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养老服务企业排行榜
全世界各行各业联合起来,internet一定要实现!
老文章正文

姜奇平:解放需求力 2003年IT的着力点

2003-01-02 eNet&Ciweek

  【eNet硅谷动力专稿】从供给导向到需求导向

  我们对市场供求认识理念这方面,在这一年中,人们从过去强调供给导向转向需求导向,我认为在需求理念方面会有一些突破。第一个突破,普遍比较重视有效信息化的概念。因为过去人们经常说信息化是这样的,那样的。但是从需求这个角度,尤其是从结合经济主战场的角度界定。我认为强调企业信息化搞成有效益的,这反映出我们大家对需求高度重视,而且达到了一个战略层面。各种行为实际上都是围着这个做。这种需求主要是结合传统需求,就是结合中国国情这部分,第二,我认为在高端需求上,会有一些创新,也就是说对这种高端的需求从现象的认识,发展到普通的认识。比如一种游戏的火爆、上网、短信等很多现象,都是在高端需求方面找到了一个突破口。这些比较火爆、活跃的部分,能够体现出背后是这样一种理念在转变。这是一个极不全面的概括,是从需求的角度来谈的。

  IT最终用户需求的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

  我觉得明年环境上的变化会比较大。我认为我们今年信息产业的产值达到19300亿,目前这部分主要是电信和电子设备制造业带来的,但是在制造业中已感到很大的压力。就是来自于后面的运营商的压力。因为运营商感受到市场需求,短期收益压力非常大,不是只要有设备就买,对制造业的设备会有很大的压力。

  它要寻找突破口,就是需求在什么地方?在这种需求上,我认为从今年的趋势来看,明年会有一个大的方向性调整,也许不会马上落到市场,但这个影响非常深远。就是说大的需求是什么。中国特色的东西到底是什么?过去我们强调实现现代化、实现信息化。我觉得十六大提出以信息化带动工业化,工业化促进信息化,提出新型工业化的要求,这是一个大背景,会对全国整个经济都有一个很大的影响。

  在需求主导方面,我说的是最终需求,就是IT为谁服务,最终的客户是谁。我认为最终的客户无非是一种传统的需求,我认为是一种工业化的需求。而新兴的信息的需求,成为次要方面。原来我觉得这点是不明确的。在这种传统的需求里,你会发现这两方面的需求,过去的政策也好都有垂直因素。我认为对传统信息业最大的问题是大环境没有营造出来,所以企业自己营造环境非常困难。

  首先是.com的压力,现在这些问题怎么解决?恐怕要从整体环境方面解决。我觉得现在有两大利好因素,第一明年政府要营造环境,波特提出把国家、政府作为企业的一种竞争优势来看待,这在方面政府应该向“引导、规范、监管、服务”四个方面进行转变,这个转变会给大家营造环境。不是政府直接来做这个事。第二点,电子政务的带动会起到一个对环境,从基础设施到标准体系的建设营造一个外部环境。这比原来单纯由局部的厂商、企业、电子商务也好,力度要大一些。至少对IT厂商来说在改善环境提供了一个好处。只有这两方面的环境做得比较好了,对传统的需求才能真正发觉出来。

  我认为这是第一个方面。第二个方面,对于新兴的需求方面,因为现在中国已经到了初步小康阶段,由于发展不平衡。在许多中心城市、大的城市里,要发掘出高端需求,在这方面,我们过去也有很多限制因素。比如对文化产业的发展,过去我们怎么看待文化产业?

  对于里面一些很积极的需求因素,比如玩游戏、娱乐以及时尚的需求,我们是否有一个很宽松的政策?是否把它当成一种产业看待?我觉得这些问题逐渐会好转一些,这都有助于刺激这个需求,把需求调动起来。把需求做活了,最后会使运营商、服务商好过,最终使设备商发展。我这只是说了一个大概,稍候咱们再详细来说。

  中间需求

  我把我刚才的观点进一步地往下延伸,我很赞成兴东的观点。我刚才说的是最终需求的特点,再看中间需求,我所谓的中间需求是信息网络对电脑的需求。我把它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对于网络的中间需求,一是对电脑的中间需求。情况还不完全一样。

