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硅谷动力首页 > 资讯 > 观察
更多文章查询: 

利益纠葛引发舌战 地面数字电视标准有名无实

http://www.enet.com.cn/enews/  2007年06月25日21:08  来源:IT时代周刊  作者:古 儒  字号: |
【文章摘要】面对很难完成的芯片融合问题,利益集团们有的避轻就重,有的避重就轻,上演了一场精彩的口水战
  地面数字电视标准再一次遭遇质疑,它成为了利益集团们角力的工具。

  6月1日,广电总局广播科学研究院副院长邹峰在第三届“中国传媒科技高峰论坛”上,公开“炮轰”去年8月通过的地面数字电视标准。他认为由于“芯片”融合标准有问题,被选取的清华方案和上海交大方案两种模式很难融合在一个系统中,导致该标准很可能在今年8月1日无法正式实施。不过,数天后,邹峰的观点遭到了厂商们的批驳,清华凌讯、上海高清和深圳力合等芯片厂商纷纷站出来指称自己已制造出符合标准的芯片,并言之凿凿。

  然而,厂商们的观点并不足以服众。芯片容易制造,但能否真的实现三种标准的融合,他们没有提及。

  一方面是资深专家,一方面是实力厂商,一方似有刁难,一方解释似难服众。究竟是谁在说谎,这背后又隐藏着怎样的玄机?

  都是融合惹的祸

  2006年8月,千呼万唤的全国地面数字电视国家标准终于出台。该标准由清华标准(DMB-T)、上海交大标准(ADTB-T)和广电总局支持的广播科学研究院(下称广科院)的TiMi三个独立方案融合而成。

  “融合标准是两大标准的叠加与广科院移动纠错码的结合,这不仅没有带来技术的创新,还带来了技术处理的复杂度。”一位从事载波技术研究的人员这样告诉《IT时代周刊》。

  有业内人士谈起该标准出台时,对相关部门表达了强烈的不满。他认为标准之所以要采用融合方案,就是为了兼顾各方的利益,在里面加入各方的东西。不过,他也无奈地表示,为了照顾到利益的均衡,平息标准之争,除了闭门造车采用融合方案也确实别无它法。

  国家知识产权局的信息显示,清华方案是自主研发,完全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标准。同样的,上海交大标准也已经形成了完整的知识产权体系,有效地保护了国家标准发射及接收的各个模块,拥有完整的自主知识产权。对于此前流传的上海交大标准基于美国ATSC标准,可能有产权纠纷的说法,上海高清方面表示他们与美国ATSC采用的是完全不同的技术,唯一的共同点仅是 “单载波”。分析人士指出,国家对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两大标准的积极支持,对形成融合标准也功不可没。

  该人士还指出:融合标准推出后,最大的难点就是如何将清华标准的多载波调制模式和上海交大标准的单载波调制模式成功地融合进一个系统中。从技术上来讲,这两种调制技术本身就缺乏兼容性,相互融合根本行不通。

  此外,地面标准产业化测试中也遇到了一些无法解决的技术问题。邹峰表示,“原来两个标准承诺的一些技术优势在试验中实现不了,虽然试验还在继续做。首先还是要做好技术参数和产业化。”

  据《IT时代周刊》了解,地面数字电视国家标准要融合三种不同标准,技术上的复杂性大大增加,厂商估计由此引发的成本也将增加至少30%。这让负责标准推广工作的广电总局很难顺利推进。

  庞大市场的诱惑

  地面数字电视国家标准为商家看重的理由是它是一种强制性标准。这意味着该标准具有强烈的排他性。而众所周知,垄断就代表着高额利润。

  据北京海尔集成电路设计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阳艳春介绍,数字电视有别于传统的模拟电视,采用完全数字化的图像格式和图像传送流,这都需要通过芯片来实现。这就决定了数字电视产业建立在集成电路产业的基础上。据IDC预测,数字机顶盒和数字电视半导体市场规模将由2003年的31亿美元扩大到2008年的93亿美元,年复合增长率为25%。业内人士分析认为,按照每年新增4000万台数字电视计算,如果都强制安装地面接收芯片,仅芯片产值就达上百亿元。如果谁获准成为强制性标准,谁就可以参与这上百亿元的分成,而没有成为强制性标准的,将前功尽弃,血本无归。这也就是融合标准成为强制性标准的直接推动力。

