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AIoT 100强
全世界各行各业联合起来,internet一定要实现!
老文章正文

奇平视点:寻找网络与财富的内在联系

2002-04-18 eNet&Ciweek

  【eNet硅谷动力专稿】网络与财富的关系,是一个充满误解的话题。

  对网络与财富的关系,如果只看表面现象就起反应,那么不是网络高潮中的狂热,就是网络低谷中的冷漠。现在,到了需要正本清源,用理性来看问题的时候了。

  我们首先需要从被我们忽略的那些东西开始。

  “与技术无关”的互联网

  技术人员不可能想象与TCP/IP无关的互联网,但事实是,它确实存在。

  也许,我们只有真正理解了与技术无关的互联网,才能真正想透网络与财富结合的原点。

  经济学家在互联网兴起很久之前,就在思考相当于今天所说的互联网的东西。只不过经济学家考虑的网络,既不叫互联网,也与技术没有任何关系。

  经济学家思考的网络,叫社会资本。社会资本又叫社会网络,也就是我们日常说的关系网。

  其实,互联网与关系网的关系,一望而知,简直可以说是一一对应的:互联网是技术网络,关系网是社会网络;互联网是由节点互联而成的扁平化网络,关系网是由人这个节点互联而成的扁平化网络;互联网遵循一加一大于二的梅特卡夫法则,关系网遵循一加一大于二的网络效应法则;互联网的协议相当于关系网中的关系加信任,关系网的协议相当于互联网中的TCP/IP。

  赚钱当然不是技术本身在赚,而是人在赚。但我敢说,号称懂得如何用网络赚钱的人里,99%以上从没听说过社会资本。懂技术网的人不懂社会网,还谈什么赢利呢?因此,我们现在需要正本清源。先从社会理论这个角度,而不是技术理论这个角度,把网络赚钱问题的总根子想清楚,把大思路想清楚,然而再到面上去“浮躁”。

  先告诉大家一件有趣的事情。就在关于“网络如何盈利”吵翻了天的时候,恐怕谁都不知道,有人早因为研究“网络如何盈利”的基础理论而获诺贝尔奖了。也难怪,大家争吵起来注意力太集中了,所以重要的事情被忽略是很正常的。大家没留意,1992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正是发给对大家争吵的问题给出背后答案的那个人——他就是加里.斯坦利.贝克尔。

  诺贝尔奖颁给这位芝加哥大学教授的理由是因其“把微观经济分析领域扩大到非市场行为的人类行为和相互作用的广阔领域”。换句话说,就是把赚钱背后的基础理论,应用到以交互为特点的“社会互联网”上了。

  那些破了产的DOTCOM们,应当后悔只懂技术互联网,不懂社会互联网。连获诺奖的赚钱理论都没读,就上阵赚钱,赔了真应当说不冤。

  贝克尔获奖,绝对与他老婆陪他下馆子有关。那是加利福尼亚的Palo Alto一家海鲜餐馆。他发现他老婆总是有一个很奇怪的行为,就是在两家餐馆中,选座位被占满的那家。而在贝克尔看来,两家餐馆质量完全一样,“但是这两间餐馆在’环境’方面的主要差别在于,其中一家餐馆人多拥挤并排着长长的队伍;而另一家餐馆则的部分空余的座位并能够立即就餐!”贝克尔在获奖的代表作《口味的经济学分析》中,标题中带有“餐馆”字样的那一章,就把他老婆的决策微分化和几何化了。其它几章,写的不是抽烟就是谈恋爱,还有叫花子应按什么微分公式去要饭之类。真是一本好玩又好看的书。

  贝克尔从中得出了一些重要的基础理论结论:“个人的社会资本对他人行为的依赖性可以产生重要的外部性。”“个人的社会资本存量主要不是由他自身的选择所决定的,而是取决于相关社交网络中同辈的选择”。“消费者对某些商品的需求取决于其他消费者对这些商品的需求。”因此,“’理性的人们支持他们自己的生活方式,也就是说,是否理性取决于生活的方式……因此不可能存在一个其行动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理性的行动集’。社交网络的这一内生性使社会资本具有一种提高而不是降低效用的趋势。”

  表面看起来,贝克尔是靠谈吃喝玩乐获得诺贝尔奖的。但实际是,贝克尔触及的是新经济中最重要的一条规则改变,即对“经济人理性”这一经济学柱石的重新拷问。正是诸多的“非理性的”的吃喝玩乐实践,让他认识到新旧经济赚钱路数的根本不同所在。他的研究,一方面指向后来以行为主义经济学为基础的体验经济(人性经济),一方面指向了作为社会资本的网络经济。二者都是今日前沿的前沿。只可惜那些DOTCOM们,从“其兴也勃”到“其衰也忽”,连一眼真经还没看过,就“死翘翘”了。他们到“死”都没明白是因为什么而“死”的。

