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度云办公平台TOP50
全世界各行各业联合起来,internet一定要实现!
老文章正文

奇平视点:如何测度社会资本

2002-03-03 eNet&Ciweek

  【eNet硅谷动力专稿】网络靠什么赚钱?

  简单地回答,靠商务,或是靠电子,都是缺乏意义的。我们需要更有针对性的分析。

  我们注意到,每次革命,最终总是通过增加新的资产品种,才使赢利成为稳定的事情。比如,从游牧时代进入农业时代,土地是新的投入品;工业革命时期,用于购置流水线设备的私人资本是新的投入品。新技术和商务的结合点,总是某种具体形态的新资产。那么信息时代呢?如果总是把电子与商务当作各自独立的事情,不深入到产权一级对资产的分析,永远也抓不住赢利的实质。因此,我们要做的是,必须发掘新的资产品种,并对之进行可操作化的管理和测度。

  社会资本(又叫“社会网络”),就是这样一种把“网络”和“效益”联系起来的新的资产品种。

  社会资本:一种新的资产品种

  社会资本是相对于私人资本而言的

  世界银行环境局研究报告《扩展衡量财富的手段——环境可持续发展的指标》中,专门辟出一章探讨社会资本评价指标,题目就叫“社会资本:被遗漏的纽带?”

  按照世界银行的观点,社会资本是同其他形式的资本一起进入发展过程中的一项投入。在宏观水平,社会资本成为生产函数中的第四类资本。和人力资本相同处在于,它既是消费品又是投资;但区别在于,社会资本只能为一个群体所获取,具有公共品的特性。

  社会资本有一个奇妙的性质,使它看起来好象专门是为网络而存在的,因此成为网络经济独特的资本品种。这就是:这种资本,越共享越多。它与梅特卡夫法则(网络价值不在节点,而在关系)暗合。不妨回想一下,工业经济的资本投入品中,没有一样是具有这种性质的。

  比如,人际关系,是一种社会资本。你与别人共享的合作关系越多,你的社会资本越丰富。关系这种财富,存在于共享形态中,是你与朋友分享的。俗话说,多个朋友多条路。实际并不确切。只有一个朋友时,确实只是多“一条路”。但随着朋友数量(节点)增加,路(商业机会)是呈指数增长,而非算术增长的。可见,关系的价值,完全符合梅特卡夫法则对技术网络的定义。同时,关系是交互的,不是单向的。比如,你不能只利用别人,不让别人利用你。那样的话,关系就无法持久。关系这样一种社会资本,从“商务”角度看的人际网络性质和互惠互利性,与从“电子”角度(如TCP/IP角度)看的分布式计算和交互性,完全是一回事。关系,是“电子”与“商务”水乳交融的产物。

  再比如,信任,也是一种社会资本。它同样具有共享性和交互性。信任你的人的圈子越大,信任越值钱;信任必须是相互的。这种商务特点同样正好与TCP/IP的技术特点呼应。

  工业革命中的蒸汽机技术及其相对应的资本品,就不具有社会资本的这种特点。它必须通过专有(资本不与利益相关者分享)和单向产生利润(只能是老板赚工人的,不可能是工人赚老板的)而存在。二者的赚钱路子,不可能是一样的。

  今天的中国网络界,有一个非常可笑的事情:众多高手谈了半天网络赢利,连最基本的社会资本是什么都不知道。这就好比一群地主对着牧马人吹牛,可以用农业赢利,却连土地是什么都不知道一样。

  作为一种新资产品种,必须有充分立得住的商业功能和制度功能

  社会资本的商业功能,表现在它可以有效降低交易费用和协调成本,增加交易机会,实现网络效应。社会资本可以替代正式契约,省却正式缔约的成本。比如,你与信得过的“关系户”达成一单交易,同与陌生人达成同样一单交易,过程肯定要简单得多,上当的可能肯定小得多。也就是说,社会资本在资源配置上,具有提高协同效应的优化作用。

  世界银行对于社会资本为什么可以象土地、货币那样成为投入品,并带来效益,提供了三个理论根据:

