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养老服务企业排行榜
全世界各行各业联合起来,internet一定要实现!
老文章正文

网上奇平视点:未来哪个BILL更有价值

2003-03-05 eNet&Ciweek

  姜奇平

  【eNet硅谷动力专稿】比尔•盖茨走了,比尔•罗珀来了。

  “世界是前一个BILL的,也是后一个BILL的,但归根结底,是后一个BILL的。后一个BILL,象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希望寄托在游戏身上。”

  这不是毛主席说的,是我说的(掌嘴)。

  3月3日,美国游戏巨人暴雪公司总裁比尔•罗珀(Bill Roper)到访,在中国掀起了一场游戏风暴。

  比尔•罗珀(Bill Roper)是一个符号,它是游戏的象征。

  “我们最终创造了一首壮丽的史诗”,比尔这样描述游戏,它“提供了玩家无尽的乐趣和互动的体验”。

  昨天(3月4日),胡泳在网上说得好:“勃兴的网络游戏对应着新的消费人群,是新的体验经济与休闲经济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它也说明,网络与无线通讯的应用,很多不是因为生产力的需求推动,而是因为‘好玩’。”方兴东把“好玩”这种力量,称为“无聊的力量”。我把这种力量称为“自由力”。

  我敢断言:我们明天的BILL(帐单),将是bill on maturity(到期汇票)给这个BILL的。

  因为,自由力是一种与“生产力”相对,并且比生产力更高一级的力量。

  把游戏的力量称为自由力,是有典的。庄子认为,“游”的本质是自由(逍遥游);席勒认为,游戏的本质是自由。

  生产是一种手段性活动,游戏是一种目的性活动。从这个意义上说,生产力是一种“打工”力,自由力是一种“老板”力。人们在生产中,永远是在给别人打工,为老板的目的而打工,为社会的目的而打工;而人们在游戏中,永远是世界给自己打工,自己就是老板,自己就是目的。

  游戏从来不“为了”什么,正如获得自由不是“为了”什么一样。人通过游戏获得自由,这本身就是目的。无论是游戏本身、游戏生产,还是游戏生活,都通着这个道理。

   “唐朝故事”仔细研究了Blizzard的历史后发现:公司录用雇员不是看他的编程能力、策划或者美工,而是看他是否真的热爱游戏,是否真的精通游戏。这条"门规"是两位创始人规定的,牢不可破,十年来从未有过例外。而正是对游戏本身的执着,才造就了这个完全不向商业妥协的游戏公司!"为游戏而游戏"这也许就是暴雪的精神。

  由此看来,比尔盖茨,做的是提高生产力的事,而比尔•罗珀做的,是提高自由力的事。工业社会的中心,是提高生产能力,所以提高生产力的人,在工业社会最值钱;信息社会的中心,是提高自由能力,所以提高自由力的人,在信息社会最值钱。

  正因为自由力是比生产力更高一级的力量,所以在未来的“吸钱大法”中,一分自由力的吸钱功力与一分生产力的吸钱功力之比,将好象美元兑日元一样,会有一个固定的高下比率。同等付出,用在自由上的一分钟,一定比用在生产上的一分钟更值钱。

  所以我说,未来后一个BILL比前一个BILL更有价值。

  当然,这里有个限定词――“未来”。要说现在,当前是前一个BILL更有价值。但现在总要慢慢变成未来。为生产力忙活的人,总要慢慢让位给为自由力忙活的人。今天,自由力虽然还比生产力弱小,但它正在慢慢长大,光是在软件领域,就有自由软件(LINUX为代表)和游戏软件(Bill Roper为代表)。

  比尔•盖茨这座坚硬的冰山,可以不怕一个国家的力量,十个政府的力量,一百个公司的力量,一千个导弹的力量……,但是,当太阳在早晨八九点钟升起后,自由的力量将把它彻底融化,就象太阳把冰雪融化一样。

  未来还有多远?可以说,美国已经进入了信息自由力时代的门槛边沿,中国和其它工业化社会,经过漫长的生产力时代,经过几代人的努力,也将最终走进这个时代。

  到那时,人们不是“玩”游戏,而是生活在游戏之中。

相关频道: eNews 老文章

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请在下方提交,谢谢!

投稿信箱:tougao@enet16.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