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硅谷动力首页 > 资讯 > 奇平视点
 

互联网+“涉足”

  2014年06月23日16:49  来源:《互联网周刊》  作者:姜奇平  
【文章摘要】6月5日11时11分,阿里巴巴集团以12亿获得恒大足球俱乐部50%股权。马云说:“我们投资的不仅是足球,而是快乐。投资的不仅是恒大足球,而是中国足球。”

  6月5日11时11分,阿里巴巴集团以12亿获得恒大足球俱乐部50%股权。马云说:“我们投资的不仅是足球,而是快乐。投资的不仅是恒大足球,而是中国足球。”

  当前,互联网正在进入“互联网+”的产业化时代。互联网+金融形成互联网金融,互联网+流通形成电子商务,互联网“加”到哪个行业,哪就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一次,“互联网+”“涉足”了--涉水足球,也将延续这一势头。

  马云说投资“中国足球”,不能理解为指中国队足球,而是指足球产业。按马云以往的做事特点,但凡进入哪个行业,一定是这个行业在价值结构的基本面上严重不合理,使行业有一个巨大的价差空间。互联网人的典型思维是这样的,例如,一本书本来卖50元可以赚钱,非卖100元,一定是这个行业出问题了。至于这个价差,是商品批零价差、金融利率之差,还是足球水平之差,在马云看来没有任何区别。

  在5年前的同一个时间(5月),同一个地点(广州),马云曾说:“中国一个名牌酒,成本只有10元,却卖到800元,这些钱被谁赚了呢? 800元里面,广告商赚300元、渠道商赚了300元、包装和回扣又赚了100-200元,结果消费者被迫用800元价格购买价值10元的产品。”中国足球,本质上就是这个 “名牌酒”.中国球迷用了价值800元的需求和热情,买到的是只值10元的低质产品(按6月5日当天上午“价码”,中国足球国际排名103,列在巴勒斯坦之后)。中国足球在非常态与人类常态之间的中间价值被谁偷走了?看看中国牢狱里关着的足球界人士的构成就可以明白,从前足协领导、前金哨、前国家队主力、足球队主教练、到各色经纪人足以构成一条完整的产业链。当年海利丰队打假球时往自家球门吊射,由于水平太差,连射三次都射不进自家球门,气得老板上蹿下跳。这是足球产业烂透程度的生动写照。

  现在足球叫局内人搞得连个正常产业的样子都没有,长此以往,球将不球;这时需要借助局外人之力,先不说搞足球产业,首先要搞得是个产业。房地产业进入足球业,没解决好这个问题,现在换了互联网企业进入,就是要像对冲击金融业、流通业那样,对足球这个行业的原有思维进行冲击。在这种背景下,互联网“涉足”,“投资的不仅是恒大足球,而是中国足球”,应该理解为,要转变中国足球产业的发展方式(客气的说法叫搅局),然后才谈得上什么成绩不成绩。

  马云还有一句话,叫“我们投资的不仅是足球,而是快乐”.马云拿出千分之一的财产(2亿美元左右)搞足球,图个乐也说得过去。不过,我更愿把这话理解为马云对产业核心价值观的阐释。足球这么多年搞不好,与行内人心态太急也有一定关系。越想搞好越搞不好。急的结果,变成急功近利,本末倒置。投资于快乐意思是要顺着足球本身的性子来,自然而然。追随价值的根本来源来做事(对电子商务来说就是要以顾客满意不满意为中心),这是马云做生意的特点。在这点上,踢足球和做任何生意的道理其实都是一样的。

  真正做成过像阿里巴巴这种大买卖的人,与现在这帮搞足球的人,差异最大之处,我看就在境界上。缺乏境界的突出表现,就是容易偏离价值观基本面,搞足球搞着搞着就搞歪了,搞到足球之外去了。一个细节可以说明这个问题。里皮观察中国足球,有个让他大吃一惊的现象,场上没有无球跑动。这是整个体系的价值导向出问题的一个迹象流露。因为这等于说只要不是马上见功利的事,哪怕是足球需要的,只要没人命令,我也可以不做。所谓快乐足球,不是说踢球必须咧开大嘴笑,而是强调让功利服从于本然。成功者都有这样一个体会,一旦乐在其中,就容易按事物自身规律把事情做好。

  对互联网+“涉足”,恐怕不要有急功近利的期待,把心态放平,事情自然向好的方向转化。

姜奇平,毕业于南开大学中文系,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第一届国资监管信息化专家组专家,中国信息经济学会常务理事、中国电子商务协会常务理事,互联网周刊主编。

网站合作、内容监督、商务咨询、投诉建议:010-65245588

Copyright © 2000-- 硅谷动力公司版权所有 京ICP证00008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6777号 京ICP证0000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