  作为技术提供商的清华大学以及上海交大依靠自有技术早已在市场上开始了争夺。据悉,去年交大的芯片就已经从最初的芯片测试进入低成本工业化芯片阶段。目前支持交大技术的国内外发射机、接收机、系统设备厂家已超过数十家,并已在上海、湖南、河南、安徽等地开始试点。它还积极与上百家地方电视台合作。而清华技术的芯片已经完全可以量产,其业务范围已经扩展到更多城市,普通机顶盒价格也降到只需要300元左右。

  从总体规模来看,目前我国几乎有2亿台电视需要通过数字电视地面传输方式实现覆盖。2015年我国将彻底停播模拟电视内容。即使按照10年计算,也意味着每年有2000万台的市场容量,总价值远超千亿元。

  利益集团的影子

  回顾地面数字电视国家标准的发展历程,处处都体现着利益冲突和利益的调整。此次所谓的危机对此也体现得淋漓尽致。

  清华人士表示,所谓地面数字电视国标危机可能是广科院夸大其辞。因为主持地面数字电视国家标准产业化测试的广科院也曾提交自己的标准方案,但最终在融合方案中只保留了很少部分。分析人士也认为作为输家,广科院以此为借口想颠覆既成事实的融合标准的可能性不小。

  广科院有关人士则对清华和交大量产融合芯片的能力表示怀疑:“如果他们只是提供几块用于实验的芯片,那对地面国标的产业化将没有真正的作用。”

  深圳力合数字电视公司总经理马飞虹的发言无意中结束了这场争论。他介绍说公司正在全国多个地方进行地面数字电视传输系统招标,目前公司出货已经跟不上订单需求。深圳力合是清华大学DMB-T标准的市场运营公司。

  为什么地面数字电视国家标准实施困难,而深圳力合的销售工作却进展顺利?马飞虹表示,自己公司的设备肯定是按照国家标准要求生产的,符合国标的参数。但他也坦言,自己所理解的国标不是现在的融合标准,而是采用清华大学标准方案。与深圳力合做法类似,上海交大的ADTB-T标准同样也在进行市场运作,其市场运营公司已在上海、长沙等城市按交大标准运营地面数字电视传输系统。

  业内人士就以上芯片厂商的做法,向《IT时代周刊》指出,实质上这场争议,广科院在避轻就重,而清华和交大在避重就轻。在这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上的博弈集中反映了三方不同的利益诉求。不过该人士也表示,主要标准解决方案提供商各自为战,确实会造成国标难以实施的局面。而未来地面数字电视市场也将长期延续多种标准相互竞争的格局,这将使地面数字电视国家标准有名无实。

  与芯片厂商相比,已经提前上马了数字电视系统的地方部门对国家标准也有着抵触情绪。我国数字电视产业发展本来就已落后,而国家标准出台的推迟一再影响产业发展。很多地方看到了数字电视的巨大商机,所以在国家标准出台前已经完成了对清华和交大以及其他制式标准的选择。他们强烈呼吁,各地的数字电视项目应该采取市场化运作方式,而不应该让地方再多花钱把现有系统改造成能够接收两种调制信号的融合系统。据悉,已经采用了欧洲标准的有20多个城市,而国家发改委只为北京等5个奥运城市提供电子发展基金的支持,这20多个城市并不在受支持之列。目前它们已经陷入困境,进退维谷。更多的城市则采取了进一步观望的态度。

  “目前主管部门对地面数字电视的前景并不看好,城市范围内的有线电视整体数字化转换才是他们关注的重点。”中科院电视电声研究所有关专家说出了某些部门的心里话。据悉,数字电视分地面无线、卫星和有线三类,后两者早就确定采用欧洲DVB-S标准和DVB-C标准。

  资深媒体人包冉指出,“DVB-C和DVB-T标准是最成熟的标准,在度过专利保护期后已经成为开放标准。由于成本较低而更受欢迎,它们占据了未来中国数字电视的核心市场。地面融合国家标准只能算是有益的补充。”

  本刊最新获悉,国家发改委6月13日断然表示“国家决心已定,8月1日(地面数字电视)标准肯定要实施。”
腾讯微博
责任编辑:宋慧
 关于 数字电视标准 数字电视 相关报道
网友留言
loading...

网站合作、内容监督、商务咨询、投诉建议:010-65245588

Copyright © 2000-- 硅谷动力公司版权所有 京ICP证00008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6777号 京ICP证0000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