  网络产业价值链的需求分析

  对于网络的中间需求,包括与网络有关的设备制造、设备运营、设备增值服务需求的情况。

  由于我们强调的是工业化的需求,对于上网、通讯设施、基础设施的发展也好,首先要进行应用,这是由大的方向决定的。现在我听到一种说法,现在美国的光纤利用率只有5%,说光纤比粉条来便宜。这个时候不是制造导向,或者简单的生产再生产的过程。它的问题首先是什么呢?我觉得首先是围绕应用。

  上游的一点是运营业,我认为营运业明年是一个非常大的槛,因为它是瓶颈。欧洲电信局之所以垮下来是3G拍卖把制造商搞垮了,导致制造商现在处于不值钱的环节。

  目前这一块的特点是趋短,明年运营业倾向于短期来钱的需求,那么谁来营造长期需求?比如无线上网等新兴业务?如果从短期收益来说,明年不会有太大的起色,但这块的市场潜力很大,在这一块谁会冒出来?倒是大型的电脑设备制造商会提供机会。比如联想这样的大的设备制造商。为什么呢?因为他们为掌握自己的客户,可能看得远一点,对新兴业务的推进力度大一点。对网络设备这一块的拉动,可能不是电信运营商而是传统的电脑设备制造商,这是我的一个基本看法。

  我认为这一块还是主体的部分,如果再往高处说,在运营商之上还有增值服务商,现在网民高速增长,但没有完全摆脱低收入的人群,但这一块长得比较快,这里的需求还有待释放。所以我觉得明年增值服业,尤其是互联网的增值服务业有很大的潜力,这不是挖掘,而是解放,给你一个政策,就可以把这一块的需求压力全部释放出来。比如网络游戏、短信、时尚业务等等。

  计算机产业价值链的需求分析

  对电脑我认为电脑业是另外一种情况,电脑业属于产品的末梢,大家都在找出摆脱价格战的境地。而且周边国家正在将其制造中心向中国转移,转移的结果是什么呢?本来我们就是供给能力过剩,这样就进一步加强我们的供给能力。当然对社会来说是好事,会导致电脑产品全线价格下降。对厂商来说,如果仅仅局限在制造,这里是有很大的问题。所以这里出现了大致的情况。国外的顶尖厂商希望从低端转向高端。

  对国内的厂商来说也有很好的作用。很多人也不愿意陷入价格战,所以会有两种趋势,一种是从简单的设备制造升级到软件。软件这一块虽然很热,但和整个国民经济主战场的需求来看,还没有饱和,这里有很多的空间,但也有很多的泡沫。要看你是供给导向还是需求导向。还有一种是往更高端发展,包括B2B这一块,在咨询领域有很多的内在需求。咨询的本质就是以用户为中心考虑问题。

  第二新兴业务的出现和发展,比如时尚的东西,体验的东西的发展,空间还是蛮大的。我的一个看法是从产业层面看的。

  需求的制约因素


  我很赞成方兴东这点,我们现在得注意到一个问题,就是在我们前面谈产业结构的升级,但是我觉得更主要的是需求结构的升级。我们搞市场经济,需求结构不升级,光产业结构升级有什么用?需求结构升级确实有一个被忽视的问题。就是怎样代表最广大网民群众的根本需要?这些需要第一非常迫切,第二得不到满足。我到每个城市都会到胡同去转转,去看看网吧,我觉得现在的网吧跟巷战一样,每条胡同都在跟洗发店干仗,最后竞争力不亚于洗发店。

  这可以看出一个信号,草根从最底层的民众来讲有旺盛的需求。现在的问题是你压抑他,咱们的改革是从农民开始的,开始以为农民没有钱怎么有什么需求呢?其实就是农民的需求引起了波澜壮阔的改革。而今天也是一样,要依靠最基层的群众。

  刚才所说的实际还是指网民的需求。今天最大的问题是主战场的需求,是野战军的作战战场也有一个如何解放的问题。现在当然要讲解放生产力,但现在还要解放需求力。如果大家都把需求压在那儿,你光解放生产力有什么用?