  社会资本理论,将致“富”的基础,放在人与人之间的“路”之上,而不是技术意义的“路”之上,对于“要想富,先修路”,提供了最重要的微观基础理论指导。

  用好路,才能富

  “要想富,先修路”,是一句经验之谈,但它充其量只是一副完整对联的上半句。下半句应当是“用好路,才能富”。

  在西部论坛上,陕西省省委副书记、常务副省长贾治邦接受记者专访时说,在大开发中,陕西省将以基础建设为重点,着重发展铁路、公路、机场等建设。贾治邦风趣地将它们叫做“铁公机”。但是,陕西省显然并不只“铁公机”一手,他还留了一手,就是信息化。

  省委书记李建国、省长程安东多次强调,在信息化建设方面陕西起步早,在全国属于发展较好的省份之一,我们一定要保持和发挥好这种优势,并在某些方面要有所突破,从而实现新世纪陕西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跨越式发展。地处西部的陕西,经济发展相对落后,使我们在日益加剧的市场竞争中承受着生存与发展的巨大压力,面临严峻挑战。信息化革命时代的到来,为我们超越传统的经济发展模式提供了可能,使我们面临着百年不遇的历史性发展机遇。

  引人注目的是,2000年以来,西部省的信息化建设步伐大大加快,最为突出的是陕西省。主要表现在,信息网络基础设施建设及信息服务业发展迅速;各行各业应用信息技术提升和改造传统产业取得较大进展;信息产业快速增长,信息化人才队伍迅速壮大。2000年陕西的电子信息产品制造业完成产值达261亿元;全省已基本建成了以光缆为主,数字微波、卫星通信为辅的大容量、高速率的数字传输网络,建成了各类数据库8万多个,信息产业成为陕西的第一支柱产业。

  陕西省各行各业积极应用信息技术,在提升和改造传统产业方面取得较大进展。冶金、石化、机械、电子等行业应用电子信息技术改造项目约400项,投入资金4亿多元。综合统计131项改造项目,投入、产出、效益比为1:5:2,高于其他类改造项目的效益。全省目前有计算机集成制造系统(CIMS)和辅助设计系统(CAD)示范企业100多个。

  陕西省作为西部地区,通过将信息产业发展成为第一支柱产业,信息技术应用效果显著,使信息化水平领先东部,是不发达地区将网络与财富结合起来的一个典型。

  它说明,一方面,要想富,先修路;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用好路,才能富”。什么叫“用好路”,就是以需求和市场为导向,抓好信息技术在传统产业的广泛应用;抓好信息产业发展,降低上路门槛。这两方面结合,才能解决宏观上的问题。

  回顾历史,中美两国,都是1993年开始国家信息化。但出发点和思路完全不同。美国着眼的是“路”,中国着眼的是“富”。美国提出的战略是信息高速公路战略,他修路不是为了富,而是为了与苏联竞争的政治军事需要。中国更多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来设计信息化,从信息网络建设、信息技术和产业发展、信息技术应用、信息资源开发、信息化人才培养和信息化政策法规标准等六个方面,围绕国民经济信息化,把修路的问题与养路问题、用路跑业务的问题、车的问题、司机的问题、交通规则的问题都考虑了一个遍。

  国家信息化测评中心最近的研究报告显示,信息技术应用得到较快的发展,在各要素中信息技术应用指数最高,为65.89。这表明中国信息技术应用得到较快的发展,信息技术和网络技术正向各个领域广泛渗透,对经济结构调整和传统产业的改造开始发挥重要作用,成为拉动中国信息化水平提高的主要因素。

  技术应用成为拉动信息化水平提高的第一位因素,说明我们把“用好路”当作“先修路”的导向,已经取得了实际结果。

  当然,问题并没有到此完结。对数字时代的“要想富,先修路”来说,初期修路可能只是手段,用路才是关键。但随着历史的展开,人们终将发现,“国富”不光是技术应用这一件事那么简单。还有两个更重要的问题必须解决,一是进行产业结构的战略性调整,使信息业、体验业成为国家主导产业,使人的素质及就业与之适应;二是进行信息化改革,把电子商务和电子政务当作改革来抓。离开调整利益结构的改革,信息化发展是走不远的。(文/姜奇平)

相关频道: eNews 老文章

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请在下方提交,谢谢!

投稿信箱:tougao@enet16.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