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养老服务企业排行榜
全世界各行各业联合起来,internet一定要实现!
老文章正文

网上奇平视点:从速度到自由度

2003-03-13 eNet&Ciweek

  姜奇平

  【eNet硅谷动力专稿】英特尔发布了迅驰(“Centrino”)。

  与奔腾不同,迅驰不再单指CPU。以“迅驰”品牌命名的新移动计算平台,包括了之前开发代号为Banias的CPU、相关的Calexico芯片组和802•11(Wi—Fi)无线联网功能。

  这意味着什么?分析家们关于这件事,从形而下的角度已经说了很多,概括起来,无非是,英特尔将进行战略转移,从台式机的CPU速度战略,转向更多面向笔记本电脑和无线互联技术应用。事情看来是这样,我没有更多的补充。

  但我想,身在其中,包括当事人在内,也许并不能真的说清当下的所以然。跳出庐山看这件事,说不定能发现点什么。我愿意替大家冒这个险,假设站在五年后人们的立场上看这件事。说错了,大家可以随便笑话我。

  我的大胆假设是,迅驰代表的转向,可能意味着摩尔定律的升级:从表现速度与成本之比的摩尔定律1.0版,变为表现自由度与成本之比的摩尔定律2.0版。也就是说,不是处理器速度每18个月翻一番,成本降低一半;而是人的技术空间自由度每18个月翻一番,成本降低一半。

  人的技术空间自由度,是指因技术进步,每个人信息空间的扩展半径,即人们在线或在计算状态的活动半径。比如,原来人们的活动半径,是电源线或网线长度决定的2米,采用无线局域网技术,活动半径可以成倍扩大;采用无线广域网技术和和更好的电池技术,又可成倍扩大。推而广之,自由度指的自由,当然也包括时间上的自由,场合上的自由等等。自由度,这是信息空间价值观――或者说,以网络空间为中心的空间观――的核心价值所在。

  迅驰发布,可能与许多人没有直接关系;但这一规律,如果证明对IT业普遍适用,将与每个人的事业都有关。

  我们可以把这个话题引申开去。

  我有一个信念。技术的每一次革命,都包含启蒙基因的一次进化。我们对信息革命的意义的认识,不是一次完成的,而是一轮一轮深化的。迅驰这类核心关键技术的跃进,是我们认识深化的一个学习良机。

  电脑网络技术演进有一个特点,总是“农村包围城市”。“农村”是指应用,“城市”是指系统。每次变革,都是周边设备先变,成熟后,沿着板卡-主板固化-芯片组-CPU这个顺序,一步一步进入到系统级核心。一个技术不成熟时,一定是先做成板卡或外设,附加在系统主干上;当它最后集成进CPU时,意味着这项技术已从应用级变革,被主流接受为系统级变革。声卡是这样,显卡是这样,网卡也是这样。

  如果把应用比作哲学中的形而下,或现象;把系统比作哲学中的形而上,或本质(甚至本体)。人们技术实践的升级,必然伴随或导致人们认识的飞跃。今天,无线局域网技术有幸集成到技术最核心的位置,首先应被理解为是人类对网络计算本质认识的又一深化。

  为什么这么说?想当年,与苹果公司双CPU相比,单CPU的英特尔的在悟道上,是个“先天不足”的公司。悟道还不如后来成为诗人的小姑娘范学宜(见《读者》上发表的拙文《无需远行,无需久等》)表现在,苹果公司的是双CPU,一个管科学计算,另一个专管多媒体形象思维。也就是说,他们的信息哲学观中,认为人的体验,与计算速度一样重要,是两个并列的“道”。而英特尔的CPU没有多媒体功能,只有“抽象思维”功能。显然,它的潜意识里觉得多媒体只是外围的、枝节上的事。英特尔(及摩尔定律)把计算的本质,仅仅归结为速度。也就是说,这个公司把信息革命,只理解到时间这个层次上,而缺了空间意识和人性意识这两个重要维度。后来,英特尔意识到这一点,终于通过MMX,把多媒体功能集成到了CPU一级。今天,英特尔反超了苹果,从一个中心(计算速度为中心的时间观),到两个中心(计算速度为中心的时间观+多媒体体验为中心的人性观),再发展到眼下的三个中心(计算速度为中心的时间观+网络空间为中心的空间观+多媒体体验为中心的人性观)。迅驰,标志着英特尔悟道更上了一层楼,更接近了在技术的根部把握信息革命的时空之道。作为看客,如果我们不满足于鼓掌角色,最好是在时空之道上,向英特尔这样的高手,学点东西。这是今天这件“小事”最大的意义所在。

