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穿戴的窘境:医院和医生根本不买账

2014年08月19日17:47    作者:端木    来源:eNet硅谷动力
【文章摘要】谷歌的Google Fit,苹果的Health Kit,以及三星的SAMI都将自己定位于健康数据的云存储和服务平台,而这些数据的来源就是形形色色的可穿戴设备。这些平台也被视为能够促进数据在不同设备、App以及分析机构和人员之间的共享。

别逗了,医生才不在乎可穿戴设备

  从理论上来讲,健康类可穿戴设备将会给高危人群如糖尿病患者的疾病监控带来革命性的改变。同时,对于平时几乎用不到医疗保险的低收入人群来说,身体健康状况的实时监控让他们也不必等到重大疾患的时候才去就医。然而,这仅仅是理论上。

  此外,美国平价医疗法案将更多的人群纳入到现有的医疗体系之中,可穿戴也有希望在此过程中扮演重要的健康监控角色,在疾病症状显现之前捕捉蛛丝马迹,通知用户及时就医。

  这些都是一些理想化的概念,至少就目前而言仅仅是在理论上可行而已,对于现实生活中的医疗健康问题并没有实实在在的价值和用处。与此同时,佩戴可穿戴设备的多是些“人傻钱多的正常人。”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健康管理和可穿戴设备之间并不存在直接的关联,与医疗改革的关系更是牵强。谷歌的Google Fit,苹果的Health Kit,以及三星的SAMI都将自己定位于健康数据的云存储和服务平台,而这些数据的来源就是形形色色的可穿戴设备。这些平台也被视为能够促进数据在不同设备、App以及分析机构和人员之间的共享。

  在苹果和三星的云服务平台发布会上,他们都请来了医疗专家为自己背书,信誓旦旦地生成这些平台能够将采集用户的健康数据运用到现有的医院诊疗甚至药物研发之中。另外,两家企业都声称,正在与美国最大的电子病历公司Epic进行合作。

  假设,现有的医疗体系能有效地利用这些健康数据,这样医生就可以实时监控病人的身体状况,就不必非得等到发病时才就医。

  然而,事实却是正好相反。根据医疗设备、数字医疗以及医药行业的人士透露,对于这些美好的设想,医生既没有时间,也没有任何的兴趣去跟踪和使用可穿戴设备上采集的数据。他们不希望为未经认证的诊疗系统(包括可穿戴)花费额外的时间和金钱,更重要的是,他们并不愿意去费心地关注用户数据的隐私问题

  “可穿戴设备所采集的无非是另外一堆数据,而医生现在每天都要处理很多的数据,根本就没有多余的时间了,”其中一位知情人士如是说。医生可能会鼓励用户佩戴Fitbit或Jawbone坚持锻炼,却并不希望持续收到患者的生理指标数据。

  Doximity是美国一家专门面向医生的社交平台,其CEO Jeff Tangney表示,“医生在骨子里也是极客,他们对于可穿戴设备也会很兴奋,但仅此而已。在大部分时间里,他们还在为通过古旧的传真机获得患者最新的检测报告忙得焦头烂额,哪有时间去在乎你的可穿戴设备上的数据。对他们而言,学会通过电子邮件交流或许更有实际意义。”

  另外一种比较普遍的观点则是,医院的管理人员并不情愿将这些数据接入医院的系统,因为数据一旦介入医院系统,就要承担很大的风险和责任。数据若保管不当,系统被入侵,医院就会因此泄露患者隐私,面临HIPAA(医疗电子交换法案)的制裁。

  “再比如,患者在某一天突然中断锻炼,可穿戴设备上的报警系统通知我们对患者进行干预,医院和医生又该怎么办?”

  上面这些都是可穿戴设备在发挥其健康监护角色前可能面临的问题。医生的使用和学习成本,数据的隐私问题,还有责任的划分,如若得不到妥善的解决,可穿戴设备恐怕还要继续背负着“玩具而已”、“中看不中用”、“噱头大于实用价值”的名号。

热词: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QQ空间
责任编辑:郝影

相关文章

科学惊人探索:你竟是宇宙!

古人早就说过,宇宙和我们,同出而异名!现代科学也在惊人地探索发现,你竟是宇宙!《自然》杂志在“科学报告”专栏也发表了一篇研究论文,证明宇宙的成长过程和结构与大脑细胞的生成过程和结构几乎一模一样。宇宙中星系互连关系,和大脑神经元相互连接,几乎无法分辨两张图之间的不同,大脑细胞与整个宇宙拥有一样的结构。

自媒体的“乐”与“忧” 大咖怎么看?

随着微博、微信的火爆,自媒体人也随之获得了大量的用户关注。但随着媒体与商业的结合愈发紧密,与自媒体结合的营销也愈发明显。掺杂了更多“内容”的自媒体将是昙花一现还是逐渐形成另外一种规模?自媒体人应该如何做自己?

移动互联网2.0时代的机遇和挑战

如果将移动互联网软硬件体系局限于APP以及以手机与平板电脑为载体的时代称为移动互联网1.0时代,那相比早期,移动互联网进一步拓展到可穿戴设备、车联网等新兴领域,人类与外部世界之间的界限与距离更加的模糊和缩小了,步入一个新的时代。这个时代,《互联网周刊》将其定义为“移动互联网2.0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