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AIoT 100强
全世界各行各业联合起来,internet一定要实现!
老文章正文

网上奇平视点:方向决胜-评卡佩拉斯再“出埃及”

2002-11-13 eNet&Ciweek

  姜奇平

  【eNet硅谷动力专稿】2002年11月12日,惠普的总裁卡佩拉斯,离开惠普,成为世通总裁人选。

  当年卡佩拉斯上台伊始,我在“奇平视点”《出埃及记》中最后一句归纳说:“今天,站在PC时代和互联网时代的“埃及”边界线上,我们这些被领导者,已经看清了方向,下一步,就看领导者的了。”含蓄地讽刺卡佩拉斯的政策主张(对新上台的人加以讽刺,这在我是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担心卡佩拉斯在带领康柏“出埃及”过程中,再次迷失方向。

  我那篇分析卡佩拉斯政策的文章很长,中心意思是,卡佩拉斯应当从前任费弗尔的失误中吸取教训,不要在“方向”这个问题上的错误。我认为,“费弗尔的失误之一是未能及时将新收购的DigitalEquipment公司和天腾电脑公司(Tandem Computers)在’道’的层次上消化掉,因此无法将康柏带上一个更高的层次。”“费弗尔被指责成使该公司在从通过分销商销售向更直接面向客户的销售模式转移时缺乏方向性。”

  我当时强调,“高端产品意味着高利润,但高利润并不是高端技术本身带来的。而是时间上和空间上最早进入有利可图的市场这一点决定的”。意思是方向决定价值。我当时还举戴尔副董事长莫顿•托弗的话来加强我的观点:“我们的生意模式使我们以最快的速度把最新的技术带向市场,这一点是最重要的,比发明技术本身还重要。”

  今天,我认为问题还是出现在方向上。康柏系的人一再出的问题是,看得到自己的问题,却找不到解决问题的原则和方向;更糟的是,当他们轻易转向一个新方向,并以为把握住了的时候,却在进入到操作层后,才为时已晚地发现这个方向不是自己的。这个问题已经不止出现一次了。费弗尔时代的问题,卡佩拉斯继续出,这说明什么呢?我怀疑,这不光是经营层面的问题,大股东们有没有原则,有没有方向,才是决定因素。我认为,在一个大方向比小方向重要的时代,机会主义者没有前途。

  这一次,从表面上,我们都看到了什么呢?站在康柏角度说,“卡佩拉斯认为自己没有得到重用。”“一旦当过CEO就会一直想当CEO”。站在惠普角度说,“惠普希望卡佩拉斯能够转变观念,尽快适应从康柏一把手到惠普二把手的角色转变,但很显然,卡佩拉斯并不满意当二把手。”

  从来都是一把手管方向,二把手管操作。菲奥里纳是个方向性、原则性很强的人,她正是看中(或准确说是期望)卡佩拉斯肯与她在方向上保持一致,才合作。卡佩拉斯直到合并完成后,才在方向上“反悔”,想重温一把手决定方向的乐趣。说明卡佩拉斯犯了“康柏病”:在选择了方向之后,却发现方向不是自己的。

  在康柏后期,我曾注意到,康柏开始谈论“体验”战略。我当时并不知二者合并在即,还惊奇并称赞,这一回,康柏的见识怎么跑到戴尔前边去了,难道他已经洞悉了菲奥里纳的心机(指TCE)?现在看起来,我觉得好像这样解释才合理:康柏又一次被迷惑住了,上一次是被戴尔,这一次是被菲奥里纳。费弗尔在“政治”上的直接败因,是学戴尔不成,发现退路已被股东切断了;卡佩拉斯的情况一模一样,与惠普始“合”终弃,而当初大股东九票对一票的选择,分明告诉他,你知道该怎么办。

  卡佩拉斯的前途将是暗淡的,因为这回他再次带领“出埃及”的对象,是比当年康柏惨多了的世通,而世通的问题又正是原则性、而非操作性的。

  至于菲奥里纳,难道她是一个“阴谋”家:来个反“人球分过”,球留下,人放走?这个长着娃娃脸、整天笑迷人的女人,一看就是特有心计的那种。

  这一轮,我判定,是领导型的一方胜了。和戴尔当年耍康柏用的是同一招:方向决胜!

相关频道: eNews 老文章

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请在下方提交,谢谢!

投稿信箱:tougao@enet16.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