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度云办公平台TOP50
全世界各行各业联合起来,internet一定要实现!
老文章正文

奇平视点:从人向猿进化

2001-10-22 eNet&Ciweek

  【eNet硅谷动力专稿】盖茨好不容易来一回中国,大家净问一些小儿科的问题,结果请教问题成了陪太子做秀。

  其实,盖茨理念中,一些真正前卫的、领导潮流的东西,并没有被充分挖掘出来。如果对当前美国管理理念的潮流有超前了解,就会发现,盖茨这位敛财高手,对新经济条件下公司理财思路的前沿变化,虽然是无师自通,但有相当精准的把握。

  其中的主要思想,是组织的生物有机化的理念,它与我们对现代企业制度的看法完全相反。我戏称为“从人向猿进化”的现代治理理念。我们现在讨论企业信息化,还在沿着“从猿向人进化”的传统思路在走。二者之间的差距,就象米卢的现代足球观与我们的50年代足球观的差距那样远。

  技术驱动商务的关键,是组织制度的生物有机化。这是今日最新的管理前沿。

  “从人向猿进化”模式辩析

  我们首先需要从盖茨的商业表演和逢场作戏中,辩识出什么是思想发出的闪光,什么是照相机发出的闪光。

  我认为,盖茨这次来华,只有在10月15日给蒋峥的电子邮件中传的是“真经”,其它基本可以断定是面对闪光灯的“胡言乱语”。

  在这封不甚张扬的电子邮件中,盖茨写道:

  ——微软(中国)公司最近提出中小企业信息化的全新战略:“企业以IT的方式经营,老板以IT的方式思考”,就是针对中国企业的这种需求而设计的。在企业信息化浪潮中,IT正成为驱动商务的关键。

  ——要想在中国成功,我们要学习的东西很多。首先,我们必须与政府建立强大的合作关系;其次,我们积极致力于与学术界建立密切的合作;最后,我们一定要与中国的信息产业界建立长期的合作伙伴关系,这样我们就可以与中国的伙伴们一起向我们的客户提供服务。微软把合作伙伴的成功看得同等重要,甚至比我们自己的成功更为重要。这点,微软跟很多其他信息产业公司不一样。

  我们可以把盖茨暗示的东西用稍微夸张的方式突显为如下两个方面信息:

  一是他似乎认为中国企业对内部管理的某种关键问题的理解弄反了,微软可以纠正;

  二是他似乎认为其他公司对外部管理的某种关键问题的理解弄反了,微软可以纠正。

  进一步解析,内部管理问题上,什么叫“IT的方式”。盖茨没有解释,但根据他的“数学神经系统”理论不难推断出,他指的是象生物那样有机化的组织方式。这和我过去一再强调IT不是技术,而是一种生产方式,指的是一个东西。它的反面,或者说,不按“IT的方式”做,指的是什么?自然只能是所谓“科学管理”,即垂直无机化的组织方式。比如中国大多数人理解的“现代企业制度”。

  在外部管理问题上,什么叫“把合作伙伴的成功看得同等重要”?我相信盖茨不是说着玩的。这一思想很容易辩识,就是生态组织的概念。对生态链来说,上下游每个企业,就象人体的各个器官,自然是“同等重要”。相反的理念,自然是指过分强调明晰产权边界,导致与邻为壑的做法。

  我把盖茨的总招数,归纳为“从人向猿进化”,以和现行的“从猿向人进化”作对比。

  “从猿向人进化”是指:工业革命,使“猿”(农业生物有机组织的人),变成了“人”(工业无机组织的人,《人是机器》意义上的人);“从人向猿进化”是指:信息革命,使“人”

  (工业无机组织的人),变成了“猿”(生命有机组织的人,数字神经系统的人)。

  当然,这只是开个玩笑。“从人向猿进化”中的“猿”,是指更高阶段的有机组织中的人,而不是指原始的猴子。

  “从人向猿进化”拆招

  光识别出招数,不能拆解招数,也是白搭。我们有许多人认为盖茨是乱战取胜,即无规则取胜,把盖茨的成功归于“运气”。这就象我们许多人认为米卢训练上“没什么”,只不过“运气好”而已。其实盖茨和米卢一样,境界高了整个一层后,有些道理已经跟你讲不清楚了,就象“秀才遇了兵,有理讲不清”,只好跟你打哈哈。