  传统产业对这一块不是没有需求,什么东西制约住了?首先说这个技术太可怕了,我永远也搞不懂这么复杂的一个东西。如果企业信息化电子商务就像打电话、发传真机那么简单,传统产业也一定有需求。

  实际上我们的应用非常迫切,好象和老百姓传统界面脱节,这是一个政策环境的问题。就是政策层面怎样导向底层需求的发掘?关键是规范、标准技术层面的建设,关键是要引导,要引导到系统平台的搭建上。你的平台越搭建不好,你底层就越建不好。

  因为你搭建得不好,应用必然慢慢复杂,现在应用复杂化,系统简单化,应用和应用不接口,老百姓感觉这个东西没用。症结在什么地方?我们在电子商务中带有平台性质,介入操作系统和应用软件之间的系统开发没有到位,环境导向、技术导向等都有很多问题要解决。这个问题如果不解决,大家会感觉这是一个复杂的东西,最后大家感觉本来我就需求,但靠你这个东西太复杂。

  通过改革解放需求

  刚才兴东说无聊的力量,这个说法非常有趣,不愧是才子的想法。我想真是这样,我由此想到一些问题。

  现在我们在发展速度很快的情况下,从根上讲有什么大的问题?我觉得最根本是把改革和发展结合起来。如果脱离改革进行发展,弄不好会改死。改革是要搞活,是自然而然地产生地某种力量,这才具有活力。现在大家都重视,这是好事,但不要用劲过猛。有时候往往是无线插柳柳成荫,当初谁会想到包产到户?对IT产业来说短信赚钱、网吧发展起来,谁想到了?所以用劲过猛也不一定会有好效果,所以要有一个创新的环境。

  我认为政府的定位实际上是要创造一种有机的环境。这都包含在波特的创新理论中了,他不是把国家当作一个政府的机器,而是企业竞争力的环境,如果有一个很好的产业聚集的环境,它提供的是产业聚集的空间,也就是生态链,它要把生态链的环境造好。生态链是有机的,可以自然而然地产生活力。这样就把思考的方向放在这儿。

  第二对于市场来说,市场往往在宽松的条件下最容易产生出活力。我认为我们不要把什么东西都放进意识形态考虑。要把它当成一个产业来考虑问题。

  我觉得玩就是玩,快乐就是快乐,老百姓想玩就让他去玩吧。如果用劲过猛,会感觉软件是正事,游戏不是正事。而日本的游戏业,利润超过了汽车业,我们过去一不注意韩国从一穷二白的游戏国家现在变成了游戏大国,200亿美元的产值,最后赚我们市场的钱。我们给人家当市场非常不划算。所以你使劲过猛,光想追印度,但你没想到游戏业可能比软件业赚钱还多。

  这件事很简单,当市场环境宽松了,你让他自己发展。搜狐的引擎是大胆地试,最后看谁最有生命力,就用谁。

  用力过猛会出泡沫。比如芯片,这个东西不能没有,就像研究原子弹,不能没有。但如果这个国家整天就研究原子弹,那离死也不远了。IBM一个公司的研发力量比你一个国家的研发部门加起来的实力还强,你跟人家拼这个不行。但是你没有不行,否则人家跟你漫天要价。

  在这方面要吸收一些好的传统的经验。咱们国家彩电、冰箱、洗衣机发展起来的过程,我认为都是计划一步步退出放活才造成的。你不要规定得太死,要求这个彩电一定要是什么样,等离子的好不好,或是什么样的好不好,车到山前必有路,你不要规定得太死。你把它放到市场里,它根据市场进行判断,你也别规定了。

  我很担心这点。我觉得这要算帐,从发展是硬道理来讲,什么赚钱那就发展什么。我们当初还发展烟草。烟草难道没有负面作用吗?但给国家上税了。现在很多的负面作用都是没道理的宣扬,负面情况有,但是否这么严重?比如说网上骗人,但它还提高你的辨别力,一个上网十年的人的判断能力肯定比农村出来没上过网的人强。主要是我们这一块赚钱,明年这一块的产值就是30多个亿,放着30多个亿不挣是犯傻。