  当然,我们五年后看今天的英特尔公司,会发现它也有它的历史局限性。它虽然对道悟得全面了,但在悟的深度上,仍有提高余地。突出表现在,信息革命的独特处,不在于摩尔定律指出的提高效率(无论是时间效率还是空间效率)与成本之比本身(工业技术同样可以提高效率与成本之比,所以二者在本质上区别不开),而在于改变效率与成本之比的变化率,或者说它们之间的微分切线斜率的方向。这是更深意义上的理性价值与自由价值之间的差别,是速度与自由度的根本差别。这一点,很可惜摩尔定律1.0版没有总结出来。摩尔定律2.0版也不可能去总结它不一定认识到的东西。后人在损失个几百亿美元后,自会悟到,真正的摩尔定律2.0版,将修改成:人的技术自由度越是每18个月翻一番,成本就越趋向降低一半。

  最后感谢英特尔,它是启蒙运动的老师。因为正是它的一次次技术革命实践,为启蒙思想提供了先进生产力的实践基础,帮助人们解放了思想。随着技术本身的突破和创新,从具体应用层逐步发展到体系核心层,人们的思想体系也在从旧保护带开始出现变化,最后引致体系核心层的变革。最终,技术进步会改变我们对于时间和空间的根本性的认识,从牛顿时空生存,转变为信息时空生存;改变我们对自我的认识,从依赖异化的理性转变为依靠返回人本身的体验。

  我敢打赌,后人记得住的,将是作为当代哥白尼、伽里略和布鲁诺的英特尔们;记不住的,将是这两天引起轰动和热闹但实际上微不足道的“天文学”本身,如迅驰。

  附《无需远行,无需久等》大意

  一位跳芭蕾舞出身的女孩子,叫范学宜,一天愁眉苦脸地打电话求援说,她为国家第一电视台作词作曲的一首歌,遭到了编导们的口诛笔伐。编导们给她的任务,是用一首主题曲描给出互联网的特征。她起的歌名叫《无需远行,无需久等》,正是这个标题,受到了一致的批判。为此,她向我求助。

  我看了传真,回电话说,你写得不错,尤其是标题,简直是杰作。你那些编导一定没上过网。我告诉她,按照哲学巨人康德的《纯粹理性批判》,本体下两个最基本的范畴(相当于“道”派生的“阴阳”)是空间和时间。“无需远行”说的是空间,“无需久等”说的是时间。互联网消除了空间的距离,正好是无需远行;互联网消除了时间的距离,正好是无需久等。你一个标题,把互联网总结到文明的最深层次,更妙的是不着术语,尽得风流。你胆敢说你写的不是杰作,我跟你急!

  她听后大受鼓舞,拿着我发给她的文字,回去与编导们据理力争,终获大胜。不过,她同时又小心翼翼地问了一个问题。她说:“你给我的回复中提到‘网景的《航海者》和微软的《探险者》’是什么,是两本书吗?”

  我的眼镜当时就差点掉下来,笑破了肚皮。

  (原载《南方周末》专栏,后转载于《读者》)

相关频道: eNews 老文章

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请在下方提交,谢谢!

投稿信箱:tougao@enet16.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