  我们现在就把这些“讲不清”的道理,替你拆解一下。信不信由你。

  新经济条件下公司理财的基础,正在发生根本性转变。转变的方向,就是组织的生物有机化,也就是所谓“从人向猿进化”。

  正规学过管理学的人,都知道梅奥的“霍桑试验”。这是“从猿向人进化”管理理论到“从人向猿进化”管理理论的转折点。梅奥第一次明确意识到,人不是机器,而是有生命的社会人。象泰罗的“现代”企业制度那样,把人当机器,是不行的。从此,现代企业制度就有了两个版本,一个在“人是机器”意义理解“现代”,一个在“人不是机器”意义理解“现代”。前一个“现代”是工业现代化,后一个“现代”是信息现代化。我们现在企业改革中照搬的,往往是前一种“现代企业制度”,它和后一种是相反的。

  “有生命的”又是“社会人”,意味着组织系统既有低等生物那种有机性,又有现代人的社会性。行为主义者提出这个理论时,二者的结合还只是一种假设和猜想。真正证实了这样一种组织制度现实存在的,是强调“有机联系”至上的互联网技术和生命技术的出现。梅特卡夫法则指出网络的价值是节点的平方。第一次把节点之间的关系,而不是节点本身,当作价值的源泉。这和亚当.斯密的发现正好相反,但同样具有历史意义。如果说,斯密把有机生命割裂(分工)为无机的节点,开启了工业经济革命;那么,梅特卡夫把无机的节点互联(融合)为有机的关系,开启了信息经济革命。

  公司理财的理论基础立刻就被动摇了。因为会计制度的前提,是公司理论。公司理论的前提,是企业的边界。打个比方,企业理论就好比节点切割技术,只有依产权划分好一个个象节点一样的企业的边界,融资结构、治理结构和公司估价才能开始谈论。现在,企业边界被打破了。

  1994年,英国广告公司Saatchi and saatichi在美国基金经理们控股90%的情况下,惨败于前公司的首席执行宫Maurice Saatchi和Saatchi 兄弟一起开了一家竞争性的公司( M and C Saatchi)。历史当时做出的结论是,“美国基金经理们的错误就在于将Saatchi and Saatchi公司看作一个由资产界定的边界清晰的传统产业,他们以为他们有所有权就能控制企业”。但事实是,不以产权为边界的无边界企业现象出现了。

  此后,就出现了盖茨这种“企业内部没有边界,企业外部也没有边界”条件下的新的理财法。内部无边界,是指老板与员工的信息资源和知识资产无边界;外部无边界,是指公司之间短期契约(市场交易)和长期契约(产权制度)无边界。

  盖茨的高明之处,在于他首创了生物有机理财法(我乱编的词,约等于“数字神经系统”),来对付网络技术和知识经济带来的企业无边界管理难题。这实际是一种制度创新,他发现了一种既不同于企业,也不同于市场的第三种资源配置方法,这就是生物网络组织。从这个意义上说,盖茨首先是管理大师、制度大师,其次才是一个搞技术的人。

  公司治理(Corporate govemance)讨论的中心问题,最初是关于如何理解企业在劳动分工和专业化分工基础上产生的企业的归属问题,即企业在存在和发展过程中归谁所有的问题。网络经济的兴起,从根本上改变着企业的内外环境和系统。企业治理的对象由传统的公司股东向利害相关者方向演化,企业治理也由内部治理向内外结合的治理方向转移。

  美国学者克拉克森和布莱尔都对利害相关者的定义和作用作了理论分析,英国《H am p e l报告》则明确规定,公司必须发展与成功有关的关系,这取决于公司的业务性质,但一般包括雇员、客户、供应商、贷款人、社区和政府……只有通过发展和保持与这些利害相关者的关系,董事会才能承担起对股东的法律义务和成功地谋求长期的股东价值。

  显然,盖茨行为背后的管理理念要,正在于通过生物有机组织来与内部和外部的利益相关者打交道。其它雕虫小技都是由此派生的。

  我们向盖茨学什么呢?现在有点象足球界学米卢。米卢说快乐足球,意思是体现生命特质的整体有机配合、灵活反应、进取创新的足球,别人却往米卢的“男女作风”上去想;米卢说“态度决定一切”,意思是强调象生命体那样朝气逢勃,别人却附会成踢网式足球拉关系,通过女记者李响去拍米卢马屁等等。我认为,学盖茨,根本的一点,是学他的管理,首先从“人向猿进化”开始。(文/姜奇平)

相关频道: eNews 老文章

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请在下方提交,谢谢!

投稿信箱:tougao@enet16.com
广告