  不要把这个东西意识形态化。怎么解决?首先从观念解决?十六大提出文化产业非常好,要从赚钱、需求角度来考虑。许多东西归到意识形态管理,不是意识形态的交给市场,作为产业来发展,否则真架不住你今天烧一个网吧,明天出一个什么事。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你能保证什么事都不出问题吗?如果管死了,这个产业就完了。

  博采可以发展,难道没有负面作用吗?如果考虑交通事故就不发展交通,这就没有道理了。所以这个问题不出在下面,而是出在我们整体的战略问题上。

  网友:为什么中国这么一个农业大国在农村却看不到IT的影子?

  我不同意这个看法,我过去搞农业出身,海城人上网吧比城里人还热闹。他到网吧两件事,辽宁海城的网吧成风,农民特别积极上网。泰森认为农民比工人更容易接受网络,农民从本质上来说喜欢网络这个东西,因为简单。

  他上来首先了解大白菜的价格走势,第二是玩,就是这两样。现在农村的基础设施不好,跟城里比有差距。如果基础设施和城里拉平,农村人会比城里人更喜欢上网。

  跨越数字鸿沟的成败就在于此。现在有非常符合三个代表,符合广大人民利益的网吧在那儿,你为什么还要限制?我觉得主要是一个管理的问题,而不是应该限制。

  网友:中国的软件业多长时间可以赶上印度?

  我对软件这个事情没有判断,我觉得如果有市场就是好猫,没有市场再发展也是坏猫。只要政府想超过印度,只要运用政策使劲超过印度没有问题,关键是超过印度干吗?也许软件发展起来,得到的不仅仅是软件,而是你自己得到什么样的东西?因为中国人的工资非常低,这些饿得嗷嗷叫的天才跟衣食无忧的蠢材比,肯定有竞争优势。比如你到农村定向培养软件人才,最后定向成为软件公司的员工,一个月给二千,他很乐意。

  而在国外二万元也雇不到这样的人,这是我们的竞争力。我们应该定向开发人员。如果说人才就那么二、三个,最后市场没有了,这些人管什么用?所以我觉得谈软件业发展不发展,不如打人海战术,培养软件人才。

  不能把软件跟上市公司一样当成壳。现在很多公司把发展软件作为避税的壳,他的钱不是来发展软件的,拿着优惠政策是干别的事,对国家是没有益的。所以国家政策使劲过渡的结果是你想引导到这儿,是与愿违,可能把房地产拿进来了。

  我不觉得印度软件好,因为完全脱离了国情,跟老百姓没有关系,只是少数的人在里面获得了利益,如果被人超过,那就惨了。现在要把老百姓调动起来。 内向外向不仅仅是一个转型的问题,而是一个社会结构的变化。内向的好处是把整个的需求结构搞好了。

  网友:请您分析一下IT业的就业形势和趋势。

  我觉得明年短期我说不好,没有研究,但是我觉得从三、五年的长期来看,肯定是利好,而且是强烈的利好。因为这个势头摆在这儿,但是可能和过去的特点不一样。过去都是.COM。但是将来可能传统产业需求的人才是非常大的。

  我感觉很多地方对人才需求非常迫切,但现在的问题是留不住人才,很多人刚一培养起来,不是被外资挖走,就被北京挖走了。这里说明一个问题是需求完全没饱和。到了人才都挖走,那边饱和了,这边才可以留住人。可见水池太深,这个形势非常好。就是这样人才仍然不足。

  中国将来最后需要拼什么东西?自然资源、煤炭、石油到最后只有人多的优势没人跟你比,那你必须要培养。我觉得现在已经到了大规模培训人才的时候。美国有一个非常苛刻的政策,我们的人去受培养还要给人家交培训费,因为你抢了人家的饭碗,所以得给人家补偿费。我说将来外国公司进中国市场不用你给我交什么钱,你首先给我培训人才。

  我概括一句话,就是解放需求或者叫解放需求力。(文/姜奇平)

相关频道: eNews 老文章

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请在下方提交,谢谢!

投稿信箱:tougao@enet16.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