拟现实是否会成为一种精神药物?

  它会不会遭到政府的抵制?

  它所营造的完美逼真的世界是否会取代现实?

  ……并没有历史可以供我们参考,也没有前人的经验供我们借鉴。沉溺于虚拟现实中,我们是否会忽略现实中的伙伴?我们是否会受到情色暴力的侵害?而且虚拟现实的临界点到底是什么?它仅仅是一个视频游戏,还是似是而非的现实?

  尽管自90年代虚拟现实并没有消失,它的技术成果被应用在军事、工业和医疗领域。但我们似乎已经忘记了虚拟现实的开创性,以及技术先锋们所要解决的问题。最大的危险不是虚拟现实将被禁止,也不是我们会被困在里面,而是我们身处其中却早已视而不见,习以为常。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QQ空间
责任编辑:郝影
热词: 互联网周刊   虚拟现实   黄雷   郝影  
关于 互联网周刊 虚拟现实 相关报道
鍙嬭崘浜戞帹鑽
网友留言
loading...
资讯中心最新专题
频道精华

网站合作、内容监督、商务咨询、投诉建议:010-65245588

Copyright © 2000-- 硅谷动力公司版权所有 京ICP证00008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6777号 京ICP证0000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