  一是信息共享:在一个鼓励合作行为和企业间信息共享的透明过程中,建立一种互动式的认识(mutualknowledge),减少不确定性,把正式制度内在化,从而达到强制履约的效果,减少了签订契约的费用。

  二是行动协调:经济部门互不协调或是投机性的行为,都可能导致作为正式制度的社会资本如法律的失效,使市场失灵,而团体通过在各个个体之间建立反复的相互作用来减少投机行为,可以加强信任(Dasgupta1988)。

  三是共同决策:这是提供公共品和管理市场过程外部性的一个必要条件。更好地分享能够对更好地协调提供刺激,这样便提高了每个人的生产力。即在网络条件下,越公平,越有效率。

  社会资本的制度功能,在于它可以用市场的方式实现企业的组织功能。网络是介于市场和企业之间的“第三态”的组织制度。“第三态”的特殊之点,正在于社会资本这种新资产的制度性质。将网络制度中的社会资本与市场制度中的契约及企业制度中的产权比较一下,规律是:市场的交易费用高,组织费用低;企业的交易费用低,组织费用高。社会资本是交易费用低,组织费用也低。萨克森尼安研究硅谷与128号公路模式的最大发现,就是社会资本的这种制度功能。硅谷中的华人和印度人,取得商务成就的制度背景,就是以协会这种“关系”和“信任”的制造工厂,替代了市场制度和企业制度,节省了交易费用,增进了商业机会。

  社会资本测评:世界银行方案

  社会资本如果只是停留在学术研究阶段,而不能进入银行或会计制度之内,就好比有了好武器却迟迟不能用上阵地一样。好在世界银行首先注意到了一个问题。正在把掌握社会资本,从只有天才掌握的艺术变为人人可操作的技术。

  世界银行的研究,对于为什么有必要在正式的财会制度之外,对社会资本进行测度,给出了回答。认为,社会资本在全面平衡政治与经济的关系,正式与非正式制度的关系,内部性与外部性的关系等方面,弥补了资本投入产出关系中的灰色地带。

  世界银行采用了一些在经验性研究中实际使用过的指标,来评价社会资本。依据外延由窄到宽的几种社会资本定义,主要分为以下四类:

  第一类指标,主要测度横向社会资本。世行称为平行性联合(horizontalassociation),理论基础是普特南提出的最狭义的社会资本定义。这个定义中的关键特性是,促进联合成员为共同利益而进行协调和合作。

  指标包括:联合和地方机构的数量和类型、贸易联合会内部的信任程度、会员的范围、对社区组织程度的认识、参与决策的范围、对支持性网络的依赖、协会内亲缘关系的均一度、协会内收入及职业的均一度等。

  第二类指标,主要测度纵向社会资本。它的理论基础是社会资本的第二种同时也是更广泛的概念,即库尔曼提出垂直性联合(verticalassociation)。垂直性联合的特点是等级关系和成员之间权力分配的不平等。这种观点最大限度地抓住了社会结构以及监督人际行为的全部规范。

  指标设计的思路是,直接估算社会资本的特定组成对经济增长、投资或公平的影响。如:团体或机构能在多大程度上作出贡献使市场产出更有效(通过减少信息或激励的问题),团体或机构能在多大程度上提供“最优”数量的公共品(通过共同决策较为有效),行业团体在解决信息和激励问题时所起的作用(是否可以在简单透明连贯的法律环境中使契约得以执行),作为取代保障财产权和契约的正式机构的替代品的信用对增长的作用等等。

  第三类指标,考察社会一体化和社会分裂对经济成果的影响。我国也有类似的研究,如汤发良的《我国企业内部冲突状态的评价测度模型》,分析企业微观水平上影响企业凝聚力的企业文化因素。

  第四类指标,依据的是最广义的社会资本定义,理论基础是诺斯和奥尔逊提出的集合社会资本(aggregatedsocialcapital)概念。广义社会资本理论,将正式制度当作为社会资本,意即正式制度是向系统提供公共产品的资本。它包括了正规的制度关系和结构,诸如政府、法制规范等。评价思路是,看政府在保障财产权和管理经济过程的外部性(包括公共品)中的经济作用。对契约执行、没收财产的风险、腐败等都要进行测定。

  世界银行的社会资本评价指标,特点是权威性(具有依据经典理论定义)、正统性(世界银行)和宏观性(面向国家和地区)。至于如何从微观上测度企业社会资本,并将它与效益结合起来,还是一个有待探索的前沿问题。

  企业社会资本评价指标的设计

  边燕杰、丘海雄在《企业的社会资本及其功效》中提出了一个适用中国企业的社会资本指标体系,

  首先,从企业的纵向联系、横向联系和社会联系三方面,概括企业社会资本。针对中国的情况,设计了3个指标。

  第一个指标是企业法人代表是否在上级领导机关任过职。我们的假设是,企业法人代表曾在上级领导机关任职意味着企业的纵向联系有优势,反之则不占优势。我认为这个指标有点牵强,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不如改为测度法人代表在行业自律组织中的地位。

  第二个指标是企业法人代表是否在跨行业的其他任何企业工作过及出任过管理、经营等领导职务。使用这一指标的假设是,企业法人代表若有上述这种经历,表明该企业的横向联系占优势,反之则不占优势。

  第三个指标是企业法人代表的社会交往和联系是否广泛,是一个定序的主观评价指标;广泛者的企业则在社会联系上占优势,不广泛者的企业则处于劣势。

  同一方案还使用了间接测度企业社会资本的两个替代性指标:

  第一个指标是企业法人代表的教育程度。社会分层和管理科学的研究证明,教育程度是能力的前提,与能力呈正相关(Blau和Duncan,1967;Lin和Bian,1991;Lou和Qiu,1997)。为此,他们假设,企业家的教育程度越高,企业的社会资本量可能越大。

  第二个指标是企业法人代表的行政级别。社会资源理论认为,地位越高,发展社会联系越容易,涉取资源的能力也越强(Lin,1982)。这个理论启示我们,企业法人代表的行政级别越高,其发挥能动性、变动机为实效的本钱就越大,因而其社会资本量也可能越大。

  根据边燕杰、丘海雄在一家长期进行追踪研究的企业收集的资料,企业总产值中约有3%是用于企业的交际费用。企业参与管理协会,付出会员费和时间,实际上是社会资本的投资行为。

  对未来的进一步研究,边燕杰、丘海雄建议使用3个企业家能动性变量。

  第一,企业家对发展和运用社会资本的意识的强度。

  第二,企业家对发展和运用社会资本的时间和精力的投入量。

  第三,企业家对发展和运用社会资本的资源投入比率。

  边燕杰、丘海雄这个方案涉及8个指标,特点是对社会资本存量,进行了较细刻划。但如何对社会资本流量进行测度,并没有提出解决方案。

  在其它一些研究中,还提出了与关系和信任有关的另外一些指标,如营销对象、营销项目、营销网络分布和价格优势状态等信息在内部是否公开透明及透明程度,是否与企业供应商实时共享本企业产品的质量报告、顾客反馈,是否与相关业务伙伴实时共享过程质量控制,是否与相关业务伙伴实时交流产品种类和数量的变化,以及企业成员罚款记录、工厂或企业违反规章制度或接到改进工作警告的次数等等。都是可以参考的。

  社会资本,本应成为企业信息化的一个核心概念,成为网络时代增进企业竞争力的新资本。但国内认识到这一点的人并不多。当前,缺乏社会资本,正是“中关村问题”的症结所在,是IT业产生不了硅谷、传统企业信息化效益低下的主因。将来与国际接轨后,按世界银行说法,人家企业的生产函数中有四类资本,我们只有三个,少了一大类兵器,如何竞争?望大家深思这个问题。(文/姜奇平)

相关频道: eNews 老文章

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请在下方提交,谢谢!

投稿信箱:tougao@enet16.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